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624章黑蛇暗算
    打不过就跑吧,反正还有一个隐者天级的高手在那挡着,他总不能等死吧。打定主意,副总理二话不说,拔腿就窜。呼!天辰老人迎着对面的青色长剑的劲风,一手挡住,同时大袖子一会,轰然之间副总理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巨力打中了身体,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啪的一下子,直接趴在了地上,那模样,估计不必死猪好看那里去。别硬撑了,昆仑的功夫我熟悉的很,你是谁,露出面目吧。天辰老人将副总理一掌击倒,转过身来,对着眼前使用青色长剑的人道。或许这个青剑长者在一般人的面前是绝对的高手,就是苏狂都不敢小觑他,可是在守护者面前,他也只能被打没有还手的力气。哼,你既然知道我是昆仑派的,就不该太小瞧我的实力。那个人蒙着面,忽然一声大喝,轰然一声巨响,随着他的青色长剑震动,天辰老人的手掌渐渐地控制不住那把剑了。不愧是华夏的摩天大派,根基还是很深厚的。天辰老人默默想着,还是摇了摇头,任凭那个人剑术超群,如何的折腾,也没有用,守护者和隐者的差距,甚至比隐者和灵者大的多。去!天辰老人一声断喝,那个蒙面人猛的感觉胸口一痛,血液从胸口喷出来一般的难受,同时手一麻,霍然之间没了力气,随着天辰老人元气的冲撞,轰然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干咳出一口鲜血,半句话说不出。这股力量,可怕,可怕到让人难以想象的地步!强大,强大到让人窒息。那把青色的剑名曰‘虚古’,是名剑之一,若然不是如此,天辰老人可以直接震碎那把剑,给那个人更大的震撼。你是昆仑派的人,我曾经和你们有交情,不想杀你,你走吧。天辰老人说着,脚根本没动,竟然影子一般到了那个人的面前,冷冷的扫视一眼:这剑,还给你,算是我还你们昆仑派一个人情。说着,天辰老人将剑扔到了那个蒙面人手里,同时眸光一寒,步子一迈,悠然之间到了副总理的身前。我……副总理看着天辰老人,半句话说不出来,在这种绝世强者面前,他在能言善辩,也开不了口了。如果你没有通敌卖国,自然会话你清白,如果你真的那么做了,谁也救不了你,我看你还是配合吧。天辰老人冷冷的说道,他毕竟是华夏的守护者,虽然站在了苏狂那一边,总不能‘滥杀无辜’吧。这个……副总理心里十分清楚,自己一旦被调查,那就是万劫不复,山岛被苏狂击败,苏狂一定可以从他那里找到关于自己的证据,比如那些信件,而且杨秘书还去了那里没回来,会不会也落在了苏狂手里?想到这,副总理一颗心是越来越冷……如果投降,那才是万劫不复啊!总理,快走!猛然之间,身后一阵大喝。天辰老人双臂紧握,霍然之间身上闪现出一股强大的元气,一道道盘飞了起来,挡在身后,那四个人各个高手,各个出了杀招,每一下都可以击穿大地劈碎山河!可是碰到了天辰老人的道盘,就像是老鼠见到了猫一样,登时没了脾气,应声而落。不自量力!天辰老人一声低喝,彻底没了耐性,霍然之间道盘飞速旋转一道庞大的力量轰然而出。啊!!四个人还在和道盘死死对抗,可是轰然之间,对方的力量仿佛洪水般散发了出来,他们半分抵抗的余地都没有了,浑身上下的骨头仿佛都断裂了,人就像是断线的风筝,轰然一声飞了出去。四个地级的隐者,竟然被如此轻描淡写的灭了!!往人群里跑!身后传来了那个昆仑派弟子的声音,副总理闻言轰然明白,刚才天辰出手的时候,一直有所顾忌,就是怕伤到这里的无辜人,而刚才那一下发威,也是将那四个人击飞到了‘天外’,余威并未伤及无辜。毕竟是隐者的修为,生死关头,副总理来不及多想,连滚带爬的冲向了人群。一愣,天辰没想到他们竟然那么狡猾,灵者的速度也不慢,天辰老人追上去虽然只是片刻功夫,可是身后的长剑直奔心房而来,容不得片刻耽搁。真的是不识抬举。天辰老人一声断喝,回身袖袍一挥,仿佛天穹塌了下来,任凭对方的剑术再精妙,也被完全的笼罩在了里面。身子一动,天辰老人上去一步,目光丝丝盯着那个蒙面人。既然你如此不识趣,就别怪我了!天辰老人一声低喝,轰然一掌击出,那个蒙面人连忙挥剑来防。砰!剑被击退,连这剑一起击在了蒙面人的胸口,一口鲜血霍然喷了出来,守护者的一击是什么滋味,也不用多说了,要不是昆仑派根基深厚,这个人又是绝巅高手,怕是命丧当场。小心!苏狂龙神之眼一动,就要上去,可是已经晚了,就在那个蒙面人后退半步的时候,一个非常小的动物,仿佛是蛇,又像是蜥蜴一样的怪物,如同闪电般的冲向了天辰老人。很快,就算是天辰老人眯起了眼,将那个东西看的仔仔细细,可是仍旧没办法挡住它。啊!天辰老人竟然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喝,似乎是被咬伤了,而那个蒙面人此时也站不稳了,撑着最后一口气,连忙冲进人群逃离。快去,抓住他们。主席一声低喝,立即有维持秩序的士兵从迷茫中清醒过来,连忙跑了上去,可是对方混在了人群里,加上副总理在这爪牙众多,抓捕哪里有那么容易?苏狂现在要是出手说不定能有收获,可是天辰长老受伤了,苏狂不能不管,连忙冲了过去,抚开天辰长老的宽大袖袍,之间天辰长老的大手死死地抓着那个红色的怪物,已经将它捏死了。你没事吧?苏狂有点迟疑的问道,那个东西既然可以对守护者造成伤害,那就一定不是简单地东西。我没事。天辰长老的额头竟然沁出了汗珠,看来伤的不轻,而且被咬伤的胳膊已经渐渐地变黑了,明显是有事!这是什么东西,我能做点什么?苏狂径直问道。这是黑蛇沼泽的地蛙鬼母蛇,毒性强烈,就算是修士被咬伤,也难以幸免,袭击我的这个地娃鬼母蛇是成年的,而且是人精心喂养长大,其毒性可称为天下之最,如果是一般的灵者被咬伤,瞬间毙命,隐者被咬伤,可以撑过去一日。什么?竟然这么厉害!苏狂震惊了,心里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守护者也是人啊,只是修为高而已。苏狂看着天辰老人憔悴的面容,心里忽然一阵心酸。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嘿嘿,师父为徒弟出头,天经地义,再说,我可是守护者,没那么容易死。天辰老人换做衣服无所谓的表情道。啊?苏狂不可思议的看着天辰老人。我们守护者的丹田和心脉的防御,远比隐者强,所以毒血并没有侵入我的全身,被我及时的封锁在了外面,不过我需要一段时间的调息,才能将其完全逼出来。天辰老人说着,猛烈地咳嗽起来。原来是这样,那师父你别说话,赶紧调息。不急,这里不合适,我要调息就要闭关,你带我会寺庙。天辰老人低声道,根本无视那些庸懦官。有点为难,副总理刚刚跑了,苏狂有义务去抓他们回来,可是天辰老人是自己的师父,又因为自己受伤……咬了咬牙,苏狂第一次因私废公了。好,咱们这就走。苏狂说着,将天辰老人扶起,可以感觉得到,天辰老人的身体还是很健朗的,功力也还在,只是因为毒血所有的元气都用来封锁心房和筋脉了,不能对敌了。主席,我要送天辰老人回去,剩下的事情,麻烦你了。苏狂对赶过来的主席道。没事,你去吧,一定要保护守护者的安慰,我派兵……不必了。天辰老人打断主席的话,瞄了这里一眼:你还是管好这里的事情吧,我的事情,自己可以处理。说完,催促苏狂离去。苏狂带着歉意看了主席一眼,立即带上天辰长老离去。找一辆车,苏狂扶着长老进去,二话不说踩动了油门,高超的技术和军用车的标志,一路上可谓畅通无阻,加上人品好,没赶上上下班高峰,否则要等上个把时辰了。那帮混蛋,竟然敢暗算你。苏狂锤了下方向盘,心里恼火的很,要不是自己当时元气不足,一定上去废了他。没什么,还好不是算计你,对我只是调息一段时间,对你却是要命了。天辰老人叹口气道。苏狂眸光一动,脑子轰然想起来了,如果不是天辰老人出手,那个东西极有可能就是对付自己了!那么快,那么毒,苏狂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后怕,就算是有龙神之眼,都未必可以防备于未然。算了,那东西百年难得一见,养起来也十分的危险,那个人花了这么多年的心血,就是为了生死一战可以扭转乾坤,当时我太大意了,心软了,也算是命……不过我欠昆仑派的情,都还清了。天辰老人说着,忽然吐出一口鲜血,竟然是黑色的。无妨,是我运功逼出来的。天辰老人挤出一个笑容,轻声道。苏狂冷汗直流,后背都湿了,天辰老人要是有三长两短,苏狂这辈子都会内疚自责。不过这老头子真的是厉害的超神了,竟然一面说话一面运气疗伤,守护者真是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