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1162章加入新的材料
    大家小心,现在法器的杀机最重!姓风的大声喝道,然而苏狂却是悠悠道:法器的杀机已然消失,现在就差最后一步了。众人大惊,纷纷不可思议的望向剑庐之内,果然杀机之气当然无存。这个家伙竟然自己就可以镇压杀机之气,那么为什么还要让我们来压阵?莫非……莫非只是让我们以防万一,根本没指望我们出力?姓风的震惊的想到,瞬间心里涌现出一丝悲凉的感觉。同样的年纪,可是苏狂已然有如此惊人的成绩,而他却只是在天罗的分舵内站稳了脚跟。从前他还挺满意的,毕竟天罗这种组织一般人想要加入都难,更别说在这里取得成绩了。可是人比人,气死人,现在他算是真的领悟到这句话的真谛了。轰!一阵剧烈的晃动,剑庐之内飞射一道黑色的光芒,同时那黑暗冥枪已经渐渐地飞了出来,带着一股威严的气势。那种压力让周围的八个弟子瞬间茫然的抬起头,瞻仰着它。成功了,真火的火候掌握的很好,各种材料分配的也非常的合理,简直……简直完美,如果是我祭炼,肯定是到不了这种程度。苏狂先生,多谢你了。大胡子惊喜的喊道,可是忽然之间,那道火焰震颤了,发出一声嘶吼,竟然轰的将黑暗法器围了起来,同时化作剑庐一般,只是这剑庐却是烈焰真火和鬼玄火混合而成的存在。呼!一道强大的火焰压力,周围的弟子砰的呗弹了出去,愣愣的看着控制的苏狂宛若火焰战神,十分娴熟的cao纵这两种至高无上的火焰。大胡子也傻眼了,不过片刻间就反映了过来:苏狂先生,法器几乎已经祭炼成功了,你这是要干什么?帮你把法器祭炼到更强,别说话影响我。苏狂说完,微微眯起眼睛,开始全力的熔炼黑暗法器。本来已经成型的黑暗法器,竟然开始化作泡影一般晃动,形态开始不稳定,甚至是里面蕴藏的庞大灵气压制不住,想要爆炸出来了一般。不好了,黑暗法器怕是要爆炸了,本来这法器没有成型,应该没事,可是黑暗法器是戾气极其大的法器,如此快要出世,却又被扼杀在摇篮之中,这法器当真是无法忍受了。姓风的弟子惊恐的说道,瞬间空气的气氛蔓延,诸多弟子也开始畏惧起来。不许胡说,苏狂先生是在祭炼更加强大的法器!大胡子恶狠狠地喊道,可是心里也十分没底,苏狂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已经没有别的材料可以添加进去了,再者说现在的黑暗法器已经算是成功了,苏狂到底再搞什么鬼?莫非是要毁了这法器?可是不应该啊,如果他真的是来破坏的,大可以不管祭炼就达到目的了,祭炼一番还要耗费自己不少力气。大胡子也搞不懂了,一脑袋浆糊,此时盯着苏狂,他的眸子热切,也十分想要看一看,苏狂到底是要做什么!期待,也带有几分恐惧的心思。毕竟这黑暗法器可是他的,万一失败了,怕是哭都没地方了。师父,您不相信,他怕是真的要毁了法器啊,你现在出手还不算是晚!那个姓风的忽然跑过来沉声道,脸色急切,其它的弟子也跑了过来,纷纷劝道。大胡子心思一动,竟然真的有些犹豫了起来。可是没有理由啊,大胡子想不明白,而且他活了这么大的岁数了,对自己的判断能力还是有几分自信的。他仔细的盯着苏狂,忽然沉沉的摇了摇头:你们不要说了,我相信他一定不是你们说的那样人,这个法器一定还能再提升。提升?师父,他要是还能提升,我就砍下脑袋给他当球踢!姓风的见大胡子不相信他,一激动说道,然而就是这个瞬间,一声巨大的震动,整个洞府几乎都要被拉扯破坏了,而那黑暗法器之内,轰的爆发出一股可怕的黑暗之力,肆虐在洞府之内。小心师傅!姓风的大喝一声,冲了上去。砰的一声法器断裂,大胡子袖袍一挥,刷的将他卷了起来,同时暗暗惊叹:好,好强大的戾气,这黑暗法器,真的成了!姓风的被卷入延伸出去的袖袍当中,满脸的迷茫,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而他的法器,却是生生的被折断了,这一点绝对是真的,他无法相信自己玄武级别的法器,竟然如此脆弱不堪!融!苏狂大喝一声,刷的祭出三种颜色的材料,类似于金属,可是却十分的重,密度是钢铁之类的数十倍,一小块就能砸死一个人!什么,竟然是毒彩石!怎么可能,这种石头是无法融入黑暗冥枪之内的,两种材料是由抗性的,苏狂再想什么?不对,不对。大胡子自言自语的说着,人竟然微微颤抖起来。从原地饶了两圈,大胡子猛地抬头,发现苏狂驾驭两道真火疯狂的熔炼黑暗冥枪,同时轰的一下带着冥枪飞了下来,将它们送如破损地记剑庐之内。紧接着,最惊奇的一幕出现了,苏狂忽然一只手死死地压在地上,瞬间地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符咒祭坛般的血色环形火焰!火焰轰的燃烧起来,和里面的真火遥相辉映,一种十分极致的淬炼开始了。无形天庐!苏狂大喝一声,其它的弟子只能长大了嘴巴看着,而大胡子却是颤抖着身体大笑:哈哈,是天庐,竟然是天庐,哈哈,厉害啊厉害!大胡子喊着,不知道是太高兴了还是疯狂了,总之整个人看起来已经十分的不正常了。而眼前更加惊人的一幕出现了,熔炼黑暗冥枪的剑庐竟然缓缓地升了起来,随即那天庐开始将破损的剑庐包围,随着里面剑庐的爆裂,天庐竟然吸取了其碎片,化作一个几乎半透明的炉子。轰!烈焰真火和鬼玄火两种火焰在炉子的中间隔板的地方,一点点的融化天庐,同时苏狂手势不断地变化,天庐开始有目的的分散开火焰的强度,用到适当的地方。毒彩石并非是融入了黑暗砂金冥之内,而是被苏狂生生的融化之后一点点的进入其中智敛和弄木之间,在极限的高温之下被吸收。瞬间,大胡子明白了,苏狂是用‘投机取巧’的方式将毒彩石融入了进去!可是这种方式真的是挑战性太大,失败的可能也太大了,敢这么尝试的都是艺高人胆大!而苏狂的‘手艺’大胡子见识过了,绝对是精致到无可挑剔。众人愣神了好久,苏狂终于将黑暗冥枪祭炼了出来。轰!一柄黑暗法器破空而出,戾气十足,被压制的杀机瞬间爆发了出来,不过苏狂并不畏惧,嗖的踩着流云步冲了过去,狠狠地将法器握在了手里,一脸平静。轰!苏狂带着黑暗冥枪冲了下来,那些弟子吓得连忙后退,就是大胡子也感觉到一股可怕的杀气,忍不住心惊肉跳。苏狂使用这把枪,当真是英雄,只是这么好的法器,大胡子是真的舍不得啊。心里盘算着,如果苏狂想要留下这把枪,自己该用什么样的理由阻拦那?大胡子舵主,这法器的确不俗,我特意加入了毒彩石算是锦上添花了,以后这把枪伤到人,会加上一层毒的伤害。说着,苏狂嗖的手腕一动,将法抛出,大胡子一怔,一把接住了法器,深深地吸气。好,果然是不俗的法器。大胡子淡淡的说道。这个……祭炼这个法器,辛苦苏先生了。大胡子试探着问道,一双眸子变化不定,苏狂心里偷笑,这般法器虽然强大,可是七杀剑和龙炎圣剑哪一个不是强国他千倍万倍?就算是七杀剑的威力没有真的释放出来,和这法器对碰,也足以压住黑暗法器的气势。不必了,举手之劳而已,再说您不是送给了我八部夺山石和黑暗砂金冥嘛?苏狂眸子一动,笑着道。大胡子尴尬了,他还想认苏狂做徒弟那,可是现在竟然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了。不过最惨的还是那个姓风的,他刚才认准了苏狂是要毁了黑暗法器,可是现在祭炼出来了,而且还比正常的情况下强大了不少,加上苏狂那个极其独特的祭炼方式,他也没有丝毫的怀疑的理由了。而且他还说过,如果苏狂不是要毁了黑暗法器,他就把脑袋砍下来给苏狂当球踢,这个话苏狂应该也是听到的。一咬牙,姓风的狠狠地喘口气,颤微微地走到苏狂身旁,几乎要跪下了一般狼狈的说道:前辈,刚才您祭炼的时候,我言语上有些不恭敬的地方,还请前辈不要介意。大胡子微微皱眉,忽然甩了袖袍一下,似乎很生气的样子。姓风的心里一凉,师父为了摆脱自己的干系,竟然连自己也不管了,只能狠狠地叹口气,说不出话来。什么?哈哈,不知道风兄再说什么,不错无论如何,法器祭炼出来大家都有功劳,大胡子,你可得赏罚分明啊。苏狂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说道,瞬间姓风的愣了,对苏狂是感恩戴德,他还以为自己肯定要被刁难一番那。只是苏狂根本没把那个姓风的看在眼里,只是他自己还以为自己是主角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