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737章抵抗一切防御
    刷刷的人群瞬间将苏狂围的水泄不通,不过让人感觉意外的是本来叫嚣要杀了苏狂的那些人得到命令之后,只是将苏狂围在了里面,却并没有真的过去和苏狂动手。他们你看我,我看你,虽然表现的不明显,但是那种相互观察的小动作逃不开苏狂的眼睛。黄霸天眸光微微缩进,没有真的说什么,但是他看苏狂的眸光却是越来越冷。你自己走吧,带着我,跑不了,我叫宫怜儿,你出去找人来救我,求你了。自称宫怜儿的女孩子站在苏狂的背后,她的身体有点颤抖,显然她非常惧怕这些人,可是她还是忍者恐惧,低声对苏狂说道。只有苏狂跑了,她才有机会摆脱这些人,这一点她很清楚。苏狂嘴角微微上扬,轻轻一笑:可是我不想按你说的做,怎么办?为什么?宫怜儿瞪大了眼睛问道,心想莫非苏狂不想救自己了?说起来也是,毕竟和自己非亲非故,而且这里凶险万分,谁走了还愿意回来?不过话说回来,苏狂刚才竟然敢得罪黄霸天,也不至于瞬间就吓怕了吧。我现在就要带你走。苏狂看着那些人距离自己差不多了,忽然低声喝道,同时眸光一转,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道白色的光芒,猛然一转,如同是绽放的炼化,瞬间白色的光芒压住了四周的一切。仅仅是一剑,苏狂舞的酣畅淋漓,轰然之间围在周围的虾米少了不少,无数人的怒吼和大叫就在白色的潮水退去之后消失了,剩下的一少半人都是修为还算是可以的,扛住了刚才的一剑,手里或者拿着法器或者躲在了那些真的高手后面。你……为什么?宫怜儿不知不觉间已经抱住了苏狂的腰,那有力的身体给宫怜儿的踏实感觉是她从来没有感觉过的。苏狂稍微舞动一下七杀,眸光依旧寒冷:因为我愿意,就是这么简单。苏狂说完,示意宫怜儿拉近了自己,同时大吼一声,震得不知道多少心心胆都裂了,随即苏狂如同是离玄的箭飞了出去,勇不可挡,千军万马之中如入无人之境的感觉。拉着苏狂的身体,宫怜儿只是感觉一阵阵的罡风从身旁飞过,无数的刀剑正朝着自己的身上打来,可是身前的那个人,一下一下全都替自己挡开了。蹭的一声,苏狂一直大手拉住身后的宫怜儿胳膊,一下子跨越到了一个高地,站在上面,苏狂可以轻易地将下方的一切看在眼中。东面,是最容易突破的。苏狂扫视周围一眼后,心里迅速做出了嘴准确的判断,盯着张着大嘴吼着冲上来的人一眼,苏狂随手一剑,轰然巨吼,那些人如同坠入了深渊一般落了下去。冷笑一声,那种货色竟然也要和苏狂动手。还不是很远,如果直接越过去……宫怜儿怕是有点受不了。苏狂正在想着,忽然身后罡风凌厉额,身子一转,长剑一挡,竟然是一道金色的光芒,随着暴涨过后,一个拳头朝着苏狂砸了下来。轰!一声巨响,随着宫怜儿害怕的大吼,她发现自己竟然被一道元气笼罩在里面,而眼前的那个男人,正傲然的站立着,他的身上有淡淡的黑色气息,如同是一面墙保护住自己。这一拳,你不是试过了?苏狂盯着黄霸天,冷笑道,当时苏狂站着不还手黄霸天用的就是这一招。这一招没用过吧!黄霸天漂浮在空中,好像是周围已经没有了引力,盯着苏狂,忽然右手微微一动,一道红色的令旗飞了起来,被他握在手中,随着一阵口诀默念,随即无数的红色火焰像是下雨一样的朝着苏狂呼啸而来。苏狂盯着那些火焰,眸子里竟然露出了兴奋地神色!火!自然是鬼族的最强,而苏狂的左眼的鬼玄火,是强于这令旗火焰千百倍的存在。对付黄霸天,鬼玄火似乎是出其不意的最好办法,当然苏狂没想直接亮出来自己的底牌,手一动,将宫怜儿稍微推开,苏狂任凭红色的火焰将自己包围。大家一起上,给我抓住那个女的。羊胡子老头看苏狂推开了宫怜儿,她落了单,兴奋地吼着,不等别人上去,他速度快,第一个冲了过去。嗖!剑芒一闪,羊胡子老头没想到熊熊烈焰之中的苏狂,竟然还能发出攻击,登时一声大吼,连忙后退。不过已经晚了,苏狂的剑很快,很凌厉,让放松了警惕的羊胡子老头吃了个大亏,他的脸上出现了淡淡的血痕,随即鲜血瞬间决堤一般的流出来,而本来整齐的短胡子,此时已经被拦腰削断了。一声惨叫,羊胡子老头满眼都是震惊的神色,他不可思议的盯着红色火焰里面的那个身影,有话竟然说不出来。如果苏狂苏狂剑气稍微减弱,现在的羊胡子老头恐怕不是脸上出现了一道剑痕,而是半个脸没了!羊胡子老头不算是傻,眼眸里的光芒闪烁半响之后,虽然身上的灵气依旧澎湃的涌动着,但是他已经没了上去和苏狂交手的心思了,而且黄霸天正和苏狂打的火热,根本没心思注意到底谁上去拼命了。羊胡子老头稍微落后片刻,瞬间无数人超过了他,渴望建功的人太多了,能在老大的面前表现一次也是难得的机会,更何况此时的苏狂已经被他们老大困在了火焰之中。不过这些傻×谁也没注意,被火焰控制住的苏狂没有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他们一跃五丈之高,俯视着下面的苏狂,忽然围成一个圈子,瞬间祭出手里的法器。刀剑枪叉早已经是寻常的法器了,其中很多法器苏狂连见都没见过,非常特殊,甚至一张琴什么的东西都成了攻击的法器,闪耀在空中,这些法器像是找到了盟友,迅速结成了联盟,共同散发出更加庞大的光芒。宫怜儿此时距离苏狂比较远,加上她也不是死的,看见光芒过来之后,迅速退后了几步,那些法器的光芒轰然冲过来,却没有伤到她,全都砸在了苏狂的身上。红色令旗召唤来的火焰汹汹燃烧着,一次又一次的火焰不断的飞向苏狂,加剧火焰的燃烧,而更多的法器联合散发出的一次大规模的进攻,更是击中苏狂之后发出震天的怒吼,破碎了虚空一般。烈焰燃烧之地,仿佛是地狱深渊,轰然之间联合的法器一次进攻过后,开始在空中迅速的旋转,发现苏狂仍然站在那里没事的时候,他们正在筹划着下一次进攻。不过在这个特殊的时候,也不是所有人都疯狂的进攻苏狂,很多聪明的人都瞄了羊胡子老头一眼,因为他们知道这个老家伙心思缜密,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所以他们选择跟随羊胡子老头。老头不动手,自然有他的意思,这些家伙虽然祭出了法器,可是根本没有使用多大的灵气进攻,此时一击占了便宜,看着苏狂被火焰吞噬没有还手,他们立即将法器收回,控制在身前四五米的地方。如果下一次那些人再次进攻,这些家伙就要考虑下自己到底是不是跟着出手了。被一群算是不俗的高手围攻,而且在令旗的火焰燃烧之下已然面不改色,那些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开始重新的审视起了苏狂。他们之中也有羊胡子老头修为的人,按照程度来看,竟然是和苏狂一个级别的,可是竟然奈何不得苏狂半分,越来越多的精锐高手收手了,他们大抵是飞在空中,盯着苏狂,静待其变,只有那些没脑子的小喽啰仍然乐不可支,以为是要立功了,不断地祭出法器一次又一次的使用灵气狠狠地攻击下面的苏狂。老头子,你怎么还不动手?被帮主看见了可不好。一个冰冷的声音从远方传到了羊胡子老头的耳朵了,老头子微微皱眉,看了那个人一眼,只是冷然一笑:嘿嘿,我发现这个家伙的铠甲很不错嘛,似乎可以抵抗所有的攻击,如果是这个样子,咱们倒是不妨从别的方面下点功夫。羊胡子老头说完,将眸光放在了不远处的宫小怜身上,眼眸光芒是一变再变,没人弄得清楚他在想什么。不过隔空传音的那个黑胖男子却是眸子闪亮,一语惊醒梦中人一般的兴奋,看着宫小怜。苏狂厉害,可是抓到那个女人,他一定会投鼠忌器。这个人的铠甲说不定是上古法器,如果真的是那样被说是帮主,就算是再厉害的修士来了,也伤不到他,如果我可以抓到那个女人,他一定投鼠忌器,到时候这个功劳可不小啊。黑胖的男子同样是精明之人,几经考量之后,他感觉自己的机会真的来了。趁着火焰凶猛的第三次燃烧起来,胖子收回了自己的长枪,猛然一个转身,直奔宫小怜而去。狰狞的脸庞让人感觉恶心,宫小怜的相貌属于那种公主型的,盯着黑胖子,吓得惊叫了出来,连忙后退了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