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1143章两个女人
    陈落雪被苏狂压着,没一会也再次进入了状态,只是她有点不理解苏狂刚才的话什么意思。苏……狂,你刚才啊……什么意思。陈落雪忍不住叫了一声,艰难的问道,白皙的手指抓着床单。就是你刚才做什么,被我看到了,哈哈。苏狂不隐瞒,径直说了出来,这个时候说出来,陈落雪应该不至于害羞。果然,陈落雪一听瞬间脸红了,不过并没有多麽尴尬,反而是坏坏的看着苏狂,一脸娇媚。都是我不好,下次我一定多来看你,不让你一个人寂mo。苏狂说着,轻轻地亲吻陈落雪,摸着她的黑色秀发。陈落雪现在说话根本连贯不上,索性不说了,咬着牙等苏狂稍微停顿一会的时候啐道:你们男人床上说的话也算话?放心,就是下了床也算话!苏狂说着,重重的冲了一次。夕月在武馆工作,她绝对想不到陈落雪竟然和苏狂在干什么。当然她现在还不知道苏狂来了。今天陈落雪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在家里休息,可是没想到没一会就好了。陈落雪毕竟是修士,那点小病自己就扛过去了,可是好了之后身体忽然产生了反应,于是就出现了被苏狂看到的那一幕。夕月不知道陈落雪已经好了,所以还特意买了不少补品,比如排骨、鸡煲、北齐鱼之类的,好好地让她吃点荤休养生息。摁了两下门铃,门砰的开了,只是让夕月意外的是开门的不是陈落雪,而是苏狂。陈落雪那个丫头已经睡着了,正在卧室。怎么是你?落雪那?夕月皱了皱眉,似乎有些生气的问道。苏狂郁闷了,让夕月进来,才和她好好解释一番,那件事情和报道的绝对不一样,自己没有死皮赖脸的去追求若瑄公主,也没有用尽手段把上官媚媚泡到手,更别说和紫衣的事情了。其中就算是有情义,那也是你情我愿,绝对和报道中的苏狂是美女杀手不一样。当然,苏狂能理解夕月看到那报道之后的心情,就连陈落雪那个小丫头都气的那样,何况是夕月这种自尊心还比较强的人?她不是不能接受苏狂有别的女人,而是不能接受苏狂那般不择手段。听了苏狂的解释,夕月的脸色才算是缓和下来。你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夕月眉头一皱,好看的眸子闪现出呀一丝质疑的光彩,高song的丰满挺立起来,看起来气势十足。苏狂呆呆的盯着夕月的前胸半响,心想胸前有斤两的女人,果然是底气硬啊。落雪都已经相信了,你怎么不信,看来还是我的落雪好,比你信任我。苏狂叹口气,无奈的说道,其实苏狂明白夕月已经相信了,如此正是刺激夕月。喜悦也一愣,这才想起来陈落雪还有病在身,当即狠狠地瞪了苏狂一眼,直接进了卧室去看陈落雪。只是这小丫头睡得熟,夕月没叫醒她,然而夕月发现似乎有点不对啊,这大白天的,陈落雪怎么都没错衣服?而且夕月过去掀开被子,仔细一看丫的陈落雪竟然什么都没穿,隐秘的地方一览无余。瞬间,夕月明白了,轻轻地关上门,出来之后狠狠地瞪着苏狂:说,你把落雪怎么了?她还有病在身你知不知道,只顾你自己爽了,你怎么不问问落雪什么情况?夕月气愤的问道,这可把苏狂弄得愣住了。什么?落雪得病了?没有把,我看她精力挺好。苏狂说着,响起刚才的场景,不禁回味了起来。夕月嫌弃的看了苏狂一眼,换上高跟鞋,穿着黑色的岔口裙,径直去厨房做饭了。不是不想理会苏狂,苏狂这么久才来一次,夕月心里自然想念。可是苏狂和陈落雪……虽然夕月也知道陈落雪喜欢苏狂,而且这个事情她早就知道,可是眼睁睁的看到,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好受。苏狂叹口气,也明白夕月的心思,悄声的走进厨房,从身后抱住了夕月。对不起,我知道你们这种女人,完全可以找一个死心塌地对待你们的男人,而且绝对有一大把排队,碰到我这么个花心的家伙,实在是委屈你们了。苏狂有些抱歉的说道。的确,苏狂的这些女人几乎任何一个都是女神级别的存在,想要找男人简直太容易了。可是她们那么真心实意的跟着苏狂,而苏狂却三心二意,的确是有些伤人心。夕月没有回头,她很高挑,站在苏狂面前踩着高跟鞋,也不必苏狂矮多少。洗菜,剥鱼,剁排骨,夕月高贵的比任何一个贵妇更加冷艳不可方物,可是动起手做饭,却比任何人更加熟悉。她不说话,只是做着自己的事情。苏狂还在抱着她,看她不说话,心里忽然没了底,微微松开双臂,苏狂觉得夕月是真的生气了。抱紧一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走了。夕月娇声道,那声音柔的可以酥麻了任何人的骨头,苏狂忽然眸子一动,瞬间高兴了。紧紧地抱住夕月高挑纤细的身体,贴着黑色的蚕丝衣服,苏狂甚至可以感觉得到夕月那柔滑细腻的肌肤,此时的感觉简直舒服到难以形容。尤其是自己爱的女人被抱在怀里,而且还正在做菜那种意境,会给人一种十分温馨的基调。苏狂,我想问你,修炼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吗?夕月忽然停下了手里的伙计,有些犹豫的问道。重要。苏狂斩钉截铁的说道。夕月沉默半响,继续跺菜。可是,你现在已经是天尊级别的修士了,你知道吗?这种修士很多人都是修炼几百年,而且是有机遇才能达到的地步,也就是说你已经很强了,甚至休息几年或者是慢一点的修炼都完全可以领先他们,能不能不那么拼命?苏狂听着,点点头。我知道你担心我,不过我想你保证,我绝对会安全的回来,至于修炼,我有我的必须,我根本无法停下来。夕月咬着牙不说话,她知道苏狂不是那种喜欢虚荣的人,修炼自然也不是为了虚名。可是,她想不通苏狂到底是追求什么。而且上一次夕月听说神武学院有两个天尊二元丹的修士一起对付苏狂,虽然她们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战斗结束,苏狂战胜的结果了,可是读者那报道,夕月还是心惊肉跳的。即便是知道了结果,可是心还是提着。那种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其实夕月的要求不高,她只是希望苏狂能够安静的留下来,陪着她过最普通的日子,甚至是陈落雪和她一起分享苏狂都好。她不需要苏狂给她带来财富、荣耀,她需要的只是苏狂的平安。只是夕月明白,苏狂这种天才,她是留不住的,更不是她能组织其前进的。算了,你难得回来,咱们不说这些了。夕月擦了擦红润的眼睛,转换了口气笑着说道。这里是夕月的家,也是苏狂的家,就连苏狂自己也这么认为了。那咱们是不是要做点有意义的事情?苏狂抱得更近,双手压在夕月的小腹上,隔着黑色的蚕丝衣服,那种感觉十分真实,苏狂可以感觉到夕月的肌肤和体温。身体更加接近,惹得夕月心脏砰砰的一直跳个不停。这里是厨房,再说你不是刚和落雪……可是见到我们夕月大美女,又忍不住了?再说是让你打扮的这么让人冲动,长的那么想让人犯罪那?苏狂贴上去,轻轻地吻了夕月白皙的脸颊一下道。那股气息一直蔓延夕月的全身,她狠狠地吸口气镇定下来,随即娇嗔的踩了苏狂脚一下。你们男人就是下半身的动物,见到女人除了想啪pa啪,不能想点别的?夕月抿着嘴,娇羞的说道,苏狂忽然手臂发力,将夕月抱得更紧,夕月可以感觉到臀部被坚硬的东西顶住。不等苏狂说话,夕月自己叫了一声,似乎有些动情。砰的一声,卧室的门竟然开了。陈落雪穿着单薄的衣服走了出来,揉了揉眼睛,忽然惊讶的发现苏狂和夕月那个十分暧mei的姿势,瞬间尴尬了一下,不过片刻竟然淡然了。你们两个注意一下,那里是厨房。咳咳。夕月忍不住咳了起来,有些尴尬的看着陈落雪,微笑道:落雪,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在做饭那。陈落雪走了过去,看着夕月手里的那些东西,的确是在做饭。这下陈落雪可生气了,狠狠地瞪了苏狂一眼,上去就是一脚,白皙的小脚丫脱离拖鞋,直接踩在苏狂腿上:禽兽,夕月姐正在跺菜那,菜刀无眼,你现在做这种事情,不怕夕月姐剁到手?卧槽。苏狂直接懵了,夕月也差点晕倒了。这个陈落雪的智力实在是超人,就连夕月也只能服了。落雪,都说你想的多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夕月连忙解释道,咬着牙,忍着不让自己出声,而臀部的坚硬非但没有消失,反而更加坚硬了,那种火辣辣的感觉,惹得夕月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苏狂,你倒是离开我啊。夕月心里无奈的想到。苏狂也郁闷了,他也想离开夕月,不过那样陈落雪就会看到一个立起来的帐篷了,岂不更加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