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666章处置
    无极老人此时志得意满,感觉一切进行的太顺利了,他武功又高,两次都是他‘救’了苏狂,苏狂似乎很需要他。怎么敢当?苏先生说让我解决副总理,我本来才想要出手,没成想你就解决了,不过如果以后要是有什么难题的话,大可以交给我。无极老人瞄了苏狂一眼,倒是挺得意。还真的有。听无极老人那么慷慨,苏狂眸光一闪,立即回道。无极老人一愣,感情苏狂是早就算计好了,在这等着自己,也不知道是多大的麻烦。说吧,什么事情?反正我以后也要借助你的力量。无极老人提醒苏狂还欠自己一件事。苏狂点头,他当然不会忘了,进攻龙连联盟,是苏狂一直以来的心愿。当然,那件事我不会忘了,我想要让您帮忙的是解决了枯木,他会是一个大的障碍,我不希望他妨碍到我们。苏狂声音压得很低,缓缓地凑近无极长老面前说道。眸子一动,无极老人倒是有点震惊,没想到苏狂竟然盯上了那个家伙。枯木虽然厉害,可是未必能打的过苏狂和无极任何一个人,而且他没有势力,一个人成不了事,无极纳闷苏狂怎么就盯上他不放了。你想要他的浮屠镜?无极老人一挑眉问道。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留下他始终是个隐患,我做事情,不喜欢有隐患留下来。苏狂十分坚定地说道。放心,枯木既然曾经是副总理的手下,我本来也要对付他,既然你说了,他就交给我,不过你什么时候可以帮我完成心愿?枯木说完,瞪着苏狂,眼睛一眨不眨,朝着苏狂缓缓走进两步。雷兽和闪电等人都不敢靠近苏狂,在苏狂的命令之下距离他们挺远的,也听不清他们的谈话,不过隐约可以感觉到,那个人在和苏狂谈条件。苏幽幽和小倪也有些担心苏狂,但是苏狂也不让她们两个近前,身旁却拉着一个女人,是桥小央。别说是苏幽幽,就算是小倪这么大度的人,都有点嫉妒了。或许,只要是个正常的人,看见这种场景都会有点嫉妒吧。哥也真是的,哼。苏幽幽不满的嘀咕了一句,心想一定是桥小央勾搭苏狂。这个听您的意思。苏狂眸子一沉,微微低头说道,虽然不谦卑,不过总感觉无极长老要占上风,苏狂是手下一样的错觉。而这种感觉无极长老感觉太爽了,那种兴奋地表情遮掩都遮掩不住。既然如此,我看越快越好,十天之后,我希望华夏有新的主席出现,你看行吗?十天?苏狂微微沉思,有点急了,虽然说这个可以内定,但是忽然说要柳泽业这么一个没有进入中央权力中心的人担任主席,还是有点突兀。怎么了?没什么,十天足够了。苏狂立即坚定地说道,好像是怕无极老人不高兴。哈哈,那就好,我相信你的办事能力。无极老人意味深长的说道,仿佛苏狂是为了他办事。那当然。苏狂不恼不怒,甚至脸上连一点其他的表情都没有,就像是一切都是理所当然,自己真的是无极老人手下一样。桥小央站在旁边也看的糊涂了,她总感觉苏狂是一个雄才大略的人,1绝对不会依靠无极老人这个恶心的家伙。可是苏狂的脾气又好的出奇,还从来没见过他对谁那么尊敬。苏狂,这个女人是谁?无极老人本来想走,忽然想起来苏狂刚才一直保护桥小央,而且现在也带在身边,不免有点惊讶的问道。这个……苏狂忽然还有点不好意思,瞄了桥小央一眼:是我的私人医生。一句话,桥小央都感觉苏狂是暗示自己是他的女人一样,搞得挺不好意思,脸色飘红,心里还有点激动,拉着衣角问不断纠结苏狂到底是不是认真的。原来是这杨……他不会武功吧。无极老人轻描淡写的说道,要是苏狂带一个武功很高的人在身旁,无极老人肯定有所戒备,但是这个桥小央,他一伸手就能捏死。对,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我们很早就认识了。苏狂眸子闪亮的说道,搞得桥小央一头雾水,这都是哪跟哪啊,自己和苏狂怎么可能早就认识?她就是一个普通女孩,能出现在副主席身边,她觉得大概也是那个副总理当时动了手脚,利用她作为棋子,她怎么会有机会认识苏狂?不过,苏狂说的好像两个人青梅竹马一样,让人不能不相信。哈哈,我明白了,老夫懂,都是年轻人嘛。无极老人笑着捋了捋胡子,看苏狂从桥小央面前温柔的好像是一只小绵羊,终于稍微松口气。看样子,苏狂不是他想的那样,是一只十分难对付的狼,而是一个看似凶猛的纸老虎,一天只知道儿女情长,就算和自己谈那么大的事情还带着桥小央从一旁。心里对苏狂有了定位,无极老人没在这多做耽搁,为了表现出自己的大度,扫视了姓郭的一眼:他就交给你了,反正我要他也没什么用。那多谢了。苏狂笑道,无极老人离去,这里断壁残垣,只有苏狂的人和姓郭的还有那个供奉。苏狂瞄了两个人一眼,略微沉吟,让雷兽他们将其带到了东皇大厅上面。此时的东皇大厅已经被雷兽带来的人控制了,而且今天东皇也谢客,里面除了被控制的员工之外,只有苏狂的人和姓郭的。坐在姓郭的总裁位置上,苏狂随手翻了翻他处理的文件。呦,都是大项目啊。苏狂眸光一冷,低沉的说道,这些项目很多都是国家做的,姓郭的估计是凭借自己老爸的权利,才揽过来自己做,看这样子,聚敛的财富不少。没说话,姓郭的没那么硬气,他现在就想着留下自己一条命,让自己去坐牢都行啊,只要能不杀他。苏狂看出了他的心思,更加不屑,不过他老爸毕竟是开过元勋,加上对老杨还有知遇之恩,另外姓郭的虽然坏,可是郭嫔烟毕竟帮过自己,这一层层的关系,让苏狂着实难以下杀手。你们都出去吧。苏狂对雷兽等人说道,就是桥小央也没留在里卖弄,这里只有苏狂一个人,和姓郭的以及那两个供奉。雷兽和闪电有点不放心,虽然出去了,可就站在门外,里面有一点动静,都可以立即冲进去帮忙。郭先生,你和我没什么大的仇怨,而且你的父亲曾是开过功臣,也是杨副主席的知遇之人,虽然人走,可我希望这杯茶的情谊还在,不要凉了。苏狂感慨的说道,他真的不想让老杨绝对对不起曾经的领导。是……姓郭的吓得战战栗栗,不过瞧着苏狂的模样,应该有回旋的余地,或许真的不用死。你表妹也曾经帮过我,就当是看在她和你父亲的份上,我不杀你,饶了你一条命。苏狂眸光深沉的说道。多谢副主席,多谢副主席。姓郭的够一样扣头,那样子狼狈的让人不忍直视。两个供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说话,他们没想到郭老爷子英雄一辈子,儿孙却这么窝囊。恩,不过我不能让你继续做你的东皇总裁了,去监狱里呆两年,做一个普通人呢,如何?苏狂随意的问道,压根没给他讨价还价的余地。一愣,不过瞬间又低下了头,能不用死,只是蹲两年监狱,他知足了,富贵如同过眼云烟,他四十多年都是大富豪,可是也没过的多快乐。想着,倒是觉得或许是天意,微微点头同意了。将文件仍在桌子上,怕的一声,吓得他们身子一颤,苏狂处理了姓郭的,就轮到那两个供奉了。姓郭的毕竟有后台,没事,可是这两个供奉都是凭本事吃饭的,苏狂对他们不用顾忌,也没什么情面可言,看样子凶多吉少。两位供奉,你们助纣为虐,谋害国家副主席,我看这个罪名够你们死一万次了,我敬重你们算是英雄,也就不让你们蹲监狱判刑什么的了,你们自己了断吧。苏狂望着远处,几乎不看两个人说道。他们愣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句话不说,其实这个结果他们猜到了,苏狂让他们自己了断,甚至算是一种恩赐。多谢苏副主席。那个是用佛珠的供奉沉声说道,看样子是抱了必死的决心,手一动,一股掌力凝聚,就要自行了断。慢着,你我现在虽然有伤,可是一同联手,未必不能找机会逃出去。旁边的浮屠镜供奉忽然拉住佛珠供奉的手低声喝道,虽然机会很小,可是他想试试,盯着苏狂,眸光很冷,他还不想死。哼,大丈夫死也要有尊严,咱们既然输了,难道还怕死吗?你要是想走请便,我不奉陪了。佛珠供奉冷冷的说道,他最后悔也是最丢脸的事就是看不起苏狂,太狂妄了,这是他该付出的代价。苏副主席,我们无冤无仇,和你作对也是局势所逼,你为什么一定要杀了我们?那个姓郭的才是主谋,你连他都没杀,为什么不留下我?我可以为你效力啊。浮屠供奉见到逃跑不成,竟然不要脸的跪着上去,向苏狂求饶。是吗?你说的倒是也有道理,再说你们的确也是可用之人,不如你杀了姓郭的,我就放了你如何?苏狂忽然提议道。姓郭的傻眼了,原来苏狂是耍他啊,他想求饶,可是想到佛珠供奉说死也要有尊严,忽然淡定了,他也清楚,自己就算是求饶,机会也不大。好,那我就杀了那个姓郭的,来证明我的忠心。瞬间,浮屠供奉眸光变得冷酷起来,盯着姓郭的,像是盯着自己的猎物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