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668章苏幽幽的小心思
    苏学斌那个激动,虽然担心了一下午,可是他一句话都没责怪苏狂,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是在为整个华夏做事。回来了就好,回来就好。苏学斌一个劲的重复,拉着苏狂的手不松开,他似乎隐约意识到了苏狂现在进入了权力中心,危险又多了一分,更加舍不得苏狂。爸你就放心吧,有我和小倪在,什么事都难不倒我们。苏幽幽忽然骄傲的说道。苏学斌笑了笑:是,你们谁都不能有事,都好好地,快,咱们去吃饭吧,我下厨做的,怕你们吃不惯这里师傅的饭菜。爸你亲自下厨啊,那我可要好好尝一尝了,都多久没吃到那么可口的饭菜了。苏狂温和的笑着说道,就像是一个普通员工刚刚下班回家,丝毫没有将刚才的惊心动魄带回家里来。一家人其乐融融,就在苏学斌不知道的时候,房间周围的警卫又加强了,至少多出了二十多个炎龙营的高手,而且雷兽和闪电也在这里。现在是非常时期,苏狂真的有点担心无论是龙联盟还是别的地方的压力了。小央,你干什么去?苏狂等人落座,才发现桥小央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离开了。我……不饿,我回去了。桥小央轻声说道,苏狂因为她涉险,她觉得挺不好意思的。一天没吃饭了,怎么会不饿,来。苏狂几乎是命令一样的说道,桥小央没办法,低着头答应了。苏学斌瞧着桥小央也挺文静的,和小倪一样,也挺喜欢,饭桌上没少给她夹菜,只是苏幽幽却对她不怎么友好,她总感觉苏狂今天无缘无故的去了东皇涉险和这个女人有点关系,尽管苏狂没有说出来。饭菜很可口,桥小央却吃得小心翼翼地,小倪似乎都觉得幽幽有点多心了,偷着拍了她小腿一下,苏幽幽才不情愿的收回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桥小央尴尬一笑,当然看得出苏幽幽对她有意见。没关系,不用理我这个妹妹,她就是这样。苏狂轻声说道,给桥小央夹了不少菜,热的苏幽幽是不断地用筷子插碗里的米饭,眼睛里都是火焰。哥,你怎么就给她夹菜,小倪那?苏幽幽忽然质问道,她倒是学聪明了,不直接指责苏狂,拿小倪说事。当然也有小倪的。苏狂笑着说道,夹起一块肉到小倪碗里,小倪有点害羞的看了一眼苏幽幽,仿佛在说别把我拉下水。那我那?苏幽幽气呼呼的问道。来,我给幽幽夹。苏学斌轻轻笑着,给苏幽幽夹了一块她爱吃的红烧鱼,苏幽幽当时就没脾气了,对着苏学斌不好意思的笑笑:爸,你也吃吧,不用管我们。汗……苏幽幽感觉好尴尬,一抬头,苏狂竟然还在坏笑着看自己。哼,狐狸精,就知道勾引我哥。苏幽幽心里想到。饭菜倒是十分可口,只是气氛有点异样,苏学斌也看出来了,不过倒是不担心,他知道苏幽幽从小就对和苏狂靠的近的漂亮女孩又‘敌意’,所以也只是微微一笑,年轻人的事情,他也不想再管了。饭菜吃完,苏幽幽和小倪单独呆了一会,小倪很安静,两个人说起话来更加安静,看得出,小倪挺担心苏狂现在的处境。放心吧,我没事的。苏狂安慰道,总是让小倪不放心,苏狂感觉很过意不去。恩,现在你的修为进步太快了,我真的赶不上了,也不能帮你什么忙。小倪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你帮我的够多了小倪,我欠你的这辈子都还不完。苏狂十分认真地对着小倪说道,一双手放在小倪的肩膀上,很认真的看着她。你没有欠我什么。小倪笑脸很甜的回道,她很少这么笑。嗯,不过苏狂,你还是小心点那个桥小央为好,我怕你……怕你心软,被人有隙可乘,今天的事,是不是因为她?小倪直接问道,她和苏狂直接不用太避讳。苏狂点点头:没错,确实是因为她,不过这事真的怪不了她,我相信她不是坏人,还有,我也不会被美色迷惑,你放心吧。我没说你被美色迷惑……小倪不好意思的说道,苏狂也没计较,小倪永远是那么温柔,轻声细语,口里甚至连美色都说不出的小姑娘。我知道了,放心,我会处理好。谈了谈心,苏狂觉得跟小倪在一起真的很安心,很轻松,天快黑下来的时候,苏狂将小倪送回了房间,径直去了隔壁苏幽幽的房间。苏狂这里房间虽然很多,可是小倪和苏幽幽不喜欢分开,所以只是住隔壁。敲了敲门,苏幽幽生气的喊了一句:谁啊。是我。苏狂沉声道,半天里面没有回话,苏狂就那么等着,两分钟之后,苏幽幽踩着毛绒小拖鞋,穿着蓬松的睡衣,头发披散在身上,打开了门站在苏狂面前,撅着小嘴似乎还在生气。幽幽,你都不让哥进去啊。苏狂问道。哼,不让,你找那个狐狸精去吧。苏幽幽气愤的说道,她也老大不小了,可是苏狂总感觉苏幽幽像是长不大的孩子。捏了捏苏幽幽的鼻子,苏幽幽想反抗,可是根本没办法,苏狂直接进了去,不管苏幽幽同意不同意,关上门,坐到苏幽幽香软的小床上,盯着苏幽幽看。干什么?你一个大男人进我的房间,羞不羞?你小时候都和我睡一张床,那时候你怎么不嫌羞?苏狂忽然笑着问道,气的苏幽幽垭口无言,随即呵斥:洗澡了没有,一身的汗,我的床可干净了。说完,苏幽幽缓缓走过去,坐在床上,靠着苏狂,低着头可爱的小脸蛋被头发遮住,也不做声。幽幽,其实桥小央不是你想的那种坏人。苏狂说了句,看苏幽幽没回话,接着道:其实她家里挺惨的,应该是很早就父母离异了,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当时听的情况是这样,后来她自己努力读完了大学,刚刚才找了份工作,他的父亲就被人劫持。苏狂说到这里,苏幽幽忽然抬起头:那他父亲现在没事了吗?苏幽幽其实还是一个十分心软的女孩,刀子对豆腐心,一听说人家老爸有事,就忍不住关心,在苏幽幽的印象里,天下所有的父亲都像是苏学斌一样的慈祥和蔼,可是却不知道也有桥小央那样的父亲,一整天就知道喝酒耍疯,不理家人,欠了一屁股债。虽然桥小央和他没感情,可是毕竟是血浓于水,听说他死了的时候,桥小央眼眸中闪过的悲怆,苏狂看的清楚。没有,死了。苏狂沉声道,并没有直接说他父亲被劫持就是这次和副总理的冲突,而是引到了其他的事情上。苏幽幽愣了愣,他忽然心头一颤,如果是她父亲苏学斌,或者是他的生父遭遇了这种事情,她该多麽的伤心?恐怕很久都无法振作起来。桥小央真可怜。苏幽幽无奈的说道。是啊,她现在在这里也没有亲人,咱们就算是她最亲的亲人了,你以后能不能不要排挤她?谁排挤她了?我才没有。苏幽幽立刻不认账了,扭过头去说道。那就好,我担心你对她有什么意见。苏狂解释完这个事,和苏幽幽聊了好久,一直到十点多,才回自己的房间去。原来桥小央这么可怜,不行,我今天真的是太过分了,我怎么那么坏?苏幽幽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说道,心里后悔死了。不行,我要去给她道歉。苏幽幽心里想着,心里有点愧疚,感觉自己有点坏,立即开了门去找桥小央,要跟她道个歉,把话说明白了。穿着褐色的小拖鞋,一伸清凉的睡衣,飘飘忽忽的,苏幽幽这个样子太可爱了,旁边那些守卫忽然看到她,忍不住被吸引,多看了两眼,不过他们还知道自己肩上的胆子很重,立刻又转过了头,去站岗放哨了。苏幽幽刚想敲门,忽然发现门是虚掩着的,却是见到桥小央十分美丽的坐在床边的一角,手里拿一个保温杯之类的东西,里面似乎还有声音。鸡汤是送给主席的吧。是。桥小央十分轻松的说道。苏幽幽脸色有点难看,本来想进去给桥小央道歉着,看来不必了,人家一会就去苏狂哪里送鸡汤了。苏幽幽气的转身就走,虽然也不知道自己为啥发脾气,可是心里就是难受,别的好看的女孩子对苏狂好苏幽幽就会莫名的生气,虽然她感觉对不起桥小央,也觉得桥小央对苏狂好没什么不对,可就是忍不住。苏幽幽,你大度一点,怎么像是个怨妇似的,有女孩看中了你哥你高兴才对。苏幽幽不断地对自己说着,应到了苏狂的房间。推开门,苏狂正在换衣服,这个画面太美了,看着健壮的身体,古铜色的肌肤,还有那赤果果的下面,苏幽幽差点叫出来。嘘!苏狂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苏幽幽羞的脸色通红,连忙捂住了眼睛,挥了挥手:还不快穿上。苏狂嘿嘿一笑,床上了裤衩,随意的坐在床边:你是我妹妹,怕什么?不行,把裤子也穿上。苏幽幽撅着小嘴说道。为什么?怎么还不好意思?苏狂好奇的问道,别说是晚上,就是平常的时候,男人穿着这个样子,也算是正常的。不行。苏幽幽坚决地说道,因为待会桥小央就过来了,被看见可就害羞了。坐在床上,苏狂一脸无奈的看着苏幽幽,苦笑一声,还是穿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