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659章黑色佛珠
    大概是隐者级别的修士,但是,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法器,就像是苏狂一样,拥有额外的武装,所以实力非常可怕!这也是郭家最后的资本了,现在搬了出来,也是要拼命了。一股罡风很猛烈让桥小央忍不住贴在了苏狂的身后,轻轻抱着苏狂。是隐者地级,比我差一个级别,可是他们的力量……苏狂轻轻想着,眸光很精睿的看着那两个老家伙,心里越来越奇怪。怎么可能比自己还差一点,竟然有种奇特的压迫感?哼?枯木忽然发出一声冷笑,瞄了这两个人一眼,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串佛珠一样的东西,一个拿着一面黑色的镜子,大概都是宝贝,不过枯木的表情,很不屑。小子,你哼什么?那两个供奉才刚到地方,没等和苏狂动手,倒是先来了内讧,着实让人无语。一辈子没机会登顶守护,能稍微尝一尝滋味也是不错的,就算是废了自己的身体也在所不惜,是不是?枯木忽然阴阳怪气的说道,搞得很多人一头雾水。不过,苏狂忽然眸光一闪,仿佛是明白了什么。没错,就是这种感觉,类似于守护者的感觉!怪不得会有一种独特的压迫感,不过听枯木的意思,这两个人看样子是用了特别的方法登临守护者了,虽然有了守护者的几分影子,可是假的终究是假的,其中的差距是难以弥补的!至于伤身体,苏狂也不愿意多想了,总之时间差不多了,他们人也快到了。枯木,说话小心点。副总理忽然对着枯木低声说了句,神色有点严肃,这个时候副总理就是想杀了苏狂,他不想节外生枝,被苏狂捡了便宜。对,两位供奉,大家都是朋友,说的话都不要当真,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杀了眼前这个人。姓郭的恶狠狠地说道,眼睛里几乎都要冒火了,虽然刚才那四个人比苏狂不足,可是却是郭家的中坚力量,没了谈们,国家很多事情将会很难办。毕竟,那两个供奉轻易不出,很多事情还要靠那四个高手,他们死了姓郭的不伤心,可是却心疼自己失去了赚钱的工具和助手。对苏狂,他更是恨透了,今天只有杀了他,才能解恨!气氛很紧张,桥小央在苏狂身后,也看出来了,眸光一动,微微瞟了对面一眼,从谈话中大概看出了四个人是高手。苏狂,待会你假装攻击那两个为首的,趁着他们不注意,赶紧逃走。桥小央竟然在这个时候还能出谋划策,着实让苏狂意外。逃走?就算逃走,我可带不上你。苏狂低声笑道。你不用管我,我是罪有应得,主席你没事就好了!桥小央十分动情的说道,她感觉自己真的是一个坏女人,简直坏到家了,竟然害了苏狂这么好的一个人,她就是死也不冤枉,就算是还债了,自己的心里还能好受点。放心吧,咱们谁都不会死,你是我的私人医生,没你我得病了可怎么办?苏狂笑着说道,轻微的拉住了桥小央的手,惹得桥小央一愣,随即红了脸。苏狂,竟然像是梦幻一般的男子,这种人,恐怕只有在电视里才能见到吧。桥小央想着,对面忽然发出了一声讥讽:嘿嘿,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谈情说爱?好,我就让你们死在这里,做一对亡命鸳鸯!其中一个供奉喊道,手里拿着佛珠,霍然冲了过来,他没有从下面进攻,而是直接飞了起来,枯瘦的身体飞到空中,就像是一只鹰,手一挥,自己的佛珠被刷的一下扔了出去。哼,雕虫小技。枯木不以为然,这些东西,没什么特别的,他可是守护者的弟子,什么好东西没见过?不过那个佛珠快到苏狂眼前的时候,枯木却是愣住了。这是什么?枯木以为这是一些特别材质做的佛珠,做多也就是比一般的武器厉害些,经过修士的精心炼化,会厉害点,威力大的可以开山裂石,可是没想到这个却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有点黑,可是那种感觉很柔和!主席,你小心啊。桥小央十分害怕的说道,立即抱紧了苏狂,因为那个黑色佛珠散发出来的罡风很强大,几乎要将人吹飞了。只是,苏狂却是没有感觉一样,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的看着对面。佛珠?苏狂心里默默念了句,忽然单手一会,七杀剑直接冲了出去。砰!一声触碰,苏狂的剑法很灵活,稍微阻碍它,立即掉转了方向,打算直奔那个供奉而去,一剑杀了他完事了,可是因为桥小央在身后,行动不方便,也只能用剑气出手了。游龙一般的剑气,嗖的一下冲了上去,可是忽然砰的一下,发出了一声闷响,似乎被什么东西拦住了一样。苏狂,你的剑法再厉害,能比的过佛家的无量佛法吗?那个供奉忽然冷冷的说道,瞬间,他的周围出现了黑色的光芒,好像是一颗颗佛珠,漂浮着,如同是透明的玻璃一样,将他保护在里面。如此一来,就算是再厉害的剑法,都不能能伤到他!厉害,没想到郭先生手下还有这么厉害的修士?副总理眸光一变,神色古怪的说道,心里暗暗高兴还好把他拉了过来,不然的话就少了一大助力。过奖了,只是雕虫小技,不能入总理和枯木大师的法眼。郭先生满脸横肉,十分得意的笑着,嘴上却十分谦虚的说道。砰!像是爆炸了一样,那个供奉看到苏狂没得手,心里大喜,忽然双手一伸,张开成为掌,催动无数的黑色珠子一样的东西朝着苏狂压了过去。佛法?佛法要是有用,佛门的人早就出来拯救苍生了,还会遁世不出?苏狂忽然大吼一声,他从来不相信佛,即便尊敬佛,可是不信。世界,是要靠自己改变的,佛,不能永远庇佑人!一把剑出手,苏狂的七杀剑忽然变得杀气腾腾,一股股的白色气浪翻滚,就像是苏狂的火焰燃烧的心,那些黑色的珠子就算是成百上千,可是在苏狂的眼里,都和一两个没区别,而且看起来苏狂还是那么慢,苏狂的手腕灵巧的一动,瞬间无数剑芒已经刺了出去。砰!无数的声音响起,瞬间房间之内就像是有人开枪一样,一连串的声音让人分不清叠在一起没叠在一起,苏狂短时间之内出了多少剑,也没人可以分清。哈!那个供奉忽然红了眼,自己的宝贝刚刚显示威力,本来准备一鼓作气将苏狂拿下,谁知道苏狂竟然不在乎,随手一挥,就能刺出数不清的剑,将佛珠挡住,索性双手一挥,收回了那串佛珠,忽然一声大喝,猛然之间黑色的佛珠光芒大涨,就像是太阳一样照射着四周。轰的一声,苏狂的周围出现一股黑色的气息,瞬间将苏狂罩在了里面。主席,怎么回事?咱们怎么办?桥小央慌了,自己长这么大一直是信奉科学的,看见今天的事情已经够大跌眼镜了,谁知道还看到了那个佛珠悬浮在空中,散发着黑色的气息,那个供奉像是佛一样念着什么,自己被控制在里面,一点都动不了,苏狂也不说话,似乎也动不了了。一切都来不及问了,桥小央判断苏狂他们都是会特别功夫的,可是那个佛珠那?又是什么宝贝?又怎么解释?自己又为什么被困在了里面不能动?解释不通,她越来越感觉今天的事情无法用科学来解释了。别动,没事,抱紧我。苏狂沉声说道,一双眸子只是盯着那个佛珠看。要不是因为这个东西特殊,苏狂早就主动出手了,现在苏狂就是要看看,这个佛珠能有什么门道。身体动起来有点艰难,但是绝对是能动的,那个佛珠难道就这么点威力?枯木,你赶紧出手,现在动手一定可以杀了苏狂。副总理睁着眼睛看了半天,觉得那个供奉虽然厉害,可是苏狂似乎没有一点被动的样子,心里有点着急了。苏狂毕竟元气没全恢复,只要枯木出手,加上有那个供奉,一定可以取胜。我不会趁人之危,我要和他堂堂正正的打一场。枯木深沉的说道,看起来还挺英雄,其实细腻却在想那个佛珠谁知道是什么鬼东西,天知道自己过去会不会连自己一起打?倒不如以逸待劳,让那个供奉和苏狂斗去吧,自己正好渔人得利,到时候出手,一样可以答应苏狂,而且更简单。卧槽,这是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说公平?对不起总理,我有我的原则。枯木依旧冷然的说道,他不想承认自己是因为有顾忌才不能出手。好!副总理气的浑身发抖,其实他气的不止是枯木不听话,更多的是让他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丢了面子,尤其是那个姓郭的,自己手下有两个供奉,而且还将苏狂压住了,而他副总理虽然有高手,可是却控制不了,这多讽刺?脸色通红,副总理感觉今天脸是丢大了,就算是杀了苏狂,都不解气。总理,不用在意这些。身旁的蒙面男人冷冷的说道,眸光十分深沉的看了副总理一眼。一愣,随即点了点头,副总理对这个人还是很信任的,而且他的修为也极高,就是跟守护者,还斗了很久。好,那我就看看,他们到底要怎么对付苏狂。哼。郭先生心里冷冷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