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拾眸犹见痛心疾首 > 章节目录 第两千一百五十九章 东澜格死了
    东澜苍朝她打了个眼色,宁乔乔看了看跪在地上的男子,咬咬唇:那你……起来吧。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

    男子什么都没说,倒是很听她话的站起身。

    宁乔乔这才发现他很高,大概都快和郁少漠不相上下了,偏瘦的身形看起来不太健壮。

    老实说,这样的体格真的能当好一个保镖么?看着就让人不太有安全感啊……

    觅儿,我们走吧。东澜苍道。

    哦。

    宁乔乔回过神,扶着东澜苍朝外面走去。

    家主!

    刚走出祠堂大门,忽然一名保镖步伐匆忙地走过来,脸色有些惊慌。

    东澜家的人向来训练有素,很少会有人露出这么惊慌的神色。

    什么事?东澜苍有些不悦地问。

    家主!不好了,宴会现场出事了!保镖一脸凝重地道。

    宁乔乔心里咯噔一下:出什么事了?

    保镖看了看她,低下头道:家主,小小姐,是格少爷死了。

    你说什么?!

    宁乔乔蓦地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保镖,只以为自己听错了。

    快回去!东澜苍沉着声道。

    ……

    宁乔乔扶着东澜苍快步走进大厅,只见大家都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成一个圈,见他们走过来,纷纷朝两边让开一条路。

    宁乔乔快步走过去,只见齐荷跌坐在地上,将东澜格的头抱在怀里,而东澜格躺在地上,胸前有大片血迹,紧紧闭着眼。怎么回事?!东澜苍威严的质问。

    父亲,我们也不清楚,从祠堂回来的路上,听到有人来报小格出事了,我们刚赶到。东澜灵赶紧道,也是同样紧紧皱着眉。

    宁乔乔一眼不眨的看着东澜格的胸膛,咬了咬牙,转过头看着站在一旁的郁少漠:他怎么会这样?

    郁少漠看了她一眼,英眉微皱,低沉的声音同样有些压抑:你们走了后,我们聊了几句,然后他喝了酒,接着他便倒了下去,我们只以为他不胜酒力喝多了,齐荷正要带他去休息,他就吐血了。

    宁乔乔瞳孔狠狠一缩,咬着唇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看了看郁少漠,又低下头。

    齐荷坐在地上,不住的摸着东澜格的脸,嘴巴里絮絮叨叨的在说着什么,声音太小了听不清楚,从她蠕动的嘴唇能看出她在说话。

    有几名穿着西装的男子蹲在旁边为东澜格检查,周围没有人阻止他们,看来他们应该都是医生。

    突然死了一个人,而且还是在宴会这样的场合,大家都站在旁边,谁也不敢讲话。

    家主,格少爷是中毒而亡的。一番检查后,一名穿着西装的男子起身向东澜苍汇报。

    宁乔乔见过这个人,他就是负责给东澜苍检查身体的医生,能为东澜苍检查身体,说明这个人的医术一定很好。

    你说小格死了?!东澜苍布满皱纹的脸上紧紧皱起眉。

    是!早在十五分钟小时前他就已经停止心跳了,按照时间推算,应该是他刚喝下酒不久。医生低着头道。

    宁乔乔看着躺在地上的东澜格,他当然已经死了,刚才她看了很久,都没看到东澜格的胸膛动一下。

    是什么毒?坐在地上的齐荷忽然开口。

    只见她抬起头,凌乱的发丝有几缕挡在眼前,但是依然挡不住她锐利的眼神,直直的看着说话的医生。

    格少爷具体是中了什么毒还需要彻底检查后进行成分分析,少奶奶您是齐家人,精通药理自然知道这一点。

    医生道。

    齐荷眉头一皱,咬了咬牙,道:没错,我精通药理,谁能当着我的面给他下毒!说着,她眼神一闪,悲愤的看着东澜苍,颤抖的声音有些嘶哑:家主,这是谋杀!是有人故意害死东澜格的!这么多年他为东澜家办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一定要为他做主啊!

    ……东澜苍脸色很不好看。

    东澜格也是我们齐家的女婿,居然被当众下毒害死!这件事我们齐家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最起码必须查出到底是什么毒害死了小格!

    齐家前来参加入宗仪式的老人沉着脸说道。

    三叔……

    齐荷朝说话的老人喊了声,已经泣不成声。

    小荷你放心,我不会让小格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的!老人沉着脸看向东澜苍:苍哥应该也不会吧?

    当然!

    东澜苍冰冷威严地说了两个字。

    这是一件毋庸置疑的事,虽然东澜格不是家主一脉的嫡系,但是他受东澜苍的器重,更何况他是死在入宗仪式的宴会上这样的场合,于情于理东澜家都不可能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那……那之前到底是谁最后一个和东澜格说话的?是谁和他在一起?旁边有个声音问道。

    是郁先生,我刚才看到他们在一起喝酒,我亲眼看到的,当时很多人都……看……看到了吧……

    另一个声音也紧接着响起,只是说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小,似乎有些不敢说似的。

    但是在这样安静的环境里,他的音量已经足够让所有人听到了。

    几乎一瞬间,大家全都看向郁少漠。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郁少漠下毒杀了东澜格?!宁乔乔猛地转过头,冰冷的眼神直直地看着说话的那个人,毫不客气地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里是什么场合?郁少漠要下毒的话他的动机是什么?他为什么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下毒?东澜格死了对他有什么好处?!

    她的每一声质问都落地有声,刀子似的眼神加上今天的妆容,给人强烈的压迫感。

    我……我……小小姐,我只是那么一说,当时他们确实都看到了……说话的那名男子有些畏惧的看着他。

    觅儿,你别激动,他也没郁先生就一定是下毒的人,我们知道你和郁先生感情好,但有些话我们慢慢说清楚。东澜清像是当和事佬似的劝说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