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661章浮屠
    微微镇痛,苏狂的胸口被枯木一掌打得不轻,因为要留下实力,所以苏狂的龙神之魂并没有开到巨大的程度,只是稍微出现挡在了胸口前。好在苏狂的眼睛十分好用,看的出枯木那一掌快要到自己身前的时候,那个黑色的圆核也会猛冲下来,果然,枯木掌力没等完全发出来,就和黑色的圆核发生了猛烈的碰撞,随即脚下产生一个大坑。砰砰砰!连着三剑,苏狂没有直取枯木,而是冲向了那个蒙面的男人,苏狂手里的剑很快,七杀剑术绝对是剑术里的至高剑术,根本不用担心吃亏,可是,对面那个男人很沉稳,尽管偶尔会挡不住苏狂的攻击,慢一步两步,可是他的剑术也有独到的地方,瞬间回手攻击苏狂,两个人几乎是谁也伤不到谁。再者苏狂身上有伤,那个人元气雄厚,苏狂没有必胜的把握。另一双手紧紧的拉着桥小央,恐怕她丢了。桥小央仿佛是皮箱一样被苏狂拉着到处走,眼神里都是惊恐,刚才简直太惊心动魄,太刺激了,桥小央没想到苏狂能处理的那么好。砰!苏狂身后那串佛主已经落下来了。桥小央眼疾手快,伸手直接抓住,忽然哎呦一声,胳膊吃力,差点拉伤了。好重啊。桥小央心里想着,估摸有六七十斤,可是看它的样子最多不过一两斤而已。拿好它。苏狂眸光深沉的说道,仍然仗剑猛攻蒙面男人,他太可怕了,比枯木还要可怕,看起来不具有攻击性,实际上是没有找到一招击毙苏狂的办法。他如果出手,绝对会让苏狂被动,所以苏狂要抓紧时间压制他,不能给他太多机会观察自己。砰!苏狂终于挡开了那个男人一剑,稍微一用力拉着桥小央,猛的上去两人四目相对,几乎是拼命的节奏。轰!苏狂刚占据优势,可那个蒙面男人手里的剑一转动,忽然之间身前一片白芒,随即轰的一声冲出来,好像是无数的剑,又像是一个圆盘!就是抵挡守护者的那一招!砰!苏狂顶住那个圆盘,脚下发力,嚓的一声,竟然将地划出了痕迹,仿佛踩在冰上一样滑着后退。你果然是昆仑派的人!苏狂大喝,可是那白色的圆盘实在是太强大了,苏狂根本挡不住。嗖,一下子飞起来,那个蒙面男人的眼睛里萌生了杀意!苏狂认出了他是昆仑派的,他不能留下苏狂!飞天斩!蒙面男人终于说话了,声音很沉,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不过他的剑很快,几乎话音未落,数股剑气就已经冲了下来。小心。苏狂低喝一声,这话不是对自己说的,而是让桥小央当心点,同时左眼一动,瞬间龙神之魂冲天而起,苏狂拉着桥小央,飞快的随着黑色的元气冲上天去。就是这个时候!蒙面男人忽然眸光一亮,好像是找到了机会,身子还没等从天上落下来,忽然踩了苏狂的龙神之魂一下,直接冲了上去。轰天剑式!一声大喝,一道白芒几乎遮蔽了苏狂的眼睛!好强大。枯木捂着胸口,盯着天上的那个蒙面男人,沉沉的说道,这招剑术比苏狂的七杀剑术威力要大的多,只是灵巧性差了点。不过龙神之魂还没有成型,所有的元气还没有稳定,苏狂不可能立即躲开,这一招,几乎可以消减了龙神之魂!太好了,不愧是我的军师,果然一出手就中!副总理眸光炙热,忍不住上前一步大喝,他的拳头攥的很紧,这一天终于是来了,他终于要除掉苏狂这个天大的障碍,登顶主席的位置。姓郭的脸色先是欣喜,毕竟他们得手了,怎么也比苏狂取胜好,可是瞬间又阴沉了下来,那个副总理除掉苏狂之后会不会兑现诺言,是个疑问。轰!剑芒冲了下来,苏狂的龙神之眼看的清清楚楚,避无可避,那个老谋深算,一切都算的清楚,苏狂绝对躲不开。身后的桥小央已经顾不得害怕了,她甚至还没来得及看眼前的剑芒,因为此时被苏狂忽然拉着手飞天一样的冲了起来,站在龙神之魂的鼻子处,距离地面三十多米高,她还没有缓过神来。死吧。苏狂仿佛听到了那个男人最后的声音,是那么冷酷,又那么热烈,看起来,他很希望苏狂死!甚至比副总理更加渴望。鬼玄火。苏狂不紧不慢的动嘴说道,从白色的光中,还一席可以看见蒙面男人的影子,同时手里的长剑收回,挡在身前。轰隆的一声,这个房间是真的废了,四周的墙壁瞬间龟裂,倒塌了一大半,只是这里面的人最少都是灵者,他们根本不在乎,就算是房子塌了,他们都有办法出去。他们的眼睛里,只有蒙面男人那一剑,和苏狂!这一剑几乎可以决定苏狂的生死,甚至是副总理他们的成败,如果这一剑没有斩断龙神之魂,那他们再想杀苏狂,就得想想点办法了!砰!一声剑舞长风呼啸,仿佛是什么东西碎了一样,吓得桥小央脸色煞白,不过抓着她的那双大手,却十分的牢靠,从手心传来淡淡的温热,给人安全感。啊!一声痛叫,那个男人已经很隐忍了,可是鬼玄火的烧伤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抵抗的!火燃烧在他的左肩之上,这个人的确是够狠,竟然一声痛叫,毫不犹豫的挥剑将那块肉砍了下去。啊!桥小央脸色煞白,再也不敢看了,简直太惨刃了,仿佛是人间炼狱,别说是对敌人,就是对自己,那个家伙都那么残忍,可想而知其可怕程度。哼。闷哼,显然割掉自己那么大块的肉,露出白骨也不是痛快的事,忽然脚下不稳,竟然是掉下去一样,直接跌落在副总理身旁,立即有人上来给他包扎擦药了。咬着牙,他不出声,不过脸上的汗珠却是越来越多,眼睛也有点睁不开了,那种痛苦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包扎伤口都是副总理手下那些人的事情了,不过他们身上也没有药材,只能用衣服包扎,赶紧止血,否则会有危险。眉头紧皱,冷汗直流,他毕竟不是关于,没有刮骨疗伤的气魄,忍住痛苦不叫出声音来,就已经算是不错了。鬼玄火,的确是厉害,而且防不胜防,就连这个蒙面的家伙也没预料到苏狂会忽然睁眼放火!局势瞬间变得不明朗了,现在枯木受了点上,虽然无大碍,可是一时间绝对摧毁不了龙神之魂,副总理的另一个助力就是眼前的蒙面人,可惜他现在已经自身难保,脸色惨白,别说是上阵杀敌,就算是出谋划策都做不到了。我做错了什么吗?没有啊,可是为什么事情会忽然变成这个样子?副总理有点摸不着头脑,满脸迷茫。他的确是没什么失误,可是,苏狂太厉害了,他低估了苏狂的实力,以为枯木就可以和苏狂打平手,自己这么多高手,就一定能取胜。郭先生,你要是再不出手,咱们可就要玩完了。副总理看着枯木凝神盯着苏狂,一时间没有动手的意思,忽然冷冷的说道。枯木这个人,更加阴险,全然没有守护者弟子的大气。他从来不想和苏狂公平决斗,只想做收渔人之利,看见那个蒙面人受伤了,心里竟然还暗自得意,要知道,刚才是那个蒙面人帮了他一把!只有那个供奉,还是个威胁了。枯木心里暗暗想着,眸子一动,瞥向那个供奉:兄台,我们一起联手如何?一定可以击败他!好,我们联手。那个供奉心潮澎拜,想着此时的苏狂,绝对是没实力可以抗衡两大高手,立功的机会来了。帮我把七线药珠夺回来,我虽然没了法器,可关键时刻,也能出手祝你一臂之力。那个男人冷笑着说道,是姓郭的另一个供奉。他的法器在苏狂的手里,怎么能不着急?放心,我一定替你夺回来。那个供奉也不等姓郭的开口,忽然一声大喝,手里的镜子猛然一动,瞬间七彩的光芒闪耀出来,洒在地上,将苏狂的龙神之魂都笼罩了起来。好强大的气。副总理心里震惊的想到,看样子姓郭的手下的两个供奉,真的不是吹的,有些本事。卧槽尼玛的,刚才还在算计我,现在想起来我了。姓郭的盯着副总理,心里暗暗骂着,可现在苏狂还是他们的大敌,只有先对付苏狂了。这里是东皇大厅,姓郭的还是有些本钱的。去,将外面的兄弟们全都叫进来,记住,要拿上最好的武器。姓郭的冷冷吩咐道,那些活力十足的极强和狙击枪都是从国外弄来的或者是从黑商哪里购买,甚至比一般的国家武器还要厉害。盘算着,无论是姓郭的还是副总理,都不信任对方,他们要防着对方,可是却要互相联手对付苏狂,真是人心叵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