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铁血军魂 > 章节目录 第247章 繁华落幕
    大约一个小时后,战王来了,不过他手中却提着一颗血淋淋的头颅,头颅正是左丘冷的,他身体被撕裂,但头颅却保存完好。

    这时,战王将头颅扔在了李慕白前面。

    说道:“我疏忽所造成的意外已经弥补了,从此两不相欠。”

    “果然是个变态!”

    李慕白不得不佩服。

    这时,战王转身就要。

    “等等!”

    李慕白叫了一声,战王不解的转身,对李慕白问道:“还有什么事?”

    “那个,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小忙?”

    李慕白讪讪的问道。

    战王说道:“什么忙?”

    “把我弄下来!”

    李慕白不好意思的开口道。毫无疑问,此时的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毕竟这一幕真的太他么丢脸了。

    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他付出了莫大的勇气。

    战王冷声道:“你自己不是有腿吗?这点小忙也要我帮你,我在怀疑你是不是个女人?真麻烦!”

    “废话少说,帮还是不帮!”

    李慕白喝斥道,感情战王还要羞辱他,作为一代狼王,何曾受过这样的气,如果有可能,他直接想要把战王打成猪头的冲动。

    “哼!”

    战王直接转身就走。

    “喂,别走啊!有事好商量!”

    李慕白在后面急促的叫道,毫无疑问,他服软了。

    这时,突然从战王手中飞出一块石头,准确无误的打在了他的膝盖上,顿时,李慕白只感觉膝盖一软。

    直接从悬崖上栽下去。

    “啊!”

    李慕白惨叫一声,等睁开双眼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雪地上。

    李慕白狼狈的起身,然后对战王说道:“有什么了不起的,竟然用这种方式救老子,等老子恢复过来你就死定了。”

    李慕白气呼呼的骂道。

    谁料,战王如同幽灵一般出现在他的眼前,然后冷声道:“信不信在你恢复之前我让你去见左丘冷?”

    “我擦!你是人是鬼,走路怎么没有一点响动。”

    李慕白只想说,老子被吓到了。

    战王转身就走,身后的李慕白却一下子跑上来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然后说道:“哥们,所谓不打不相识,做个朋友怎么样?”

    “没兴趣!”

    战王直接拒绝,同时,把李慕白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拉开。

    “我发现你这个人也不坏,就是太死脑经了,告诉你,这可是一个坏习惯,必须要改。”李慕白开口笑道。

    “我说你有完没完,如同一个娘们,叽叽歪歪。”战王开口喝斥道。

    但李慕白却没有生气,说道:“哎!你这样说我很伤心,既然咱们也打过一场,不如我请你喝酒吧!”

    战王停止脚步,露出一副强悍的气势,可把李慕白给吓了一跳,如果战王这个时候动手杀人,他还无处说理去。

    “真的?”

    “真的!”

    李慕白回答道。

    “好,就这么定了,不过我却要喝最烈的酒。”

    战王豪爽的开口说道。这前后态度转变太快,让李慕白直接不想接受。

    “我有一种酒,虽然性子不烈,但后颈十足,我敢保证,你喝一瓶就直接醉倒。”李慕白开口说道。

    “哼!这个世上还没有醉倒我的酒。”

    战王这就不爱听了,他走南闯北,什么酒没有喝过,就算七步倒,百日醉,他也喝过不少,但还没有喝醉过。

    “敢不敢打赌?”

    李慕白开口问道。

    战王好奇的问道:“什么赌?”

    “如果你输了,那你就把解除丹田封印的办法交给我。”李慕白笑眯眯的说道,他对战王这一招垂涎已久。

    可以说,从一开始,他为了引战王上钩,才会做出如此大的牺牲,不然,谁愿意和一个糟老头瞎比比。

    战王问道:“如果你输了呢?”

    “我不会输!”

    李慕白很是自信,要知道,那酒可是他从炎黄一族带回来的,他还不相信,摆平不了一个战王。

    “话不要说得这么绝对,只不过我这个人就是认死理,我倒要看看你说的这种酒是什么酒?如果你敢骗我,别忘了你现在还没有恢复。”

    战王对李慕白笑道。

    。。。。。。

    这边,战斗还在继续,只是北堂风带来的人都被瓦解的差不多了,九位黄金武者,竟然只剩下了他一人。

    可见战斗之悲凉。

    李家阵营这边也不是毫无损伤,因为李家的一位供奉和寒家的一位长老都被对方击杀了。

    此时,北堂风孤独而又悲凉的站在雪地上。

    他努力的睁开双眼看向四周,才发现周围已经堆积了很多尸体,而李家阵营的人已经把他团团围住。

    “北堂风!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还不知悔改吗?”

    李无终开口喝斥道。

    北堂风悲凉的笑道:“现在悔改还有用吗?我家族精锐尽出,没想到还是落得这样一个下场,上天对我北堂家族不公啊!”

    “这一切都是你北堂家族自找的,怪不得别人,北堂风,你不要赋予顽抗,我给你活命的机会。”

    李无终开口喝斥道。

    毕竟同为古家族一场,愤怒之后便产生了怜悯之心。

    北堂风笑道:“不用了,我北堂风虽然不是什么顶天立地的男儿,但该有的气质还是有的。”

    “不用你动手,我自己了解。”

    “咔嚓!”

    北堂风扭动了下自己的脖子,瞬间栽倒在地。此时,天空中下起了大雪。

    这一场大雪仿佛要掩盖所有的丑陋。

    李无终,蓝家家主,寒风雪等人都看着眼前这一切,似乎,他们已经麻木了。同为传承千年的古家族,斗来斗去真的值吗?

    这个问题值得深思。

    钢铁狼,肥猪,还有手术刀,他们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毕竟,他们刚才可是斩杀了与之交战的黄金武者。

    这时,李无终开口道:“打扫战场,将这一切掩埋。”

    “是!”

    他如同一个沧桑的老者,自己一个人走在雪地之中,李慕白那边他已经叫人去找了,而他则是想要把自己关在黑屋子里,思考一些事。

    。。。。。。

    两天之后,原本面临威胁的李家,再次迎来热闹的一天,旧的一天将要过去。新的一年正要来临。

    今天刚好是除夕之夜。

    李家家眷被特管处的人给送回来了。

    “老公!”

    一群女人都拥在李慕白的怀中。

    李慕白猥琐的笑道:“老婆们!有什么事咱们可以床上聊。”

    “你,你恢复记忆了?”

    林欣开口疑问道。

    李慕白点头道:“没,只是有些头绪,你不是我的未婚妻吗?咱们之前一定同过房,不如今晚,咱们在床上找回失去的记忆!”

    李慕白表现出一副很是猥琐的样子。

    “去死!”

    林欣一拳打在了李慕白的脸上。瞬间,李慕白悲催的倒在地上。记忆是恢复了,可是他的实力没有恢复啊!

    现在的他,和一个普通人差不多。所以,就遭罪了。

    “老实说,你是不是恢复记忆了?”

    张子燕得势不饶人,直接拧在了李慕白的耳朵上,李慕白顿时告饶,毫无疑问,这里也是他的弱点。

    “没,没有!”

    李慕白告饶的说道。

    “真的没有?”

    燕玲妩媚的问道。

    李慕白咽口水,因为他看到了燕玲那傲人的双峰。

    “没,没有!”

    “看来你还不老实!”

    燕玲刚要动手,李慕白连忙说道:“慢着,我似乎有些头绪了,等我理清下头绪,说不定就能真的记忆起什么来呢!记忆这种事,谁能说得清呢!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啊!”

    “不对,你的身手没理由这么弱啊!”

    燕玲疑问道,从刚才林欣对李慕白出手的那一刻她就看出了倪端,因为她亲眼见证了李慕白在林欣的一拳下,直接栽倒。

    若是平时,就算林欣用百倍的力气,也休想打倒李慕白,因为林欣说的身体本就柔弱,就是连一个普通的男人力气也比她大多了,这样的力度想要打倒李慕白,简直就是异想天开了。

    可是今天的李慕白表现得是不是太过反常了,看样子,他不像是在做作。

    李慕白一听,瞬间感到了惊悚,如果被他的女人知道他现在如同一个平凡人的话,指不定用什么办法捉弄和收拾自己呢!

    所以,他勉强回答道:“瞎说什么?我这不是忍让你们吗?只要你们高兴,我还以装作更弱。”

    “真的吗?”

    燕玲再次逼近,李慕白没有露出胆怯的神色。

    这时,燕玲突然出手,一掌向李慕白打来,李慕白感受到一阵掌风正扑向自己,他暗叫晚了。

    谁料,手掌刚到他脑袋的时候,却停了下来,李慕白故作淡定的睁开双眼。

    “老公,逗你玩得!”

    燕玲妩媚一笑,但在李慕白看来,刚才可不是斗他玩那么简单,毕竟,那一幕简直太惊悚了。

    “你们没有预感错,他的丹田被封住了,想要顺利解除,没有一个月绝对做不到。”一道很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李慕白知道,这家伙就是战王,一想到战王在自己被后捅刀子,他的心简直拔凉拔凉的。啥也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如果可以,他一定教战王这家伙如何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