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绝对牧师 > 《绝对牧师》正文 第六百九十章:下层区域的危机(下)
    “【解除魔法】(三环)!”他尝试持握圣徽给自己丢了一个神术。

    缠绕着身体的翠绿色微光顿时消失,传送法术图标也在那一瞬间亮起,可夏尔刚刚准备发动一个【任意门】法术,第二个【次元锚】的翠色绿力场瞬间又将他笼罩在内!

    夏尔在三环法术位上每天就记录了1个【解除魔法】,如果想再解除第二个【次元锚】,势必要借助梅薇思的法术力量。

    但是,谁知道那位典范法师是否在准备第三手【次元锚】,不要低估任何一位中高阶法师的土豪程度,或许那位法师身上藏了十多张【次元锚】卷轴也说不准。

    “梅薇思说的果然没错,用瞬间位移法术脱身看来是行不通的了。”夏尔顿时苦恼起来,那留下来硬刚3个原住民职业者?

    单对单,对上半英雄刺客尚且吃紧,更不用说旁边还有野蛮人和法师的骚扰了。

    只能多找一些帮手!

    夏尔看着大步走向自己的野蛮人,目光闪烁,眼底隐隐流露出一丝戾气,持握着圣徽连续发动两个能力。

    【五级怪物召唤术】!

    【异界盟约·妖精荒野】!

    在法术灵光中,獒首神使和妖精猎手再一次奉命出现,夏尔指向野蛮人,冷声道:“你们两个帮我对付他!”

    “邪恶的野蛮人!”

    獒首神使眼眸紧紧盯住野蛮人雷欧,判断出他的阵营后,立刻竖起锋利的双手阔剑,大吼着发动挥劈技能。

    妖精猎手麦丽耶露则是一踏墙壁,顺着民居屋顶的窟窿跳了出去,不久后外面传来猎犬的嗷嗷叫声,野蛮人雷欧正挥舞斧头跟獒首神使缠斗。几支灌注了酸液的特殊箭支,噗噗射在野蛮人背部,野蛮人仰头发出惨叫,面容因为愤怒更加扭曲。

    “可惜。我还差1级就能解锁第六层魔网,六级怪物召唤术召唤过来的帮手实力更加强大,比如能够代替獒首神使的勃拉尼天使,小巨灵,甚至是一个链魔……”

    24级和25级的差距就在于最高法术等级!

    二十五级解锁第六层魔网。对于施法者而言,这又是一次实力大飞跃!

    最最明显的,就是召唤术的区别。

    牧师六环神术的【异界盟约】,可以再次呼唤1个或2个元素、异界生物,而与怪物召唤术的投影形式不同,【异界盟约】呼唤的是生物的本体,它们若在物质界死去便是真正的死亡。

    所以,就像是妖精猎手麦丽耶露索要宝石那样,任何【异界盟约】呼唤而来的生物,同样有着各种各样的报酬条件。

    金币和经验只是常见的报酬。

    砰!砰!砰!

    刺客正在踹门。

    夏尔死死抵住卧室厚实的实木门口。心中只能感谢这个世界木材烂大街了,否则平民家里根本用不起这种坚固如铁的木头打造的家具。

    但门口的耐久坚持不了多长时间,想依靠这扇门挡住半英雄刺客也不现实。

    怎么办?

    法师和刺客正在威胁自己的生命。夏尔用牙齿咬开一瓶淡紫色生命瞬间药水的橡木塞子,小口小口吞服着红色的液体。

    一股像是血液般的铁腥味在舌头弥漫开来。

    ……

    另一边。

    女吟游诗人任清舞和座狼泽克被堵在一条窄巷里。

    这里距离中层区域很近了。

    “是玩家!”任清舞在狼背上看看前面,又扭头望望后面,表情平静不见一丝慌乱,“伊利亚巴的公会吗?”

    前后大约有四支玩家小队,差不多一个团的人数。任清舞暗暗冷笑,这些家伙还真看得起她,自己才11级。就惹来了数量可怕的追兵。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堵我?“

    任清舞深吸了口气喝问。

    窄巷静悄悄的,正当任清舞以为这群人不会回应她时,一个清脆的鼓掌声顿时响起。

    “小舞啊小舞。果然是你,你回来了!”

    语句中带着朋友才用的称呼,可是亲昵的称呼,却透着一股强烈的敌意和怨恨。

    听到这声音,狼背上的女诗人瞳孔一缩,失声道:“是你。小魔!”

    “我现在的id是孤魔!”

    “孤独的孤,魔鬼的魔!”

    一个身穿紫边黑袍,脸上覆盖着骷髅面具的玩家,缓缓从人群中走出。

    任清舞俏脸闪过一丝尴尬之色,叹道:“小魔,再怎么说你也是诺达希尔的老人,如果你多念旧情,就不应该这样伤害我和夏尔。”

    “你这个贱货!”

    孤魔掀开自己的面具,似乎被任清舞戳中了逆鳞,气得面容扭曲,愤怒叫道:“我跟他们不同,不是因为你才留在诺达希尔的!”

    “你们都在排斥我,只有夏尔是真心实意接纳我的,我能够感受到!”

    “所以你为什么要离开团队呢?“任清舞尽量放缓了声音,不敢进一步刺激这位老团员。

    她很清楚孤魔偏激而自卑的性格。

    拥有女性的容貌,实际上却是个汉子。

    当初诺达希尔确实因为他出现过一段时间的尴尬气氛,女玩家好像害怕自己被比下去,不敢太接近孤魔,而男玩家则害怕被掰弯。毕竟那么一张漂亮的脸蛋,相处下去谁都不敢说自己不会意乱情迷。

    任清舞曾经听夏尔跟她说过,孤魔的家庭环境很有问题,若是仅是单亲也就罢了,可她妈妈偏偏就把他当成女儿养,久而久之下来,等孤魔发现了自己的性别那不变态才怪。

    当时任清舞就觉得这是一段无比离奇的故事,还以为是夏尔的哄骗她,岂料后来团队发生的裂变,令任清舞见到了受刺激之后的孤魔有多么可怕。

    那一次,孤魔离开团队,他的id也成为了团队的禁忌,无人再提起。

    而恰好那天夏尔不在线,等他上线时,却发现孤魔已经把团队所有人的联系方式都删掉了。

    “……友情……奋斗?呵呵,诺达希尔对我而言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孤魔一双眼睛泛起恨色,“都是你,肯定是你唆使团员们排挤我,又在夏尔旁边吹风,否则直到我离开团队,他为什么都没出面?”

    “当时只要他……”

    孤魔说到这,忽然沉默了一会,旋即摇摇头面色冰冷,“一切都回不去了!”

    他直视着任清舞,嘴角翘起道:“你以为我在刻意针对你和夏尔?”

    “不,说实话,你们跟我的计划相比,不值一提。实话告诉你吧,我现在是班恩的神眷者,以后或许还会是班恩的选民,换句话说,现在的我,代表班恩的意志……”孤魔慢悠悠说道。

    “你是散塔林会的人?”任清舞哑然。

    “不,散塔林会只是我主班恩的一个教会势力,现在我可以调动他们的人手为我工作。”孤魔傲然道,“你应该说散塔林会有多少人听我的。”

    任清舞这下子总算知道此次袭击的前因后果了。

    她打算把座狼泽克召回坐骑空间,然后自杀返回安全区域,岂料孤魔预料到她的想法,对身后的玩家法师挥了挥手,几个惑控系法术顿时打在女诗人身上。

    “【人类定身术】!”

    女诗人在狼背上娇躯僵直,俏脸表情就如同被按了暂停键,呆呆的。

    “吼——”

    座狼泽克愤怒咆哮,甩开背上的女诗人,凶狠的扑向孤魔。

    “畜生始终是畜生!”孤魔没有一丝慌乱,呼唤出自己的武器,那是一把紫色品质的双手大剑,他眼睛充满嘲讽凝视着扑来的座狼领主,手掌被一团黑光笼罩,继而整把大剑泛起黑色的火焰。

    “【破异斩】!”

    一剑挥出。

    座狼泽克顿时呜咽着坠落地面,一条被黑焰灼伤的剑痕由它脖子蔓延到腹部,肠子在血水中暴露。

    “典范坐骑?还算不错,以你现在的等级,不可能收服这样的坐骑……是夏尔给你的吧?哼,我就知道,废掉你现在最依仗的帮手,下次你就更不可能在我布置的刺杀中逃出来了。”孤魔淡淡道。

    “给她一个痛快!”

    孤魔斜了眼挣扎着爬起来的座狼领主,随口对手底下的玩家吩咐,自己却持握着冒出黑焰的双手剑,走向重伤的座狼。

    不久,一声凄厉而愤怒的狼啸在窄巷渐渐变得微弱。

    “《曙光》的坐骑可不会复活,死了就是死了。”孤魔冷漠看着窄巷地面另一具女性尸体,“让你这么体面的死去,也是我对诺达希尔最大的尊重了。”

    “另一边也该收网了吧?”

    孤魔转而想到正在被几名原住民职业者围攻的老伙伴,眼底的复杂之色渐渐被冰冷所取代。

    ……

    “轰隆”

    卧房门口被一脚踹开。

    半英雄刺客穿着防侦测披风,闪身闯进了卧室。

    不出意料,那位圣临者牧师还在,他召唤过来的两名帮手稳稳压制了野蛮人雷欧。

    野蛮人时而大喝,时而咆哮,可是战吼声无法掩饰他迅速恶化的病情。

    ‘疫病’debuff几乎要将野蛮人拖死了。

    “废物!”半英雄刺客只是漠不关心往那边斜了一眼,旋即把所有注意力放在夏尔身上。

    “游戏到此结束了,牧师。”(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