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667章增强实力
    姓郭的吓得连忙后退,可是那个浮屠毕竟是供奉,他的修为达到了隐者地级,就算是没有法器,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杀了只有灵者的郭先生。没有开口,姓郭的是商人,他最清楚利益的力量了,何况现在还关系到了对方的生死,他就算是说破了嘴皮子,也绝对没有半点用处。浮屠供奉,慢着。佛珠供奉缓缓站起来,走到了浮屠供奉面前,盯着他看,眼眸中都是火焰。冷笑,浮屠供奉知道那个佛珠供奉比较傻,都这个时代了还要讲究什么忠义。如果你要保护你的主子,那就动手吧。浮屠供奉无所谓的说道,两个人现在都没了法器,但是浮屠供奉只是中了龙神之眼一下迷魂阵而已,实质上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而佛珠供奉就不一样了,他先是被苏狂重创,接着又被无极老人重伤,现在已经是没力气了,1和浮屠动手,无异于是送死。喝,我现在打不过你,也不会和你打。佛珠供奉冷然道,随即转头看向苏狂:苏副主席,我敬你也是个英雄,若是想杀人,何必用这种见不得光的手段?见不得光?我的手段怎么见不得光了?姓郭的养的供奉却去杀他,这不是我的问题吧,应该是他看人不准,用人不善,怪的了别人?苏狂的语气很冷,像是生气了,浮屠供奉知道巴结讨好的机会来了,当即挥手就要杀了姓郭的。慢,苏狂,既然你要郭先生,我曾是他父亲请来的供奉,理当护他周全,可否用我一命,换他一命?佛珠供奉低声喝道。什么,你用你的命换他的命?你的命是你的吗?这个……佛珠供奉犹豫了,可是他仍然不甘心。只要你能放过郭先生,我愿意接受你的任何惩罚,就算你要对我试试酷刑,我也无怨无悔。佛珠供奉忽然大声说道,面不改色,凌然不惧。微微沉吟,苏狂盯着佛珠供奉,慢慢走到他的面前。浮屠供奉冷笑,看着佛珠供奉这个不识时务的家伙,以为他肯定是要受点苦了。四目相对,苏狂和佛珠供奉谁也不怕谁。忽然,苏狂的身上爆发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十分的可怕,仿佛是龙神之魂又出现了一样,充满着暴力和血腥的气息。咚!非常沉重的一拳,单单是听着出拳的声音,就知道其可怕程度。啊!佛珠供奉忍不住闭上眼睛,发出一声低沉的痛叫!睁开眼,有点发愣,佛珠供奉忽然惊讶的发现,自己完好无损,一点事都没有!而扫视了旁边一眼,浮屠供奉竟然消失了,仔细一看,原来是躺在了不远处,正吐着血喘息那。苏狂那一拳很快,几乎没有给浮屠供奉叫的机会。看样子,你也不是不怕死,不怕疼吗?苏狂盯着佛珠长老,忽然笑着说道:不过你为了你的主人的儿子都能这般不顾性命,我也敬重你是个英雄,英雄要跟对了人,才有用武之地,你曾经的主人就是我现在的职位,他为了华夏的安定才养了你们这般供奉,可你们却和那个混蛋为虎作伥。苏狂说着,眸光一冷,逼视着佛珠供奉。这……佛珠供奉也知道那个姓郭的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或者说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商人。可是,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供奉罢了,他当然要听姓郭的命令,没有自己的自由,管天下的事。不过,这些我都可以不计较,也可以不计较你的嚣张和傲慢,但是,我要你从现在开始跟着我,做你这个供奉真正该做的事情。苏狂忽然厉声喝道,吓得佛珠长老浑身一颤。他倒不是害怕苏狂,而是忽然意识到,自己正在莫名的和姓郭的走了一条错的不能在错的路,几十年前,他们被郭老爷子尊为供奉,当然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可是,几十年过去了,物是人为,他们早已经忘了当年的诺言。苏狂,你说你是保护华夏,保护国家的?可是你还不是为了权力和自己的利益,争斗不休?你和那个人,有什么区别?佛珠供奉忽然抬起头,瞄了那个姓郭的一眼,随即又看向苏狂,冷冷的质问道。当然有区别。苏狂忽然大声道。我是为了执行我当年的任务,即使那个给我命令的人已经不在其位了,我也没有忘了自己的责任,我和你们不同,早已经丧失了自己的本心。而且,龙联盟猖獗,他们想干什么,你应该也能才出来一二,对付他们,难道不是保护华夏?苏狂冷冷质问道。佛珠供奉理屈,说不出话来。现在我正是需要人的时候,你这个供奉白白吃了几十年的供奉,是不是也该出点力了?苏狂像是开玩笑一样讥讽道,其实也是激将法。哈哈,你说得对,我真的是白吃了几十年供奉,没有做一个供奉真的该做的事,今天我才明白过来,好,只要你是为了华夏,我愿意听你的。佛珠供奉一抱拳,沉稳的说道。虽然有点老了,不过当年猛虎的气质还没有完全消失。苏狂大喜,佛珠供奉是苏狂很少见到的忠义之人,只有和这种人合作,才能真的安心,而且他修为很高,除了特别逆天的人,一般的任务都可以去完成。苏狂二话不说,将手里的七线药珠拿了出来:这是你的法器,还给你。一愣,佛珠供奉十分不敢相信苏狂竟然放下这么好的宝贝不要,换给了他。感觉有点不相信,佛珠供奉傻傻的看着苏狂,半响才道:苏狂,你倒是挺会收买人心的。哈哈,那是,只要这人心能被收买的住,能攥成一套绳,就能做一番大事!苏狂忽然大笑道,佛珠长老也随着大笑,两个人似乎是通过短暂的接触,结成了莫逆之交。拿着吧,没有佛珠的供奉,还怎么叫做佛珠供奉?苏狂开玩笑道。是,多谢。佛珠长老两眼都冒出了光芒,轻轻地接了过来,缓缓地抚摸着这串珠子,佛珠长老感觉到了一阵心安,这可是陪伴它几十年的法器啊。主席,我也可以为了你效命,为了华夏万死不辞。浮屠长老看呆了,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他倒是听出来了重点,苏狂似乎是为了华夏,才花费这么大的精力的对付姓郭的副总理,还有龙联盟,所以他当即表态,愿意跟着苏狂。微微冷笑,苏狂瞧着浮屠长老那怂样:你就不必了,还是陪着你的主人坐牢去吧。苏狂说完,叫了外面的雷兽和闪电进来,将浮屠供奉带下去,估计关上一辈子不是问题。刚才浮屠长老要是孤注一掷逃走,苏狂还真的未必拦得住,毕竟苏狂刚才一战损耗太大,他只要躲过炎龙营的追捕,还是有希望的,可是这个人太懦弱,随风而倒,失去了机会,再者做人没有一点底线,苏狂虽然也想扩充自己的力量,可是这种人就是害群之马,苏狂是万万不敢用的。怎么了?郭先生,咱们的事,是不是也该算一算了。苏狂转过头,忽然笑着问道。心里发颤,姓郭的不知道苏狂又想出了什么法子祸害他。是。姓郭的低声道,不敢去看苏狂。你走了,你的公司要交给谁才好啊?苏狂挺为难的看了这个富丽堂皇的公司一眼,这个地方,绝对是一级棒,在京都这块地方,除了主席开会的地方,还真的没有比得过这里的。心思一转,姓郭的立即明白了苏狂的意思。当然是捐给国家,我做了那么多错事,就当是我的补偿吧,如果主席愿意,我可以将所有的财产都拿出来。那最好了,也算是你为华夏的安定出了力气,不然哪有那么便宜饶了你?苏狂冷哼道,等着姓郭的叫来了几个人,他们在核对账目,苏狂心里有数,这个数目估计要比罗斯赞尔德给苏狂的钱还要多几倍!姓郭的虽然福布斯榜上无名,可其实才是真的隐藏的大鳄。主席,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我能做些什么吗?佛珠供奉跟在苏狂身旁问道。不急,过不了几天,我的一部分人就会从水雷岛回来,你和炎龙营的人怕是难以融合到一起,所以你还是到那里做供奉吧,凭你的实力,对我来说是一个武装。苏狂沉声道,瓯子彦已经回来了,现在水雷岛很安定,小鬼子就是再作死一时半刻也不敢进犯。再说,就算是有动静,李将军那些人足以应付,苏狂需要狂炎帮的力量。略微思索,佛珠供奉觉得苏狂不像是那种只顾私利的人,尤其是水雷岛一站,为华夏出了恶气,他自己培养实力,或许是另有原因,也就没多问,直接答应了。这一次对付副总理苏狂收获其实挺大的,不但是消灭了一个心腹大患,而且找到了一个得力的助手,现在苏狂要进行最后一步了,要尽快确立新的主席,柳泽业是最好的人选,他绝对会给苏狂支持,对付龙联盟,会更加轻松。哥,你怎么和桥小央走的那么近啊?苏狂和小倪等人回家的时候,苏幽幽趁着桥小央不注意,凑到苏狂的身旁,低声问道。臭丫头,还怕你哥非礼人家啊?她是我的私人医生,当然会和我有交集。苏狂说着,轻轻地抱着苏幽幽到怀里。幽幽,哥好久没这么抱你了,经历了这么多事,其实哥心里也有点累,真的想要早点结束这一切,回咱们老家去也好,就做一个普通人。苏狂轻轻说着,苏狂像是小猫一样伏在苏狂的怀里,从小到大,她就喜欢苏狂抱着她,苏狂的臂膀很有力量,总是能给她安全感。我也想,到时候你我加上小倪和老爸就永远生活在一起。苏幽幽贱笑着说道,小倪在一旁听到了,不由得脸一红。说说笑笑,很快就回到了在首都的公寓,所谓的主席豪宅。刚一进门,就看到了苏学斌,看他坐立不安的模样,大概是担心坏了,苏狂也感觉心里挺愧疚的,他总是让苏学斌担心,恐怕天下任何一个父亲都没有像苏学斌这样每天都担心自己孩子的安全。爸,我回来了。苏狂说这话,苏学斌一回头,看见她们,本来苍老的脸庞上瞬间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