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铁血军魂 > 章节目录 第246章 一代狂魔
    左丘冷戏谑道:“战王,不止天狼王说你傻,就连我也觉得你傻,本来我只想要除掉天狼王,但这一刻,我却有一种想要杀死你的冲动。”

    “是吗?你可以试试!”

    战王冷声道。虽然他现在的处境不妙,但却没有丝毫的胆怯,这就是一代战王的风范,哪怕身处绝境之中,也不会有丝毫懦弱。

    “战王,说白了你只是我的利用工具而已。”

    左丘冷再次爆出一个重磅消息。

    战王顿时不知所措的问道:“什么意思?”

    “反正你都要死了,告诉你也无妨,其实,你只是我利用来铲除天狼王的工具而已,可惜,你太让我失望了,还是我自己出手比较合适。”

    “天狼王阻挡了我的路,那么我就只有把他铲除,原本你我联手,能早点结束战斗,但你始终要摆出一副我行我素的风范,在这个时代,已经不流行你那一套老规矩了。在我看来,只有将敌人杀死,才是最好的规矩。”

    左丘冷戏谑的说道。

    “左丘冷,你根本不配为一个武者,连武者的最基本心态都没有,也难怪你永远无法与我等比肩。”

    战王开口喝斥道。

    此时,他心痛不已,看来还是自己的一意孤行,才会造成今天的大祸。

    “武者风范,狗屁!战王,念在你我朋友一场,待会我一定会给你一个痛快。”

    左丘冷狂笑道。

    同时结果两位王者,要是传出去,谁能相信,恐怕也只有神话强者才能做到吧!

    “噗!”

    李慕白再次吐出一口淤血,然后艰难起身,毫无疑问,他之所以一直失忆,原来是因为那根银针没有拔除,看来还是他太大意了,如今银针拔除,他已经记起了全部。

    “左丘冷!”

    李慕白冷声说道。

    对于李慕白能突然说出他的名字,他有些意外,便问道:“你的记忆恢复了?”

    “当然,我恢复记忆,正是因为要铲除你这等华夏的毒瘤。”

    李慕白开口喝斥道。

    左丘冷戏谑道:“笑话,就算恢复记忆又能怎样,刚才我给予你最大的重创,哪怕你有传说中那道禁制,也不可能再有精力解开。”

    “是吗?”

    李慕白强行提了一口气,想要解开,但身体却不听使唤的瘫软在地。毫无疑问,刚才虽然左丘冷同时杀向他和战王。

    但毫无疑问,左丘冷把百分之七十的力道都用在了他的身上。

    所以,此时,他连解开禁制的机会都没有。

    “还想要挣扎,天狼王,你恢复得太晚了,在我眼里,你们两大王者此刻和蝼蚁差不多。只要我想,随时都可以捏死你们。”

    左丘冷哈哈大笑道。

    李慕白很不甘,没想到在记忆恢复的时候却要遭受如此劫难。只不过,他在心头已经有了后招。

    只是,这代价太大了,只能与左丘冷同归于尽。

    “不用!”

    战王起身。

    “你?”

    李慕白和左丘冷同时疑问,不知道战王到底要干什么。

    战王对李慕白说道:“今日的事情是我没有查清楚之下才造成的后果,这一次,我来斩杀他,弥补我的过错。”

    “你还行吗?”

    李慕白不解的问道,毕竟左丘冷的偷袭恰到好处,恐怕战王此时也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

    “大男人不能说不行!”

    战王掷地有声的说道。

    瞬间,李慕白被雷住了,谁能想到,一向严肃如战王,也会说出这样彪悍的话,单凭这点,李慕白只想说,是在下输了。

    “战王!别白费力气了,我出手自有分寸,别强装了,你坚持不了多久,乖乖的让我杀死,然后结束你的痛苦。”

    左丘冷戏谑的说道。

    在他看来,此时战王如同蝼蚁在挣扎,要不了多久,必然会露出疲软。到时候,就算他不动手,战王也活不了多久。

    因为他已经封住了战王的丹田。

    此时,战王没有说话,而是闭眼,双臂交叉,表情似乎有些痛苦。

    左丘冷慢慢走向他,但战王依旧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连看都懒得看左丘冷一眼。

    终于,在左丘冷距离他只有三米的时候。

    战王悄然睁开那渗人的双眼,大喝一声“破!”

    顿时,一道气势席卷开来,左丘冷被他这股气势冲撞得后退好几步才停下。

    “好变态,竟然能冲破丹田封印!”

    李慕白震惊的开口道。毫无疑问,身为王者,每个人都有自己特殊的地方,他有一道如同猛兽般的禁制,而战王的特殊地方竟然能逆天冲破丹田封印。

    顿时,战王气势尽显。

    左丘冷大惊失色的说道:“你竟然冲破了我的封印,这根本不可能。”左丘冷不敢相信这一切。

    “这有何难,如果连你这点小封印都解除不了,那我去北方历练两年,当真是游山玩水吗?”

    战王开口喝斥道。

    李慕白只想说,这个逼装得太溜了。

    果然不愧为战王,就连装个逼都如此犀利,李慕白自叹不如,自叹不如啊!

    这时,战王对左丘冷开口道:“动手吧!我给你一个和我了解的机会。”

    “战王,你我也相识多年,何必要咄咄相逼,我这么做也是有苦衷的,现在你我完全可以化解前嫌,然后从新来过,合力斩杀天狼王,他的名头一直将你压制,你甘心吗?”

    左丘冷服软了,虽然同为王者,但他却没有信心和战王一战,对于战王这样好战的人,看都看够了,别说一战。

    “动手!”

    战王大喝一声。

    左丘冷咬紧牙关,然后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顾兄弟情义了,战王,今天我与你一战。”

    吧李慕白不得不承认左丘冷的脸皮已经厚到了一种程度,明明是你想要害人家,没想到却把话说得如此大义凛然。

    毫无疑问,他又被左丘冷的脸皮打败了。

    这时,左丘冷突然出手,战王准备抵挡,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左丘冷并未杀向他,而是转身就逃。

    “逃?你逃得了吗?”

    战王快速追了上去,两人消失后,李慕白才艰难起身,毫无疑问,现在的他,和一个普通人差不多。

    想要恢复实力,没有个一个月,等于是痴人说梦。

    谁料刚走几步,李慕白就讪讪的回到了原地,无他,只因前方是悬崖峭壁,如果在平时,对于这样的悬崖,他根本不屑一顾。

    但此一时彼一时,作为一个普通人,这成为了他最大的挑战。

    此时,李慕白只想大喊救命,但在这荒郊野外,谁又能救得了他,就算他叫破喉咙也没有什么卵用。

    他真的快要哭了,想他也是一代天狼王,竟然也会沦落到如此地步。此时,他真的羞愧的想要跳下悬崖。

    可是想到自己那一堆如花似玉的小娇妻后,他便放弃了跳下悬崖的打算,有一句话不是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吗?

    现在李慕白只能祈祷战王不要嗝屁了,解决了左丘冷还有力气回来救他,不然,他恐怕会成为史上第一悲催王者。

    战王纵身一跃,挡住了左丘冷的去路。

    左丘冷冷声道:“战王,你别太过分,如果你再挡住我,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战王摇头道:“给你机会你不要,现在我出手了。”

    随即,战王再次施展他那引以为傲的速度和实力,左丘冷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这时,他不顾危险吞服了一颗狂化药丸。

    瞬间,整个人披头散发,如同一个狂魔。

    战王平静道:“狂化药丸吗?即便不用这种东西我也能取你性命。”

    说罢!战王对上了如同狂魔一般的左丘冷,狂魔对狂魔,区别于左丘冷那种借助药力的狂魔,战王本身就是一个战斗狂魔。

    战斗起来如同机器一般,根本不会停歇。

    “砍!”

    战王一手劈砍在了左丘冷的肩膀上,顿时,左丘冷半跪在原地嘶吼,想要撕裂战王的肌肉,但战王却早有防备。

    “碰!”

    两人对了一拳,齐齐后退,左丘冷如同一条得了狂犬病的疯狗,而战王如同一条训练有素的警犬。(这比喻,有些蛋疼。)

    如果李慕白在场,一定会把战王归结为变态一类。

    毕竟和吞服狂化药丸的武者硬碰硬,需要莫大的勇气,若是换做其他人,肯定会暂避其锋芒,但战王偏偏反其道而行。

    果然不愧为战斗狂魔。

    “吼!”

    战王怒喝一声,直接架住了正在疯狂的左丘冷。

    左丘冷拼命挣脱,但却挣脱不开。此时,战王嘴角溢出鲜血。脸色苍白不已。

    但他却并未放手,只见他闷哼一声,加大了力度,想要将左丘冷撕裂开来。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艰难的挑战,也只有战王这等天生神力,再加上一身雄厚的内力才能做到。

    “破!”

    战王用尽全力,然后用力撕扯,随即,左丘冷在扭曲中被他扯断了身体。

    鲜血顿时飘散在空中。

    战王直接跪在了地上,好半天才大口喘着粗气。

    毫无疑问,在刚才那一刻,就算他身为一个王者也虚脱了。可见他用了多少力,别忘了,那可是在左丘冷拼命挣扎的情况下。

    一代狂魔,果然不是盖的。

    四周安静了,那飘散的血雾也落在了雪花上面,那扑鼻的血腥味也都消散了。战王艰难的起身,这一战终于落寞。

    造成这一切动乱源头的左丘冷被战王硬生生的撕裂,下场何其凄惨,不过却是罪有应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