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644章霍光的伎俩
    苏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您能给个解释!霍光没有来得及说话,就被一个年轻的弟子抢占了先机,跑了出来,质问苏狂。这个人苏狂认识,是三奎的弟子陈贵,平时沉默寡言,苏狂自认为还算是看人可以,这个人不应该是莽夫之流。这是个误会。苏狂声音深沉,仿佛一个天神一般高高在上,轻轻地收回拳头,将七杀剑拿到手里,吓得所有人都是一愣,以为苏狂要对三奎掌门做什么。你们放心,我不会对三奎掌门怎么样。苏狂低声解释道,瞄了三奎掌门一眼,看着无碍,将他放到了座位上。当时掌门想要看看贵派的镇派之宝,七杀剑,我就拿出来让掌门观摩,不过这把剑邪气的很,一般人无法控制,三奎掌门或许是一时大意,用剑之时被剑反噬,险些被剑所伤,所以苏某不得已,只能当机立断,出手阻拦,可是掌门剑术高超,我没办法,只能击昏了掌门。苏狂一字一顿,说的很清楚,理由也不牵强,可是这些话,谁也无法就轻易相信了!这个事情……陈贵微微沉吟,也不知道苏狂说的是真是假,瞄了苏狂一眼,看他没有伤害掌门的迹象,心里琢磨真的是一场误会。苏狂,你说的比唱的好听,我们知道你武功厉害,可是别以为这样,就能随便到我们练剑门来撒野!霍光猛然一声大喝,气势庞大,可是底子不足,看着苏狂也有几分畏惧,手里的宝剑轻轻一动,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似乎准备出手。是与不是,我想等三奎掌门醒过来,自然会有公断,不是吗?苏狂冷然反问,自己既然没做错事,苏狂就绝对不会让步。而且这个霍光让苏狂感觉他心里另有想法,自己示弱,他反而会更加嚣张。没错,是非对错,只要三奎掌门醒过来,就全都清楚了,最多四五个时辰的事情,莫非你们也不愿意等吗?苏静雅冷声道,她也不是好惹的,小姑娘家功夫好,就是辣!一阵嘀咕,人群中说什么的都有,不过能说的算的,还是霍光和陈贵。师兄,我看还是等掌门醒过来再说。陈贵低声道,霍光这个暴脾气,要不是苏狂厉害,早就上去动手了,那里肯同意,可是陈贵忽然上前一步,伏在霍光的耳边沉声道:师兄,我们未必是他对手,再说掌门还在他那边,万一对掌门不利……一愣,霍光倒是没有想到这一茬,微微沉思,瞄了对面一眼:好,那我就给你们时间证明,不过你们在此气剑,不能离开练剑门半步!没问题。苏狂针锋相对,冷冷的看着霍光道。好,那请二位移步他处可好?好!苏狂点头,声音洪亮,对这个霍光,苏狂是越来越没好感,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粗犷好爽,可是苏狂总感觉此人心术不正。苏狂随着无二的指路,和苏静雅一起,被带到了一个隐秘的房间,看这布置,绝对不是什么好地方,墙壁修正的也不光亮,不过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十分的大,宽敞的很。两位在这里稍作休息,掌门醒过来,我们会立即通报。无二低声道,看了苏狂一眼,就要离开,却被苏狂一把抓住了胳膊,吓得浑身一颤,心想苏狂莫非真的是坏人,要对他下手?那个可是有死无生。你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你们掌门的事,真的是误会。苏狂沉声道,给无二吃了一颗定心丸。那个大胡子,是什么人?苏狂眸光一沉,低声问道,苏静雅则没那么多心思和无二聊天,更美心思理会刚才的事情,反正事情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累了半天,人家大小姐已经去休息了。是我们的五师叔,常年在外经营,在门派中地位也很高,就是掌门也很让着他。无二说着,见四周没人,凑过身子到苏狂面前:其实他在门中很有地位,也有一部分自己的实力,不要轻易招惹。苏狂眸光一动,这些消息一经够了,点了点头,带着几分感激的目光看了无二一眼:多谢了。谢什么谢?您在不灭金身下救了我们练剑门,才应该被感谢。无二真诚的说道。苏狂点点头,没想到自己的形象真的这么高大。嗯,你去吧,多谢了。苏狂说完,无二离去,看着他消失,苏狂才大手一挥,将门关上了。无二从甬道中出来,大概距离门而是多米,转角处,竟然埋伏了数百练剑门的弟子,吓得无二一大跳。那小子都和你说什么了?霍光竟然就在这里,原来他跟了过来!没什么,他只是问我五师叔是什么人而已。无二低眉顺眼的答道,断然不敢惹他。噢?你怎么说的?我说五师叔是练剑门内仅次于掌门的高手,在门中地位举足轻重。哈哈,说的不错,那个小子还问别的没?没了,五师叔。无二低声道。滚吧,没你的事了。霍光不耐烦的挥舞一下手掌,无二立即开溜,不愿在这个人面前多停留哪怕是一秒钟。你们几个在这守着,他要是敢出来,格杀勿论。袖子一会,霍光转身离去,那些弟子都是霍光的亲信,他可以相信。密室之内,苏静雅过去将那些破被子拿到一盘,运气忽然出掌,砰的一声,将石床上的灰尘全部‘吹’去。这下干净了。说着,苏静雅直接躺在了石床之上,似乎还感觉挺舒服,喂喂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很是好看。石床多硬,你也不嫌硌得慌。苏狂找个位置,坐在石床旁边,微微侧目,看着大美女‘暖床’。嗯,还好,总比用那些不知道多少人用过的被子强。苏静雅沉声回到,气息均匀平稳,小腹随着呼吸一张一舒,胸前的高song肉球简直要爆出来一样。站着还看不出那么吓人,躺下了,苏狂才见识到这个‘凶器’多可怕。你不休息?苏静雅忽然睁开眼睛,沉声问道。和你一张床?嗯,不介意就上来吧,反正这么硬,你肯定也不能滚床单。苏静雅坏笑道,苏狂还真没看出来,苏静雅竟然‘长进’了,能开出这种玩笑。躺在床上,苏狂微微闭上眼睛,算是半休息状态,时刻保持警惕,那个霍光虽然不足虑,可是小心驶得万年船的道理,苏狂是懂得。各位,掌门人气息平稳,不像是有大事,还是请回去休息吧,等掌门人醒了,万一说穿了苏狂的秘密,各位还要有精神动手那。霍光冷冷的说道,坐在三奎的旁边,一脸狰狞。师兄,掌门人还是我来照顾吧,你远途归来,很疲惫了,应该去休息。陈贵眸光一动,低声说道,怕其中出了什么乱子。什么?你难道不放心我!呼的一声,像是好斗的公牛,霍光猛然站了起来,盯着陈贵,异常愤怒,似乎要动手的模样。师叔,咱们还是先回去吧,我想五师叔可以照顾好师父的。无二低声劝道,毕竟陈贵比霍光修为差了一截,再说那个霍光暴躁,这要是动手,肯定吃亏。不,师叔有事,我一定寸步不离!陈贵脖子一扭道,真是个硬脾气。脸色一寒,霍光的心里似乎在琢磨着什么,而他背过去的手,却暗中拿出了一个小白瓶子,打开之后,飘出一缕白烟一样的东西,非常的轻微,几乎肉眼看不出,随即出一掌,很轻,不过一点罡风已经足以吹动那些白色气息到身后的三奎面前。好,我答应你,既然你这么担心掌门,就由你来守着掌门,我们走。霍光冷然道,收回手里的瓶子,大步一迈,走了出去。哼!跟随霍光的弟子冷然喝了一声,瞄了陈贵等人一眼,带着不屑的神色,随着霍光离开。陈贵傻了,霍光怎么瞬间变了一个人呢?刚才还是特别坚定地要守着三奎掌门,转眼之间又改了主意?这可不像是他的作风啊。关上门,我要守着掌门。师叔,我也留下来吧。无二说着,看了陈贵一眼,似乎以防不测。好。陈贵沉吟一声,终于是答应了。多一个人,总是多一份照应,陈贵倒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全,只是三奎掌门的安危关乎整个练剑门的命运,万一他出了事,必然和苏狂闹翻,到时候练剑门不会赚便宜的。门外,霍光冷然的看了那道关上的石门一眼,嘿嘿一笑:让你守着吧,不然怎么给你留个欺师灭祖的罪名?霍光的声音很低沉,身后立即有一个胖子走上来,大概是不清楚霍光已经用了手段,十分不解的问道:师父,你为什么这么做?放心,师父自由安排,好了,你们几个先下去休息吧。霍光说着,大手一挥,那些弟子立即离去了。师父,您有安排?胖子俯首在霍光面前,他知道,霍光这么做,一定是有事情和自己说。当然,不过不是关于掌门和苏狂的。霍光故意卖了个官子,心里十分的得意。不是掌门和苏狂的事情?那是什么?胖子有点不解的问道。冷然一笑,霍光的眼神很邪,狰狞可怖。你看苏狂身旁的那个小妞,怎么样?水灵不水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