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652章解释清楚
    三奎醒过来了,仿佛做了一场大梦,醒来过后,迷茫的看着陈贵、苏静雅以及最远处沉思的苏狂。我怎么在这?三奎十分震惊的问道,就像是很多刚刚醒来的人一样问了同样的话。陈贵有点为难,不过还是把事情的经过都和三奎说了。一愣,三奎仿佛想到了什么一样,脸色骤变。快,快去将霍光给我抓起来!三奎大吼,不顾那些长老也在一旁,而现在,只有陈贵一个人愣在了那里。太难以让人相信了,霍光毕竟是练剑门的人,而且他为了练剑门,也做出了许多的贡献和努力,可谓是练剑门一大支柱,可是他竟然真的会暗害练剑门的掌门?掌门人,你是不是刚刚醒过来,还没有清醒?陈贵,我告诉你,我清醒的很,最后快要闭上眼睛晕过去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霍光手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他掌力一动,随着罡风飘过来的气息,让我直接陷入了痛苦当中,那一定是毒门的天孤神散!说着,三奎狠狠地握紧了拳头,没想到自己的同门师弟,竟然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对付自己!掌门,你没有记错?陈贵有点颤抖的问道,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霍光带回来的那些人怎么处置?那都是自己的同门,三奎掌门会不会一气之下,全都给杀了?还有霍光管理的那些地方的项目怎么办?那可是练剑门的经济来源之一,而且那里的人也都是霍光的势力!想到这,陈贵忽然感觉头皮发麻,三奎醒了过来,可是事情却仿佛朝着更加糟糕的方向发展了。陈贵,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对霍光的旧部怎么样的。三奎沉声道,以大局为重,他还是明白的。三奎,外面的事情都交给你们了,我们要闭关了。一个长老坐在上面,低声对着下面的人道。三奎一愣,抬头才看见原来长老们都在。再一看,竟然还都吐了血!长老,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我昏睡的时候,除了大事?三奎这一问,那些长老忽然脸红了,面子上有点过不去,为了试一试七杀剑的威力,明明知道苏狂受伤,他们起个长辈还都全力出手了,而且还受伤比苏狂重,恐怕这件事是他们这被子都不愿意触碰提及的了。你不用关了,此事以后再解释,现在练剑门上下都怀疑是苏狂暗害你,你还是赶紧出去解释解释吧。一个枯瘦的长老不耐烦的说道,这件事实在是丢人,不禁丢了他们自己的人,还让整个练剑门蒙羞。好。三奎沉声道,虽然昏迷了好久,而且毒性在体内肯定还有残留,但是脑子还是十分清醒的,长老们既然这么说话了,那就一定是不高兴了。就算是再怎么傻,三奎长老也不会在这个鬼地方多做停留,说实话,在这些长老面前,三奎始终算不上是什么真正的掌门,辈分和修为上,那些长老始终让三奎抬不起头。匆忙离开,苏狂和苏静雅也随着出去了。前面,是莫测的深渊,只有一条十分窄的路。三奎长老走这条路也不算是少了,当即飞身一跃,轻轻地上了去,随即陈贵也走了上去,好像是电视上表演走钢丝绝技一样,朝着对面过去。人倒是来了不少。苏狂眸子一沉,低声说道。嗯,的确是不少。苏静雅也低声道,他们掌门醒过来,来的人能少吗?你恐高吗?不如我背你过去吧。苏狂看着那两个人过去了,忽然冷不防地问道。一怔,苏静雅不知道苏狂是怎么看出来自己还有点恐高的。我没事,不用你管。苏静雅说着,霍然飞身而起,踩着铁链跑了起来。苏狂摇头,苏静雅明显是对深渊很害怕,尽管她对于几十米甚至几百米没什么大反应,可对于深渊的心理障碍,苏狂是不会看错的。连忙跟了上去,苏狂也怕她真的出事。然而,怕什么来什么,苏静雅心理对深渊的确有阴影,可是还没到失手掉下去的地步,然而经苏狂那么一说,心里的阴影更加大了,忽然一个没踩的特别稳,竟然真的差点掉下去!小心。苏狂在身后忽然一声低喝,苏狂的步子很稳,踩着铁链和平地没什么区别,霍然一伸手,直接将苏静雅抱了回来,拦在怀中,而本来应该能完全揽住苏静雅的胳膊,竟然不够长了!苏静雅的胸围,实在是有点大。你干什么?苏静雅吓得不轻,反应过来忽然一声低喝,苏狂的胳膊正紧紧地抱着她柔软的胸那,而且压的很紧,要不是现在练剑门的弟子没工夫注意这里,那丢脸可就大了。没事,又不是没摸过。苏狂十分无所谓的说道,看着苏静雅张开嘴,却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心里一笑,竟然两手一动,将苏静雅扛了起来,直接倒着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懵了,苏静雅没想到苏狂竟然这么疯狂,前面可是很多人那,那不是要羞死苏静雅?你吃的营养是不是都用来长咪mi了。苏狂怪笑着问了句,此时那对迷人丰满的柔软,正‘咯着’苏狂的肩膀,软绵绵的,很有弹性,惹得苏狂新潮澎湃。走了。苏狂说了句,霍然开动,速度非常快,吓得苏静雅刚想说话,忽然被憋了回去。砰,苏狂驮着苏静雅落地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这里凝聚过来。瞬间,空气的气氛变得不同寻常了。苏静雅,这个人龙联盟的弟子没几个不认识的,那暴脾气和雷神之珠的威力,更让人深刻,再说她曾经还是龙联盟的特殊龙帅,名头一点都不小啊!敢那么无所畏惧轻薄苏静雅的,苏狂敢认第一,绝对没人敢认第二,当然还有一个蠢猪霍光也有那个胆子,很可惜的是成了废人,所以只能说勇气可嘉,但是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了。苏狂,你魂丹,快放我下来啊!小鹿乱撞,气急败坏,脸色通红,苏静雅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害羞还是生气了,低声对着苏狂吼道,可是肃静竟然十分得意,也不把她的话放在心上,竟然不理会。三奎掌门,事情你还是和诸位所清楚吧,不然我可能很难平安的走出这道门了。苏狂忽然笑着说道。陈贵嘿然一笑,心想苏狂真的要是想要出去,谁能拦得住?现在的练剑门,已经不是从前那个练剑门了,相对来说,门派的实力还是可以的,只是真正的高手却少之又少了。不过,练剑门算是正派了,如果苏狂真的是凶手,是奸恶之徒,这些弟子就算不是对手,也绝对会拼死抵抗,不让苏狂出去的。嗯,这件事我也正要说。三奎长老忽然沉声道,不得不承认,其实他也被苏狂的举动给震到了。好了,他们正在解释,我们不着急,正好歇一会。苏狂笑着说道,后仰头看了一眼娇羞无限的苏静雅,挑豆的心情更大了,毕竟很难有机会见到这样娇艳欲di的龙女。两个人这般亲昵,不但是那些弟子,其实刚才的三奎长老,也十分的震惊。不过作为一派的掌门人,三奎长老还是很快就从中缓过神来,立即换了一副表情,扫视了众人一眼,咳嗽一声,终于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个遍,事情终于真相大白,而无二也将那个胖子抓回来了,胖子见到大势已去,索性也不再隐瞒,将霍光想要非礼苏静雅的事情也说了出来。众人哗然,真的没想到远在外面有一番成绩的师叔,竟然是这种人!愤怒,那些弟子恨不得立即过去生吞活剥了那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不过三奎掌门还是挥了挥手,将他们拦了下来。算了,他已经是废人了,就不要理会了,送到长老那里,让他好好反省吧。思过一辈子?这个三奎还真的够狠,手脚不能动一个废人不让他死,还让他活着,这才是最大的残忍啊!而随着事情的水落石出,事情似乎还没有轻易解决,现在所有的练剑门弟子都对霍光带来的人产生了嫌隙,一派之中似乎隐隐出现了分裂的意思。大家都是一个门派的,无论你们跟随的师父做过什么错事,不殃及你们,只要你们还承认是练剑门的弟子,从此之后就和一般弟子无异,任何人都不得再追究此事。三奎长老第二个命令,就是这个,这是为了维护练剑门不分裂的唯一好办法。好,我赞同。苏狂立即举出一只手,表示同意,随即下面开始疯了一样的举手同意,苏狂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已然是一个大英雄,尽管现在的苏狂,正抱着一个大美女亲亲我我。苏狂,你快放下我。苏静雅又是一声娇羞的喝道,她只要稍微挣扎,苏狂就会立即抱紧她,让她们的姿势更加ai媚,加上苏静雅被苏狂抱得很紧,那种男子乞丐袭来,她浑身也有些无力,竟然醉了一样,趴在苏狂的肩膀上,还没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