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绝对牧师 > 《绝对牧师》正文 第六百九十二章:游戏结束(下)
    最终夏尔也没有劝说艾达丝教会对伊利亚巴展开什么行动。≧

    教义如此,从根子上就歪了,夏尔对艾达丝教会没有什么多余的妄想。

    靠他们去对付散塔林会?那还不如多拉盟友靠谱。

    第二天早上,任清舞从赫鲁斯瓦过来了,顺便带来孤魔的消息。

    “原来是他那个家伙。”

    此时,三人已经离开河滩小镇,正在前往阿斯布莱温的路上。

    夏尔听闻任清舞的诉说,愣了一愣,摇摇头道:“他日之因,今日之果。当初是诺达希尔排斥了他,他有怨恨是正常的。”

    “哼,堵杀我们还有理了?当初诺达希尔可有亏待他?”千帆不忿,视线在牵着一匹轻型马的女诗人身上掠过,神色奇怪,“对了,小舞,你的领主坐骑呢?”

    夏尔隐隐猜到了什么,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泽克……死了。”女诗人快瞄了夏尔一眼,微微低下头面露愧疚,“泽克是被小魔杀掉的。他只用了几个招式技能。”

    “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或许我们能推测出他的职业和实力……只是班恩的神眷者,太笼统了。”夏尔皱眉。

    “我、我只记得他用了一招【破异斩】。”

    “破异斩?”夏尔和千帆惊愕对视,“非常有可能是神圣战士!”

    “班恩的神圣战士!”

    夏尔解释道:“神圣战士比较像圣武士,但比圣武士更自由,任何神祇都可以有神圣战士,这个职业最有代表性的能力就是【圣疗】和【神怒】了。”

    “你把泽克的尸体回收了吗?”夏尔紧跟着问。

    如果有尸体,那么便有许多方法将泽克复活。比如德鲁伊四环的【转生术】,在另一个躯体中复生的泽克,有9o%以上的可能性继承原来的领主模版。

    任清舞一阵摇头,俏脸阴郁。

    众人边说边赶路,很快伊利亚巴城就在身后消失。

    “伊利亚巴那边……不管了?”任清舞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千帆也在眼巴巴看着他。

    “我已经有布置了,先去阿斯布莱温。再去贝尔达斯克,最后再回头看看伊利亚巴的情况,如果我的布置进行顺利,伊利亚巴也将成为‘反抗军联盟’的一员。”夏尔眼底掠过冷芒。“当然,该讨的债还是要讨的。”

    千帆和任清舞见夏尔没有详细解释的意思,虽然好奇,但还是忍住了没问。

    ……

    此时。

    朝阳初升,‘千塔之城’沐浴在一片灿烂的金色霞光中。高低起伏的塔群被霞光映照得越加恢宏和神圣。

    伊利亚巴的内河码头又开始新一天的忙碌,载满货物的商船成批成批离开港口。

    而在宏伟的财富神殿,每日清晨的例行祷告正在进行着,大厅中挤满了形形色色,身穿绫罗绸缎的大富商,厅子外面才是城市的小贵族和小商人,信徒等阶分明。

    “一座挺有活力的城市,人口将近两万……只是,这股铜臭味也太浓郁了些,果然。什么地方一旦被沃金那女人的教会把持了,就会变得物欲横流,金钱至上。”

    天空,一个黑裙小萝莉懒洋洋的躺在云朵上,俯瞰着建立在河谷的商业城市,嘴里不停嘟囔着,“该死,那些数千年都顽固不化的灵魂真难驯服,到目前为止,我新建立的神国。也不过新增了五十多名祈并者。”

    “短时间内,祈并者数量不会剧增了,我要从信徒方面想办法。”

    心中想着,小萝莉总算爬了起来。将目光放在沃金的神殿上,撇撇嘴道:“夏尔那个该死的监护者,净给我惹麻烦。”

    “但是,谁叫我需要很多很多的信徒呢!”

    “这座城市需要变革,不破不立,而现在物欲横流的城市。远没有到濒临破灭的时刻,就让我伟大的恐惧之神,执掌腐朽和堕落神职,曾经让大地陷入无尽黑暗的深渊魔神,赐予你们绝望吧——”

    穿着黑色哥特洋裙的小萝莉嘴里念念有词。

    “先,我需要一批代表我意志的信徒,嗯,很好,找到了,果然,物欲横流的城市,居民的道德真是没有下限,对于财富没有丝毫抵抗力,更不必说对改变他们命运的力量了。”

    小萝莉沐浴在金光中,同时关注着地面几个地方。

    富人区。

    家道中落的马库斯正在做噩梦。

    马库斯还很年轻,二十出头,他父亲是个大商人,但自从散塔林会将触手悄悄伸向伊利亚巴开始,马库斯家族的产业状况便急转直下。

    很快,这个商业家族因为创始者在野外被怪物袭击死亡,彻底的分崩离析,马库斯失去了一直溺爱庇护着他的父亲,而从小是个花花公子,不修格斗术,不会法术,什么没读过多少书的马库斯,渐渐将最后一份家产败光。

    不久前,马库斯染上了赌-博的瘾,成为远近闻名的赌徒,家产败光了,他就拿高塔里的古董和家具去典当换钱,而就在前两天,他甚至把自己蜗居的高塔也赌出去了。

    梦中,马库斯见到了几年前死亡的父亲。

    伊利亚巴的大商人站在马库斯面前,摸着马库斯的脑袋一脸慈祥笑容。

    “父亲……”马库斯泪流满面,抓紧了大商人的衣袖,指骨泛白,眼眸充满了愧疚和自暴自弃,“都怪我,都怪我,父亲,我好想你……”

    “马库斯,振作起来。”

    中年商人仍然抚摸着马库斯的脑袋,笑眯眯道:“还远没有到绝境,不是吗?”

    “不,不不!”马库斯疯狂摇头,“我把家族的高塔也赌出去了,没有了高塔,我在伊利亚巴将无容身之地,要是我流落街头,那些曾经被我踩在脚底下的寒酸贵族和小商人肯定狠狠嘲笑我!”

    “马库斯,我的儿子。你相信自己的父亲吗?”中年商人摆正了面色,在马库斯呆滞的目光中,虔诚的跪拜在地,头枕地面。“去追随吾主莫安德,她会指引你走出黑暗,家族也会从此走出困境,迎来新生。”

    “莫安德?”

    当马库斯喃喃念出这个神名时,梦境猛地浮现一口黑色漩涡。并且漩涡中有一张若隐若现的魔神面孔。

    “马库斯·杰克逊,用你的真名起誓,从此侍奉腐朽和堕落之神莫安德……”

    “你会得到一切你想要的,比如金钱,权力,美人,甚至是……在伊利亚巴城无可匹敌的强大力量!”

    马库斯不受控制的跪在父亲身旁,闻言抬起了头喃喃道:“金钱?力量?只要侍奉您,我就会获得这些吗……”

    “真神从不欺骗她的信徒。”黑色漩涡中的面孔缓缓道。

    “我侍奉您!吾主!”马库斯磕头道。

    “很好……”

    梦境到此结束。

    呼。花花公子马库斯从高塔卧室的床榻上惊醒,被褥和床单被汗水打湿。但马库斯面无表情的站起来,走到落地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

    一层暗红色的诡异纹身渐渐消隐在他皮肤中。

    马库斯忽然笑了,笑容透着一股道不明的邪异,喃喃自语着:“伟大的恐惧之神啊,您执掌着腐朽和堕落神职,物质界的草木枯荣离不开您的掌控,深渊堕落的群魔亦无法脱离您的庇护圣光……您忠诚的信徒,在此立下誓言,伊利亚巴。将在不久后成为您的堕落乐园。”

    清晨的房间,空气却像是北极那般冰冷。

    在镜子前静静站了一会,马库斯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眼底透着煞气。漫步走到卧室的窗户前,隔着一层透明玻璃,注视着高塔底下一群黑压压的人头。

    “债主上门了么?多么迫不及待啊。幸亏吾主点醒了我,原来曾经的我那么愚蠢,落入了别人的圈套尚不自知。”

    “来吧!这座高塔将是我的起始据点!”

    与此同时,伊利亚巴下层区域。

    一名身穿破旧革甲的佣兵战士。风尘仆仆,走进了几天没回的低矮小屋。

    刚刚推开门,佣兵战士就呆住了。

    他在这世间唯一的亲人,先天残疾的女儿,却跪坐在小厅的地板上,不断向供奉在桌子上的粗糙石头神像叩,口里念叨着什么。

    “你在干什么,玛吉!”中年佣兵战士愤怒闯进屋,拉起十六岁的女儿,又是责怪又是关切的替她拍拭身上沾染的尘土,“你身体很弱,不能随便下床,要不然生病了,你父亲要出城工作好几晚才能凑够你的治疗费用!”

    “呸!那些假仁假义的沃金牧师!”

    岂料,中年佣兵一向懂事乖巧的女儿,忽然挣脱他的搀扶,在桌案上粗糙的石头神像前手舞足蹈,面容扭曲而疯狂,“父亲,这些年你交给沃金牧师的金币够多了,如果那些牧师还有些良知,在收足金币后早应该治愈我的病症,而不是借口一拖再拖!”

    “玛吉!”中年佣兵连忙捂住了女儿的嘴,紧张向屋子外望去,见到清晨的街道无行人路过这才松了口气。

    佣兵看着自己的女儿叹息道:“……可是,在伊利亚巴,除了沃金的牧师,还有其它神祇的圣职者可以信赖吗?”

    “有——”少女玛吉指了指自己的双脚,“父亲,我现在不是自己站立了么?”

    中年佣兵一呆。

    说着,少女还原地蹦了嘣,而后停下朝桌子的粗糙石头神像跪拜,眼睛氤氲着泪花,狂热呼喊道:“伟大的恐惧之神啊,执掌腐朽和堕落的莫安德,我愿意奉上我的灵魂侍奉您!”

    “是您赐予了玛吉新生!”

    “莫安德?”佣兵喃喃念出神名,这时石头神像居然睁开威严的双眸望来,“佣兵战士萨利·萨里,你愿意追随我吗?“

    扑通。

    在神力惑控效果中,佣兵战士没有丝毫抵抗的跪下了。(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