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医等邪妃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五盆章 临盆与大军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秋至的时候,楚青的肚子已经很大了。

    凤倾还算有丝良心,将她安置在东祁最是华丽的锦华宫中。通过这几个月,她逐渐知道,东祁虽有国君,却是个傀儡皇帝。

    至于在后面悠闲提线的人,自然是凤倾。

    纵然傀儡皇帝的后宫佳丽三千,然除却皇后之外,竟是一个贵妃才人都没有。后来听得小宫女说的多了,才知道后宫里的三千佳丽,也是凤倾安排进去的。

    当然,这些美人自然不是为傀儡皇帝准备的,而是为他自己准备的。据说,每一个宫里住着的美人都有所长,每每统计下来,所会之物,竟无一个相同。

    如此大的手笔,倒真令人感叹。

    也令楚青有一丝的安心,毕竟,这才是她所认识的男女通吃,并且丝毫不会委屈自己的凤倾。

    她所住的宫殿,据说是百年前东祁的某个公主的屋子,那公主极受皇帝宠爱,在出嫁之前,都住在这个宫殿里。

    一个公主的宫殿被安排在后宫当中,着实奇怪。然而这一切,楚青并没有放在心上。

    这天,她依旧如往常一般,静静的站在窗台前,遥遥的望着远方。

    自打住进这宫里之后,她便一直给君清宸传信。后来凤倾与她说传信传多了,很大的可能会被君灏给拦下来。

    所以她除了报自己的平安之外,其余的一切,都没有告诉君清宸。

    就连思念的话也没有写上去。

    “楚姑娘,”一个小宫女端着净水盆走到她的身边,轻声道:“殿下说,秋天的风已经染了一丝的寒气,以您现在的身子骨,着实是不适在屋外站的良久。”

    楚青定定的看着窗外,手不自觉的捂住隆的很高的肚子,似乎这肚子里的孩子将她身上所有的营养都给吸收了一样,她整个人都瘦的厉害,唯有那个大的夸张的肚子,端的叫人害怕。

    她偏过头来,一双本来就大的眼睛,在小小的脸上显得异常的突兀。楚青看着那垂着脑袋的小宫女良久,轻轻的点了点头。

    小宫女松了一口气,连忙小心翼翼的扶住楚青往回走。

    而一直坐在外面等着她良久的女子,笑吟吟的从位子上站了起来,朝她恭敬的行礼:“楚姑娘。”

    楚青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个女子。

    这女人说不得有多好看,但是整个人散发出一种令人舒心的气质。这个女人也是凤倾纳进后宫里的一人,自打她被凤倾安排进这后宫之后,也是一直以来唯一一个可以进来看她的女子。

    其他人,包括皇后,都不得入内。

    这女人叫什么名字她不知道,只是凤倾来的时候唤她为芊贵人。

    芊贵人见她坐了下来,笑着走到她身边,很是熟练的将手搭在她的脉搏之上,凝神的样子很是认真。

    少顷,她的嘴角挂起一抹笑来,定定的看着楚青道:“孩子很健康,楚姑娘放心。若无意外,过年之前,这孩子,就会与楚姑娘相见了。”

    楚青收回手,一句话也未说。

    是了,这女人也会医术。

    见她不说话,芊贵人似乎也不觉得尴尬,脸上的笑意更大,轻轻的握住楚青的手道:“楚姑娘莫要多心,殿下常与臣妾说过,普天之下,医者都不自医。所以才会将臣妾安排在这里,还望楚姑娘莫要多想。不然,若是被殿下知道,又要斥臣妾不懂事了。”

    楚青红唇轻启,不带一丝的情感:“宫中女医没有一千也有上百,芊贵人的医术顶多算是入门。凤倾若真怕我肚子里的孩子有闪失,坐在这里的,也绝对不会是你。守我门前的小官容易打发,不过是凤倾之前带你来过一次而已。”

    芊贵人脸上的笑意似乎有些僵,楚青却仍未察觉一般:“你想做什么我都没兴趣知道,只要不要再牵扯上我。”

    芊贵人的胸膛似乎起伏了几下,脸色也有些白,不过楚青不想再细究这些东西。临产的日子越近,她的心中仿佛破了一个洞一般,空荡荡的。

    似乎那个洞应该是要填满什么东西一样,但无论她怎么努力,那个洞,就是空荡荡的。

    就连现在她想愤怒一下,也没办法升起一丁点的情绪。

    偏偏那芊贵人不知,以为楚青是在刺激她。她坐在椅子上良久,忽然轻笑一声,脸上的讽意丝毫不减,直勾勾的看着楚青的肚子道:“住在东祁的美人,哪个不知,殿下最常去的屋子,是楚姑娘的屋子。”

    楚青捂住肚子:“这不是凤倾的,是君清宸的。”

    “是殿下也好,是宸王的也罢。”芊美人抬起头看她:“不是楚姑娘说如何,就是如何。楚姑娘怕是不知,宸王殿下早就已经领军大胜了天陆,逼得天陆联手众多大小国一起抗衡吗。您说,宸王殿下本事这般大,怎么不来接您呢?”

    她的视线又重新落到她的肚子上:“所以您说肚子里的孩子是宸王殿下的,又有谁会信呢。”

    直接忽略了其他的东西,楚青盯着芊贵人:“君清宸打了胜仗?”既然打了胜仗,那她之前飞出去的信鸽怎么一个都没有回?

    楚青眉头轻轻的蹙起。

    芊贵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来,似是撕破脸不必再装一样,她索性站起身子来,视线扫视了一圈殿中,脸上的讽意更加的深了。

    然而楚青还深思在君清宸未给她回信这事上,不知她是否也是受怀孕的影响,人虽冷静,但思索能力,却是慢了一拍。

    芊贵人见她沉思,忽然笑道:“你可知,东祁的后宫之中,为何有个公主殿?又为何除了百年之前的那位公主,却是再无一人住在这里?”

    楚青抬头看她。

    芊贵人的眼角似乎有些湿,面上却是对楚青露出了极大的嘲讽:“因为那位公主,嫁的人是........”

    门外忽然传来一道尖利的声响:“殿下驾到!”

    芊贵人立即垂下了眼睑,张扬嘲讽的神色瞬间掩下,很是乖巧得体的退至到一边。

    那抹依旧红的惹眼的身影,渡着一层令人无法直视的光芒,气质慵懒却是步伐凌厉从屋外走了进来。

    虽然看惯了凤倾这张脸,但每每的,楚青的心中仍旧要轻轻的喊一声死狐狸。

    他一路走来,眼中似乎只有楚青。就连芊贵人一声低唤声都没听见,直直的走到楚青面前,上下打量了她好几眼,面上的神情颇为嫌弃:“爷是虐待你是还是怎么。”

    楚青还未开口,他忽然抬起手来,登时一群穿着铠甲的人冲了进来,将屋子里伺候的丫头太监都拉了出去。

    然而即便这些人都怕的要死,也知道被拖出去之后只有死路一条,然而他们依旧不敢发出一丁点的声响。

    芊贵人在一旁白了脸色。

    楚青看着刚刚还伺候自己的小宫女一下子就被拖出去了,眉头拧都没拧一下,只是抬起头看着凤倾:“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可以立爷的威信。这样,他们就不敢再造次,也会为了自己的性命,或是家人,或是相关者的性命,努力的,没有一丝错处的,做好自己的事。”

    凤倾的心情似乎很好,眯着眼睛看她:“能感受到心疼了?”

    楚青摇摇头。

    凤倾嘴角的笑意加深:“那就好。要知道,如果你这个时候能感受到一丁点的感情,那就说明,解药于你已无用。”

    他话风一转,似夹着地狱之风:“自然离死也不远了。”

    楚青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芊贵人,凤倾顺着她的视线回过头去,有丝意外的看着那个女人:“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

    芊贵人脸色更白了些,心中也狂跳不止。她虽爱极了眼前的这个男子,但是也知道他的雷霆手段,刚刚还在想耍点小心思来引得眼前这个男人的注意。

    但那群被拖下去的宫女太监,终究让她闭了口。

    这不是她所熟知的世间的任何一个男子的性子!这个男人,是真的只是凭借自己的心情在活而已。

    见她不说话,凤倾双眼微眯,眉头微挑,也不想管这个女人到底为什么会在这儿。只是转过头来看着楚青:“膈应你的?”

    楚青摸摸肚子:“来给我瞧病的。”

    凤倾眉头微蹙,仔细的想了一会儿,发现自己的后宫当中好象是有这么一号人物。但他完全不在意,看着楚青,嘴角挂起一抹大大的笑意:“知道爷今天来是做什么吗?”

    他忽然俯下身,靠近她道:“君清宸的军,离东祁不过百里之地。开心吗,楚青?”

    楚青起了一丝细微的变化,然而还未等她开口说话,一股子钻心的疼痛忽然从肚子上传来。

    她的痛楚凤倾自然是瞧的清清楚楚,然而他显然并不慌乱,只是微微退后一步,看了一眼一边的芊贵人道:“爷的人要生了,你瞧见了吧。”

    芊贵人唇瓣微微的哆嗦了一下。

    她忽然觉得她错了,是真错了。原本以为七殿下心里是住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的。

    君清宸的兵离东祁不过百里之地,绝对不是今天发生的事情。这个女人明明很频繁的在送信鸽。

    她忽然不敢想!

    凤倾嘴角笑意加深:“就由你来接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