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铁血军魂 > 章节目录 第195章 春心荡漾
    上岛天雄一把揪住智子的头发,然后深沉的说道:“这不是你的使命,这是你的荣耀,别往了,你是在为谁做事,你现在是为天皇在做事,对于你来说,这就是荣耀。”

    “荣耀,我的荣耀!”

    智子艰难的说道。

    这时,上岛天雄才把她放下来,说道:“去吧!记住,千万不要再向上次这么莽撞了。”

    “嗨!”

    智子小心离开。

    。。。。。。

    第二天,李慕白来得比较晚,到公司的时候已经迟到了整整两个小时,毕竟这些天他都在帮忙查丰岛财阀团的动机和发叔。

    然而,这个时候,发叔刚好从林欣的房间出来,见到李慕白时,他依旧还是那副老样子。

    然而,在李慕白看来却是无比恶心。

    “发叔早!”

    “小李,你迟到了哦!”

    发叔笑了笑,然后离开公司。李慕白至少知道,发叔肯定已经拆开了文件,就是不知道他有多恨自己。

    李慕白来到林欣的办公室,只见林欣沉着脸看着他。然他很是不解。

    于是,李慕白问道:“怎么了?今天是不是不高兴?”

    林欣冷声说道:“连我最信任的人都背叛我了,我能高兴到哪里去?”

    “什么意思?谁背叛了你?”

    李慕白不解的问道。

    “明知故问,你自己做什么事,米自己清楚,何必要跟我玩这一套,在我面前假惺惺。”

    李慕白蒙了,完全不知道林欣在表达什么意思。

    于是,他只好说道:“有什么事你直说,不必拐弯抹角。”

    林欣啪的一声,将眼前的笔记本电脑砸个粉碎,然后说道:“李慕白,枉我这么信任你,把文件交给你,而你却偷偷与丰岛财阀团联系。”

    说道此处,李慕白当即就火了,愤恨道:“你发什么神经,我这么劳心劳力的帮你,你竟然冤枉我。”

    “我冤枉你,你自己看。”

    林欣将台式电脑转到李慕白面前。

    毫无疑问,她们又被丰岛财阀团攻破了一道防线。

    这时,林欣说道:“如果你没有把文件内容给他们看过,他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攻破我们的第三道防线吗?”

    李慕白冷笑道:“这件事是发叔和你说的吧!失算啊!没有料到贼喊捉贼!”

    “贼喊捉贼?我看说的就是你,亏你还用白纸装在文件内,想要把这件事嫁祸给发叔。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林欣痛骂道。强忍着没有流出泪水。

    “这只是一个意外而已,你以为你们的防线有多高明,实则已经漏洞频繁,被人家这么快攻破也很正常,还有,我有什么理由要把这份文件卖给丰岛财阀团?”

    李慕白开口反问。

    “和他们共同霸占华夏市场!”

    林欣目前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些了。

    李慕白戏谑道:“笑话,在我的眼中,无论是你,还是丰岛财阀团,我都不感兴趣,我这么劳心劳力的帮你,只是心中还存在那一丝情谊而已。”

    “你可以说我没有出力,但你却不能说我联合丰岛财阀团。”

    李慕白怒喝道。就连林欣也被吓一跳。他之前的身份就是因为叛国,现在帽子都还没有被摘掉。

    然而,这一次又被林欣冤枉自己为叛国贼,李慕白表示忍不了。

    “哼!李慕白呀李慕白,我算是看透你了,怪不得你让我们别急着对丰岛财阀团进攻,原来是想要帮助他们来吞噬我的公司,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我不与你计较,这是我能给予你最大的原谅。”

    林欣怒骂道。显然,这一次她真的生气了,这些年做出的努力,眼看以前的成果就要付诸一炬,她心痛不已。

    更没想到,出卖自己的竟然是李慕白。

    “我不稀罕你的包容,无论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我一直都在背后调查,其实,你应该防备发叔。”

    面对林欣的无情,李慕白虽然内心愤怒,但也知道,林欣丝毫不知情,所以,也没有做出什么过火的举动。

    “你不配亵渎发叔!”

    林欣喝斥道。

    “是吗?那好,接下来的难关我不会帮你,由你自生自灭吧!等你蹦离那一刻你就知道是谁在害你,是谁在帮你。”

    李慕白恼火的离开。

    “呜呜!”

    林欣哭了,哭得撕心裂肺。

    来到公司门口,见发叔正抽着一支烟,见到李慕白心情不好,他嘴角一笑,看来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两人恐怖不止出现间隙那么简单,多半已经面临崩溃了,如果让李慕白知道,肯定会说,早他么蹦了。

    面对发叔对自己的微笑,李慕白冲了上去,一把揪住发叔的脖子,然后怒骂道:“,考家伙,当年林董收留了你,帮了你这么多,你现在却要对付他的女儿,你当真连畜生都不如。”

    “咳咳!”

    发叔正在大声咳嗽,李慕白才将他放了下来。只见发叔整理了下凌乱的衣服堆李慕白说道:“小李,这件事你可别冤枉我,我从来都没有背叛过公司,你们夫妻之间的矛盾可不能强加在我的身上。”

    “装,你给我再接着装!”

    李慕白很想将发叔给结果了,但却没有动手,一来怕矛盾更深,二来,发叔才是关键。

    “你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这其中有很多矛盾,等你平静下来,我们在好好的解释一番。”

    发叔笑道。

    “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很好,你的计划得逞了,从现在起,我李慕白和林家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说罢!李慕白头也不回的离开。

    看着李慕白离去的背影,发叔虽然心有愧疚,但也只是一刹那间而已,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状态。

    这一次,李慕白再次来到酒吧!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酒吧必然是最好的去处,这一次被自己最心爱的人伤害了,李慕白只想说,宝宝心里哭,但宝宝就是不说。

    喝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才从酒吧踉踉跄跄的离开。此时,他的大脑早就被酒精麻痹了。

    甚至连双眼都是花的。

    就在不知不觉间,李慕白感受到了身后有一道杀气,虽然掩饰的很好,但他却能清晰的感应到。

    “白银武者?”

    李慕白玩味的笑了笑,然后便快速赶路,今晚,他准备来个捉小鱼,然后用小鱼钓大鱼。

    很长一段时间,这暗中的杀手都没有动手,李慕白知道,这里虽然冷清,但大街上偶有行人,可能杀手不想打草惊蛇。

    不过这正好随了他的意。

    于是,李慕白故意往阴暗的地方走,这一走就来到城边,此时,他酒力早已清醒,料想,这杀手多半要动手了。

    暗中的人正是智子,她原本刚才就要动手,但又想到了上岛天雄的交代,所以,一直尾随李慕白而来。

    没想到这家伙看似跌跌撞撞,但却走了好一大段路,最起码没有下二十公里。

    如今机会来了,智子将匕首狠狠地拿在手中,准备待会一击将李慕白袭杀,然后将尸体处理掉。

    就在她刚要动身的时候才发现了不妙,对方为什么来到了这荒郊野外就不走了,这很明显就是一个陷进。

    偏偏还把自己给诱惑进来了,智子预感不妙,就要从暗中离开。

    谁料这时李慕白却突然说道:“来都来了,何不出来叙叙旧!”

    智子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气锁定自己。知道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了,但她还心存希望,那就是借助李慕白的酒力还未退掉,然后离开。

    然而,就在她刚要动身快速离开的时候,一片树叶杀来,直接击杀在了她的右脚之上,顿时,智子感受到了吃痛感。

    双脚不听使唤,无力的蹲在了地上。

    李慕白一瘸一拐的向智子走来,说道:“我今晚就等着钓你这条小鱼,你还能逃走?痴人说梦!”

    智子忌惮的说道:“你认错人了,我只是路过的。”

    “路过?哈哈,你当我是白痴还是瞎子,一个地忍武者鬼鬼祟祟的跟着我二十公里,还好意思说路过。这路过未免也过的太久了一点吧!”

    李慕白狂笑道。

    “其实,我当你是白痴!”

    智子妩媚的说道。

    “敢骂我!”

    李慕白瞬间就来脾气了,这样一条小鱼也敢骂自己,简直就是找死。

    “不错,就是骂你,伦家都跟你到这荒郊野外了,你难道就不对我做点其他的事情!”

    说罢!智子将自己的衣服拉开,露出凉拖白花花不能描写的地方。

    若是在平时,李慕白可能还会心动,但他再气头上呢!加之酒力的作用,他就算有心也无力了。

    “你的sao,我在十米外就已经感受到了,这一招对我没用。”

    李慕白冷哼道。

    “是吗?在这荒郊野外的,我们做点对人生有意义的事情总比这样枯燥的对白好吧!”智子这一次做的更加干脆。

    直接将全身衣服退却,身上一丝不挂。

    她才不相信,自己会搞定不了一个男人。

    谁料这时李慕白说道:“给你一分钟的时间,如果你还不把衣服穿起来的话,那我就只能再用树叶招待你了。”

    智子听到后,顿时心中一寒,她可是亲眼见证了李慕白树叶的威力,这种力道,她生平头一次见。

    所以,她只有乖乖的把衣服穿起来。

    “哼!真是不解风情,白白浪费了人家一波春心荡漾。”

    智子妩媚添加勾引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