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987章试试衣服
    来,试试那件粉色的。苏狂指着那有些半透明的粉色裙子说道,夕月脸色一红,轻轻地拍了苏狂胳膊一下:你也太坏了吧,那东西怎么传出去。售货的服务员小妞却是看的明白,立即搭话:那东西也不一定是出去穿,在家里给老公穿也是不错的。夕月一愣,瞬间脸更红了,苏狂也尴尬了,自己只是单纯的觉得那裙子好看罢了,还真的没往别的地方想,再说了这个世界比华夏还要先进和开放一些,这样的衣服穿出去怎么不行?不是挺好的吗?好,不如您进去试试看。售货服务员笑着说道,夕月看了苏狂一眼,轻轻地点点头,拿着裙子啪啪的跑了进去,关上门,夕月胸口有些起伏。推下去自己的运动裤,夕月白皙的秀腿全都露了出来,除了那运动裤之外,夕月只是穿了个内ku而已,而且还是三角的,看起来要多有人有多诱人。缓缓地穿上那粉色的内裤,夕月看了看,觉得还真是美,这种感觉的确是不凑,可是让她传出去,多少还有些不好意思。那个,苏狂,你进来看看,我就不出去了。夕月在里面小声的说道,苏狂微微一愣,随即笑了:好,你给我开门。夕月退到门后,给苏狂开了门,苏狂进去一看,不禁眼前一亮:很好看啊,为什么不传出去?你这美丽的腿不是也完美的展现了出来?这搭配简直完美,比什么运动裤好看了一万倍。虽然苏狂这么说,可是夕月还是害羞,指了指粉色的裙子:你看看,太透了。苏狂仔细一看,瞬间明白了,这裙子设计者还真的是脑残了,这透明度也要有个限度,现在夕月的nei裤颜色几乎都展现出来了,黑黑的,怎么可能传出去?除非再换个粉色的内裤。苏狂皱了皱眉之后,淡淡的说道,夕月懵了,看着苏狂一脸意外,不过苏狂仿佛是找到了办法一样,立即出去问售货员:这里有粉色的内ku吗?啊?服务员稍微一愣,脸上有点火辣辣的感觉,不过她毕竟是售货员,稍微吸口气指了指不远处:那里有,不过是女性专区,你一个大男人……没事,我去去就回。苏狂说完,直接过去选去了,反正拿了就过来,再说也没有女的直接在那换衣服,而且很多丈夫陪妻子去换衣服不是也经过那里?啊?变态!一个jiao嫩的声音响起,苏狂直接愣住了,竟然是刘香儿?那个倒卖阵图的,刘香儿一愣,瞬间认出了苏狂,立刻笑了:嘿嘿,怎么是你?我还以为是那个变态那,对了,你最近有没有心制作的阵图?给我,我能给你卖个好价钱。刘香儿十分认真而且自信的说道,苏狂鄙视的看了她一眼: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一天就知道钱,你是不是钻钱眼里去了?哼,废话没有钱你养我啊。我养你那不是bao养了?滚。刘香儿骂道,不过想想苏狂是自己的家财主,不能得罪,立即转过身不说话了,只是选着内衣。苏狂探过头看了一眼,这个刘香儿也真是醉了,竟然悬了一个D级别的罩往自己胸口比划,虽然说这丫头的确是有几分料,可是和D想比还是差的远那,苏狂当时就笑了:嗨,香儿美女,如果你相信我的目光,我看你还是在B附近找合适,这个对你来说,实在是太宽松了。刘香儿一愣,转头一看苏狂竟然盯着自己的胸口和手里的罩,当即脸红了:你个变态,怎么偷看我买内衣?我是看你挑选方面实在是不怎么在行,所以免费的给你提了一些意见。刘香儿还是幽怨的看了苏狂一眼,一脸的戒备,苏狂微微一笑,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是忘了点事情,夕月那丫头还在等着自己那,二话不说,苏狂直接选了个红色的内ku跑了回去。刘香儿一回头,刚好看到苏狂拿着红色的内ku跑的画面,当时就震惊了:天,莫非他还有这种癖好?简直是太恶心了。苏狂跑回去的时候,总是感觉身后的目光有些奇怪,要是知道刘香儿的想法,估计得直接气死了。怎么样,试试看。苏狂将粉色的内ku递给了夕月,笑着说道,夕月脸色红的厉害,虽然她也清楚自己早晚是苏狂的人,可是毕竟还没有跨过那一道坎,如果现在在苏狂面前换内ku,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你转过身去不要看。夕月小声说道,苏狂耸了耸肩:转什么身啊?我正好看看我的女人的完美玉体。哼,你原来是为了这个。苏狂摸了摸鼻子,只是笑着不说话,夕月忽然也笑了,十分狡黠的目光看了苏狂一眼,随即缓缓地退下粉色的裙子,轻轻地退下最后的nei裤,那一丛凄凄的黑色和完美的身体出现在苏狂面前的时候,苏狂承认自己真的是冲动了。妹的,现在是我定力越来越差了还是夕月这个妮子太有吸引力了?苏狂心里抱怨道,本来对自己的定力很有信心,可是没想到这个妮子换衣服时候的动作那么诱人。娇羞的换上新衣服,夕月转了一圈:好看吗?苏狂缓过神来,瞧了一眼,还别说,的确是很美,甚至是美得不像话。嗯,好看,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好看的美女了。娇羞的看了苏狂一眼,两个人出去,售货员还坏坏的看看苏狂,苏狂又给夕月选了个白色的衬衫,付了钱才算是离开。夕月脸更红了,刚才脱衣服的时候,心里竟然想着和苏狂晚上时候的画面,脸热的简直可以烧开水了。现在我们去哪?夕月小声的问道。苏狂四下看了眼:去吃饭吧,我都饿了。点点头,苏狂和夕月去了附近的一个大酒店,这里是比较豪华的酒店,价钱自然不低,不过夕月知道苏狂是狂炎帮的帮主之后,就对花苏狂的银子没有丝毫的负担了。反正怎么花,苏狂也不会穷了,夕月心想可不能便宜了这个家伙。菜上来之后,苏狂和夕月一面聊天一面吃,苏狂脑海里始终浮现着刚才夕月换衣服时候的美丽画面,吃着饭自然是很香,夕月似乎也看出了苏狂心里想什么,脸不由自主的又红了。喂,苏狂,你跟我说,你是不是喜欢落雪?夕月扒着饭,有些犹豫的问道,苏狂稍微一愣,心想这个女人怎么会想起来问这个。没有啊?怎么忽然问这个,不过那个小丫头还是有些资本的,偶尔欺负欺负她,揩点油我还是很愿意的。哼,混蛋,你怎么那么坏?苏狂耸了耸肩:不然那,你还让我和她发生点什么?说着,苏狂仿佛想到了什么,坏坏的看着夕月:你不会是想咱们三个人一起……噢,原来夕月大美女还有这个爱好。你说什么?你个坏蛋。夕月气的不得了,不过论武功不是苏狂对手,论吵架也被苏狂碾压,最后无奈了,只能坐在座位上气的不说话。苏狂老人家倒是悠闲,你不说话我也不在乎,甚至还饶有兴致的吃着眼前的菜。苏狂,如果落雪喜欢你那?夕月忽然鼓起勇气问道,她也是女人,对于女人的心思自然是很了解的,和陈落雪走的那么近,那个小丫头有什么心思,夕月大概能猜个七八分。如果她喜欢我又不在乎我能不能负责,我倒是很想把她收了,本来嘛我还是想和女生少发生点关系,不过那看样子是月老眷顾我,我的红线实在是太多了,就算是我想推都推不掉了,没办法,既然如此,那我就只好放弃反抗了。哼,花心就花心,还给自己找什么理由?苏狂将一只大鱼吃的七七八八,拍了拍肚子:好香,好饱啊,这下晚上的时候可就有精力了。夕月撇了撇嘴,苏狂的回答她说不出来满意,也说不出来不满意。她心里十分的清楚,陈落雪是真的喜欢苏狂的,虽然那个丫头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甚至表现的和苏狂关系很差。夕月是真的希望陈落雪能幸福,想的远一点,她甚至不在乎和陈落雪共同服侍苏狂,可是她心里多少还有点自私,期盼苏狂说這辈子只是喜欢你一个。可是,这个愿望在苏狂毫不考虑的回答下终于落空了。摇了摇头,夕月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怎么那么纠结,就在这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甚至还有女人的尖叫。怎么回事?夕月撇了撇嘴问道,苏狂摇了摇头:我哪里知道,或许是那个人强抢民女吧。噗,陈落雪狠狠地白了苏狂一眼:就你想象力丰富。苏狂嘿嘿一笑,也没怎么在意,不过稍微回想一下刚才的声音,怎么有点熟悉的感觉?是谁来着?忽然苏狂眉头一皱,那个声音和刘香儿实在是太像了!不会是这么巧吧。苏狂郁闷的想到,不过既然让自己碰上了,和刘香儿怎么也算是朋友,苏狂不可能坐视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