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网游小说 > 绝对牧师 > 《绝对牧师》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邪兽鬼(下)
    “【精神风暴】!”

    本来就没通过法术检定,即将被杀死的邪兽鬼,在真正死亡前突然遭到了威能神术的重创。

    “神术已施放。”

    “检测到目标生物具有恶魔血统,【恶魔克星】专长自动生效。”

    “你的【精神风暴】对目标造成了108点双倍伤害。”

    “目标死亡。”

    夏尔丢出这手【精神风暴】其实也就是想补刀。他展开‘飞行术’赶回营地时,见到的是女商人维娅用七环法术将邪兽鬼轰杀前的情景。

    ‘尼柏的严厉斥责’是七环法术,未通过强韧检定必死。但夏尔担心邪兽鬼有什么后手,所以瞬发般丢出了单体威能神术,进行补刀。

    动手之前夏尔完全没预料到邪兽鬼这么弱。

    怔然看向视网膜上的文字提示,夏尔不禁甩甩头。好端端的,怎么系统告诉他,是他击杀了邪兽鬼,而非女商人?

    难道是因为邪兽鬼占用了凡人的躯壳,只是强行继承了本体的部分施法能力,而生命值,法术抗性什么的,通通都没有,就是凡人原来的模样?

    任何玩家都知道《曙光》大陆上的平民,只有100点整的生命值。而夏尔的【精神风暴】对邪兽鬼分身造成了108点伤害,所以一下子就干掉了貌似强大的术士怪物?

    不对不对。

    夏尔心念转了转。在他补刀前,女商人的七环法术【尼柏的严厉斥责】,分明让邪兽鬼检定失败,即将死亡了……或者不是【死亡一指】的那种即死效果,而是遭受痛苦,在短时间内大量掉血死去?

    只有这种解释了。【尼柏的严厉斥责】是《曙光》世界独有的法术。夏尔在以前的游戏里并没有接触过,因而只能自己推测法术效果。

    有些知识即便是‘皇冠殿堂’也未必查得到。

    不管怎样,暴涨的经验值告诉夏尔这些提示信息并非系统的误判。

    “职业:平民lv10(max)/牧师lv15(51%)……”

    等等。升级进度在击杀邪兽鬼前是多少来着?夏尔记得是38%。击杀一个普通的怪物分身按理说进度条不会涨上13%。

    “欧格玛的牧师!!”

    一声大吼让夏尔暂时中止了思索。

    车夫亚伯的尸体已经七窍流血,直挺挺倒在地上。但一股黑雾钻出他的尸体,漂浮在上空,非常稀薄就要消失的样子。

    黑雾中隐现一张老虎的狰狞面孔。眼神恶毒。

    “不要得意,不会就这样终结的,这才是开始……我远在无底深渊的弗拉兹厄鲁主君已经注意到了你们……”

    “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个老女巫死了。下一个死的就是你,欧格玛的牧师!”

    “亲近驱魔人后裔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夏尔皱眉,露出厌烦之色,正想挥手打出神术,可黑雾却“啪”的一声碎裂在空中,细碎的灰白晶粒簌簌坠下。

    “突发事件已结束。”

    小地图上笼罩商团营地的红圈消失了,但就像邪兽鬼说的那样。暗流才开始在寂静商团中产生。

    赶到场的‘沙漠同盟’几个玩家听到提示一个个急刹车,你看看我,我望望你。突发事件原本就是区域性的诛杀boss任务,谁知道他们连汤都没捞到,boss就躺了。

    “夏尔牧师,跟我来。”

    战斗动静很大,随后自然有大群玩家和商队护卫赶了过来。女商人先是吩咐护卫首领帕特里克扛起车夫的尸体,然后才走到夏尔面前低声道:“我用【瞬间位移术】帮助你的女伴逃离了。她还在营地里,等会我会让帕特里克把她找出来。”

    “先去我那里吧。”

    女商人维娅若有深意瞟了一眼夏尔。“我想你需要解释一些东西。”

    小队的营地已经被一个【酸雨暴】弄成了废墟,毛毯和帐篷全部报废,另一些放在帐篷里的食物、工具也被强酸腐蚀了,只能丢弃。

    但夏尔并不在意这些损失,只要凯希和女血裔没事。他叫住帕特里克,先把邪兽鬼留下的尸体摸了一遍。

    法爷都是土豪。何况是一个在地底世界操控分身的高阶术士。夏尔往自己背包塞了1件法袍,1把法杖,临走前还摸到了1枚闪着耀光的指环。

    维娅并没有阻止他搜尸,其它原住民也只是围观,倒是‘沙漠同盟’和其它玩家投过来一大片绿幽幽的目光。

    看那些装备的灵光。傻子都知道品质不低。突发事件boss的掉落品就没有糟糕货色。

    “妈的,夏尔这回发了……”战士玩家‘沙漠牛蛙’看直了眼睛。

    素来冷静沉稳的队长‘沙漠银狐’,也只能抱以苦笑。要是有赵日天的狗屎运野外砍只鸡都掉神器。别人补刀就是补的妙,他们能说什么呢。

    “刚才他那个神术……”倒是‘沙漠长歌’注意到了夏尔瞬发丢出来的单体攻击神术。

    篝火在夜色中烧得正旺。

    女商人维娅坐在一张毛毯上,目露微笑看向对面的夏尔、凯希和女血裔。

    凯希很快就被帕特里克亲自带回来了,过来时她还一脸迷糊的样子,像是刚刚睡醒,完全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

    目睹此景,维娅、夏尔和玛希都是若有所思。

    “她的血脉……”女商人刚开口,但又轻笑止语,转移到另一个话题,凝视牧师问道:“能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被深渊盯上了吗?”

    “血脉。驱魔人的血脉。”夏尔瞥了一眼贵族小姐,没有隐瞒,“其实我们是从科米尔逃出来的。在科米尔,我们就已遭遇了其它恶魔的攻击。”

    夏尔没有详说老女巫的故事。

    现在他已经知道袭击卡罗尔庄园并造成老女巫死亡的恶魔领主,是哪一位了。

    “那个邪兽鬼术士提到了弗拉兹厄鲁……”维娅说到这,顿了一顿,抬起眼帘睨了眼夏尔,继续说:“你知道这个名字吗?”

    “当然。”夏尔轻轻点头,眸子透着一丝冰冷,“弗拉兹厄鲁,诡骗主君,无底深渊里一位很特别的恶魔领主。”

    维娅闻言笑了,说道:“你知道就好。弗拉兹厄鲁曾经被人类**师囚禁在物质位面,逃回深渊后他开始憎恨所有人类,尤其是当初击伤了他,致使他被法师囚禁的驱魔人机构。”(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