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1068章天罗
    一次治疗终于让两姐妹暂时的摆脱了病患的折磨,不过过不了一两个月,这个病还会再生。如果是一般人,甚至可能将两姐妹囚禁起来做自己修炼炎属性武技的工具,甚至还是奴仆,两个女孩的命运自然是可想而知。不过苏狂当然不是这样的人,当苏狂从房间内离开的时候,牡丹也狠狠地松口气。其实她也是在赌,赌苏狂到底是好人还是伪装的狼,因为很多人伪装的都十分的深。不过现在牡丹十分的清楚,苏狂绝对不是那样的人。倒是牡丹一直没有坐起来送苏狂离开,因为她现在十分‘动情’,尤其是被苏狂疗伤时候身体穴位被苏狂的大手各个地方触碰,更让她难以承受。那种感觉刺激的她差点受不了了,不过心里却有点喜欢上那种感觉了一般。苏狂回了甲组,这一次疗伤对苏狂也是不小的考验,心里也是火辣辣的。不过本来打算回神武学院,半路却是看到一群黑衣人围在了一起,仿佛在追着一个人。苏狂好奇就过去看了一眼,忽然眼眸一动,那个女人苏狂似乎还认识,她的手里拿着一面血色的镜子,穿着一身紫色的衣服。不过很可惜,那紫色的衣服现在已经成了红色,而她整个人也成了血人一般,只是那姣好的面容给人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苏狂才能一眼就看出来,她就是紫衣。紫衣当年手持血炼镜返回了师门,可是今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莫非是她们师门之内出现了什么变故?苏狂没有着急出手,事情还是闹清楚的好,也许还有敌人躲在暗处,而且苏狂现在也没到可以什么都不顾谁都可以得罪的地步。嘿嘿,这么漂亮的美人,没想到便宜我们几个了,这可比那些姚姐强了千倍啊,说不定还是处那。是啊,老大,咱们今天有福了,刀尖上舔血了这么久,今天终于是有福了,哈哈,也不枉费咱们一番拼搏。几个汉子笑吟吟的说道,紫衣忽然一个支撑不住,直接跪在了地上,不过盯着所有人的目光,仍然是充满了杀意。怎么着?小娘们,你用破镜子掩护同门跑了,自己就落在我们手里吧,怎么地,还不服是怎么着,今天晚上我就让你舒服的求饶,哈哈。汉子们说着,开始渐渐围堵了过去,紫衣眉头紧皱,那种耻辱她是绝对不可能忍受的。嗖,一柄蓝色的刀散发着寒气,被紫衣握在手里,死死地盯着周围的人,紫衣惨然一笑:今天我死,也算是死得其所,你们这帮人渣,迟早是会有报应的。说完,寒气爆发出来,紫衣最后的力量已经催动不得练血魔光镜了,抵抗这几名汉子,几乎也是没可能的。就算是死,也不受辱,这很符合紫衣的性格,苏狂没有吃惊,而那些汉子却是震惊不已,然而距离紫衣还有些距离,如果紫衣执意求死,他们根本无法阻拦。轰!苏狂冲了出来,周围的两颗巨大的百年大树竟然被震得轰然倒塌,苏狂是发挥了龙神之后和身体合ti之后的威力,没想到全部爆发出来的时候,竟然这么可怕。还从来没有用这武技攻击过,看来是时候试一试威力了。苏狂沉声道,嗖的一下飞了过去,速度飞快,几乎瞬间就冲到了那些人面前,就连紫衣刀还轻轻地握在手里,来不及反应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砰!苏狂毫不犹豫的放倒了一个,随即砰的一脚,又踢飞了一个,几个汉字都是玄武级别的高手,可谓是强者中的强者,可是面对苏狂的攻击,别说是还手之力了,甚至连怎么被打飞的都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个老大也傻眼了,差一点没跌倒跪下,苏狂实在是太可怕了,苏狂和力量的爆发简直惊人。盯着苏狂,那黑衣老大玄武大元丹级别的修士也直接跪了,颤微微地求饶:英雄是哪来人,我们天罗刺客团莫非和你有什么仇怨?可否说明了?苏狂微微皱眉,天罗刺客团,倒是没听说过,龙神这个时候没在练功,感觉到苏狂想动手的时候,立即出来探查情况。此时听对方说天罗,龙神稍微皱了皱眉头。苏狂,需要小心点,天罗刺客团,不是等闲之辈,至于这几个或许还好对付些,不过能不结怨,最好是不结怨。苏狂微微一愣,这帮小喽啰竟然让龙神说话了,而且还说尽量能不结怨就不结怨,着实让人震惊。师父,天罗那么强大?我看他们的人也不是很厉害,我一个人足以解决了,难道他们门内有比师父还强大的存在?苏狂上前一步,震得那些刺客连连后退,不过苏狂并没有说话,而是听着龙神解释。既然龙神说要小心,想必不是等闲。天罗是刺客团中的王牌,在我那个时代就有所耳闻,至于其实力,当年其门主想要拜我为师,倒是不足畏惧,可是现在我实力没有恢复,就不好说了,而且天罗极力,培养人才,据说他们的门主找到了上古功法天罗诀,才创建了天罗门,而天罗诀这们功法,传说十分可怕,所以我们还是当心点好。小心驶得万年船,这句话到什么时候都适用。苏狂听了龙神的话,淡淡的点头,看了看那为首的,冷然道:你们天罗为何追杀这位姑娘,而且还那么下作,你认为符合你们天罗第一刺客团的名号吗?如果这个事情让你们门主知道了,我怕你就是不死,也少不了惩罚吧。苏狂一句话把他们几个震得浑身发抖,连忙道:还请这位兄弟能够手下留情,我们几个一定感激不尽。天罗门主多麽恐怖恶心,惩罚手下的手段多麽残忍,谁都知道,这些手下宁愿死了,也不愿意被门主惩罚啊,此时被苏狂这么一说,瞬间就害怕了,暗想这个人莫非也是天罗的,而且还和门主有关系?胡思乱想了一番,苏狂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先别说话,等着苏狂判决,而紫衣则是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苏狂,她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那个两个月前还和自己势均力敌的人,现在竟然成了远远超越她的存在,甚至是她几十年内都无法企及的存在。紫衣狠狠地吸口气,无论这个事实如何难以接受,她都得先接受了,毕竟苏狂救了她,而且她现在也得弄清楚苏狂的真实身份。如此强者,绝对不会真的是神武学院的弟子吧?苏狂。紫衣轻声叫了句,一颗心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苏狂到底会不会对她出手。苏狂笑笑:紫衣姑娘还记得我啊,真是荣幸。说着苏狂笑着走了过去,看了看紫衣,小声的问道:天罗的人怎么会追杀你?我灭口还是放了他们?紫衣愣住了,没想到苏狂竟然询问她的意见。脸色微红,紫衣看着苏狂,发现苏狂还真的可能是偶然撞到的,并非是有什么预谋,而她刚才那般想苏狂,着实是以小人之心渡君子腹了。我师门得罪了一个强大的门派,被那人请了天罗的高手追杀,师父惨遭暗算,弟子们也被冲的四分五散,我也是一个人独立支撑,跑到了这里。说完,紫衣瞄了那几个人一眼:如果他们不回去,我怕天罗还有第二路杀手,但是回去,谁也不知道他们会怎么说。苏狂淡淡的点点头,紫衣的门派看来是遭遇了大的为难,苏狂安慰了一番,随即问道:如果天罗的杀手执行任务没有成功,会受到惩罚吗?紫衣一愣,虽然她不是天罗的人,可是天罗的规矩她还是有所耳闻的,当即肯定的说道:会,而且会受到很严厉的惩罚。苏狂笑了,既然会受罚,那么这些人除非是脑子有毛病了,才会说任务失败。苏狂转过身,瞄了那个为首的一眼:你,回去之后就说紫衣被你们逼入悬崖,灵气耗尽落了下去,而且里面传来猛兽的叫声,你们没敢下去查看,不过获得了紫衣的储物袋。说着,苏狂看了看紫衣,紫衣毫不犹豫的将储物袋给了苏狂,里面的晶石应该不少,让他们带回去也许不会继续追究了。嗖,扔给了对方的老大:这是你们的战利品,我看你们如此不会受罚,如果说任务失败,结局如何,你们应该清楚吧。苏狂的声音不大,可是却让他们难以反驳。虽然这么做危险更大,一旦被门内查出来后果不堪设想,甚至被一种酷刑虐杀,可是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苏狂他们惹不起,动手就是死,回宗门自然也不能说实话。现在只能赌一赌了。放心,紫衣会消失一段时间的,你们暂时不会有事,至于以后,我想紫衣再出现,就算是你们上司也不会对你们如何追究吧,你们毕竟没有说谎,最多算是一点小过失。说着,苏狂从自己的袋子里逃出来锟倪的心脏,轻轻地割掉一块抛给了对方:你们就说发现了这种动物的血和肉,所以没敢追下去,你们肯定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