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绝对牧师 > 《绝对牧师》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新生的吸血鬼(上)
    礼物?

    带着满怀疑问,夏尔离开领主府,返回了驻地。●⌒,

    刚刚进门,走在被绿色草坪簇拥的石质大道上,夏尔迎面就碰到了一个女仆。

    “主人,有人送了一个大箱子过来,放在大厅里然后就离开了……我看他们的装束似乎是领主府内卫,所以就没有阻拦……”女仆怯生生道。

    “清璇和梦梦她们不在驻地吗?”夏尔边走边问,女仆跟在他身后。

    “早上出去就没回来过。哦,对了,狮子团众人的住所莉雅小姐已经安排妥当,她已经跟欧斯特少爷他们走了。”女仆道。

    夏尔在领主府逗留了半个上午,托达克他们此时应该在去苏萨尔的路上了。

    至于指尖流沙和魂牵梦绕,夏尔觉得她们两人极有可能是出去练级了。她们距离十一级仅有小段距离,而夏尔的升级进度条也已经涨到了48%,即将过半。

    虽然这几天夏尔已经很努力在刷经验和消耗虔信点进行专长训练了,可是升级进度条依旧涨得很缓慢。

    想想这也是正常的。

    从十级开始,人物升级所需经验就破了十万大关,越往后越是成倍叠加。夏尔觉得若没有捷径,在十二级解锁第四层魔网后,玩家最起码要花上一个月时间,才能往上提升一个职业等级。

    典范前的等级还算是好提升的。

    很多原住民职业者都被卡在典范大门前,然后就开始了五花八门的兼职路线,经验惩罚越堆越多。最终失去破关的希望。终生无法踏过境界门槛。

    其实《曙光》世界原住民故事给玩家的警示。总结起来,无非就是路线专精。

    想要作为真正的炮台,法师就不应该胡乱兼职,而是尽可能的去学习法术,提升技能等级,并拿到更多施法专长。

    而如果对伤害要求没那么苛刻,要在生存能力和输出间找一个平衡点,很多玩家法爷都会兼职游荡者。

    对于战职者而言。武器专精,专长专精,技能专精,这三个方面同样决定了发展路线。就比如若想进阶成一个风暴领主,长矛专精是基础。

    所以职业规划非常有必要。

    专长点和技能点一旦加错,那么玩家也只能存够高昂的虔信点,跟神殿兑换一本重训之书,洗点再次来过了。

    这也是夏尔一路走过来,对自己的兼职小心翼翼的缘由了。

    点数加错可以重训,但若是人物面板新增了某一个基础职业。那就不能随意删掉了,等同于永久占用了一个职业位置。

    经验值惩罚值一定要控制住。否则到游戏后期,动辄数百万上千万的惩罚经验,会让玩家拔剑四顾心茫然,不知道去哪里刷怪填坑,这样的后果就是职业等级很难再提升上去了,玩家感觉到了终点,但环目望去极可能只走了一半的路,还要后一段路,才有接触传奇境界的资格。

    思绪放在等级上。

    夏尔回过神,原来自己早就站在了驻地城堡大厅里,四周静谧,此前那个女仆已经悄然走掉了。

    中央地毯上摆着的一口镀金大箱子非常显眼。

    箱子没上锁头。

    绕着大箱子转了一圈,夏尔比划了一下箱子的大小,觉得这箱子刚好可以装进一个人。

    “……礼物?”

    “到底是什么东西?”

    夏尔满心疑问。

    单是赠送这座庄园,夏尔对女领主密尔曼就已经无比感激了,而前两天美洛蒂亲自送过来的奴仆,更是让夏尔受宠若惊。

    现在密尔曼又送上了第三件礼物。

    难道这才是重头戏?

    “又在胡思乱想了。”夏尔双掌挤压着自己的脸颊,顺带扭了脑袋,除去那些不着边际的杂念,便上前掀开箱盖。

    一股奇异的馥郁香气扑鼻而来。

    箱口彻底敞开。

    夏尔把视线探进去,然后整个人都怔住了。

    一个完美的,俨如精美艺术品的女人,交叉着双臂,平躺在铺着细缎的箱底上,表情恬静,鲜红色的长发披散在莹润洁白的双肩旁。

    这女人未着寸缕,**完全暴露在夏尔视野中,可是那饱满到夸张的胸部和白皙如雪的皮肤,都不能吸引夏尔的一丝注意力。

    此刻夏尔视线牢牢锁在这女人的面孔上,脸色一阵变幻。

    “是她……”

    按理来说,即使女领主密尔曼赠送一个活人给他,夏尔也不会如此惊讶。但他惊就惊在这女人他竟然认识,而且印象深刻。

    血裔诡术师。

    没错,这女人就是此前神殿战役中,差点偷袭刺杀了夏尔的那个典范者。

    如果夏尔没记错的话,她叫玛希,是罗恩的追随者之一。

    可惜玛希是一个血统高贵的吸血鬼,虽然夏尔不知道她为何要追随黑暗祭司,但玛希并非班恩的信徒,在神殿覆灭之际,当然不会跟着罗恩他们陪葬。

    玛希在神殿战役后半段剧情中不知所踪。

    那个时候,罗恩,炼狱四臂猩猩,上古木乃伊,这三个可怕的对手已经让夏尔阵营快要撑不住了,若玛希还在场,隐藏在黑暗伺机偷袭,那场战役的最终结局很可能要就此颠倒过来。

    所幸血裔诡术师逃了。

    “看来我上次造访**师塔,在密尔曼房间里,看到的那名女仆,确实是这个女吸血鬼,难怪当时我就觉得面熟。”

    夏尔面上闪过恍然之色,眼睛在瞥向这女人时,隐隐透出一丝怜悯。

    若是逃掉了还好,命大,但转而落在女领主密尔曼手中。那可真就是刚出狼穴。又进虎巢。现在看这情况。密尔曼只怕对这女吸血鬼进行了一次实验。夏尔曾经也是个法爷,以前在几款游戏中也对感兴趣的**进行过无数次解剖分析。血统高贵的血裔,确实值得密尔曼出手研究。

    “她为什么把这名血裔送给我?”

    “礼物?”

    夏尔摸着下巴打量箱子里的红发女子,不禁一阵摇头。

    让一个曾经侍奉黑暗的血裔诡术师跟在身边,他肯定要寝食难安。心性古怪的诡术师很难让人有安全感,尤其是作为实力远比他强大的典范职业者。

    他准备合上箱盖,把礼物原封不动还回去。

    谁知道,夏尔刚刚俯身下去时。箱子里的女吸血鬼突然睁开了一双清澈透明的眼睛。

    近距离对上女吸血鬼的双眸。

    夏尔发现这女吸血鬼的眸子非常漂亮,就如同猫眼,瞳仁是淡淡的紫色,里面仿佛有水在流动,蕴藏着奇异的魔力。

    紧接着夏尔发现了另一件更奇怪的事情。

    女吸血鬼睁开眼睛,毫无瑕疵的脸蛋上全是迷茫和好奇之色,像是一个刚刚孵化出来的幼兽,探头探脑打量着新世界。

    “她被密尔曼洗去了记忆,删档重来了?”夏尔目睹此景,立马预料到了什么。

    “呜呜……”

    女吸血鬼把城堡大厅仔细看了一遍后。便用淡紫色的眸子注视着箱子前的夏尔,略显艰涩地张口嘴唇。发出奇怪的,咿咿呀呀婴儿般的声音。

    “啧。”

    不用再怀疑了。

    夏尔不禁轻笑了一声,原本目光中含着的警惕和敌意,刹那消失无踪。

    女吸血鬼坐在箱子里,努力伸出手想要触碰夏尔,目中充斥着渴望和孺幕之色,明显把重生后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年轻牧师,当成了自己最亲近的人。

    她**紧紧贴在箱壁上,上本身裸露出来,胸前的饱满被箱沿撑得变形,画面夸张,有种让人大喷鼻血的冲动。

    稍稍迟疑,夏尔走过去,把手轻轻放在女吸血鬼的脑袋上。

    “呜。”

    新生的女吸血鬼舒服地眯上眼睛,发出一阵含糊不清的鼻音。

    柔顺鲜艳的红色长发撑住夏尔的手掌。

    夏尔感觉像是在触摸一匹品质上乘的丝缎,入手滑腻,丝丝缕缕的馥郁香气不断钻进鼻孔,在撩拨着他的神经。

    只能说这个女吸血鬼玛希本就是祸水,夏尔是男人当然会起反应,但多余的旖旎念头会扰乱他的思路。

    所以,没有丝毫迟疑,夏尔把身上的白色牧师长袍脱下来,伸出右臂将一脸懵懂的新生吸血鬼拦抱起来,而后迅速用白色长袍套在她身上,遮住白腻圆润的**。

    “呼……”

    虽然仅在几秒间就完成了所有工作,但直起腰的夏尔不禁长吐了口气,双鬓竟隐见汗迹,可想而知这个女吸血鬼给了他多么大的压力。

    被馥郁体香熏得有些恍惚。

    嘶。

    突然,夏尔激灵灵清醒了过来,挑眉看向抓住他右臂,一口咬在他手腕上的新生吸血鬼,眼底寒光乍现。

    “吸血?”

    “她想干什么?”

    夏尔能感知到自己的血液正顺着血管,流进了新生吸血鬼的口中。

    他刚想把女吸血鬼推开,谁知忽然停顿下来,满脸诧异盯住女吸血鬼精致的面孔。虽说流露出意犹未尽之色,可这个被洗去了记忆,宛如新生的女吸血鬼,居然克服了族裔血脉中最根本的**,主动停止吸血。

    然后,停止了吸血的女吸血鬼,又把脸蛋埋在夏尔的右腕上,像是猫咪一样,伸出鲜红的舌头,温柔地舔舐皮肤上面的齿印。

    还在流血的孔洞眨眼之间愈合。

    过几秒再看,右腕皮肤完全恢复原装,就算夏尔仔细观察,也根本找不到此前伤口的痕迹。(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