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671章因为他伤了我兄弟
    当今的华夏,非常有实力的红色家族还有三家,董家、林家和宋家,其中宋家算是后起之秀,越来越具有竞争力,不过宋家算是好对付的,宋斌已经是对苏狂唯命是从了,他毕竟是宋家唯一的子嗣,虽然现在还是个纨绔少爷,不过宋家终究是他的,所以宋家,苏狂放在了最后,是最好解决的。剩下的董家,其祖上曾经是土匪出身,不过不是一般的土匪,是大土匪,当年曾经和鬼子pk过,不过没占到便宜,后来跟着党走,加入了党建立功勋,其家族成员比较复杂,而且好斗好武,祖上传下来的那股匪性仍然存在!林家的老爷子当年是开过元勋的参谋长,后来他辅佐的长官战死,他当时领导一支队伍,力克小鬼子,反败为胜,一站成名,其家族势力也很强大,不过族人都比较内敛,就算是有登顶的意思,也不会情谊透露出来。而且,经过老杨多年的调查,发现林家甚至和龙联盟也有来往。这件事除了苏狂,怕也只有老杨和躲在龙联盟里潜伏的两个人清楚了。苏哥,咱们要怎么做?才能让他们主动退出,并且辅佐柳老爷子。瓯子彦站在一栋大别墅前,有点担心的问道,这人家会这么容易鸟他们两个吗?武力是争夺权力的利剑,咱们现在是利剑在手里,就看怎么出击了,我的意思是恐吓加上理由,人都有自我保护的本能,只要能让他们意识到我们的威胁力,他们自然会害怕,而且许给他们好处,他们的防备和坚守也会动摇,如此一来,基本上就可以成事了。瓯子彦点了点头,他大概明白自己跟着去的意思了,大概就是充当绿叶,在苏狂为难的时候,某些话不能让苏狂这个军委副主席说出来,就由他瓯子彦说出来,反正他平民一个,说了也没事。董家的护卫还是很森严的,刚要进门,就立即有人拦住了苏狂和瓯子彦,不过好在苏狂现在的确是名气大,看门的人认出了苏狂,连忙敬礼:主席好。同志好,辛苦了,我要去见一见董老爷,不知道方便不方便。苏狂温和的问道,那个守卫的非常惶恐,他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小人物,哪里能决定苏狂的出入?连忙问道:不信啊,苏副主席,就算是副主席来,也要有预约,咱们老爷不发话,我不敢给您开门啊。没关系,你想办法找人进去说一声,就说是我来拜访了,不知道行不行?苏狂低声问道,那个守门的哪里敢说不行,既然要去通报,那就想办法吧,总也不能得罪了苏狂。苏哥,你怎么也不提前预约一下?瓯子彦不解的问道。苏狂眸光一动,瞄了瓯子彦一眼:如果我预约,他不知道要推脱到什么时候,但是我都来到他家楼下了,我看他也不好意思不见了吧。苏哥,你真厉害我看你一开始就别去当兵,直接从政都合适。瓯子彦竖起大拇指夸奖道。我以前要是不当兵,现在说不定还在哪个地摊卖菜那,那里有做到这个位置?嘿嘿,说的也是,你要是做不到这个地位,我现在恐怕还要挨那帮孙子的欺负那。两个人正说着,对面竟然走出来了一个人,正是华夏的立法委员兼任国务院总理的董三礼!苏副主席,你怎么亲自来了?有失远迎,有失远迎。董总理很是惶恐,甚至弓着身子对苏狂行礼赔罪。董伯父真的是太客气了,咱们今天也不再大会堂,不如就以年龄论交,我叫你伯父,你只管当我是侄子辈的对待就好。那老夫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请进。董总理一伸手,苏狂和瓯子彦走了进去,只是现在总理纳闷了,瓯子彦是谁啊?怎么在内部没有见到过。进入豪华的房间,苏狂三人坐在一起,瓯子彦东张西望了一下,心想守卫真森严,自己和苏狂要是死在里面,保证都没人知道。苏先生,这位朋友是?噢,他是我的发小,以前一起光屁股长大的,上一次在水雷岛攻打小鬼子我们军方吃力,主席调兵也困难,就是他带着三万人帮忙。苏狂毫不避讳的说道,至于这三万人怎么来的,算不算是非法组织犯罪,苏狂全然不管,在这种级别人的谈话中,只需要谈实力,不需要那些有没没的。噢……总理深深吸口气,打量了瓯子彦一眼,沉声应道,他没想到苏狂竟然还秘密的培养了这么一大批人,有三万之多,他竟然没听过瓯子彦这号人。不过转念一想,总理似乎是明白了什么。那些人未必是那个瓯子彦培养的,或许……直属于苏狂。心里想着,外面有人敲门,是总理的儿子,长得还算是俊朗的一个小伙子,苏狂也不认识他,不过他倒是认识苏狂的模样。这不是苏副主席,怎么有功夫来我们家?那个男子冷笑着问道,全然不把苏狂放在眼中的模样。炎儿,不得无礼。总理脸上有点难看的说道,他真的不想得罪苏狂,手握军权,和主席关系不错,痛击小鬼子为苏狂在水雷岛那里打下了军事基础,而且苏狂还是老杨破格提拔上来的,背景也不简单,他们虽然是红色家族,可是更应该小心,一个疏忽,就可能让整个家族立即万劫不复。是,父亲,不过苏副主席和我们董家素无瓜葛,不知道来我们这里是做什么?那个男人眼神很明亮,整个人有种器宇轩昂的感觉,意气风发。眸子一动,苏狂瞄了他两眼,心想对付董家,或许这个人才是真的难题。这位是少爷吧,一表人才,现在不知道在做些什么?瓯子彦笑着问道,看哪个家伙没鸟自己,心里忽然很不爽,心里骂着装什么装,说不准过两天你们还要来求我们,这种公子哥瞧不起一般人,相比就是苏狂他都瞧不起,就是因为苏狂出身不好。犬子不争气,我这个当爹的也不好给他从中央谋个职位,只是让他打理些生意。董总理轻声笑道,瞄了他儿子一眼,可是他儿子就是不买账,还是一副倨傲的模样。我听说,苏副主席当年是棚户出身,和我这个年纪的时候,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所以我还不用着急吧。董炎阴阳怪气的说道,似乎是嘲讽。你!瓯子彦真他么怒了,当老子被吓大的,这要不是苏狂拦着,早就上去干他了。怎么着?还想打我啊?据说苏副主席身手十分了得,相比这位先生也不差到哪里去,不如咱们比划比划?挑衅,这种挑衅让苏狂都眉头微微一皱。好,那咱们就试一试,反正你们家地方大,就从这交手怎么样?好啊,我也正有此意。董炎立即笑着说道,眼神阴冷的很。苏狂想要说话,不过一琢磨,那个董炎的确是有点嚣张了,加上瓯子彦以前也不是没打过架,和一个普通人交手,未必会吃亏,也就没拦着,倒是那个董总理,似乎挺怕事,连忙制止,无奈他儿子或许是被惯坏了,根本不把他老爹的话放在心上。董总理,不如就让他们试一试吧。苏狂劝道,董总理眼神有点惶恐的看着苏狂,看来这个老人家还真的是不想惹事,不过他这个儿子看起来倒是野心勃勃,十分不甘寂寞。两个人站定,苏狂和那个董炎死死盯着对方,忽然之间,那个董炎眸光一闪,先出手了,他的速度很快,似乎丹田之内凝聚了元气,一掌劈了下来,沉稳有力,瓯子彦经验很丰富,看得出挡下来不容易,当即后退一步同时凭借利落的身后,一个转身抓到了董炎的侧面,啪的一拳打出去,又狠有准。打惯了流氓拳的瓯子彦才不关心拳法好不好看,他只要站稳了下盘,能让拳头发出极限的力量,就会疯狂的攻击,没有章法。哼,太慢了。董炎的老子刚要担心董炎会受伤,准备喝止,谁知道董炎十分轻巧的躲过了瓯子彦这一拳,仿佛浑身都是眼睛,躲开一拳,随即回给瓯子彦一拳,很快,像是一阵风,啪的一下打中瓯子彦胸口,就像是一块拍砖狠狠地拍了上去。哼。董炎脸上露出了邪恶的微笑,微微揉了揉自己的拳头,仿佛炫耀自己的胜利。噗地一声,瓯子彦嘴里竟然吐出了血,苏狂几乎在瓯子彦吐血之前就冲了过去,连忙封住瓯子彦身上的穴位,同时一双手掌给瓯子彦传过去元气,眉头皱的很紧。董炎老爹似乎还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这么厉害,今天看着儿子威风,心里大为高兴,竟然多了几份自信,甚至要和苏狂一争高下,不会再主席换届的事情上让步。哼,不堪一击。董炎低声说了句,脚步一动,踩出了一个十分诡异的步法,闪身到了瓯子彦面前,迎面就是一掌。很快,吓得瓯子彦瞪大了眼睛,不过没等瓯子彦自己出手,苏狂已经带着几分恼怒的感觉砰的出掌和他相对。啊!董炎猛然捂住了胸口,满脸都是惊恐,仿佛见识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随即整个人倒飞了出去。儿子。总理吓坏了,连忙跑过去查看董炎的伤势,而外面瞬间进来了三十多个持枪的护卫,他们黑漆漆的枪口都对准了苏狂和瓯子彦,只要医生命令,就会毫不犹豫的开枪射杀两个人。眸光冰冷,苏狂只是抬眼看了那些人一下,就让他们感觉浑身一冷,仿佛有一双眼睛正在黑暗中监视着他们。苏狂,你为什么伤我的儿子?董老爷子愤怒了,看见爱子捂住胸口不断地喘息,仿佛要上不来气的时候,急的都快哭出来了。那可是他儿子啊,唯一的儿子,董炎要是死了,董老爷子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因为他伤了我兄弟。苏狂冷冷的说道,根本不把旁边的持枪守卫放在眼里,视之如同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