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647章寻找解决的办法
    就算是要转移注意力,也稍微要找一个像样的话题,这个问题实在是让苏静雅无语。是不是掌门那里出了问题?苏静雅忍住身体的难受问道,如果不是苏狂拿捏得很好,苏静雅现在怕是要爆炸了,如今苏狂的手已经成为苏静雅唯一的宣泄出口了。是,掌门昏迷不醒,而且像是中毒了一样,我怀疑……瞄了倒在地上半死不活的霍光一眼,苏狂继续说:我怀疑是他干的!那你赶紧带他过去,解释清楚,不然……我们黑锅就背的大了。苏静雅稍微jiao喘一声,身体一颤,柔声说道,心里是越来越不好意思,暗自琢磨苏狂不会看不起她吧,其实苏狂现在心里只有心疼,哪里有看不起?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不方便走开吧。天地良心,苏狂这一次绝对不是为了占便宜,虽然苏静雅的E罩杯实在是舒服的无人可以比拟。咚!苏静雅没等说话,忽然没开了,石门发出了咯吱一声,竟然是无二等人,还有陈贵也在那里!苏狂和苏静雅是坐在地上,靠在石床旁边的,所以苏狂的手在苏静雅罩罩里面做什么的事,也没有被发现,不然苏静雅真的是没法做人了。迅速拿出来,苏狂很镇定,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瞄了霍光一眼,忽然上前一步,将他提了起来,同时眼神示意苏静雅,自己引开那些人。苏静雅不是傻子,当然明白苏狂的好意,要是被那些人看见苏静雅这副狼狈的模样,那还得了。苏先生。陈贵警惕的说道,看着他提着半死不活的霍光,并没有动怒,倒是显得很沉稳。师父!身后有好多霍光的弟子,看见自己的师父成了这个样子,怒火中烧,冲过去恨不得杀了苏狂。慢着!陈贵一声大喝,现在练剑门之内,他是说了算的。弄清楚怎么回事再说。陈贵低声喝道,可是霍光的弟子们那里服气,立即有人大叫:陈贵你的窝囊废,就是怕苏狂!话音刚落,还没等有人附和,陈贵忽然凶性大发,猛然一个转身,将那个说话的弟子逼入了墙角,那速度,那恐怖的目光,简直瞬加就有吃人的意思。满头的冷汗,那个弟子被吓得不轻,忍不住咽了口吐沫。师……叔,你干什么?你还知道给我叫师叔!陈贵厉声喝道。对不起,是我错了,可是苏狂他……苏先生怎么了?他伤了你们师傅?那好,你去报仇吧,我不阻拦。陈贵后退一步,还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惹得众人纷纷侧目,就连苏狂也对陈贵刮目想看了,这种手腕和气度,足以做一个掌门了,只是修为比霍光和三奎还是差了几分。对不起,师叔,是弟子冲动,一切由您做主。那个弟子倒是也不笨,看着情势不对,立即改口。好,有事我们出去说罢,将三奎掌门一个人留在那里,我也不放心。苏狂眸光一动,沉声说道,提着霍光,走在最前面。一动,那些弟子立即让了路,苏狂知道,他们有点害怕苏狂,甚至是怀疑苏狂了,只是苏狂功力超过他们太多,所以才没有动作。如果这次不解释清楚,以后也是麻烦,可是苏狂要怎么解释?刚才苏狂走的时候瞄了霍光的上衣一眼,里面没什么瓶瓶罐罐的东西,看来那些毒药被他藏起来,或者销毁了,想要人赃并获,并不容易。如果使用龙神之眼的迷魂阵,且不说苏狂元气不多,使用之后遇到危险很难应付,就算是霍光亲口承认了是自己干的,可是毕竟是苏狂使用的迷魂阵,那些人很难相信苏狂没有从中作手脚。无论如何,都是不好办,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最坏的结果也就是走一步看一步了,苏狂倒是也不着急了,提着霍光到了三奎长老的房间,那些弟子看到这个场面,吓得倒吸口冷气,正要出剑,陈贵从后面进来了。你们先出去防备吧。一愣,那些弟子真的弄不清楚到底是发生什么了,可是他们陈师叔发话了,也不敢不听,立即怪怪的退了出去。苏狂,有什么话,你可以说了,刚才你给三奎长老运功,忽然不辞而别,是为了什么?因为我听到了苏静雅的雷神之珠释放的轻微雷电声。苏狂双眸一沉,冷冷的说道,随即瞪着霍光,冷然道:你们的这位师叔,正要非礼人那。苏狂冷笑道,惹得众人一片哗然。非礼苏静雅?霍光真的够无耻!不过那声雷电非常细微,除了苏狂之外,几乎没人意识到,而苏静雅当时也只是抱着最后一搏心态拼了全身力气使用雷神之珠,还真的是苍天有眼,竟然被苏狂听见了。不过苏静雅修为很高,这个家伙被教训了一顿。苏狂说着,瞄了手里的霍光一眼,他微微张嘴,却是说不出话来,苏狂刚才那几拳头可都是实打实的,几乎发挥了隐者的极限力量,再加上苏狂的拳头一向是霸王级别的,霍光当然好不了。就算是不死,也差不多残废了。我没杀他,就是为了让他证明一件事。苏狂说着,将霍光摁在地上:说,三奎掌门是不是你害的!苏狂声音很冷,不过霍光竟然笑了,笑得十分怪;不是我。哗然,不是他,如果霍光不承认,事情就难办了,或者说真的有可能是苏狂!要真的是苏狂,那么就太可怕了,练剑门的人感觉被笼罩在一片阴谋之下一样,苏狂的若是真的那么有心计,想要对付练剑门,那他们恐怕真的是难逃一劫。哗然,在场的人没有谁可以辨认出,究竟谁说的是真的,谁说的是假的,甚至现在有些人已经怀疑刚才苏狂说霍光非礼苏静雅是不是真的了,毕竟谁都没看见,除了苏狂和苏静雅之外,没人可以作证啊!跟在他身旁的那个胖子那?能找到吗?苏狂忽然问道。那个胖子?陈贵一愣,他记得那个家伙,说也奇怪,怎么不见了?猛的,陈贵似乎明白了什么,猛然回头,对着无二低声吩咐:去,给我搜,一定要将那个家伙找出来!是。无二立即领命,带着人出去寻找那个家伙,他可能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同时苏狂这里也没闲着,将三奎掌门扶起来,手指头微微一动,狠狠地点住了他几分大穴位,几乎封住了筋脉的命门,暂时保住了性命。我现在元气不多,各位谁能帮忙给三奎掌门续命?苏狂眸光移动着看向这里的人,沉声问道。沉寂,没人敢说话,现在他们已经无法确定苏狂到底是练剑门的英雄,还是练剑门的噩梦了。我来吧。还是陈贵说话了,看样子他是选择相信苏狂,坐在三奎掌门身后,陈贵开始出掌为他输送元气。不需要太多,但是不能断了,否则很难保证三奎掌门的生命安全。霍光还不能死,带下去疗伤吧,不过一定要严加看管。陈贵吩咐道,其实哪里还用严加看管,早就被苏狂打的和死人无异了,能保住一条命,就算是幸运的。掌门中毒了,苏狂,如果你想证明自己清白,就去想办法救救掌门,我尽可能给你争取时间。点点头,苏狂看着陈贵:多谢了。苏狂现在不仅是着急三奎掌门的问题,更加担心苏静雅,她现在中了合欢散,也不知道能不能撑过去,毕竟合欢散这中毒十分的猛烈,除非是真的男女合欢,否则很难扛过去,苏狂刚才也不过是缓解苏静雅痛苦罢了。果然,苏狂回去的时候,竟然看见苏静雅痛不欲生的在床下喘息着,过去的时候,苏静雅上身已经衣衫不整了,就连胸口的罩罩都有点偏离原来的位置,看来为了缓解痛苦,苏静雅自己也做了点什么,只是效果没那么大。砰砰!苏狂的大手一动,瞬间封住了苏静雅的奇经八脉。现在我封住你的筋脉,合欢散的毒性会被抑制片刻,不过这样很危险,如果不能及时的找到解决办法,和可能让筋脉受到巨大的损伤,甚至危及生命,不过也没办法了。苏狂说完,将虚弱的苏静雅抱起来,同时将雷神之珠收回,大步朝着练剑门外走去。这一幕很多人都看见了,大家只能睁大眼睛看着,谁也说不出话来,而另一个房间内,陈贵正在拼尽全力的为三奎疗伤,旁边的弟子在苏狂走后终于看不下去了,忍不住问道:陈师叔,你就这么放苏狂走了?万一他真的是凶手,怎么办?是啊,他伤了我们两个师叔。七嘴八舌,陈贵收官一次,两手回到身前,稍微停顿,喘口气,眸光一寒,看着那些人问道:没错,你们说得对,但是我问你们,就算苏狂是凶手,你们谁能治得了他?这……众人一阵无语,开始觉得陈贵的理论荒谬,打不过就放他走?可是仔细一样,陈贵的做法,似乎更有道理些。就算是要转移注意力,也稍微要找一个像样的话题,这个问题实在是让苏静雅无语。是不是掌门那里出了问题?苏静雅忍住身体的难受问道,如果不是苏狂拿捏得很好,苏静雅现在怕是要爆炸了,如今苏狂的手已经成为苏静雅唯一的宣泄出口了。是,掌门昏迷不醒,而且像是中毒了一样,我怀疑……瞄了倒在地上半死不活的霍光一眼,苏狂继续说:我怀疑是他干的!那你赶紧带他过去,解释清楚,不然……我们黑锅就背的大了。苏静雅稍微jiao喘一声,身体一颤,柔声说道,心里是越来越不好意思,暗自琢磨苏狂不会看不起她吧,其实苏狂现在心里只有心疼,哪里有看不起?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不方便走开吧。天地良心,苏狂这一次绝对不是为了占便宜,虽然苏静雅的E罩杯实在是舒服的无人可以比拟。咚!苏静雅没等说话,忽然没开了,石门发出了咯吱一声,竟然是无二等人,还有陈贵也在那里!苏狂和苏静雅是坐在地上,靠在石床旁边的,所以苏狂的手在苏静雅罩罩里面做什么的事,也没有被发现,不然苏静雅真的是没法做人了。迅速拿出来,苏狂很镇定,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瞄了霍光一眼,忽然上前一步,将他提了起来,同时眼神示意苏静雅,自己引开那些人。苏静雅不是傻子,当然明白苏狂的好意,要是被那些人看见苏静雅这副狼狈的模样,那还得了。苏先生。陈贵警惕的说道,看着他提着半死不活的霍光,并没有动怒,倒是显得很沉稳。师父!身后有好多霍光的弟子,看见自己的师父成了这个样子,怒火中烧,冲过去恨不得杀了苏狂。慢着!陈贵一声大喝,现在练剑门之内,他是说了算的。弄清楚怎么回事再说。陈贵低声喝道,可是霍光的弟子们那里服气,立即有人大叫:陈贵你的窝囊废,就是怕苏狂!话音刚落,还没等有人附和,陈贵忽然凶性大发,猛然一个转身,将那个说话的弟子逼入了墙角,那速度,那恐怖的目光,简直瞬加就有吃人的意思。满头的冷汗,那个弟子被吓得不轻,忍不住咽了口吐沫。师……叔,你干什么?你还知道给我叫师叔!陈贵厉声喝道。对不起,是我错了,可是苏狂他……苏先生怎么了?他伤了你们师傅?那好,你去报仇吧,我不阻拦。陈贵后退一步,还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惹得众人纷纷侧目,就连苏狂也对陈贵刮目想看了,这种手腕和气度,足以做一个掌门了,只是修为比霍光和三奎还是差了几分。对不起,师叔,是弟子冲动,一切由您做主。那个弟子倒是也不笨,看着情势不对,立即改口。好,有事我们出去说罢,将三奎掌门一个人留在那里,我也不放心。苏狂眸光一动,沉声说道,提着霍光,走在最前面。一动,那些弟子立即让了路,苏狂知道,他们有点害怕苏狂,甚至是怀疑苏狂了,只是苏狂功力超过他们太多,所以才没有动作。如果这次不解释清楚,以后也是麻烦,可是苏狂要怎么解释?刚才苏狂走的时候瞄了霍光的上衣一眼,里面没什么瓶瓶罐罐的东西,看来那些毒药被他藏起来,或者销毁了,想要人赃并获,并不容易。如果使用龙神之眼的迷魂阵,且不说苏狂元气不多,使用之后遇到危险很难应付,就算是霍光亲口承认了是自己干的,可是毕竟是苏狂使用的迷魂阵,那些人很难相信苏狂没有从中作手脚。无论如何,都是不好办,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最坏的结果也就是走一步看一步了,苏狂倒是也不着急了,提着霍光到了三奎长老的房间,那些弟子看到这个场面,吓得倒吸口冷气,正要出剑,陈贵从后面进来了。你们先出去防备吧。一愣,那些弟子真的弄不清楚到底是发生什么了,可是他们陈师叔发话了,也不敢不听,立即怪怪的退了出去。苏狂,有什么话,你可以说了,刚才你给三奎长老运功,忽然不辞而别,是为了什么?因为我听到了苏静雅的雷神之珠释放的轻微雷电声。苏狂双眸一沉,冷冷的说道,随即瞪着霍光,冷然道:你们的这位师叔,正要非礼人那。苏狂冷笑道,惹得众人一片哗然。非礼苏静雅?霍光真的够无耻!不过那声雷电非常细微,除了苏狂之外,几乎没人意识到,而苏静雅当时也只是抱着最后一搏心态拼了全身力气使用雷神之珠,还真的是苍天有眼,竟然被苏狂听见了。不过苏静雅修为很高,这个家伙被教训了一顿。苏狂说着,瞄了手里的霍光一眼,他微微张嘴,却是说不出话来,苏狂刚才那几拳头可都是实打实的,几乎发挥了隐者的极限力量,再加上苏狂的拳头一向是霸王级别的,霍光当然好不了。就算是不死,也差不多残废了。我没杀他,就是为了让他证明一件事。苏狂说着,将霍光摁在地上:说,三奎掌门是不是你害的!苏狂声音很冷,不过霍光竟然笑了,笑得十分怪;不是我。哗然,不是他,如果霍光不承认,事情就难办了,或者说真的有可能是苏狂!要真的是苏狂,那么就太可怕了,练剑门的人感觉被笼罩在一片阴谋之下一样,苏狂的若是真的那么有心计,想要对付练剑门,那他们恐怕真的是难逃一劫。哗然,在场的人没有谁可以辨认出,究竟谁说的是真的,谁说的是假的,甚至现在有些人已经怀疑刚才苏狂说霍光非礼苏静雅是不是真的了,毕竟谁都没看见,除了苏狂和苏静雅之外,没人可以作证啊!跟在他身旁的那个胖子那?能找到吗?苏狂忽然问道。那个胖子?陈贵一愣,他记得那个家伙,说也奇怪,怎么不见了?猛的,陈贵似乎明白了什么,猛然回头,对着无二低声吩咐:去,给我搜,一定要将那个家伙找出来!是。无二立即领命,带着人出去寻找那个家伙,他可能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同时苏狂这里也没闲着,将三奎掌门扶起来,手指头微微一动,狠狠地点住了他几分大穴位,几乎封住了筋脉的命门,暂时保住了性命。我现在元气不多,各位谁能帮忙给三奎掌门续命?苏狂眸光移动着看向这里的人,沉声问道。沉寂,没人敢说话,现在他们已经无法确定苏狂到底是练剑门的英雄,还是练剑门的噩梦了。我来吧。还是陈贵说话了,看样子他是选择相信苏狂,坐在三奎掌门身后,陈贵开始出掌为他输送元气。不需要太多,但是不能断了,否则很难保证三奎掌门的生命安全。霍光还不能死,带下去疗伤吧,不过一定要严加看管。陈贵吩咐道,其实哪里还用严加看管,早就被苏狂打的和死人无异了,能保住一条命,就算是幸运的。掌门中毒了,苏狂,如果你想证明自己清白,就去想办法救救掌门,我尽可能给你争取时间。点点头,苏狂看着陈贵:多谢了。苏狂现在不仅是着急三奎掌门的问题,更加担心苏静雅,她现在中了合欢散,也不知道能不能撑过去,毕竟合欢散这中毒十分的猛烈,除非是真的男女合欢,否则很难扛过去,苏狂刚才也不过是缓解苏静雅痛苦罢了。果然,苏狂回去的时候,竟然看见苏静雅痛不欲生的在床下喘息着,过去的时候,苏静雅上身已经衣衫不整了,就连胸口的罩罩都有点偏离原来的位置,看来为了缓解痛苦,苏静雅自己也做了点什么,只是效果没那么大。砰砰!苏狂的大手一动,瞬间封住了苏静雅的奇经八脉。现在我封住你的筋脉,合欢散的毒性会被抑制片刻,不过这样很危险,如果不能及时的找到解决办法,和可能让筋脉受到巨大的损伤,甚至危及生命,不过也没办法了。苏狂说完,将虚弱的苏静雅抱起来,同时将雷神之珠收回,大步朝着练剑门外走去。这一幕很多人都看见了,大家只能睁大眼睛看着,谁也说不出话来,而另一个房间内,陈贵正在拼尽全力的为三奎疗伤,旁边的弟子在苏狂走后终于看不下去了,忍不住问道:陈师叔,你就这么放苏狂走了?万一他真的是凶手,怎么办?是啊,他伤了我们两个师叔。七嘴八舌,陈贵收官一次,两手回到身前,稍微停顿,喘口气,眸光一寒,看着那些人问道:没错,你们说得对,但是我问你们,就算苏狂是凶手,你们谁能治得了他?这……众人一阵无语,开始觉得陈贵的理论荒谬,打不过就放他走?可是仔细一样,陈贵的做法,似乎更有道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