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885章看清现实
    苏狂完全是将陈落雪当做小女孩来看玩笑的。不过,也就只有在陈落雪害羞的时候,苏狂才能意识到她是个‘女人’。放下陈落雪,苏狂也开够了玩笑,等着人家朱莉大医生配好了药方,然后再让那些已经逃跑的医生帮个帮,就可以给两个小孩子治疗了。苏狂和陈落雪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因为所有人都逃走了,所以这里显得十分的空旷,空旷的只要苏狂和陈落雪两个人影。坐下之后苏狂就严肃多了,而陈落雪似乎也意识到,苏狂只是和自己无恶意的开玩笑,甚至没有把自己当做女人怀着占便宜的想法调xi。不过,这也让她十分的神伤和自卑。自己,真的有那么没吸引力吗?对了,刚才你们说的人族和神族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苏狂疑惑的问道,完全是一头雾水,一点都不明白啊。难道这和华夏里电视剧拍的,人和神之间,注定是不能相爱的?啊,连这个你都不知道?你是不是神武大陆的人啊,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外星球穿越来的。陈落雪瞪着大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说道。苏狂咳嗽一声,一脸神秘的说道:我不是早就说过了,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切,你就吹吧。关于人族和神族的事情啊,其实我也是听说的,而且大家几乎都这么说,似乎就成了一种常识,据说当年的人族和神族,也不是不能相爱的,只是因为千万年前传说人族的最强领袖和对方的领袖发生了矛盾,从情侣变成了仇人,之后人族和神族就出现了难以修复的界限,在之后有人族和神族人相爱,据说不能生产子嗣,更让人族和神族的界限明显了。最后,因为各种原因,从政治和其它方面,人族和方面都禁止两族人交往,更别说是成亲了,因此这个几乎就成了禁忌。苏狂点点头,事情说起来并不算是繁琐,简而言之,就是两个种族从误会到利益不相同,开始越走越远了,以至于形成了今天的局势。至于这人族和神族到底能不能生产子嗣,还真的不好说。因为就算是有人族和神族结合,就算被发现了,生了孩子他们也不敢说。不然,孩子难逃一死!苏狂揉了揉眼睛,要是那两个孩子真的是人族和神族的结合后代,那也算是心品种了。不过一会,朱莉的房间之内,传来了惊喜的欢呼。苏狂立即起来,风一样的推门而入,朱莉正兴奋地看着自己配置出来的药汤,味道十分的诡异,就算是苏狂这种几乎可以适应各种环境的人,闻到了这顾气息,还是忍不住有呕吐的欲望。你丫的弄得是什么东西?你别跟我说这个东西要让那两个孩子喝下去,说真的,就算是我,都未必喝的下去。苏狂说完,朱莉抬起头,兴奋地看着苏狂:我成功了,成功了。苏狂郁闷了,这丫没听到自己的话。而且她为什么这么兴奋?还成功了,莫非她失败的几率很大?奶奶的,那不是坑自己嘛,还说肯定能治好那两个孩子。这东西不是喝的,而是敷在身上的,如果真的喝下去,怕是人就要被冷死或者烧死了。朱莉认真地说道,随即开始列举了苏狂听都没听过名字的医书典籍里面的知识,证明自己的方法是多麽的高明和有效。得了你这个丫的,先治好了再来吹吧,再说了,你不是说治好的几率是百分百?可是你刚才为什么成功了那么高兴?难道很可能失败?陈落雪也慢慢的走了进来,听了苏狂的话,微微的皱眉,心想要真的是苏狂说的那样,自己老弟还很危险那。当然不是了,我要是只是配出来十幅药材,那简直太容易了,不过为了挑战自己的技术,也为了结余材料,让我们神武第一学院能够多两分材料在这里,我只好不遗余力的努力,终于用仅仅一般的药材,就炼制出了足量的药水。苏狂恍然,陈落雪也放了心。这么说来,你剩下来的药材,还在身上喽?苏狂眉头一皱,十分认真地问道。朱莉嘟着嘴,警惕的问道:你想干什么?苏狂无语了,自己是这材料的主人,如果对方治病用不了那么多,当然应该还给自己了,莫非这个丫头公报私囊,要据为己有?在我这里,不过我们神武医院没有这种东西,为了弥补医院的空白,我决定将剩下来的药材捐给医院。朱莉十分认真地说道,这个时候陈落雪也走了过去,捏着鼻子看了那药一眼,心想这妮子还真是忍受力异于常人,竟然在这种气味面前不为所动。落雪同学关心的只是药汤,至于剩下来的药材给谁,她才懒得理会,反正她是不想要。朱莉说医院十分缺少这种东西,将这剩下来的捐给医院,她也觉得没什么,毕竟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地方,留下来材料,也算是为医院做了一份贡献。不过,苏狂的举动却是让人有点意外了。苏狂只是冷冷的扫视了朱莉一眼,随后毫不客气的一伸手,竟然敏锐的看到了那材料就在朱莉身后的密密麻麻的盒子里,直接找到了那个藏着宝贝的盒子,将东西拿了出来。一丢,那两样材料直接进了自己的口袋。朱莉惊呆了,没想到苏狂眼睛这么贼,不对,应该不是眼睛的问题,苏狂肯定是通过气味发现的。不过现在因为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的药材没了。盯着苏狂,这丫头似乎真的是很生气:苏狂,你干嘛拿走我的药材,我说过了,这个对医院来说是填补了一个空白,对我很重要。苏狂眸子一冷:那有怎么样?对你很重要,我就要给你吗?苏狂的话让朱莉感觉脊背发冷,竟然后退一步,她以为苏狂是‘卸磨杀驴’了,不过片刻,苏狂的那股可怕的气势就消失了。对了,对方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生而已,自己跟她发什么火?苏狂暗暗后悔,随即将袋子里的材料拿出来,不过也只是截取了一少部分分给了朱莉。这些足够你自己研究用了,作为朋友,这是我给予你私人的礼物,你不用上交给医院,还有,我告诉你这东西虽然是珍贵,可是我绝对不是舍不得,要是能救人,我肯定毫不犹豫的交给你,不过我告诉你,这个东西一旦交给医院,真正需要它的人得不到,不过是进了那些有权人的口袋,而我,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苏狂的语气很冰冷,陈落雪微微抬头,有点难以相信的看着苏狂,她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审视苏狂,现在她感觉苏狂就是个勇敢的勇士,敢于和一切不公平说不,敢于和任何有权势的人抗衡。他,似乎追求的真的只是对错。朱莉有点惊讶了,这东西给医院,怎么会像苏狂说的落入心怀不轨的人手里?不行,你一定要留下,医院会妥善保管,如果有人需要,我们就拿出来。苏狂忽然笑了,看着朱莉那么认真地表情,感觉这真的是一种讽刺啊。朱莉,你以为药材的调动是你能够掌控的吗?你知道你们医院每年有多少优良的药材进入了你们那些管理者的私人口袋吗?苏狂的质问一句比一句铿锵,仿佛是一个法官在审判自己的犯人。此时那些医生已经陆续回来了,可是当他们听到苏狂的话的时候,忽然发现这些话不是自己应该听到的,于是捂住了耳朵,装作没听见一样,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苏狂只是冷冷一笑,随即转头盯着朱莉:你敢说,你一个小小的一声,可以阻止这些事情的发生?你敢说这个东西,穷人可以用上吗?朱莉被苏狂逼得不断后退,她不说话了,或者说是无话可说了。苏狂,她只是个医生。陈落雪拉了苏狂一把,苏狂握紧了陈落雪的手,似乎在说我知道分寸。朱莉在苏狂的厚实肩膀前,仿佛是受惊的bai兔,不敢说话。苏狂的气息很深沉,很真实,慢慢的弯腰,苏狂的脸庞和朱莉的平行。盯着朱莉的那张脸,苏狂再次咬牙道:朱莉,不要在骗自己了,这些事情你明明都看得见,可是却视而不见,你认为,这真的好吗?朱莉浑身一颤,仿佛被苏狂戳到了心脏一样的难受。你可以假装看不到黑暗,一直活在信仰的世界里,不过你要是再行动中也假装不知道那些黑暗的存在,那就是罪恶了。苏狂淡淡的说完,将袋子收了起来:如果真的有人需要这些东西,我还有的话可以借给你们,不过让我留下来,不可能,作为一个医生,朱莉xiao姐,你是不是该先去治病?说道后面,苏狂竟然有点眯起眼睛,脸色瞬间又温和了下来,让人看着都觉得温馨。仿佛,刚才那个凶狠的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仿佛,一切都只是幻觉而已。五更完成,求订阅,求加群301497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