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一顾情深 > 章节目录 第298章 高潮1
    第298章 高潮1

    温希有些后悔了,她不该搬出司家的,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司家人对于她即将跨入司家的事情,所持有的态度。

    在她意料之中,司家人没有一个人支持他们。

    她能够理解,但是心里也隐隐有些不爽,她不爱司正平。

    所以对于司家人的反对,她没有任何的感觉,唯独司彧当着司家人的面,丝毫不给她面子,直说她不堪。

    对,不堪。

    温希记得很清楚,司彧确确实实说了她,不堪之极。

    在司家人看来,她温希根本配不上司家现任的掌权人。

    司正平,她即将要嫁的男人。

    一个年龄五十多岁,长相中等,发际线很高的一个男人。

    对于司家人的反对,司正平更多的是置之不理,对于温希伪装出来的撒娇也只是一笑而过。

    温希心里很清楚,她和司正平之间没有爱情。

    她图的是司正平手里的合同,那个合同对她而言,就是唯一的曙光。

    司正平图的可能是她的年轻,也可能是其他。

    她没有太多的心思去猜司正平在想什么,也不想去猜。

    今天来这里,她并没有告诉司正平,一是司正平工作很忙,即使他们即将结婚,温希也很少见到他。

    二是她也不想司正平知道这些事情,她还指望着以后躲在司家,逃避那个魔鬼。

    本来以为南漠听到司家会有一丁点的顾虑,可现在看来,南漠似乎并没有顾及司家。

    “你就不考虑考虑司南两家的关系吗?”

    想到南漠这么坚决的拒绝去参加婚礼,她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是不是这个男人是因为温情?

    一想到这里,嫉妒就从身体隐藏的地方里跑了出来,如同一个魔鬼一般控制着她的思维,控制着她的每一根神经。

    话从口出的时候,她有一瞬间的后悔,可是在嫉妒的作用下,理智终究还是溃败。

    南漠抬眼,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濒临崩溃的女人,突然觉得很好笑,听她这话的意思,好像还是在为自己考虑呢!

    不过,是谁给她的勇气在他面前说这些东西?

    而且,她一副指责的模样,好像自己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一般。

    呵呵,看来她最近的日子过得太轻松了。

    目光一凝,薄唇微微张开,饱含讽刺与冷意的话泄了出来。

    “南家和司家的关系如何与你何干?”

    “你觉得你自己有资格代表司家吗?”

    “想想你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再想想你自己刚刚说的话,你不觉得你是在打自己的脸吗?”

    温希紧紧的咬着唇瓣,因为力气过大的缘故,隐隐有些苍白,南漠的话化为了一颗颗子弹,狠狠地,不带一丝留情的打中了她的心脏。

    司彧说她不堪的时候,她只觉得难堪,只觉得面子上很不好看,心里除了愤怒没有其他的情绪。

    可是,南漠说她的时候,她的心,很疼。

    呵呵,她是不配!

    她是一个不堪的女人,可是,那又怎样呢?

    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她温希绝对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人,他南漠侮辱她,讽刺她;他也别想开心。

    “呵呵,南漠,你在我面前这么牛,有本事你告诉温情去啊。”

    南漠拧眉,一双深邃的眼睛直直的望着她,“你什么意思?”

    温希冷笑两声,果然呐,自己说破了嘴皮子都没有得到他的反应,自己不过是提到了温情二字,他便已经失去了分寸。

    “我在想,温情的心到底有多狠。”

    温希直直的盯着南漠,将心里的话一点一点的说了出来。

    “明明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你们南家害死的,没想到她没和你分手,居然还臭不要脸的继续和你在一起!”

    “你说,她妈妈在地下活的安心吗?”温希看着南漠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心里高兴得很。

    南漠走到她的面前,一把将她从椅子上拉了起来,大手紧紧的捏住她的衣领,狠狠地盯着她,眸子里布满了阴鸷,“你是不是活腻了?”

    温希听到他的话,看着他黑的不能再黑的脸,心里顺畅的不行。

    “我确实是活腻了!”

    她死死地看着南漠,心里的某一个角落正痛的不行。

    南漠望着她的脸,突然松开了手,眼里划过一丝不明的光,“你想用激将法?”

    温希一怔,他,怎么会知道?

    是的,她确实是故意的。

    故意拿温情来刺激南漠,想要看到他怒发冲冠的模样,想要看到他脸上布满了愤怒的样子。

    可是,怎么办呢,好像被识破了。

    不过,她已经看到南漠失控了,哪怕只有那么一瞬间。

    也够了。

    理了理自己的衣领,拿过自己的包,涂满了丹蔻的手指轻轻地划过南漠的书桌,声音如同鬼魅一般。

    “我活腻了,所以,别逼我。”

    毕竟,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

    她可不是一只温顺的兔子,她是最邪恶的女鬼。

    温希如愿的看到了南漠眼里的怒气,整个人都像是获得新生一般,拎包走人。

    在她踏出办公室的那一瞬间,她听到了办公室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那声音像是什么落到地上的声音,比如文件。

    嘴角勾起笑意,踩着高跟鞋走出了办公室。

    路过前台的时候,那个秘书小姐一脸怨气的看着她,似乎是在指责她一般。

    温希笑笑,转而走出了南氏。

    彼时的办公室里,男人双手撑着桌子,脸上的怒气掩饰不住,双手紧紧的扣住桌子边,心里涌起了漫天的怒气。

    该死的,居然威胁他!

    温情平复了一下心情,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为什么要平复心情呢?

    因为她的预感果然是正确的。

    李启明一走进办公室,原本脸上带着热络的笑意的同事们,瞬间变脸,看着温情的眼睛里带着审视。

    “呵呵,这是哪里找来的关系啊?”

    一阵尖酸刻薄的声音从电脑后面想了起来,也不知道她的声音本来就是这样尖利,还是她故意捏起嗓子,微大的声音在这偌大的房间里显得有些刺耳。

    温情皱眉,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接过了话茬。

    “倩倩,你了别这么说,万一人家是靠实力进来的呢?”

    坐在她旁边的一个男人开口了,声音透着一丝丝的调侃,更多的是一种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