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990章一夫两妻
    苏狂忽然感觉头皮发麻,这别的女人给自的感觉那就是女人,可是夕月给苏狂的感觉竟然是老婆多一点,因为她什么都管啊,而且苏狂不可否认真的有些忌惮。至少,要好好解释一番了。其实,林老师是有些困难,然后我帮助解决了一下,所以我们之间的关系才稍微好了一点,但是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明白吗?夕月稍微点点头,不过随即又警惕了起来,看着苏狂的眼睛:林老师修为那么高,她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找你帮忙的?苏狂郁闷了,修为高,难道就没有什么要别人帮忙的了吗?怎么说林小妖也是个女人啊,女人都是有脆弱的时候的。夕月,你应该明白,林老师毕竟是个女人,虽然她表面很强悍,可是只要是女人,总是有需要的时候……苏狂正要继续说,忽然感觉夕月的脸色有些怪异,看着自己的目光也有些怪异了。就连旁边的刘香儿,看着自己的目光也有些异样,苏狂微微皱眉,忽然发现自己那说错了。她们一定是误会了!变态。夕月气呼呼的骂道,想着自己刚才被苏狂看光了,更加觉得羞耻,嗖的一下子直接跑了,刘香儿脸色涨得通红,可是却不知道说什么,苏狂这个时候也没心思理会这个小丫头了,二话不说直接追了过去。虽然苏狂刚刚大战完,可是体力比需要还是好了不少,冲出人群没多远,苏狂就抓到了夕月的小胳膊,稍微一用力,直接将这美女软软的抱在胸口。小美女,不要生气,我的意思是夕月老师也有感情脆弱的时候,我只是去开导开导她罢了。苏狂小声的说道,夕月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其实她跑的时候就有点后悔了,心想万一苏狂要是不追上来她该怎么办,不过还好苏狂追了上来。哼,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清楚?我说清楚了,是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吧,直接想到那里去了,我也没办法啊。你是说我坏了。当然不是,我是说你懂情qu。苏狂盯着夕月的眸光说道,霍然夕月的脸温度升高,仿佛是红红的小苹果。看了苏狂一会,夕月捏着手也不说话,苏狂淡然一笑:走吧,我们回家去。夕月脸色更红了:回家做什么?那说话的娇羞模样,简直太过诱人了,苏狂看着都想含在嘴里。吃饱喝足,当然是做做运动了。苏狂坏笑着说道,夕月害羞的点了点头,低着头跟在苏狂身后,十分听话的随着苏狂回了自己那不大的房子。夕月穿的是粉色的小短裙,白皙的腿全都露在了外面,脖颈白皙,胸口丰满,这种级别的美女娇羞的站在苏狂面前,基本上只要是个男人就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苏狂和夕月翻云覆雨了一晚上,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苏狂十分舒服的舒展了下肩膀,整个人无比畅快轻松,再看夕月,瘫软在床上几乎起不来了。老婆,给你去做饭。苏狂说着起身离去,夕月微微一笑,显然很是幸福。苏狂做好了早饭,夕月才起来,看得出夕月今天‘太累了’,肯定是不能去教学了,再说那些学员已经被苏狂传授了玄清涅槃诀,估计连个几天没人都可以了。吃着早饭,陈落雪竟然风风火火的回来了,夕月和苏狂都是一愣,陈落雪进门的时候也愣住了,不过片刻她就适应了,淡淡的问道:昨天晚上是不是很爽。苏狂同学本来想举手回答问题的,不过在夕月的杀人目光之下,还是选择了沉默。哼,我就知道,我这一走,家里肯定的来贼。陈落雪坐下之后,盯着苏狂道:喂,你以后可得对我们夕月姐好点,听见了吗?苏狂嘿嘿一笑:是,我会对你们姐妹都好的。陈落雪眉头一皱,不过片刻就舒展了下来:算是你会说话,你们两个吃饭吧,我吃过了。说完,陈落雪丢给了夕月一个眼神,仿佛再说就不打扰你们的意思,缓步去了夕月的卧室。苏狂对着夕月笑笑,不过片刻,苏狂仿佛是想起来什么遗言,瞬间脸色变了:你先吃,我进去看看。怎么了?夕月疑惑的问道。昨天,不是流血了,我怕陈落雪那个丫头看到。苏狂解释道,因为夕月还是个货真价实的大闺女啊,夕月脸刷的就红了,被夕月那个小丫头看到,的确是太羞了,不过那个丫头已经进去了,只能期望她没多看。苏狂开门进去,陈落雪竟然冷冷地站在地上,苏狂郁闷了,敲了敲墙壁:落雪姑娘,你就不用再看了吧,这也没什么稀奇的。陈落雪喘息明显有些急促,脸色发红,转过头看着苏狂的眼睛,竟然带着几分躲闪。关在不在于那床上的一点红,而是那床铺已经十分凌乱了,傻子都能联想到苏狂昨天是多麽疯狂。苏狂关紧了门,嘿嘿一笑,像是色狼一样问道:落雪妹子,我听夕月说你对我有意思啊。苏狂大大咧咧的走了过去问道,陈落雪的脸色刷的就红了:她胡说,我怎么可能对你有意思?是吗?真的没有?苏狂的眼睛盯着陈落雪的眼睛问道,忽然上前一步,将陈落雪压在了床上,不过苏狂并没有用力,不过是调xi她一下而已,没想到陈落雪这丫头脸色刷的就白了:你干什么?夕月姐还在外面。陈落雪狠狠地瞪着苏狂,要是夕月忽然进来他们两个就惨了。你不怕我告诉夕月姐吗?不怕,你现在就可以喊,夕月立刻就能进来,你可以试试啊,反正夕月都是我的女人了,她也会站在我这里的。说着,苏狂轻轻地摸了摸陈落雪的长发,闻了闻,还真的是很香。苏狂,你想干什么?难道你要对我……你不能这么做。为什么不能?你也没有怎么反抗啊。苏狂问道,陈落雪气的要哭了,她还不知道,自己反抗也没用吗,只能靠说服苏狂了。可是苏狂似乎根本不买账,一双手摸索着到陈落雪小腹前,竟然抱住了她。这种姿势抱住陈落雪是十分ai昧的,陈落雪急的快哭了,不过一会,她忽然不挣扎了,只是脸色红的和苹果似得:苏狂,你别这样,夕月姐在外面那。瞬间,陈落雪仿佛放下了所有的抵抗,十分娇声的说道,苏狂瞬间雷劈了一样愣住了,没想到自己这一试探,还真的试探出问题了。连忙松开陈落雪,苏狂站起来有点尴尬的说道:算了,太没意思了,我就是喜欢刺激的。陈落雪深深地喘息,白色的衬衫在胸口鼓起来两个小山包,看着苏狂一会,忽然主动站了起来抱住苏狂。苏狂一愣,夕月可是在外面那,这个死丫头竟然踮起脚,直接‘强吻’了苏狂!轰,苏狂‘心如刀绞’啊,自己真实贱的,就不应该试探她,这下好了,苏狂现在背上了一条莫大的罪名啊,苏狂自己都感觉自己太花心了。不过陈落雪似乎什么都不顾了,竟然开始疯狂地拥吻苏狂。那柔软的胸口不断地摩擦着苏狂的胸口,瞬间苏狂就有了反应,陈落雪娇哼了一声,十分坚硬的东西顶住了她的小腹。砰!就在这个时候夕月忽然闯了进来,不过眼前的一幕她傻眼了,愣在原地好半天没缓过神来。轰的一声,陈落雪感觉天都塌了,也就是这个时候她忽然清醒了过来,整个人也瞬间冷静了,她的确是喜欢苏狂,可是绝对不是那种没有原则的。刚才或许是一时激动,她竟然忘记了控制自己。不过现在这种情况被夕月看见了,几乎是没有解释的必要了,也解释不清楚了。本来,苏狂和陈落雪都等着夕月爆发的,可是不知道过了多久,夕月只是淡淡的一笑,轻轻地关上了门。苏狂和陈落雪直接傻眼了,这个时候他们那里还有别的心思,飞快的推开对方,苏狂和陈落雪脸色都不好看。糟了,夕月姐肯定不会原谅我了,都是我不好……还有你,为什么勾引我?陈落雪抬手指着苏狂质问道,苏狂冤枉啊,本来想解释,可是现在解释已经没用了,索性心一横:我就是想跟你上床,谁让你长的那么诱人那。本来准备好无数词语和苏狂辩论的陈落雪竟然直接词穷了,她瞪大了眼睛,半响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算了,事情都已经到这一步了,早晚都是要面对的,还是出去面对现实吧。苏狂叹口气道,随即拉着陈落雪走了出去。夕月只是淡定的坐在沙发上,看起来她有点失神,不过还算是镇定。苏狂和陈落雪做错了事情,自然不敢大意,慢慢的走过去,陈落雪瞪了苏狂一眼,轻轻地抱了抱夕月:对不起夕月姐,我不是故意的。夕月笑笑:没关系,一夫两妻也没什么,反正出力气的是他。轰,苏狂感觉天雷滚滚,自己被雷的里焦外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