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673章人都有死穴
    苏哥,那个董炎好像还是不服,到时候不会会坏事?欧子彦小声的问道。应该不会,只要他老子不蹦跶了,那他没什么搞头,再说咱们现在既然和他老子站在了一起,也不好动他。苏狂说完,看了看欧子彦:你表现得很好,这件事算你一份功劳,待会咱们要去的是林家,他们家很多人都在纪委和常委,平时不怎么在电视上露面,可实际的作用却不小,不能小瞧,明里暗里你要透露出咱们现在的优势,给他们压力。苏哥,你就放心吧,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不会有差池的。嗯,那就好。苏狂和欧子彦是走着去林家的,这个地方就这么大,那些大官都在这个小区。林家的守卫同样森严,不过态度比董家的好了不知道几万倍,见到苏狂和欧子彦,立即恭敬地请到里面一个待客厅坐着,封上好茶招待,随即进来了几个貌美如花的女服务员,为苏狂和欧子彦端茶送水,似乎随时待命。苏哥,还是这林家靠谱,这待遇就是不一样,你看这小妞一个个水灵的,要是咱们没有女朋友,还真想挑一个回去。欧子彦得意的说道,跟着苏狂感觉太扬眉吐气了。小欧,我现在是国家军委副主席,该注意形象还是要注意的,你跟我说话小心点。苏狂瞄了欧子彦一眼沉声道,那几个女服务员也不知道听没听见,要是听见了那可丢脸丢大了。哎呀,苏哥,我倒是忘了这一茬。还有,人家是这里的服务员,又不是过去社会的奴隶,你还想随意挑啊?你这思想不好,要改一改啊。是,多谢主席指示,遵命。欧子彦敬礼道。算了,也不是啥大事,下次有人在的时候留意点就得了。两兄弟正胡侃,外面传来了匆忙的脚步声,随即一个秃顶却眸光精神的老年人走了进来,刚刚跟在他身后的护卫很自然的站在了外面没有进来,而他看见苏狂亲热的好像是自家兄弟,上去就先来个大大的拥抱,让欧子彦吐槽了半天,自己和苏狂见面都没你那么亲热。苏副主席真是看得起我林某人,竟然白忙之中还能有时间来寒舍作客,真是荣幸林秘书长客气了,你这房子要说是寒舍,那一般人家的房子恐怕就是狗窝了。苏狂笑吟吟的说道,话里带着讥讽的意思,姓林的大概也听出来了,不过揣着明白装糊涂:不敢当不敢当,和苏副主席的豪宅比起来,差得远那。苏狂呵呵一笑,心想我就算是住着国家的豪宅,好赖是打击小鬼子,为咱们华夏争光了,说的不客气点也算是劳有所得,你这家伙不过是凭借组上的关系,大肆敛财,建造豪宅,还在房间里放了那么多的珍奇字画,摆阔炫富,也好意思和我比?林先生,你好,我是苏狂的朋友,一介草民,所以就叫您林先生,不介意吧?欧子彦及时站了起来,打破了僵局,本来苏狂对他说林家比较温和,要温和对待,可是看苏狂那架势,似乎更讨厌林家那。其实说实话,刚才姓林的炫耀自己豪宅时候的那个特殊的表情,就像是一个暴发户一样,搞得苏狂都很不爽,只是没想到苏狂那么强势。毕竟,苏狂现在可是有求于人啊!那个姓林的大概也是抓到这一点了,不然也不敢那么嚣张。不介意,现在咱们又不谈公事,大家都是朋友,没什么官啊民的,大家都是平等的嘛。嘿嘿,那就好,其实这次来苏哥和我是专门拜访您老人家来了,说是你家里有一副毕加索的字画,我们想要观赏一下。欧子彦脑筋一转,笑着说道,这里的字画那么多,怎么着也得有一张毕加索的吧,不然太丢面子了。嘿嘿,小兄弟是怎么知道这里有毕加索的字画的?林老爷子笑了一声,神秘的问道。这个……林先生喜欢收藏字画,而且在这方面有很高的造诣,我也是听苏哥说的。欧子彦笑道,惹得姓林的眯上眼睛,还挺高兴。是啊,我经常和小欧提起来您,我总觉得咱们这内部里面,也就是林先生文化水平和境界比较高,其他那几位,还真的不敢恭维。苏狂认真地说道,偷着和苏狂对眼交换了个神色,虽然还没猜出来欧子彦这小子又要耍什么手段,可还是配合了。笑得眼睛都迷成一条缝了,姓林的那叫一个高兴啊,虚荣心爆棚,以前被自己的手下夸奖没什么感觉,他也知道他们是怕自己,可是这个苏狂不一样啊,论地位比自己还高,而且有守护者做师傅,击败小鬼子,地位一是无人可以比肩,就是副总理都被他弄得逃亡,不知所踪,被这种级别的人夸奖,那才叫爽,才能满足自己那颗日益膨大的虚荣心。你们几个下去吧,我要和苏副主席和欧子彦先是品画,都是艺术圈的事,你们几个不懂。姓林的手一挥,那几个美女侍者立即点头下去了,不过转身的时候都忍不住露出了笑意,心里想着自家老爷也太逗比了,好像是傻子,被人家带到了套里面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要说这普通的服务员都明白其中道理了,姓林的从从官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不应该看不出来,可就像是一物降一物,任何人都有致命的弱点,一旦被击中,就无可避免的中招,欧子彦眼睛尖,从短短两句的谈话就看出来了这个人爱慕虚荣,喜欢炫耀,而且家里藏着这么多的字画,看来酷爱字画,那么炫耀字画基本上就是他的嗜好了,只要能投其所好,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欧子彦还真的是猜对了,姓林的完全忘了苏狂来是干什么的了,带着两个人先是参观了挂在外面的几幅字画,这几幅不是国外的,都是咱们华夏古代的那些文人的真迹字画,价值也不菲,不过这都是引子,不是真的宝贝,姓林的打开一扇暗门,进去之后,里面瞬间开了灯,苏狂和欧子彦随着进去,眼前忽然一亮,琳琅满目的字画简直让人眼花缭乱,这些字画摆放的十分整齐,有的挂在了墙上,有的放在了玻璃内,仿佛是博物馆。震惊之余,苏狂敏锐的察觉到这个房间内,还有尖锐的眼睛正在死死地盯着苏狂和欧子彦两个人,他们一旦有一点异动,就可能被对方开枪袭击。看来怕字画被盗,姓林的也算是下了血本。苏狂,来,看看,这些都是我收集的字画,不敢说多全面吧,但是国内的国外的,古代的现代的都有,梵高毕加索的也有几幅,都是真迹,绝对比市面上拍卖的真多了。姓林的信誓旦旦的说道,那模样好像是字画就是他命gen子。那是当然,林先生收藏的怎么可能是赝品,一来林先生地位不一般,没人敢来骗你,二来您的造诣这么高,一眼就可以分辨真伪,这假冒伪劣是绝对进不了这宝库的。欧子彦立即奉承道,苏狂忽然用龙神之眼仔细的看了周围的字画一番,还真的没发现什么大的问题,似乎都是真迹。欧子彦很会夸人,整的姓林开怀大笑,两个人说着,欧子彦稍微伸出只手,比划了一下钱的意思。苏狂眼睛一亮,就知道欧子彦在打什么注意力,自己和他说过林家和董家不一样,属于书香世家之类的,不宜动刀动枪,太过鲁莽,所以欧子彦另辟蹊径,想用姓林的最喜欢的东西贿赂他。所谓万物皆有价,这个世界上除了生命感情等抽象东西不能用金钱衡量,那些实在的物品,都是商品,都是有一定价格的,只要你的钱够,就能买下来,所以这些字画虽然出自名人之后,艺术成绩很高,可归根到底,在姓林的眼睛里,也不过是商品罢了。这些字画可以显示他的富有,就像是他的豪宅,可以炫耀!所以,姓林的真正爱的,不是艺术,也不是那字画的本身,而是地位和面子,是金钱!只要能填饱了他,苏狂的事情几乎就不是事情!为了华夏大事,一点钱绝对是值得的,苏狂明白了欧子彦的意思之后,也着实找到了一个机会。刚才苏狂的眼睛扫视了一圈,发现只有一副字画最为怪异,明明是一八零零年左右的西方油画,可是那纸的材质却像是现代的,尽管上面有什么碳熏之类的处理,苏狂还是能看出不同。这一张一定是假的,看来姓林的上当了。苏狂心里想着,忽然抬手指着对面:那一幅我看不错,将那个小女孩在森林之中的意境描述的很真实,女孩和森林好像是在一幅画里,一个世界,又仿佛被什么东西分割开了,如同梦幻一般,这种感觉很强烈,看来是某位大师的作品吧。苏狂对画不怎么懂,只是按照自己对这张画的感觉评价的,而苏狂觉得,一个观赏者对于一幅画的评价,才是最有价值的,也最可能体现这幅画的意义,果然,还真的让苏狂蒙对了,姓林的微微一笑,知道苏狂不怎么懂画,终于找到了炫耀的机会,立即展现自己的功夫,走到这副画之前,严肃的说道:这是一八零五年F国画家卡拉尔的作品,这幅画体现的就是现实与梦幻、童真和残酷的感情,是那个时代的代表作之一,大概在一八零七年被认可,并且……姓林的滔滔不绝的演说十分精彩,不过苏狂和欧子彦的心思却没在画上,他们相视一笑,仿佛在嘲弄这个傻子上钩了,也好像是为了两个人的默契配合而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