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1142章跟你走
    修士在神武帝国已经很常见了,比如那些巡逻的卫士,有些修士也会飞来飞去的。但是速度苏狂这么快,而且霸气十足的,还真的不常见,只是那些人也只是抬头,瞬间看到苏狂的背影,就什么都看不到了。现在夕月的家和苏狂自己家差不多,打开门里面迎面而来一股扑鼻的方向。苏狂微微一笑,心想两个妞住在这里,果然感觉不一般,如果是一群大汉,怕是这味道都没办法闻了。现在应该是上班时间,两个丫头应该是去上班了,所以苏狂自顾走到冰箱前,拿了瓶可乐,独自坐在沙发上喝了起来。正要打开视频,看看今天有没有什么新鲜事,苏狂忽然听到了一个轻声的哼。有人?苏狂眉头一皱,瞬间站了起来。是在卧室内,似乎苏狂进来的时候声音太轻了一点,所以里面的人没有听到。苏狂悄声的走过去,微微打开门,竟然是陈落雪,她此时正背对着门口,穿着一条粉红色的短裙,弯着身子伏在床上。苏狂挺好奇,这丫头不是生病了吧?正要过去询问,眸子一动,苏狂忽然看到这丫头手似乎伸到了隐秘部位。瞬间,苏狂头大了,没想到陈落雪这个丫头还有些生理上的不满足,看她的样子似乎还很害怕,偷偷摸摸比做贼还要小心,惹得苏狂想笑。仔细想想也是,这丫头这么大的了也只是和苏狂有过一次关系,作为一个正常人,她怎么可能没有需求。比如苏狂可以说是女人无数了,也时常有需求,所以苏狂倒是很理解陈落雪这种行为,也没有过去打扰,如果现在过去,怕是吓得这小丫头魂都散了。苏狂在外面一直看着,忽然感觉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毕竟这也很隐私的,如果陈落雪发现苏狂此时正在看着,怕是羞得跳楼的心都有了。但是转念一想,这丫头不是自己的女人?自己看应该也说得过去。喝着可乐看着戏一般,苏狂等了五分钟左右,陈落雪才终于长长的出口气,坐在床上,看起来十分的害怕,一双眼珠子不断地转动,仿佛怕被人看到一样。苏狂躲开,没让她发现,同时悄悄地退回到门外。砰砰,苏狂敲了敲门:夕月,落雪,你们在家吗?没一会,门内就传来了陈落雪慌乱的声音:谁,谁啊。苏狂,你老公来了,怎么我的声音都听不出了?陈落雪慌乱的跑过来,打开门的时候还低着头,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看的苏狂一直想笑。丫头,自己一个人在家啊,不是做什么坏事了吧?苏狂眸子一动,笑着问道,惹得陈落雪瞬间脸红的和红苹果似得。哪有,我能做什么坏事,倒是你,怎么有时间过来了。陈落雪的话里似乎带着几分酸味的问道。苏狂微微一愣,自己怎么没时间了?是不是担心我受伤?苏狂忽然笑着问道,心想那两天在神武学院的大战,陈落雪和夕月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只是他们知道的时候,肯定是听报道之后的消息了。哼,你受伤?你不是好好地,可牛了,把别人都打败了,太英雄了。陈落雪低着头,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似乎有点不对。苏狂也好奇了,自己哪里得罪这个丫头了?她怎么很针对自己的感觉。落雪,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告诉我呗,我改。苏狂一副贱兮兮的表情贴上去道。陈落雪是自己的女人,苏狂承认自己的确是女人多了些,有些冷落了她,现在只能尽力道歉弥补一下。不过这丫头苏狂也了解,完全是刀子嘴豆腐心,哄好她应该没问题。哼,别来跟我腻歪,你不是有神武大陆第一美女和紫衣两个红颜知己吗?陈落雪嘟着嘴,忽然委屈的说道。还有那个若瑄公主,和你什么关系?连咱们神武帝国的至尊宝物皇家龙炎圣剑都送给你了。陈落雪继续生气的说道。苏狂瞬间头大了,这些陈落雪怎么都知道了。恍然,肯定是报道的关系,若瑄是公主,自己现在也是神武学院的风云人物,怕是这件事已经在神武学院弄得沸沸扬扬的了。满脸黑线,苏狂只能摆了摆手:这件事情,我以后再和你解释。以后再解释,就是不解释了,你们男人,就是这么骗女人的。陈落雪不满意的说道。可是我和上官老师真的没有关系,和紫衣那就更加清白了,我们相见一共才几次,再说那个若瑄,是她追着我的,我可没有失守,这一点你还是应该相信我的。苏狂无奈的说道。陈落雪愣了一会,明亮的大眼睛盯着苏狂,随即十分认真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当然是真的。苏狂重重的说道,大手一伸,直接将陈落雪揽入怀中。那身体,柔滑的很,温柔细腻,而且陈落雪似乎刚刚解决过,不过被苏狂这么一抱,瞬间气息开始急促起来。这丫头,似乎很敏感。丫头,自己一个人,寂寞不?苏狂忽然笑着问道,眸子闪动,坏坏的感觉。陈落雪哼了一声,推开苏狂:开心的很,有夕月姐陪着我,反正这些日子也没事,我都是和夕月姐一起睡,白天没事可以去上班,还有很多小鲜肉学员。苏狂脸色明显的变了变,当她说道小鲜肉学员的时候,苏狂瞬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陈落雪虽然比不上上官媚媚,说不出神武大陆第一美女,但是其美貌也绝对足够女人,那些学员要是能得到陈落雪的青睐,绝对哈喇子都流出来。甚至不用陈落雪青睐,那些学员怕是每天见到陈落雪和夕月这样的大美人心情都够好的,也难怪生意那么兴隆,谁不想自己的老师是美女啊,看着都养眼。算了,我是跟你开玩笑的。陈落雪看苏狂脸色还是很阴沉,瞬间改口撒娇了。真的看不出来,一个大男人修为还那么高,怎么那么小心眼?陈落雪继续啐道,不过心里却是暖暖的,脸上一抹红光浮现,简直是青春荡yang,看的苏狂都要醉了。废话,当然小心眼,这对男人是致命伤,不只是女人吃醋,其实男人更吃醋。哼,知道吃醋,那就对我好一点,省的我嫌弃你,到时候你就哭了。陈落雪咯咯笑着说道,忽然感觉胸前的丰满被一双大手抓住了,抬头一看苏狂正从背后抱着自己,一双手不规矩的动着。苏狂,大白天的,不要这样。陈落雪娇羞的说道,试图挪开苏狂的手,然而她本身也寂mo很久了,正常的反应很强烈,苏狂至少稍微一个挑豆,瞬间陈落雪就有点受不了了。苏狂,不要那么用力。陈落雪咬着牙嗔道。苏狂一愣,瞬间松开不少。对不起,我感觉自己没有多用力啊,哈哈,我明白了,你这是缺少开发。苏狂嬉笑道,陈落雪脸瞬间更红了。去你的,能不能说点正经的。苏狂一只手抓住陈落雪的白tu,另一只手直接将她抱了起来,走进卧室,轻轻地放在穿上。咱们做的就是不正经的,怎么说正经的?陈落雪脸色更红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而身体则是微微颤抖着,喘息声也更加明显。如果是平时苏狂说不定要好好地逗逗她,可是现在苏狂忽然不忍心了,径直拉开她的单薄衬衣,眸子盯着她赤luo的白皙身体,胸前gao耸的丰满,瞬间压了上去。一阵激烈的翻云覆雨过后,陈落雪再也忍不住了,叫了一声就狠狠地抱住了苏狂的脖子,趴在了苏狂的身上。苏狂轻柔的抱住她,听着她说着悄悄话。在这个时候是她最幸福的时候,也是说话最真心的时候。陈落雪这个丫头平时挺坚强的,可是这个时候确实一直在重复一句话,怕苏狂丢下她不管。苏狂心狠狠地颤动了一下,将陈落雪抱得更紧。放心吧,我怎么会放弃你不管?就算是有一天我不在这里了,我也要带你走。苏狂笑着说道,陈落雪现在真是太美了。轻轻地捏了苏狂胸口一下,陈落雪啐道:你说那,我不跟你走跟谁?哈哈,丫头表现的不错,刚才我是看你有需要,满足你一下,现在我是更爱你了,来,咱们再来一次。说着,苏狂再次压了上去,吓得陈落雪一声惊叫。她还没缓过来那,这苏狂怎么精力那么旺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