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1157章轰破金色扇子
    小子,把我们天罗的东西拿出来滚,我可以饶你一命,如果你让我出手,我就让你后悔从娘胎内生出来!金师兄握紧手里的金色扇子,恶狠狠的说道。苏狂扑哧一声笑了,摇了摇头:我真不明白,为什么现在找死的人越来越多?现在我算是明白了,是因为他们的智商实在太低,既然找死,那我就成全你!苏狂没废话,一声低吼直奔金师兄而去,轰的一拳,苏狂只是使用了五成的力量。那金师兄一怔,没料到苏狂的实力竟然如此强悍,二话不说祭出扇子,疯狂的轰杀了过去。那力量的震撼很是明显,就在结界消失的瞬间,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只是众多天罗杀手只是稍微祭出手里的法器,并没有后退的意思,反而是一脸严肃的盯着苏狂。大家小心此人了,虽然金师兄必然是可以压制他,但是万一出现了差错,我们就一拥而上,轰杀了他,大家懂吗?是,风师兄。所有的天罗修士一同应和道,只是声音很低。轰!苏狂的拳头散发的罡气和姓金的的扇子轰撞在一起,瞬间山门震动,整个深渊之内发出撕裂般的咆哮,上方无数凶兽怒号,似乎就要冲下来了。不好,这些凶兽只有师傅才能压制,赶紧打开结界,他们就不会过来了,否则很可能误伤了我们。姓风的怒吼道,布阵的弟子立即盘坐在地上,再次施展那结界。砰的一声金色的扇子飞了回来,姓金的接住手里的扇子,霍然后退一步,身体一震颤抖,而苏狂只是深吸口气,似乎并没有大碍。垃圾,你不配挡住我的脚边,给我滚开,否则我就不客气了。苏狂冷冷的说道,刚才那姓金的和苏狂交手,扇子之内蕴藏了许多暗杀的玄妙杀机,若不是苏狂一一化解,此时怕危险了。而且那姓金的戾气很重,绝对是心思邪恶之人,苏狂心里没来由的厌恶起来。好大的口气!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竟然在我天罗门舵口前放肆,你是哪门哪派的!姓金的怒喝,暴跳如雷,几乎要跳起来了。苏狂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没做理会,只是上前一步:滚!呼!瞬间天尊级别的杀机涌现,所有天罗修士大惊,震撼的瞪大了眼睛望着苏狂,那些修为低的天罗修士早已经说不出话了,就是那姓金的和姓风的,在天罗年轻一代风云榜上排名靠前的存在,也忍不住双腿颤抖。半步天尊也不是天尊,在真的天尊修士面前,他们什么都不是。那些小修士就更不必说了,他们本来以为借着那姓金的好好地耀武扬威一番,同时也和姓金的关系抱得更加紧密,可是没想到竟然惹上了苏狂这么可怕的煞星。很可能苏狂只是一出手,他们这些自以为修为还可以的修士就得灰飞烟灭了。狠狠地咽了口吐沫,就是那姓金的也畏惧了。然而苏狂那么猖狂,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他面子丢尽了,若是苏狂是前辈还好点,然而苏狂只是一个同龄的修士,他要是放了苏狂过去,那传出去几句无法在天罗门立足了。何况苏狂只是散发出了天尊级别的灵气,至于真实的实力,倒还是未知的那!哼,休要猖狂,让我试一试你到底有没有本事,还是打肿脸充胖子!姓金的怒喝一身,轰的一抬手祭出自己的金色扇子。扇子轰然打开,仿佛片片金叶子一般散开。就算是输,有着法器在此,也不至于输得太惨了。姓金的心里暗暗想到,同时对着姓风的使个眼色,那姓风的二话不说,一把风卷勾也祭出,瞬间勾的光芒大放,轰的一声朝着苏狂砸过去。两人一同出手,胜算再次增大一些,同时那姓金的让弟子去通知师傅。苏狂微微后退,倒不是因为要避开锋芒,而是想看看,这两个家伙到底能弄出什么花哨来。那勾倒是不怎么特别,只是法器变化增大,威力增加,凶猛的轰杀,苏狂单手出拳,发出十成的力量,轰的一声将那勾震飞,同时那个自以为了不起的风师兄轰然被震得飞了起来,狠狠地摔在天罗门的门牌之上,丫的天罗门几个大字都碎了。呼!姓金的狠狠地出口气,额头已经沁出了汗珠,他没想到苏狂竟然这么霸道,可是趁着苏狂没有祭出法器,他也不客气,将自己半步天尊的灵气全都爆发了出来,同时扇子展开到极限,瞬间摇动了起来,瞬间苏狂脚下罡风打坐,轰的一声大地爆裂,轰的一声飞了起来。扇子摇动,随即也追了上去,苏狂站在哪裂地之上,随意的看着那飞奔而来的扇子,想看看这法器到底是怎么回事。散!姓金的看到得手了,忽然一声大喝,瞬间扇子竟然一片片的继续散开,同时弯曲,竟然如同盛开的莲花一般,慢慢的飞到那裂开的土地之上。苏狂笑了,感情这法器攻击进行的那么慢,自己若是有心逃走,早就走了。砰!苏狂霍然发力,正待飞身而起,忽然发现双腿被禁锢住了一般,竟然被那块不太大的徒弟吸得紧紧的,无法动弹一点。而那金色的扇子接着飞到苏狂面前,竟然砰的一声扎根到了苏狂所在的土地之上。呵呵,看来让他施展成功了。苏狂随意的说道,若是刚才苏狂将那土地粉碎,应该也就没这么麻烦了,可是现在不成了,那金色的扇子扎根之后,土地竟然变成了金色,苏狂就算是想要摧毁它,也是晚了。哈哈,你中了我的道了,今天我倒是要看看,你如何在我的法器下逃生!那姓金的大声喝道,周围的修士瞬间都投来一阵羡慕的目光。还是师兄啊,不愧是风云榜上有名的人物,就算是苏狂散发出了天尊级别的力量,不还是一样被镇压了吗?听起来挺有意思的,你这法器看来很厉害啊。苏狂嗤笑道,姓金的本来沉浸在众人羡慕的眸光之中,忽然听到这句话,瞬间更加愤怒。苏狂,不要说大话,今天我要你生不如死!说完,那金色的扇子化作花朵,早已绽放,可是将苏狂围起来的时候,瞬间合拢,将苏狂围在了里面。咔嚓!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金色的扇子合并起来,宛如一个金色的房子,将苏狂困得严严实实的。金刚杀机!放!姓金的大怒着吼道,轰的一声巨响,那金色的房子之内发出剧烈的爆炸晃动。嘿嘿,那徒弟此时被我的扇子注入了灵气,已然化作了爆炸物,那人此时正在我的扇子之内享受那,而且他就算是没有被炸死,也休想从我的围困内出来,我的法器有吸收灵气的能力,困住它一个月,他必然死在里面!姓金的几天呢心情大好,和那些师弟们解释道。他这法器平时十分的宝贝,是师父赐予的,一般情况下都不和别人分享法器的实力。然而今天意气风发,自然是嘴上没了把门的。轰!一声巨响,姓金的砰的吐出一口鲜血,这法器也是他的血之契约的熔炼法器,法器如果受到了毁灭性的的打击,姓金的也要受到重创。只是这一下来的太突然,他刚才还意气风发,现在瞬间就瞪大了眼睛,眸子里流出鲜血,浑身颤抖,表情恐怖,所有天罗杀手都愣住了,心里忽然迸发出一阵恐惧。轰!当他们抬起头再看空中的时候,苏狂手里握着一把龙炎圣剑,散发着熊熊的烈火,整个人完好无损,而那困住苏狂的金色扇子,已然被轰开了。看样子苏狂只是随手的一剑,就已经轰开了姓金的号称强大的防御!所有天罗的修士都傻了,有几个甚至大喊着快使用结界防御,可是现在才发现,苏狂已经在结界之内了。瞬间这些在外面也是精英的天罗杀手都慌了神,以前学的什么暗杀的本事慌乱之间都还给师傅了,一个个的争抢着奔跑了回去。苏狂轰然落下,天罗门再次震颤。这并非是高山内建造的舵口,而是一个洞府之类的存在,应该是这里的主人布置的,这说明那人修为比苏狂刚才灭杀的天罗舵主道行高几分,所以苏狂还是先给他几分面子。当然如果他不合作,苏狂也不会客气。那个姓金的只是法器飞了,修为废了,苏狂留了他一名,也算是给这里主人一个面子了。当然,废了他的修为,还不如直接杀了他,此后姓金的过得怕是生不如死的日子。苏狂来拜访贵府,得罪之处,万望海涵。苏狂在府外大声的喊着,轰的一声,洞府之内爆发出一声巨响,一个长胡子几乎拖着地的老头子冲了出来,他的身上穿的衣服十分宽大,冲出洞府的时候震得洞府再次颤抖,就连那结界都有些裂开的样子。那个不长眼的,在老子爽的时候找茬,啊!!震天的怒吼宛若雄狮,此人霸气震得苏狂都忍不住皱了皱眉。修为不低啊,师父,这次事情难办了。苏狂笑着说道,龙神一瞪眼:放心好了,你现在的本事,不在他之下,我只是寻摸一下,这里有没有强大的凶兽在。苏狂沉沉的点点头,龙神考虑的果然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