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铁血军魂 > 章节目录 第458章 金蟾
    她当时正是因为看中了梦娇的天赋,才将之收下,然后把自己毕生所学全部倾囊相授,为的就是让梦娇成长起来,像自己一样,成为新任族长的辅佐人。

    然而,或许是自己教育太严格了,导致梦娇生出了叛逆之心,在这点上,蛊婆婆认为,自己是该好好反思一下了。

    蛊族监牢中,到处是毒虫围绕,这些毒虫不像唐门那样用来炼毒,而是用来炼蛊的,古语毒之争,历经千年,都没有分出到底谁胜谁负。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毒很猛烈,当场见效,而蛊虽然没那么可怕,但手段却很高明。像在世俗的降头术那样。

    虽然是由蛊术演化而成,但也只是蛊术的皮毛而已。

    所以,降头术算不得正宗的蛊术,论手段和高明之处,被蛊术远远甩开几十条街。

    此时,李慕白来到了梦娇的牢房前。

    梦娇错愕的看了李慕白一眼,然后便对李慕白问道:“你来干什么?”

    “没干什么?只是过来和你聊聊天而已。”

    李慕白笑道,然后坐在牢房前。似乎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只见梦娇嘲讽道:“你会与我聊天?别假慈悲了,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把他们拿下了。”

    李慕白却说道:“难道在你眼前就没有其他的了吗?每天都为手段和信仰而活,难道你不累吗?”

    “比如你坐上族长这个位置,对于你来说,没有半点好处,难道你只是想体验一下君临天下的感觉吗?”

    梦娇却说道:“不是!”

    “我知道不是,因为你从小被蛊婆婆的严厉教导,她受蛊族思想太严重,所以,每天教导你的都是一些关于如何把自己献给蛊族的思想。”

    “从蛊族传承这方面来说,她教导得不错,但对于女儿和徒儿这方面来说,她太严厉了。所以,久而久之,你就生出了叛逆之心。”

    李慕白笑道。

    “叛逆又怎样?不叛逆又怎样?”

    梦娇冷哼道。

    “这当然很重要了,你之所以叛逆,是因为你想要把这股压力从自己的身上卸掉,但你有没有想过,当你站在更高的位置上,那么,你不仅无法把自己的压力卸掉,反而还会增添更加庞大的压力。”

    李慕白笑道。

    “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梦娇开口问道。

    李慕白说道:“其实,你什么都不用做,也不用理会什么压力,只做自己认为该追求的就好了,当然不是为了信仰而追求,而是为了自己而追求。”

    梦娇说道:“你认为蛊婆婆会放过我?我太了解了她了,在她眼中无论亲情还是师徒之情窦没有蛊族的崛起重要。”

    “所以,我犯了这么大的错,她一定不会放过我。”

    “人生在世,谁还不会犯点错呢!再说了,你这叫成长不叫犯错,毕竟你这场错,根本没有对蛊族造成了任何一点威胁。”

    “所以,你们还有回旋的余地,只要你肯回头,我一定能保住你。”

    李慕白对她说道。

    梦娇陷入了沉思,这时,李慕白对她问道:“对了,你为什么会想到在我身上下蛊?”

    “因为我喜欢你!”

    “嗯?”

    难道真有一见钟情这种说法,可不是一见钟情都钟的是脸吗?

    李慕白不得不承认,虽然自己很帅很有魅力,一见钟情也很正常,但就算一见钟情也不用下蛊吧!

    直接把自己灌醉,然后把自己办了,不就可以了吗?下蛊只会让人心声反感。

    梦娇说道:“在我苗疆一族都有这样一个传说,当你有一天看到一个让你心情激动,心潮澎湃的一个人,那个人一定是你命中注定的人。”

    “在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认为你是我命中注定的人,苗疆女子为了自己命中注定的人,便会下蛊,用来拴住自己所爱人的心,一生一世,相互守护,永不背叛。”

    这在李慕白听来,总感觉是场童话故事。

    于是,李慕白说道:“其实,这只是你眼睛所看到的而已,有时候,眼睛会骗人的。”

    “真正让你所爱,值得托付一生的人,并不是靠双眼,而是靠心去理解,去寻找。”

    但梦娇却说道:“我知道。”

    好吧!李慕白不知道该如何劝说了。

    只见梦娇说道:“其实,你身上的蛊,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解除。”

    “什么办法?”

    李慕白这就好奇了。

    但梦娇却说道:“和我交合,我可以把蛊虫转到我身上。”

    李慕白当场否决,然后说道:“不行,转移到你身上的话,那岂不是说,你就会被控制住了。”

    梦娇摇头道:“不会,转移到我身上,我自然有办法控制它。”

    “有没有其他办法?”

    李慕白讪讪的问道,一提到这种敏感的话题,让人好不习惯,所以,他是拒绝的。

    “你当真以为蛊婆婆的药能帮你压制吗?只要我一死,蛊虫无形之中的隐藏性便没人控制,到时候,没人救得了你。”

    被梦娇这一说,李慕白顿时不淡定了。

    梦娇是一个懂得权术的女人,所以,李慕白无法判定梦娇所说,到底是真是假。因为这太难判定了。

    “难道蛊婆婆不知道这其中的要素吗?”

    李慕白开口问道。

    “她当然不知道,因为她对蛊术的了解,比之我来说,还差太远,所以,她只是辈分很高而已。”

    梦娇开口看了一眼李慕白。

    好吧!现在李慕白更加猜不透了。

    这时,梦娇说道:“信不信由你,这也是我回头的条件。”

    “真要这样做吗?”

    李慕白开口问道。

    “的确要这样做。”

    梦娇坚定的说道。

    “哎哟!我肚子好疼,再会!”

    李慕白赶紧逃之夭夭,倒不是他清高,而是他真的没这方面的心思。

    在他离开后,梦娇却笑道:“真是一个聪明的人,判断不定我的话,就选择逃走,不过,你以为这样就逃得了吗?”

    等李慕白出来后,两女赶紧在他身上检查了一番。

    于是,李慕白开口问道:“老婆们,你们要干嘛?”

    只见寒烟说道:“你进去了整整一个多小时,这一个多小时你能做很多事情了,所以,我们一定要检查,你到底有没有偷吃?”

    李慕白内心是崩溃的,自己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

    不过这也怪不得两女,毕竟李慕白可是有前科的。

    好在这一次李慕白真的没有偷吃,两女才放下心来。

    这时,蛊婆婆上前问道:“恩人,她有没有回头的意思。”

    李慕白说道:“她对自己的错事悔恨不已,放心,你只管把她给放了,东疆蛊王我没有去劝说,所以,先别把他放了。”

    被李慕白这一说,蛊婆婆才进去让人把梦娇给放了。

    这时,李慕白对蛊婆婆问道:“蛊婆婆,我手臂中了毒,现在还没有恢复,只是把毒素封住了,不知道你们蛊族有没有解除毒素的方法?”

    既然天机子指点他来蛊族,那么蛊族绝对有解除毒素的方法,而李慕白所悔恨的是,又被下了****。

    蛊婆婆拿着李慕白的脉搏,然后说道:“你这毒素中有孔雀翎之毒,天下第一奇毒,如果是在外面,那根本无药可解。”

    “但在我蛊族,却不是不可解。”

    被蛊婆婆这一说,李慕白顿时放心下来。

    所以,他对蛊婆婆说道:“那还请蛊婆婆帮我的毒解了。”

    蛊婆婆说道:“可以,我蛊族还有仅次于蛊虫之王的蛊,叫金蝉,金蝉乃千古第一解毒奇虫。”

    “一般不是我蛊族之人,我们绝不用金蝉来解毒,但你却是我蛊族的大恩人,所以,我可以用金蝉来帮你解毒。”

    “还请跟我来。”

    李慕白跟着蛊婆婆离开,这时,他远远的看到来到了囚牢外的梦娇,正在对自己发笑。

    他不知道梦娇会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大事。

    于是就叫两女暗中盯着梦娇,但千万不能和梦娇说话,因为梦娇的话,就连他也拿不准到底几分真,几分假。

    两女闲来无事,也答应了李慕白,没错,她们的确要盯紧梦娇,因为这样才不能给李慕白开车的机会。

    不多时,李慕白跟着蛊婆婆来到了蛊族的殿宇内,很多元老在殿宇内等着蛊婆婆。就连李慕白也不得不感叹蛊婆婆在蛊族的人气,竟然有那么高。

    当然,这完全是因为蛊婆婆在蛊族处理事务,讲究的是公平,所以,有人跟她唱反调的话,那将会死得很惨。

    敢质疑蛊婆婆,那么就证明你心里有鬼,该杀。如果蛊婆婆有心要当蛊族族长的话,恐怕任何人也阻止不了她。

    这时,蛊婆婆说道:“一直以来帮助我蛊族的恩人中毒了,所以,我要动用金蝉为之去毒,如果有不服者,可以现在提议。”

    没人敢提议,先不说蛊婆婆让他们不敢反抗,再说李慕白,这种级别的高手,谁敢得罪啊!

    更何况,一直对蛊族虎视眈眈的血煞宗都被炎黄一族给灭了,而且据说这当时是李慕白策划的,所以,在这一点上,李慕白恐怕不止是他们的恩人那么简单了。

    如果当时血煞宗没有被灭,现在的蛊族恐怕早就被血煞宗给吞噬个干净了,现在人家只是求金蝉一用,如果这点小要求都不答应,就会让人家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