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铁血军魂 > 章节目录 第353章 黄金蜈蚣
    李慕白和大祭司走向欧阳蓝风,欧阳蓝风胆颤的看着两人,原本以为两人最好对付,没想到却是扮猪吃老虎,此时,他躺在地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毕竟身体遭受到了重创。

    此时,大祭司开口说道:“血煞宗,我倒要看看你们是不是真如传说中那样肆无忌惮,横行无忌。”

    “给你个机会,联系血煞宗,不然,你就没机会了。”

    欧阳蓝风连忙取下玉佩,将玉佩捏碎,一道流光划过,看来,他已经成功传递信息给血煞宗了,唯有联系血煞宗,才有机会保命。

    李慕白对大祭司说道:“既然他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不如杀了他一了百了。”这可把欧阳蓝风吓了一跳。

    大祭司摇头道:“引蛇出洞,他们公然挑衅我族,分明就是想要挑起战争,先把他带回去,我要等血煞宗上门。”

    不多时,七八名黄金武者折返,将半死不活的欧阳蓝风给押走了。

    剩下两名黄金武者掩埋这守山人的尸体。

    大祭司看着守山人的尸体,沉痛的说道:“我族每一代都需要一个守山人,作为守山人,或许从踏出族门那一刻就永远没有机会回族内了。这就是他们的宿命,孤独一生,为我族守卫边界。”

    “在我炎黄一族,我最敬佩的只有两人,第一人便是皇女,第二人不是族长,也不是族中战士,就是这守山人。”

    “我自认为握做不到守山人这样开朗和豁达,一个人,面对无尽的孤独与黑暗。从成为守山人那一刻,他将永远不能与自己的亲人见面。”

    “这也是我刚才为什么会如此愤怒的原因了。”

    大祭司对李慕白解释道。

    李慕白点头道:“守山人的精神的确值得我们敬佩,如今凶手已经绳之以法了。你就不要太过愤怒了。”

    “我心中难过,其实,他还有一个身份。”

    大祭司开口说道。

    “哦?”、

    李慕白不解的看着大祭司,不知道大祭司所说的另一种身份是什么。

    只见大祭司说道:“他的另一种身份就是我的亲弟弟。”

    “什么?”

    李慕白开口疑问,毕竟大祭司和他的修为相差太远了,一个王者,一个白银。而且,看这守山人的年纪比大祭司要大很多,分明快要到迟暮之年了。

    不过王者都有很长的寿命,这也就不难解释得通了。

    大祭司说道:“从小我弟弟与我相依为命,只是我们走的路却是截然相反,我博览群书,勤练武学,终成族中大祭司,和族长地位相同。”

    “不是说我弟弟很懒惰,他比我还用功,只是造化弄人,他在武道这一途天赋不行,终身只能成为白银武者。”

    “在面对屈辱与嘲笑,他并未自暴自弃,而是主动请缨,成为我族的守山人,这一守就是四十年。”

    “在这四十年间,他从未踏入过我族,因为他知道,自己时时刻刻不能离开此地。没想到再次见面,我们已经是天人两相隔。”

    大祭司说出了这段秘密。

    李慕白听得实在,毕竟这守山人的遭遇的确有点惨。

    许久之后,等大祭司恢复过来,李慕白问道:“血煞宗是一个什么宗派?”

    大祭司开口说道:“血煞宗也是一个比较古老的宗派,传承千年。他们的总部位于苗疆地带,和蛊族抗争。”

    “血煞宗专靠凝练活人鲜血提升功法,有违天道。和苗疆一族,成为西南两大邪教。”

    “特别在每年的阴月,血煞宗活动较为频繁,据传,这一族曾出过半步神话武者,只是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活着。”

    李慕白问道:“苗疆一族不是被冤枉的吗?”

    大祭司笑道:“不管是不是被冤枉的,因为外界对苗疆一族褒贬不一,有人说,苗疆一族精通逆天医术,能让人起死回生,有人说苗疆一族修炼邪术,为正道所不容。所以,到现在,蛊族依旧处于两极化边缘。”

    李慕白问道:“那大祭司你对蛊族的评价如何?”

    “我认为,正与恶,完全在人的一念之间,世上并没有真真意义的好坏之分,不给予评价,毕竟在上古时代,蛊皇的成名远早于炎黄两人。”

    “在那个时代,蛊皇是一位明德天下的医生,他运用一身出神入化的蛊术,运用极端的医术,拯救了很多人。”

    “只是近年来,蛊族可能分离了一部分邪恶传承者。”

    “其中,这一批邪恶传承者之一就是血煞宗的开创者,阴天正。他可是千年前蛊族的大能之一。后来与与蛊族正义一脉发生了争执,便走出蛊族,创立了血煞宗这等邪教。”

    大祭司为李慕白解释道。

    李慕白大致听懂了什么意思,原来血煞宗在很早以前,竟然是蛊族的一个支脉,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如果是蛊族正义一脉,李慕白或许不会与之为敌,毕竟妍妍就是蛊族传承者。如果是邪恶一脉,那么李慕白出手也就没什么后顾之忧了。

    两人回到炎黄一族,通过大祭司的诉说,炎黄族长已经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时,欧阳蓝风正被押解着跪在大殿之上,当他偷偷看到除尘的玲珑时,欧阳蓝风,直接露出贪婪的眼色。

    “如果你再看的话,我会挖掉你的眼睛。”

    炎黄族长对欧阳蓝风说道。

    欧阳蓝风连忙收回贪婪的眼光,对炎黄族长说道:“你们既然已经知晓了我的身份,那还不快放了我。”

    “我血煞宗没有你们想得那样简单,如果我父亲出动,那这里注定要血流成河,如果现在放了我,我们不仅不会成为敌人,还能成为盟友。”

    “盟友?”

    炎黄族长露出满脸的问号。

    “就是我向你们提亲,把这小娘子嫁给我,然后我们结为连理。”欧阳蓝风开口道。他现在很冷静,更狂傲。

    对方既然没有当场杀了他,那么就证明对方忌惮他身后的宗门。

    这个时候,软硬兼施,是最好的效果。

    炎黄族长笑道:“你还真胆大,皇女岂是你能染指的!你可知道我族是谁?”

    “是谁?”

    欧阳蓝风开口问道。

    “炎黄一族你可听过?”

    炎黄族长对他轻描淡写的问道。

    “炎黄一族?”

    欧阳蓝风露出了胆颤的目光,炎黄一族为这个世间少有的隐世门派。很少有人听说过大名。

    但欧阳蓝风却听说过,那是比蛊族鼎盛时代更加可怕的势力。他千算万算,没算到炎黄一族竟然隐藏在神农架。

    如果对方真的是炎黄一族的话,恐怕血煞宗会放弃他,不会得罪炎黄一族,瞬间,欧阳蓝风有些慌乱了。

    “你擅自闯入神农架已经违反了我族定下的规矩,还杀了我族之人,你万死难辞其疚。”炎黄族长开口喝斥道。

    这时,欧阳蓝风说道:“不知者无罪,我若知道他是你们炎黄一族的人,我根本不会出手斩杀,这一次,还请族长放过我,该有的报酬,我们血煞宗一定不少的补偿你。”

    “年轻人,你很狂妄,报酬什么的,我已经有了打算,就看你付得起还是付不起了。”炎黄族长好笑的对欧阳蓝风说道。

    “什么报酬?”

    欧阳蓝风对炎黄族长问道。

    “就是你的命!”

    炎黄族长毒辣的看了欧阳蓝风一眼,欧阳蓝风露出害怕的目光,目光永远的停格在了原地,然后,他五官流出鲜血,沉沉的倒在地上。

    不多时,只见一条黄金蜈蚣从他身上爬起来,来到炎黄族长眼前,炎黄族长将它一把落在手中。

    这黄金蜈蚣乖巧的躺在了炎黄族长的手臂上。

    玲珑和李慕白看得眼皮子直跳,这才是真正杀人于无形的家伙啊!炎黄族长就不怕被反噬吗?说不定哪天蛋蛋上就被这黄金蜈蚣咬了一口。

    那样岂不是一命呜呼。

    炎黄族长对玲珑说道:“皇女,我炎黄一族虽然隐居多年,但不代表着我们好欺负,他们杀了我们的人,就应该血债血偿。”

    “如今凶手绳之以法,如果血煞宗敢出手的话,我一定会让他知道我炎黄一族的手段。还望皇女支持我们的做法。”

    玲珑说道:“这些事我可管不着,你们怎么做是你们的事,不过为难的时候,本姑娘肯定会出手帮你们的。”

    “区区一个血煞宗,还不需要皇女帮忙,就算是整个蛊族我们也不会看在眼里。刚才老奴说这番话,完全是想取得皇女殿下的同意,至于血煞宗,只要他们敢来,定要让他们尝尝我炎黄一族的手段。”

    炎黄族长拱手说道。

    还老奴,李慕白也是无语了,感情这炎黄族长才是最强马屁精啊!为了征得玲珑同意,脸都不要了。

    这一把年纪了,还在一个小姑娘面前称呼自己为老奴,李慕白还能说什么呢!

    “你这黄金蜈蚣是什么东西?以前怎么没见你提起过!”

    玲珑对炎黄族长好奇的问道。毕竟刚才她可是亲眼见到了黄金蜈蚣杀人于无形,这绝对是个厉害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