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622章世道要变
    一路在空中,简直和飞机一样,那叫一个畅通无阻,而且也不用担心会落下来。就是那里。苏狂说完,眼珠子一转,心想要是那个枯木骗自己怎么办?现在没有举行会议,且不是扑了过空?正想着,天辰老人却不等人,早已经落下来了。什么人?瞬间,数不清多少躲在暗处的士兵跑了出来,手里的枪对准了苏狂和天辰老人。是我,找主席有事。苏狂说着,这感觉就跟过去闯入皇宫一个模样,这些士兵当然认识苏狂,当即敬了个礼,也知道苏狂厉害,可是没想到竟然会从天而降。主席,请问您旁边的那个人是谁?一个士兵有些迟疑的问道。哼,我是他师父,你知道了吗?天辰老人不爽的说道。原来是这样,会议就要开始了,主席您快进去吧。士兵一看没问题,当然怕耽误了苏狂时间,他可承受不起,连忙给苏狂让路。苏狂点头,瞄了里面一眼,心想自己来的应该不晚,会议还没有开始,这么大的事,自己怎么能不出席?苏狂,你先进去吧,我躲在一旁看着就好,必要的时候我会出手。天辰老人似乎也觉得自己这个模样进去有点不合适,沉声道。那怎么行?躲起来万一被看到,免不了误会。你以为我想躲,他们真的能发现我?天辰好人沉声问道。苏狂一愣,转念一想,的确是那么回事,天辰老人要是真的想躲,就算是自己也未必能发现。那好,天辰前辈,不,师父,咱们现在可是师徒关系了,我现在元气没恢复,进去之后难免一阵剑拔弩张,出了事,你可别不管我。苏狂半开玩笑的说道,只见天辰老人狠狠地瞪了苏狂一眼,苏狂大笑一声,走了进去。会议还没有开始,不过人都已经坐的整整齐齐的,就等着主席来了。苏狂的进入让会场立即不平静起来,尤其是副总理的人,他们明明听说苏狂被困在了佛寺,那个枯木也是高手,怎么苏狂竟然找到了这里?莫非苏狂杀了枯木?不太可能,枯木毕竟是守护者的徒弟,可是事实摆在面前,副总理以及他的党羽来不及多想,只能靠在座位上,假装什么都没看见。找到自己的座位,苏狂发现上面还照例放了杯矿泉水,竟然开创了华夏历史,在这么重要的场合坐下来,二话不说,拿起来矿泉水打开就喝了一口。瞬间,旁边的大小官员不淡定了,苏狂这唱的是哪一出?看他的样子,莫非是有了十足的把握不成?竟然这么淡定?故弄玄虚。副总理低声说了句,没想到还被苏狂看见了。怎么?副总理似乎对苏某很不满意?苏狂装作老气横秋的感觉,一脸调笑的问道。哼,不是我不满意,只是你在水雷岛的问题上不听中央的指挥,违背主席的命令和人民的意志,让华夏和R国关系很僵硬,现在R国已经单方面和我们解除了所有的商贸合作关系,而且各种商品也不再向华夏出口,在R国的华夏公民活动也受到了限制,这份责任,你担当的起?越说越愤慨,这不,自己坐在家里什么都不做,人家在外拼死拼活,九死一生,竟然被数落成这样?要不咋说没人敢为国打鬼子那,感情打老虎在这那。苏狂冷冷一笑,竟然不着急还口,只是盯着副总理。按道理,副总理是老谋深算了,苏狂本来是愣头青一个,两人对话大半是苏狂会吃亏,可是看着现在的意思,倒像是苏狂站上分,副总理一番说辞,苏狂完全无视了,现在看副总理的目光,直让他发毛。副总理背景深厚,可是再雄厚的背景,竟然都挡不住苏狂那一双明亮的眸子。就那样盯着他看,就是不说话,苏狂似乎在等着什么。苏副主席也是为了华夏,再说当时情况紧急,我看今天是换届的大日子,各位就不要为了这件事争来争去了。旁边立即有人当和事佬了,看起来态度十分诚恳,其实苏狂和副总理心里十分清楚,他们一来畏惧副总理根基深厚,而来畏惧苏狂现在风头正劲,不敢得罪,所以装出一副为两个人着想的模样,说白了就是为了自保,谁也不得罪,这在官场上,还真的是挺难得。是吗?副总理冷笑。时间到了。副总理旁边的助手般模样的官员忽然探过头来,提醒道。主席出来了,神采奕奕,随之国歌响起,所有人都开始演唱国歌,随着最后一个音符的落幕,主席上了台,正要说话,却是望见了苏狂。震惊,没料到苏狂竟然到了!主席,副总理要和您回报重要的事情,选举的事,能不能暂停下。苏狂忽然站起来十分诚恳地说道。这不符合规矩,别说是副军委主席,就算是主席,也没理由忽然停止既定的选举。可是,规矩是人定的,苏狂现在就是站起来说要挑战这种规矩,也没人吱声,只有副总理手下的爪牙小声的议论,可是主席在上面,也只好十分识趣的不说话了。好,既然大家有事,就先推迟片刻。大会上,主席对着话筒,大声说道,瞬间传遍了可以容纳几千人的会堂。副总理无语了,震惊了,愤怒了,这怎么可以?选举就选举,怎么说暂停就暂停?虽然这种事是机密,基本没有直播什么的,可是诺大的会场,所有人都准备好了,竟然就这么暂停了?这不合逻辑吧?华夏国建国这么久,还从来没出现过这么大的闹剧,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啊!主席!副总理激动的站了起来,正要抗议,只见主席眸光一动,看向副总理,忽然沉声道:有什么事,就赶紧说。哗然,主席的语气基本就代表了他的立场和态度,当了这么多年的官的广大‘观众’们不会听不出来。以前的华夏中央都是单方面权力集中一人手里,可是现在竟然隐隐出现了三权分立的场面,怎么可能不乱?不过,今天终究会有一个结果的,权利会再次回归到一个人手里!我是有事要说,不过现在我觉得进行选举更重要。副总理只能吃个哑巴亏,毕竟刚才他是要‘弹劾’苏狂的。我看,有些事要提前说为好。苏狂沉声道,冷然一笑,瞟了副总理一眼。瞬间,全场一路纷纷,这场战斗已经不是带着火药味了,而是到了爆炸的地步,就差那么一下,就会轰然爆炸!针锋相对,这仿佛是苏狂和副总理之间的战斗,全场上千人,竟然没人说话,只有苏狂和副总理唱二人转?苏副主席,你有什么要报告的?主席沉吟片刻问道。报告主席,这次和华夏的交手,遵照主席的秘密指令,十分沉重的打击了 R国jun队,不过我们虽然取得了巨大的胜利,却也发现了很多不好的事情。苏狂说着,忽然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了几封信。这是副总理和山岛一郎通信的证据,请主席过目。苏狂说着,竟然冷笑一声,在诺大的会场中走出,到了主席面前,将信件交给主席。轰隆,副总理差点没昏过去,竟然被苏狂抓到了这么大的把柄,他明明让山岛一郎烧毁了信,怎么会这样?主席狐疑的看了苏狂一眼,接过信,眸光一动,砰的一下,将信排在了桌子上,就像是拍在了副总理的心上,让他浑身一颤。还有,我有人证,那个人就是副总理的贴身秘书,只是可惜现在没能随着过来,我想过不了两天,那个人就会被押送过来,人证物证就全了。苏狂说完,转过身,看着副总理,似乎再说:是我赢了,笨蛋。副总理气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栽在了苏狂手里,还有那个山岛,实在是可恶,竟然留下了证据!污蔑,这是污蔑。副总理站起来,大声的吼道。苏狂真想骂这个猪头一顿,到现在了还说污蔑,不知道主席也不站在你那一面?你说什么都没用了,再说了,这里证据‘确凿’,你说污蔑就污蔑啊,抓起来先审查再说。如果还有元气,一定用龙神之眼让你在所有人面前说出来你的罪行。苏狂心里想着,对着主席点了点头,两人人会意,主席立即下令,逮捕副总理,就是在这个场合,逮捕他!卧槽,要说华夏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国家,逮捕这种级别的高管,也不应该在这里,这真有点过去皇帝直接在上朝逮捕大臣的感觉。那些警卫都经过特别训练,可是此时也有点傻了,自己可从来没听说在大会上逮捕副总理的啊?不过命令下了,他们也不能不理,连忙跑过去,就要抓人。全场的人那叫一个傻眼啊,混迹官场这么多年,没想到竟然可以看到这么震撼的场面,尤其是苏狂,太让人震撼了,三八两句话,掏出几张纸,竟然就要拿下副总理,而且是目前最得势的人?卧槽,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难道要逆天啊,苏狂这个年轻人,真的是要逆天啊!这世道要变啊,这是所有人的第一个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