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620章枯木逃走
    护!天辰老人忽然一声大喝,双臂张开,登时刚才的道家圆盘浮现,带着清淡的元气,浮现在老人怀里,双臂环抱,将那圆盘抱住,轰然之间四周被圆盘布满,仿佛是一道防御阵。收!天辰老人再次大喝,那羽扇也收了回来,落在老人的头顶,闪现出一道白色光芒,将老人遮盖在里面,大概是类似于结界之类的保护。苏狂,我倒要看看你现在的攻击,到底到了何种程度。天辰老人心里默默想着,轰然之间,天空中飞舞的蛟龙,仿佛瞬间长出了獠牙,猛然朝着下面一声嘶啸,随即毫不犹豫的冲了下来。狰狞,蛟龙时而化作白色的剑芒,又时而画作黑色的蛟龙,密室之上依旧是黑暗的房屋,可是此刻仿佛化作了惊雷万丈的天空,要对下面的人展开轰击。轰轰隆!真像是打雷了,可是并非是那样,这是苏狂七杀剑的最强杀招,一次轰击过后,仿佛天地都被撼动了,紧接着是第二次第三次,每一次攻击,都带着让人心头一颤的威力。天辰老人不愧是守护者,可是就算如此,他还是感觉到了胳膊有点麻,酥酥的感觉,那是剑术给他造成了影响。一阵天崩地裂般的大战,苏狂和天辰老人很快就分出了胜负。很简单的事,苏狂知道自己会输,可是还是拼尽了全力,做最后的一搏。抬眼,苏狂瞄了前方一眼,视线已经有点模糊了,刚才的红色掌印,直接破坏了苏狂的防御,此时的苏狂,没有半点办法对抗天辰了,虽然没有受伤,可是元气几乎耗尽。呼,一阵距离的罡风吹过,苏狂眸光一动,没等抬头,竟然是天辰老人到了面前,紧接着枯木也过来了。苏狂满头大汗,能撑到现在,的确是不容易,而且还给天辰老人造成了那么大的震动。我杀了你!枯木看着苏狂已经没了元气,新仇旧恨涌向心头,心想现在不杀了你,更待何时?反正我师父就在旁边,你敢拿我怎么样?掌动,和天辰老人是一样的手法,可是没等形成红色的元气,忽然之间莫名的消失了。苏狂抬头,看着天辰老人正抓着枯木的右臂:枯木,老实点,否则你这个手臂也要不保了。天辰老人的话仿佛刀子,狠狠地插在了枯木的心上,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师父竟然会为了一个外人那么对自己。师父?为什么?枯木震惊的问道,就是苏狂也很好奇,天辰老人怎么忽然之间帮自己了?太阳是从西面出来了?还是老人岁数太大,练功走火入魔,脑子坏掉了。枯木,你以为师父是傻子吗?你为了荣华富贵,不惜抛弃成为守护者的机会,也要出世,真的有将我这个师父放在心上?枯木傻了,倒是忘了这回事了。师父,都是弟子错了,可是师父,我空有这一身好本事,难道要终老于此?那我这身本事还学来干什么?我要出去让那些瞧不起我的人都看看我现在的成绩,我要让那些欺负我的得到报应,师父,我不甘心。枯木大吼道,他看起来很老,有六七十岁了,可是听声音,竟然只有四十多岁。而最神奇的是,苏狂发现随着他不再运功,他的皮肤竟然恢复了几分光鲜。你还应该说没有到手的女人,也要都抢回来吧。天辰老人忽然冷冷的问道,眸光深邃的盯着他。枯木,当年我发现你根骨奇佳,是练武奇才,才带你回来,将保护华夏这个重担都放在了你的身上,希望你能继承我的衣钵,成为守护者,可是你天行好色,不得意思师傅才在你的体内种下了枯木散,以为这样就能让你心里平静下来,不再理会世俗红尘,可是没想到你还是让我失望了。天辰老人说着,仰面朝天,一句话说不出。苏狂低头,他能理解天辰老人此时的心情,再看看这个枯木,也有些悔恨,不过苏狂看得出,他就像是市井无赖,绝对不会安心在这里修炼,现在的功力足够他出去嚣张了,他的心,早已经飞了。师父,是弟子错了,求求你原谅弟子吧,弟子以后潜心跟您修炼。枯木哭诉道,看起来和当年一样的可怜。天辰叹了口气,他能怎么办?枯木和苏狂交手已经少了一条手臂,他也不能再责罚了。算了,你起来吧,你的事情,日后再说。天辰老人说完,眸光转向苏狂:苏狂,你的剑术很厉害,莫非是传说中的七杀剑术?苏狂盯着天辰老人看了一会,发现他的眸光明亮干净,缓缓道:没错,就是七杀剑术,我从这把剑中领悟的。说着,苏狂满意的抚摸了一下手里的剑,那是他生命的一部分。天辰老人点点头:拥有龙神之眼和七杀神剑,看起来经历一定是不同于常人,你的体内功法也很奇特,虽然不是天下闻名的神功,不过也不差几分,凭你现在的基础,若是可以跃居守护者,那将会是古往开来的一大奇迹。天辰老人说道满意处,忍不住抚了抚胡须。跃居守护者?苏狂莫念了句,虽然有这种想法,可是天级才刚刚达到,突破也是摸索罢了,根本没有半分把握,而且苏狂一路来太过依靠丹药,没有那些珍贵的丹药,苏狂也不会有今天的成绩。所以苏狂有点担心自己会不会止步不前,可是听天辰老人这么一说,苏狂又忽然多了几分信心。苏狂,到目前未知的守护者,还没有修炼那些知名奇功的人,你的功法让你占据了优势,而且你的眼睛和七杀剑,都会让你不同于一般的守护者,我相信只要你肯下功夫,一定会为华夏创造奇迹。天辰老人越说越激动,苏狂却渐渐没了兴趣,想要跃居守护者谈何容易?怕是一辈子都达不到,而现在华夏别说创造奇迹了,正处在危亡的时候,一旦让副总理继任主席,那就完蛋了,龙联盟一定趁虚而入。这件事不说,天辰老人,你身为守护者,华夏有难,你是不是不应该坐视不理?苏狂沉声问道。那是自然,我一直都在为华夏而努力,难道你看不见?天辰老人俯下身子,瞪着苏狂道,仿佛是有点生气了。苏狂稍微一愣,随即摇了摇头:是吗?要是真的那样,你就不会纵容你的徒弟助纣为虐,而且还阻拦我。呵呵,徒弟是我管教不严,至于阻拦你?我可没有,不过是试探下你的功夫罢了。既然如此,那你跟我出去,组织副总理的阴谋,找到龙联盟的巢穴,一举歼灭他们,为华夏除害!苏狂坚定地说道。这个……天辰老人竟然犹豫了。什么?这对你来说,应该不是难事,而且枯木说龙联盟的盟主曾经输在你的手上,你出手,一定可以粉碎龙联盟,至少你杀了他们盟主,我就有把握一点点让这个组织彻底消亡。苏狂握紧拳头,满是愤慨。有本事的不出力,让苏狂一个人扛,又没给那么多工资,这也太坑爹了吧,苏狂才不干那。龙联盟的盟主,不是那么容易露出痕迹让我们找到的,而且当年我也只是险胜罢了,现在交手,我没把握,所以才闭关这么久,等我的功力再有进境,才能和他较量。天辰老人忽然眸光暗淡下来,轻轻地说道。师父,那个龙联盟的副盟主真的那么厉害?枯木十分不相信的问道,竟然和太辰不相上下,他还以为是自己师父完胜那。没错,他回去之后,就在闭关,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出来过,我想是在修炼某种武功,一定有所成绩了,至于我,也正在闭关,现在各国的守护者都闭关不出,都是为了尽快提升功力,以备不测。天辰淡淡的说道,心里也有很多无奈。这么说,师父你短时间内无法出去?枯木惊愕道。没错,为了修炼,我必须闭关,这次出手,也实属无奈了。师父,你救我教我功夫,我很感激你,你对我可谓恩重如山,可是人各有志,我要出去扬眉吐气,师父,希望你能成全我。枯木说着,猛的磕头。天辰微微一愣,没想到这么多年,还是没能消磨枯木那颗浮华的心。不行!枯木转过身,冷然道,话音刚落,忽然感觉一道强大而元气袭来,回身一看,竟然是枯木袭击了自己,而且还有一掌是朝着苏狂去的。师父,对不起了。枯木大喝一声,瞬间逃了出去,天辰想去阻拦,可是这掌力不强,却要挡住,而且苏狂现在没有元气,那一掌击中苏狂后果不堪设想,天辰无奈,只能先救苏狂。人走了,天辰虽然救了苏狂,可是一颗心也凉了,那种悲凉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天辰前辈,要走的,始终是要走的,他的心不在这里,强留无用。天辰的眼角几乎带着泪花,这个道理他何尝不明白,可是枯木太让他失望了,他花了这么多年心血,虽然将枯木武功提升到了十分高的境界,可是心境,终究和市井无赖一般,不堪大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