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1125章收拾火恶
    虽然摆脱了烈焰真火,可火恶为此消耗的灵气太大。虽然还有反抗的余力,可是想要逃生,可能性为零。好,你不用给我幽冥火经,我只要你的内丹。苏狂点头道,火恶微微一愣,它以为苏狂至少会讨价还价威胁一番的,谁知道他竟然同意的那么痛快。你说话算数?火恶有些疑惑的问道,它向来是不伤害人族的。苏狂眸子坚定,沉沉的点头:我说话自然算数。火恶瞄了苏狂身后的宇文门火一眼,似乎对宇文门火非常忌惮。你放心,既然我不为难你了,宇文堂主也绝对不会再找你麻烦。苏狂如此承诺道,火恶这才算是松口气,深深地看苏狂一眼,同时身子一动,霍然剧烈的颤抖起来。啊!火恶大喝一声,仿佛承受着极端的呢痛苦,苏狂龙神之眼死死地盯着火恶,本来以为火恶不会束手就擒,谁知道它真的说到做到了,慢慢的将体内的内丹吐出来。一点一点,慢慢的出现在口中,火焰的光芒一直跟着那内丹不断地上升,同时火恶也不断地摆动着身体,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苏狂再次后退一步,防止那火恶最后不守信用使用内丹攻击,不过事实证明这火恶是真的服了,内丹从口中吐出来,终于缓缓的朝着苏狂飞过去。火焰的光芒微微闪动,红的耀眼,一点点的朝着苏狂飞过去,那是火恶的本命内丹,少了他火恶几乎就已经没命了,但是这个老火恶修为很高,加上修炼了特殊的功法,所以失去了本命内丹,顶多是修为废了,可是命总算是保住了。只要能活命,火恶就已经满足了,苏狂一伸手,将火恶的内丹收到手里,仔细的看了一番,才确定这的确是本命内丹,不是火恶骗自己的。将内丹收入储物袋,苏狂感觉得到宇文门火那嫉妒和贪婪的目光,这本命内丹,他看来也觊觎很久了。现在,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你可以放了我吗?火恶有些害怕的问道,因为它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完全就是一个任人摆布的可怜虫。如果苏狂现在反悔,他还真的没任何办法,甚至于他已经做好了苏狂反悔的准备。总之都是难逃一死,他现在更希望可以博一次。你说的都已经做到了,很谢谢你,我说的话自然也要兑现,只是你说不会把幽冥火经给我,我同意了,可是舞并没说自己不会夺。苏狂冷然道,不带一丝感情。火恶愣了,宇文门火却是微微一笑:嘿嘿,果然是个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家伙。但是,我不会杀你因为我承诺过,我只是要你的幽冥火经而已,你应该明白,对于一个修炼火系功法的人而言,幽冥火经意味着什么。说着,苏狂霍然踏前一步,眸子一转,盯住火恶。现在火恶虚弱到了极点,苏狂想要对付它,简直是轻而易举,果然,在苏狂念力的控制下,火恶开始主动将幽冥火经默念给苏狂。宇文门火有点好奇,心想苏狂莫非不想违背能承诺,还想要放了火恶?这可就怪了,这苏狂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宇文门火好奇的功法,苏狂已经飞快的从火恶身上得到了幽冥火经功法,这时宇文门火霍然踏前一步,盯着火恶:老家伙,你快把幽冥火经交给苏狂兄弟,否则我杀了你!这种顺水人情,宇文门火乐的去做,而且说不定还能借此机会从苏狂那里获得一些关于幽冥火经的信息那。然而此时的火恶已然双眸无神,不够看得出依旧保持着清醒,它稍微看了宇文门火一眼,木讷的摇了摇头:火经,已经被他夺去了。什么?夺去了?宇文门火瞬间愣住了,这火经在火恶的脑子里,苏狂如何夺得去?而且刚才只是瞬间的功夫,就算苏狂念力强大,最多也就是灭杀了对方的神识而已,可是想要从对方的神识中获取消息,还是很难得。火恶似乎已经不愿意多说了,他永远不会忘记苏狂那双红色的眼睛是多麽可怕。我,可以走了么?火恶带着恳求的语气道。苏狂重重的点点头,竟然还抛出了几粒丹药给它:你好好疗伤吧,从此隐居起来,也未尝不是好事,还有我得到火经,绝对不会胡乱杀害妖兽的,除非是它们惹了我。火恶有点发愣,苏狂彻底的颠覆了人族和神族在他心里的印象。他深深地看着苏狂,竟然深深地弯下了腰,道了句谢谢,随即拿着苏狂给的丹药,化作黄色的光芒,摇摇晃晃的飞走了。也许它还能有风烛残年可过,这已经是很好的了,能够安老而死。宇文门火越来越发现苏狂的不凡,忽然拱手道:苏兄,你果然是神通非凡,竟然可以从对方的脑海中获得信息,真是佩服之极。宇文堂主,你不用多问,我是用什么办法做到的,是不会告诉你的。苏狂同样笑着说道,早已经对宇文门火的想法了然。尴尬一笑,宇文门火眯着眼睛:苏兄,你如此年轻,可是就有如此申通和修为,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啊,修仙界怕是要出现一个不世之材了,而且今天得到了火恶的内丹和幽冥火经,收获颇丰啊。怎么?宇文堂主莫非想要分一杯羹?苏狂转头,眸光炙热的盯着宇文门火。对于这种老狐狸,就要毫不迟疑的拆穿他,不能给他任何一点机会!如果不是苏狂现在有小黑在,而且本身实力也比较强,苏狂敢肯定宇文门火会瞬间翻脸,攻杀苏狂,直到夺过来那内丹和幽冥火经为止。宇文门火脸色一变在变,心思被苏狂看穿了很是不爽,再者苏狂现在的态度也很生硬,让他感觉很丢面子,不过就像是苏狂判断的,因为苏狂的实力和小黑的原因,宇文门火还是没有轻举妄动。但是他的心可不那么老实了,那内丹和幽冥火经,无论是任何一样东西,都是绝对的好东西啊。宇文堂主,今天斩杀了妖兽,功劳都是你的,你可以回去领功了,至于我们神武学院,也不多打扰了,毕竟事情已经解决了,您欠我的丹药,也全都留个你吧,算是我送给堂主的,您看如何?苏狂身子一动,刷的落在了小黑的身上,盯着宇文门火铁青的脸庞,冷笑道。宇文门火不置可否,半响之后狠狠地握紧拳头:好,既然苏狂兄弟你这么说,我就谢谢了,不过您真的不多留两天,让我一尽地主之谊?不了,神武学院的事情也很多,就此别过。苏狂说完,看了上官媚媚一眼,上官媚媚瞬间飞过来,站在小黑身上,对着宇文门火一抱拳告别,小黑在苏狂的指示下,瞬间飞走。小黑的速度很快,没一会,宇文门火的身影就已经看不到了。上官媚媚总算是松口气,轻轻地坐了下来,开始运功疗伤,深深呼吸之间,上官媚媚胸前的丰满一颤一颤的,那景色实在是太美了,苏狂坐在上官媚媚对面,竟然盯着看,而忘了内丹和火经的事情。龙神修炼在苏狂夺取火恶幽冥内经的时候,已然修炼结束,此时忍受了好久,仍然没见苏狂估计火经,瞬间有点怒了:苏狂,你要什么时候才看看幽冥火经?被龙神一喊,苏狂才回过神来,带着歉意的一笑,苏狂的神识立即进入深海之中。师父,火经已经到手了,我看咱们不用着急吧,再者说了,异常大战之后,我也很累了。龙神瞥了苏狂一眼,调侃道:可是我看你研究女人倒是很有精力。师父,你老人家也太不讲究了,怎么能这么说话?苏狂有点不乐意了,龙神吹胡子瞪眼的盯着苏狂:你还不乐意了,难道师父说错了?你不是在偷懒。苏狂挠了挠头,自己的确算是偷懒,不过这生活也不能全被修炼占满了,总的调剂一下。师父,我承认我是偷懒了,可是刚才我的行为,绝对不像是你想的那般不堪。苏狂解释道。盯着兔子看,还不是想的那般不堪?苏狂,那你给我个好理由给我听听?我那完全是怀着敬畏的心,纯粹的是对人体艺术的爱好和膜拜,如同上官老师这般圣洁的身体,如何能有别的想法玷污?师父,您老人家,是不是思想太那啥了。噗,龙神感觉自己刚刚修炼的机能全被苏狂这一句话抹杀了,瞬间吐血挂掉的节奏。龙神懒得和苏狂理论这个事情,不过他倒是觉得苏狂刚才说的,至少有一半还是实话!因为那上官媚媚,的确是给人一种精致到不真实的感觉。稍微舒口气,龙神不去理会这些,眸子一沉,盯着苏狂道:幽冥火经虽然不是幽冥真火,可是其威力至少也有它七成,苏狂,你现在已经拥有了烈焰真火,如果能在修炼幽冥火经,从中有所成绩,我想你在炎属性功法的修为上,也算得上上乘了,这是个机会,不要不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