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812章流沙老大
    火龙统帅狠狠地打了个喷嚏,心想谁又再说我?卡尔,那个和流沙帮发生冲突的,真的是苏狂吗?火龙统帅在元帅府里,沉声问道。卡尔老大不满意了,他对苏狂有一种天然的敌意。是啊,就是他,仗着自己修为强,到处惹事,流沙帮不是好惹的组织,他这次麻烦大了,而且还给社会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我估计职司府是看在您老人家的面子上,才没有动苏狂,可是如果您继续纵容他下去,我怕出事啊。卡尔跟在踱步的火龙统帅身旁,其实一个流沙帮,对于手握军权的火龙统帅来说也就是个蚂蚁。这卡尔虽然不是什么料,不过如果是卡尔和流沙帮动手,流沙帮也得受着。可是苏狂不同,他再厉害没人知道他的后台,流沙帮也不畏惧,虽然火龙可以轻易摆平流沙帮,可是流沙帮身后的实力据说也不小。火龙为人很是谨慎,他可不想阴gou里翻船,而且他更想看看苏狂在不借助外力的情况下会如何的对付流沙帮。卡尔,苏狂不是仗着我的四处招摇的,你要弄清楚,我还没有那个实力罩着他,不然他也不会不考虑投靠我,归根结底,他看不上我的实力。火龙严肃的分析道,惹得卡尔脸色铁青,很是不服气。他苏狂不过是个平民罢了!不过不服气他也没敢多说什么,卡尔知道老爸脾气也不好,现在时候特殊,他也就忍了。这件事让职司压着,不要弄出太大的动静,也好在现在鬼族的事情在前,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鬼族的事情上,应该不难办。让苏狂和流沙帮自己对撞吧,我想要看看,苏狂是如何瓦解流沙的。火龙统帅眸光深邃,一双眼眸深邃无比,卡尔暗暗心惊,他不明白火龙统帅是凭什么判断苏狂可以打赢的。第二天一大早,苏狂就被夕月吵醒了。原来她的朋友替她找到了合适的地方开武馆,夕月就风风火火的来叫苏狂……付钱了。揉了揉太阳穴,苏狂昨天休息的晚,现在还没有精神,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一个美丽的脸庞左晃右晃的,推了夕月一下:好的,我去洗漱清醒一下。夕月瞬间满脸通红,她也不知道苏狂是不是故意的,刚才那一下推得也实在是太精准了,直接摁在了夕月的白tu上,气的她小嘴撅起来,脸色红扑扑,却是一句话说不出。苏狂走出门,精神稍微好了点:哎?刚才推到了什么东西?怎么感觉软软的?兀自纳闷,苏狂打开卫生间门的时候,直接看到了小妮穿着罩罩踩着小拖鞋露出白大腿哼着歌洗漱的样子。瞬间,苏狂感觉血液上涌,苏狂还真的是冤枉自己这个徒弟了,所谓人不可貌相,小妮看着不怎么丰满,可是谁知道竟然是魔鬼身材啊。果然穿着衣服,就算是再老练的专家也是会出错的啊。无语了,苏狂果断的关上门,装作什么都没看见,正要离开,小妮却是一脸委屈的跑了出来:师父,你好坏,你竟然偷看我。我没偷看啊,你自己早晨起来不穿衣服啊?苏狂震惊的问道。可是夕月姐说跟你谈事情,谁知道你会出来啊,我只是……呜呜。别哭了,别哭了,你要是再不回房穿好衣服,师父看的更多,不过你别着急,其实师父看你,就跟看三四岁的小孩没什么区别,师父发四。苏狂说的是真心话,虽然小妮有点料,不过毕竟是徒弟,古人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徒恋也因此被人诟病,所以苏狂对小妮还真的没什么感觉。再者说苏狂也算是阅女无数,小妮虽然有料也漂亮,可还是缺少了女人特有的韵味,和孩子无异。解释完了,再说小妮穿的还不算是太少,至少不该露的地方都没有露,以为这个小丫头会稍微平和点,谁知道听了苏狂的话,小妮先是怔了怔,两道泪痕还在脸上,片刻之后爆发出了猛烈地哭声,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苏狂无语了,自己真心是什么都没做啊,夕月这个时候也出来了,看到眼前的一幕,已经不需要多余的解释了,当即狠狠地瞪了苏狂一眼,跑过去拉过来小妮:苏狂,小妮可是你徒弟啊。黑线,苏狂还不知道小妮是自己徒弟?我去吃早餐了,你赶紧带着这丫头穿衣服。哼。夕月狠狠地瞪了苏狂一眼,转过头,轻轻的抚摸了下小妮的脸庞:没事,小妮,姐姐会为你做主的,他刚才要是碰了你一下,姐姐砍断他手指头。夕月义愤填膺,绝对不能容忍这种兴奋,瞪了苏狂一眼,谁知道苏狂现在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喝起了牛奶吃上了香喷喷的饭。姐姐,师父说我没有吸引力,师父说对我不感兴趣,哇哇哇。说着,小妮哭的更加伤心了。苏狂登时无语了,一口牛奶差点没从鼻子里喷出来,自己这个徒弟的确是够霸气侧漏的。夕月也无语了,半响才讪讪一笑:没事,你师父同xing恋,不会欣赏。噗,苏狂的牛奶直接被喷出来了。三个人出门,苏狂还是全职司机,身后的两个妞仿佛忘了刚才的事情,开始热烈的讨论起了武馆的事情。苏狂从镜子里看到两个人说笑的模样,心里淡淡的一笑,这种日子还是挺不错的,至少不至于让自己在这个世界那么无聊。只是苏狂这个铁血汉子也有‘无聊’的时候,苏狂心里在想着,自己在她们两个人的心中,到底是不是特别的重要?是不是像是在柳溪她们心中的地位一样?速度飞快,苏狂很快就按照指示找到了那个所谓的武馆,落下去的时候,苏狂发现这个楼其实不算高,大概十五六米的样子,不过占地面积不算小,至少有三百多平。这样一个地方,怕是租下来也不便宜。不过苏狂想要给夕月一点‘安全感’,她已经不做职司了,如果真的习惯做武馆教练,苏狂一定会为她买下来这个武馆。进门的时候,小妮和夕月有说有笑的。只是,刚刚踏进去,小妮和夕月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甚至感觉里面有一点阴森森的,说不上来什么原因,总是感觉很诡异。苏狂站在武馆中,瞧着四周无人,而且因为停业,周围也蒙上了特殊的不了,阳光偶读很难进来,让这里的确是显得有点诡异。夕月,怎么回事?介绍你来的那个朋友可靠吗?苏狂沉声问道,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啊?只是个很久没见的同学,不过应该没问题吧,怎么了?夕月问道。苏阴沉着眸子,开启龙神之眼,略微扫视了四周一变,有强大的灵气影子,看样子刚刚有强大的修士来过,和苏狂有过节的,而且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自然是流沙了。流沙的报复来的比苏狂想的还要快,看样子流沙的老大是盯住自己了,不然绝对不会昨天刚刚败了一阵,今天就立马再次出手。流沙庞大,苏狂不敢掉以轻心,而且对方早有准备,也许会有埋伏。出来吧,流沙的人,你们既然设计好了埋伏,难道还不敢露面?苏狂冷笑喊道,小妮和夕月一听,都愣住了,流沙竟然嚣张到这个程度,今天竟然又来找麻烦?哈哈,好,苏狂你果然是个对手。一个恐怖的声音带着几分纤细,仿佛是半男不女的人妖。小妮听着这个声音,感觉心惊肉跳的,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了。不过让小妮更加吃惊的是,那个说话的家伙竟然还是个抠脚大汉,仔细看看就会发现,他的皮肤黑的仿佛是去了非洲来一个月日光浴之后的成果。头发很短,好像是被撒上了胶水,三三两两的念在一起,整体看起来,似乎是光头,而最让苏狂无语的是,这个老家伙竟然还自以为风流,手里握着一把扇子,扮作翩翩公子的模样。喝,真是恶心。小妮喃喃的说了句,走到苏狂身旁,夕月站在两人身后,抬起头盯着那个所谓的流沙之主,心里不住的打鼓,传说流沙主可是个手里沾满鲜血的男人,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不敢当,如果流沙主人都来了,我也不算是什么角色了。苏狂说着,盯着那个半男不女的流沙主人,刷的一下,他的速度很快,瞬间落了下来,站在苏狂对面,死死地盯着苏狂:是吗?既然如此,你是打算乖乖的束手就擒了?话音刚落,瞬间又有数不清的人飞了下来,都是流沙的手下,而且每个人的修为都不俗。苏狂一一扫视,点了点头,心里有点数。既然杀了我流沙的堂主,而且还拒绝不道歉,看来你是真的要和我们流沙来个鱼死网破了?质问,居高临下,他是流沙的主人,此时刚刚展现出玄武一元丹的实力,不过他的真正实力肯定比这个恐怖。哼,你傲气什么?待会看我师傅怎么收拾你。小妮狠狠地说道。嗯?流沙主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仿佛是黑无常,听到了小妮的话,忽然看了小妮一眼,猛然释放压力,玄武一元丹的威势显示了出来,瞬间一道无形的灵气压制了过去,直接冲入小妮的灵台,瞬间一股说不明的压力开始对小妮施加压力。额头,沁出了汗珠,小妮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抵抗这股压力,实在是太大了,仿佛瞬间就会摧垮她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