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627章惊心动魄
    师父,你没事吧?苏狂眉头一皱,心里也不好受,天辰和他非亲非故,不过是第一天相见罢了,可是对苏狂可谓亲如师徒,现在受了伤,还冒着风险为苏狂破关,这份恩情,苏狂怎么会不感激,叫师父,也算是一种报恩吧。我没事,刚才给你破关,我花费了很多力气,导致毒性有所反复,不过也无妨,对我而言,只是小事罢了,关键倒是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天辰老人说完,仰起头,看着苏狂,满怀期待。现在,是判断苏狂潜质的最好机会了!苏狂稍微动了身体,发现和从前并没有太多的差异,只是整体感觉舒畅多了,仿佛压在胸口的一股气,忽然出去了。畅快苏狂挥动了一下身体后沉声道,十分的认真。嗯,很好,你的潜质不错,一定会有比我更加大的作为。天辰老人十分认真地看着苏狂道,笑意盈盈,似乎比自己进步还要高兴。师父,我还是这么叫你吧,虽然我从来不愿意承认自己要拜人为师。苏狂眸光一动,沉声道。哼,当然了,现在你是想赖也不可能了。天辰长老脸色一寒,同样严肃的说道。微微一笑,苏狂觉得这或许是命运吧,竟然在自己隐者巅峰的时刻得到了一个师父。你说我的资质不错,是从哪里看出来的,说实话我没感觉到因为你刚才的帮助,身体有多大的进步。苏狂有点尴尬,按理说天辰老人都花了那么大的力气了,总该有点反应啊,其效果竟然还不如服用两颗丹药那,苏狂是真的无法理解。或许,是苏狂自己身体的原因吧,冲击守护者,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天辰老人过多的欢喜了。嘿,你小子,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天辰老人霍然之间睁大了眼睛怒喝道,好像真的很愤怒一样,不过苏狂确实挺冤枉,按照自己的分析,也没错啊,怎么还就身在福中不知福?苏狂,你和我说,你这一身修为,莫非都是自己修炼摸索来的?没有师父传授?天辰长老打量了苏狂片刻,发现苏狂还真的不像是说谎的人,坚毅同时夹杂着疑惑的目光里,看的出苏狂是诚实的。我,可以说都是自己修炼的。苏狂轻声道,仔细想想,除了老杨给了自己涅槃经之外,几乎没人帮助过自己,而且那涅槃经老杨修炼的也不多,所以基本上都是苏狂靠着自己的悟性修炼。是吗?看来还真的是一个好苗子。天辰长老喃喃说完,盘坐片刻,自顾调息起来。苏狂也知道那毒厉害,或许现在刚好对天辰老人威胁,自己也不着急,同样坐在天辰老人的身旁,盘着腿,反正自己也没回复元气,不如趁机调息一番。吸气,吞吐丹田。苏狂按照以前的套路调息,可是元气才刚刚涌入就发现了异样。怎么这一次吸入的精华元气这么多?苏狂猛然一愣,心里大为震惊,按理说自然之中孕育灵气,都是差不多程度的,一次打坐调息能积攒下一点元气就不错了,可是苏狂这一次竟仿若吞吐天地一般,一下子吸入了许多的气息,简直丹田瞬间扩大一倍的程度!不会吧,这么惊人?苏狂偷偷的瞄了旁边的天辰一眼,发现他正在凝神运功疗伤,也不能打扰,只能凭借自己的认知和胆识搏一搏了。这小子,倒是有胆识有识。天辰老人默默地念了句,微微一笑,两个人盘坐在一起,开始了各自的运功。呼!苏狂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谁知道天辰老人早已经完事了,正在凝神看着苏狂,搞得苏狂刚一睁开眼睛还吓了一跳。师父,你没事了吧?没事了,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浑身的气血都顺了,身体也强壮了几分。天辰老人饶有信心的问道。嗯,的确是这样,多谢师父。不必谢我了,你从来没有师父教导过,能突破到今天这个地步,已经是很不容易了,你还不知道守护者的修炼不像是一般的突破一样,只要打破最后的屏障就可以,他需要循序渐进,因为守护者所需要的元气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需要破关之后,慢慢的凝聚元丹,只有凝聚了三颗元丹过后,才有可能问鼎守护者。天辰老人的话苏狂是完全没听说过,什么破关,什么元丹,这些苏狂完全不懂啊。师父,我不太懂,你说的破关是怎么一回事?元丹又是什么?破关,是指打通你体内的所有穴道,让你的身体吸收和释放元气更快更多,不过一般来说破关是十分痛苦的过程,如果没有人帮助,要花费很长时间,我看你身体强壮,加上我经验丰富,所以就冒险为你破关,反正半路有危险,我也可以及时停止。噗,苏狂差点没喷血,合着刚才的破关天辰老人完全是赌一赌啊,就冲着苏狂身体强壮?看来苏狂运气还算是不错。还好你的身体素质过关,现在已经没事了,过了破关这一关,你以后就要勤于修炼了,只有那样才能渐渐地从体内凝聚出元丹,三颗元丹过后,就可以在适当的契机融合成大元丹,冲突守护者!但是你要记住,元丹的修炼不能着急,需要一点一点来,最好也不要用丹药辅助,否则会产生十分严重的后果。苏狂点头,天辰老人毕竟是过来人,说的话肯定有道理,苏狂还真的听震惊,要不是遇到天辰老人,自己胡乱的修炼一同,说不定要出事那。那就好,你的资质和体魄都比我当年强,而且你修炼的那门功法,我虽然看不出是什么,但是能确定,是当世奇功,不比最强的那些功法差,一旦你跻身守护者行列,将会远远超过我。天辰老人有点感慨,回忆起自己青春年少的时候,一幕幕的事情仿佛还是昨天。师父,你修炼的功法是什么?苏狂忍不住好奇问道。摆了摆手:只是一门普通的功法罢了,但是因为我成为了守护者,所以你感觉不到我的功法并不强,如果你也是守护者,功法之间的差距就显露出来了。嗯,我明白了。还有,这次你出去一定要当心,当年和我交手的那个人,有和你一样的眼睛,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你,不过现在他和我一样,都在闭关,暂时没有压力,可他会不断的找机会算计你。一愣,苏狂没想到竟然有人和自己一样,也拥有龙神之眼,那么说,这个世界上有两个龙神之眼存在!龙神之眼有两个,那么就是说,当年的龙神,并非仅仅是传说那么简单?苏狂默默念出了声音,显然,他想从天辰老人那里得到答案。毕竟,天辰老人是前辈,按理说懂得应该比苏狂多很多才对。微微皱眉,天辰老人也说不清楚到底有没有龙神。苏狂,我有一种预感,我们人类无论是从智力还是体力上,都没有真的发挥出我们的潜质来,就算是身为守护者,这种感觉依旧强烈,所以我一直认为,这个世界,或者说不再这个世界,有更强大的存在,那是真的超脱肉ti的限制的存在!至于那个怪物,我一直觉得是来自那个时代。天辰老人仰面朝天,仿佛渴望回到龙神的那个时代,见识不一样的地球,见识那个纷乱争霸的年代。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也只有在那个年代,人类才能真的激发出自身的全部潜力,创造出真的奇迹。苏狂同样目光炙热,虽然还没有跻身守护者的行列,可是苏狂已经渐渐能够理解那是多么的庞大。可是就算是如此,天辰老人依旧说还没有发挥出真正的力量,那么,传说中的全部潜力,究竟是什么样子?当年的龙神,究竟又是多么可怕的怪物?在那个时代,又藏着多少秘密?瞬间苏狂脑子乱了,各种思绪一起涌现出来。嘿嘿,你先不要想那么多了,如果那个人在出现,师父一定会出手的,你只要安心修炼就好了,华夏的下一任守护者就靠你来继承了。天辰老人很看好苏狂,无论是从人品上还是能力上,他都十分相信苏狂有这个资格。我明白,师父。苏狂点头道。嗯,破关我已经替你完成了,日后的功夫,还是要看你自己,外面还有很多事情要你解决,虽然政治上的事情师父无能为力,但是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我不介意你来麻烦。天辰老人淡淡的说了句,缓缓站起,朝着里面走去。那里,就是闭关的地方!苏狂愣愣的看着天辰老人进去,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产生了那么一丝的不舍得,或许是真的衍生出了奇妙的师徒之情。这么一进去,就不知道要闭关多少年了,或许苏狂和他这一辈子都没见面的机会也可能。师父,保重。苏狂一直看着天辰老人的身影缓缓地离开自己的视线,终于轻声念道。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天辰老人已经帮了苏狂一个大忙,现在苏狂要出去处理自己的事情了。驱车出去,苏狂第一件事不是去处理国家大事,他要亲眼看到苏幽幽和苏学斌等人没事,才能放心。幽幽,你们现在在哪里,我可以过去找你们。苏狂拨通了电话,沉声说道。哥,我们没事了,就在家里。苏幽幽小声的说道,似乎是偷偷出来打电话的。怎么了?苏狂惊讶的问道。小倪和苏姐姐孙姐姐她们体力透支,恐怕睡着了。苏幽幽小声的说道,心里对她们感激极了。好,详细情况回去再说吧。苏狂挂了电话,大概一想就知道苏幽幽等人遭遇也不怎么好。到了家,苏狂二话没说直接冲了进去,苏幽幽和苏学斌大概是没有参与争斗,所以精神还算是不错,看到苏狂回来,激动不已。爸,幽幽。苏狂沉声说道,一家人见面,来了个非常热烈的拥抱。坐下来,苏幽幽忍住激动,和苏狂说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副总理那个老狐狸老谋深算,为了牵制苏狂,用苏幽幽等人做诱饵,企图借助枯木的手杀了苏狂,至少可以困住苏狂,因为副总理听枯木说那里有个大阵,足以困住任何守护者级别之下的人,只是没成想天辰老人会出手,让他们打乱了所有的计划。而苏幽幽等人本来也很危急,被副总理手下的高手围困,多亏了孙安若和小倪拼死抵抗,加上苏静雅恰巧赶到,才免了一番危急。事情算是得到了缓和,孙安若她们也累得不行了。我去看看她们。苏狂听苏幽幽说完,心里对这三个女人多少存在一丝愧疚。打开门,三个女人睡在一个房间里,大概是太累了,所以也没有顾及其它的,苏狂看着她们三个人,酣睡的模样非常的安详,就像是小孩子一样的可拍,那种场面很温馨,简直像是一个大家庭。苏狂?一个微弱的声音,孙安若是第一个醒来的,她揉了揉眼睛,看到了苏狂,心里先是吃惊,随即就是欣喜了。嘘。苏狂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毕竟孙安若和小倪还没有醒,看样子睡得还很沉。我们出去说罢。苏狂低声道,看着孙安若穿的那么少,淡黄色的薄丝上衣根本遮不住雪白色的肌肤,发育良好的胸脯一颤一颤的,随着她随意的举动,没有规则的摆动着,惹得人新潮澎湃。好。苏狂安若愣愣的点点头,没想到苏狂竟然回来了。一身的疲惫,孙安若已经没时间顾忌了,作为孙家的大小姐,对于政治斗争这东西她十分的理解,苏狂刚坐下,就忍不住问道:怎么样?都解决了吗?女子特有的体香闻起来很容易激发雄性的欲望,苏狂瞄了贴近自己的孙安若一眼,胸脯丰满、美腿白皙,长的也标志,就算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也同样能激发人的冲动。嗯,虽然副总理没有死,不过暂时来看,还是解决了。苏狂眸光一沉,尽量克制自己的心思道。嗯,那就好,不过副总理走了,始终都是一个祸害,他盘踞京都多年,势力非同小可,一旦发动起来,对我们是个威胁,要先下手为强。孙安若说着,脸色变得十分严肃,猛的靠近苏狂几分。苏狂盯着孙安若,孙安若也盯着苏狂,可是两个人心里想的完全不是一码事。苏狂,你一定有对策了,对不对?孙安若看着苏狂,炸了眨眼,心里想到,而苏狂则是想着孙安若美妙的身体,后悔在孤岛之上没有多试几次,现在在家里有人,还有点不方便了。人生最痛苦的事,恐怕莫过于明明是自己的女人,却在自己需要的时候只能看不能动了。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难题了?孙安若稍微皱眉,从苏狂的神色里试图看出苏狂在想什么,但却是徒劳无功。没什么,副总理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只要我们小心的,不是大的威胁,没必要那么担心。原来是这样,看来是我太紧张了……不过,为什么你的神色还是怪怪的?孙安若眸光一动,冷声问道。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孙安若忽然眸光一沉,凑到苏狂面前,胸脯直接压在了苏狂的胸口,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紧紧盯着苏狂,两个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呼吸的几乎都是同一处空气。卧槽,这么明显的挑豆,苏狂怎么能忍!安若,我现在想……想什么?孙安若还是不了解,看着苏狂模样怪怪的,就是想不出来,他到底心里在想什么?他可从来没有这么吞吞吐吐过。试试你。苏狂眸光狡黠的一闪,忽然大手一动,将孙安若的杨柳蛮腰缠住在怀里,同时一个俯身,直接将她压在了沙发上。愣住了,孙安若只是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没想到苏狂神色怪异了这么长时间就是在想这个!卧槽,这也太没节cao了吧,虽然孙安若已经是苏狂的人了,可是也不能那么YY啊。而且现在是大白天的,家里还有苏幽幽和小倪昏睡,搞不好什么时候就醒了!孙安若毕竟是孙家的大小姐,她怎么好意思在客厅的沙发上和苏狂做这种事?要是传出去,那还不……羞死了。孙安若想到这里,脸颊绯红一片,小心脏跳动迅速加快,竟然有种喘不上气的感觉。越害怕,就越刺激,孙安若压根就没抵挡,现在甚至有点期待苏狂暴力点了。苏狂可是战场上的兵万,一身的肌肉几乎比钢铁还硬,暴力压根就是本能,尤其是对待孙安若,苏狂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占有欲,甚至苏狂偶尔都感觉有点变态一样。不过现在孤男寡女天雷勾动地火的关键时刻,苏狂那里还有心思思考那些,将孙安若死死地按在沙发上,几乎让她陷了下去,浮现出一个人影。嘴贴在孙安若的樱桃小嘴旁边,苏狂的大嘴像是粗暴的野兽正在扫荡着,而孙安若只能忍受,毫无招架之力,同时苏狂一双手正在她的上身游走,柔软丰满的雪白小胸脯自然是逃不出苏狂的魔掌了。恢复的不错嘛。苏狂心里默默的想着,上次被自己弄得有点肿,看来也没留下什么后遗症,如此苏狂就放心多了。一番抚nong过后,孙安若已经娇chuan连连,红润的脸庞像是熟透了的樱桃,小嘴被苏狂占有着,上身被苏狂一双大手抚摸的酥酥麻麻,完全忘我一般。小心点,幽幽她们会醒的。孙安若趁着苏狂大嘴抽离的片刻,小心的提醒道。没关系的,她们没出来。苏狂安慰道,毕竟是隐者级别,苏幽幽有没有靠近,他听的是清清楚楚。孙安若稍微放心,可是心脏依旧跳动的厉害,尤其是苏狂又开始了新的进攻,孙安若的腿上只是打底裤的裙子,被苏狂一扯,裙子直接落到了膝盖下面,雪白的大腿展露在苏狂身下,修长细嫩,就算是走在大街上,都会忍不住让人YY一番,何况是肌肤接触?苏狂当即狠狠的摸了两下,随即强行退掉打底裤,让女人最完美雪白的身体展现在自己的面前。苏狂……孙安若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完全被苏狂征服。苏狂健壮的身体,灼热的目光,就仿佛是火焰一般,要将孙安若烧成灰了。安若。苏狂玩味的看了孙安若一眼,就像是一个邪恶的花花公子一样,惹得孙安若娇嗔一声,只是声音还没有落,孙安若就来了更大的一声娇嗔。啊!……孙安若瞪大了眼睛,浑身一下抽搐,死死地咬着嘴唇,几乎都要咬出血了。苏狂压在她雪白娇nen的身上,分开那纤细如玉的美腿之后的动作依旧是那么粗暴,没有一丝一毫的收敛。痛……苏安若大口喘着气,双臂死死地抱住苏狂的身体,断断续续的喊着,完全无法阻挡苏狂风卷残云的进攻。沙发上,苏狂在宣泄着属于雄性特有的欲望,而门外,却悄然走进来了一个人。没有嗯门铃,因为就像是家里一样,她习惯了,砰的一下,打开了门。啊!吓得一声惊叫,桥小央像是受惊的小猫咪,看着眼前的一幕,完全傻了。苏副主席竟然在客厅的沙发上和孙安若做那种事,桥小央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哪里见到过这场面?孙安若本来就害怕,可是没想到人不是从卧室里出来了,竟然是外面进来的护士,那是苏狂的私人医生,苏狂晋升国家副主席之后的福利之一!看到苏狂回来,桥小央本意是过来通知苏狂做一次简单的体检的,可是……这对苏狂倒是没什么大的影响,可是孙安若却是受不了,也不知道是那里来的力气,竟然将苏狂推了起来。还不停下?孙安若娇chuan连连的说道,脸红的不像样,而苏狂却是欲huo焚身,心想你丫的现在也该舒服了,可是我才刚到爽快的时候,你丫的就让我起来,让我怎么解决?主席,对不起。桥小央在外面轻声道,不知所措。苏狂彻底的蒙圈了,到底是新人,就不知道直接退出去装作没看见吗?还说对不起?难道还要苏狂回答没关系?没事,你出去吧。苏狂阴沉着脸道。嗯。桥小央连忙应声,慌乱的关上门,靠在墙上,捂着自己的小心脏。我的妈呀,主席的肌肉也太吓人了。桥小央擦了擦汗,心里默默想着,仿佛是情窦初开一般,脑子里竟然还会不断地闪烁苏狂战斗的画面。都说了危险吧,你还不信,现在好了。孙安若娇chuan着气,有点生气的说道,现在衣衫不整,估计就是个裸替状态,完全借助沙发的掩饰。没关系,一点都不打扰咱们,我们还可以继续。苏狂轻笑着说道,在孙安若错愕的目光中,竟然又压了上去。苏狂,你个变态!孙安若最后发出一声娇喝,这是她能做的最后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