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628章准备登顶
    没想都这运动比跑步俯卧撑好用多了,这么快就有精神了。苏狂笑着说了句,徒留孙安若在沙发上幽怨的看着他。副总理不除,始终是个祸害,我们孙家虽然垮了,可是旧日的关系依旧在,我去试试,看看能不能从中探听些关于副总理的事,你毕竟才刚刚上位就名噪一时,现在的身份太过敏感,你要是去,未必能问得出什么。孙安若一件件的船上衣服,此时又是一个娇nen可人的大美女形象。你去,他们现在还会买账?苏狂沉声问道,坐在孙安若身旁,轻轻地将她抱在怀里。抱着自己女人的感觉,就是爽!孙家虽然倒了,可是曾经掌握着无数人的命运,这一点却是没有变。孙安若眸光一动,意味深长的看着苏狂。官场之上,想要控制一个人,无论是恩惠还是利诱都是不够的,最重要也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掌握对方的‘犯罪证据’!只有如此才能真正的控制一个人。孙家曾经暗自继续力量数十年,想必掌握的资料不在少数,而孙老爷子最后将孙安若叫到自己面前,估计这是将家里的重要东西托付,想必就有那些事关重要的文件,掌握着无数人生死的秘密!好,这件事就交给你了。苏狂点点头,既然孙安若想帮忙,那就更好了,也省了苏狂一份心。还有,下次不许在这里那个了,被人看见了,羞不羞。孙安若啐道。苏狂一愣,随即大笑:好,听你的。看见自己的妞那副扭扭捏捏的样子,苏狂忍不住又笑了笑。那好,幽幽和小倪她们,就交给你了,我们遭遇副总理的伏击,虽然对方没多少高手,可是毕竟有枪,我们斗得艰难,小倪和苏静雅出力不少。孙安若临走的时候,有点犹豫的对苏狂说道。女人哪有不自私的,她肯定不愿意苏狂的目光过多的留在苏静雅和小倪身上,可是思索再三,她还是说了。离去,苏狂看着孙安若的背影,不禁微微皱眉,感觉她这一段时间变了,变得太多了,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傲娇的大小姐。苏狂狠狠地舒展了一番身体,来了几百个俯卧撑和仰卧起坐,去卫生间洗了把脸,狠狠地清醒了一把,对着镜子,苏狂将自己看的真真切切。现在,苏狂面对的敌人,将会更加可怕,因为事情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阶段。手机响起,是柳溪的。苏狂心里一暖,拿起电话,免不了和柳溪一阵解释,其中自然省略了诸多危险的情节,好让柳溪放心。柳溪,你放心,我真的没事,我的身体那么棒,功夫那么好,怎么会出事?苏狂安慰道。那就好,我就是担心你,这么长时间你也没给我来电话。柳溪轻声道,似乎隐约提醒苏狂,要去看她了。苏狂淡然一笑:柳溪,你不用担心,还没有迎娶你过门成为我们孙家的媳妇之前,我是绝对不会有事的,如果你实在是担心我有什么三长两短,不如咱们提前完事,你看可好?苏狂,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了,要是在这样,我可不和你说了。柳溪娇声道。苏狂大笑,柳溪还是和当年上学的时候一样,纯洁的就像是一块白玉,没有任何一点瑕疵和污染。好了,我不寻你开心了,伯父在家吗?我想和他商量件事。苏狂低声道。商量事?什么事?和我先说说,我看看能不能同意。柳溪面颊绯红,有点害羞,可言语却是‘傲娇’至极。苏狂狂汗,柳溪是误会了!不过苏狂也不是脑子不转个的傻子,现在绝对不能承认自己没想着柳溪,连忙道:柳溪,我是想着提亲,你看怎么样?苏狂认真的说道,说实在的,要不是龙联盟的原因,苏狂真想安安静静的娶了柳溪做老婆,过平凡的生活。美得你,我就不同意。柳溪笑道。苏狂笑着摇了摇头:说正经的,我真的找伯父有事,现在中央内部几个有实力的红色家族都完蛋了,下一任的主席成了悬念,我想让伯父冲击一下,这样柳家不仅能恢复往日的名望,而且还能瞬间扩大。登顶?这个词在柳溪的心里从来没想过,就算是柳泽业,恐怕也不敢想吧?他们柳家只要是达到从前刘老爷子在的时候的境地,就已经是坟地里冒青烟了,怎么可能登顶?不过话既然是从苏狂的嘴里说出来的,那就不是跑火车,是有根据的,柳溪也知道,眉头稍微一皱,呈现出一个好看的弧线,歪歪头,看着客厅里的父亲,稍微犹豫一下,还是叫了一声:爸,苏狂找你。柳泽业因为苏狂的原因,仕途算是一帆风顺,虽然没有大的提升,可是也再也没有遇到阻碍,加上现在也清楚了苏狂对于柳溪是真心的,作为父亲也高兴,对苏狂现在是充满了好感。最重要的是,苏狂这次对待R国的问题上,做出了非常果断的选择,将小鬼子打的落花流水,让柳泽业心里是更加痛快了!苏狂。伯父,是我,我想询问您一件事情。苏狂沉声说道,尽量变换一下语气,准备着措辞。柳泽业微微一愣,心想苏狂什么忽然又对自己这么恭敬了?莫非是有事相求?可是看样子不像啊。有什么是就说吧,咱们都是一家人了,还有什么可见外的。柳泽业笑着道。柳溪就在旁边,听得清楚,微微一笑,很是欢喜。是,既然这样,那我就有话直说了,现在华夏的状况并不容易乐观,一部分未知的实力正觊觎华夏,鬼子和M国对华夏也虎视眈眈,而且现在内部也出现了问题,如果再不及时的寻找对策,我怕会产生变动,所以我希望伯父可以参与选举,争取登顶!苏狂最后说的认真,绝对不是开玩笑,而且带着几分势在必得的气势,着实惊得柳泽业心头发颤。登顶?老天,那不是开玩笑吧?柳泽业因为是红色家族的后代,早早的就步入了仕途,可以说是顺风顺水,直到刘老爷子忽然离世,柳家才没落下来。当年,柳泽业何曾没有雄心壮志?那可不仅仅是他那个为了柳家准备牺牲柳溪幸福的哥哥才有的志气!可是,自从柳家颠覆之后,几乎自保都成了问题,要不是因为苏狂的关系,恐怕再也没机会染指政治权利了,现在忽然跟他说,要让他登顶成为主席,柳泽业怎么能不惊讶!激动,柳泽业当年的雄心壮志和热血似乎又被激发了出来,可是,他同样的担心,现在的柳家,还有那个机会,那个实力吗?就算是苏狂现在处于炙手可热的阶段,但是苏狂想登顶都难,莫非能轻易的帮柳泽业登顶?退出了中央的柳泽业不过是一个市长罢了,这对于一般人来说是个大官,可是对于曾经的红色家族而言,那是没落,简直是太没落了!苏狂,我看还是算了,我当年也曾经有过抱负和理想,可是世事难料,并不如人愿,我也不想再强求什么了,再说柳家都这个样子了,都是我的无能,我还有什么脸面去竞选?柳泽业短暂的心潮澎湃过后,终于平静了下来,意识到了事情的艰难和不可能。想要登顶,你的实力够吗?有多少盟友?做了哪些准备?紧握国家的哪些主要权利?这些,柳泽业都没有,他就像是一个没有跳板的孩子,要和别人比跳高,怎么可能赢?伯父,事在人为,虽然我现在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我相信,只要伯父你去试一试,就是有机会的,我会拼尽全力支持伯父。苏狂沉声道,这话说的太实在了,按理说就算苏狂和柳泽业的关系不一般,可是按照两个人的身份来说,苏狂也不该说的那么白,现在苏狂说的没有顾忌,就说明苏狂是铁了心了!这个……我们真的有机会吗?会不会因此引来什么麻烦?柳泽业想了半天后,沉声问道。放心,绝对没人来找麻烦,伯父你准备一下吧,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成功,还有,告诉柳溪不要担心,过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和她过平常的日子了。苏狂微微一笑,说完,挂了电话。因为柳泽业没见到苏狂是如何逼退副总理的,要是柳泽业知道苏狂有守护者那么大的后台,估计就不会担心那么多了。小欧,立即算出来咱们现在的所有资产,我要你现在开始和漩涡一起招募人手,无论以任何名义,我要一支队伍,至少三十万人,而且要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队伍!苏狂拿起电话,对着一头雾水的欧子彦坚定地说道。苏哥,你这是怎么了?不会是想造反吧。欧子彦大眼睛一瞪,傻子一样的说道。呸,小欧你以后有点脑子行吗?现在我都是副主席了,造反,你脑子瓦特了吧,我这是为了华夏着想,以防不测,现在的国家军队太不靠谱了,调动起来麻烦,而且他们这些兵根本没见过什么是真的战斗,万一有什么大规模战斗,谁知道战斗力怎么样,所以我要你立即训练一支有实战经验的队伍,明白吗?苏狂吩咐完,也不管欧子彦再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反正有漩涡等人在,训练的方法没什么问题,再说苏狂现在毕竟是副主席,就算是欧子彦因为什么问题被查,苏狂也能挡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