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619章和真的守护者对决
    啊!枯木一声大喝,光头和尚本来该是十分淡定的角色,可是到了他这里完全是变了样,那般愤怒如果配上獠牙,那就是怪兽了。呼!枯木大喘了口气,就算是苏狂也忍不住狠狠地皱了皱眉。这个枯木,真是个疯子。苏狂心里暗暗说了句,现在还真的没办法阻止他了,枯木自断左臂,鲜血流了下来,可是鬼玄火也随着左臂掉落,再也威胁不到他。一个隐者,可以放弃自己的左臂,那是多莫大的痛苦和觉悟!要知道对于修士而言,少一双手臂,是要对修行大大折扣的!苏狂,我要让你看看你的失败,我要的东西,谁也不能阻止!枯木大声喝道,不知道是因为痛苦还是太过激动,他的身体不住的颤抖着。叹了口气,苏狂没说话,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苏狂只能寻找冲破这个大阵的方法了。啊!枯木低喝一声,额头沁出了汗珠,将药敷在伤口上,显得有点痛,微微抬头看了看苏狂,忽然狂笑一声:苏狂,你输了!说完,枯木忽然飞身一跃,眼看着就消失在苏狂的视线中了。忽然,远方一道红色的光芒闪了出来,很浓烈,带着几分压迫的感觉,苏狂在这个大阵之中,都能感受的清清楚楚。这股气……莫非是真的守护者?苏狂心里惊愕的想到。师……父。枯木飞到一半,忽然落了下来,看着眼前的人,双眸都呆住了。卧槽,这个人真的是守护者,那股气果然不同凡响。苏狂心里暗暗想着,眼珠子一转,心想转机来了。华夏真的守护者,一定不会和枯木一样糊涂,而且看枯木说话的语气,仿佛是没料到会碰到他师父,嘿嘿,不用说,一定是背着他师父独自行动了。师父,您回来了?枯木见师父没说话,眸光一动,强忍着胳膊的疼痛,瞬间变化语气说道。哼,你还知道我这个师父?一个白发飘飘,若仙人般的老者,天庭饱满,神采奕奕的走了过来,瞄了枯木一眼,尽是生气和愤怒。枯木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师父您这是说什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当然认您了,只是师父不是说要闭关三年不会出来,怎么提前……你还好意思问?老人厉声道。若不是你在外面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让我再里面听到了,我会出来吗?老人冷然道,忽然上前一步,瞄了苏狂一眼,这一眼绝对是威力十足,竟然让苏狂稍微后退一步,手里的七杀剑缓缓颤动。连七杀剑都意识到了对面的无上威势,看来守护者果然是超过我们这些凡人的‘仙人’了。苏狂默默想着,微微抬头:敢问阁下可是华夏神州的守护者?我是天辰,你就是苏狂!?轰,一句话,仿佛大山崩塌,山河崩裂一般的豪迈壮阔,惹得苏狂新潮澎湃,苏狂感觉得到,那是天辰守护者故意用元气来试探自己,就仿佛是当年的黄药师用笛声试探对方内里一样。没错,我就是苏狂,晚辈见过天辰老人。苏狂说着,微微弯腰,恭敬地说道。按理说,一般的华夏人见到守护者,是要下跪的,就算是主席见了守护者,也要恭敬万分。哼,倒是有几分气度。守护者冷冷的说道。不过,你伤害我的徒弟,是什么意思?天辰身上的光芒退去,化作一个普通的老人,看了地上痛苦的枯木一眼,将他扶起,同时点了他身上几个大穴位,每一下都闪烁着红色的光芒,大概耗了许多的元气。多谢师父。枯木低声道,表情痛苦。没什么,不过你的胳膊是被鬼玄火烧了,为师也没办法给你补上,只能以后想办法了。是,都是徒儿能力不足,给师父丢脸了。两个师徒你一言,我一语,说的是不亦乐乎,苏狂心想,坏了,人家天辰老人没成为守护者之前,不也是普通人?谁还没个护短的心思?自己伤了人家弟子,而且是生生的祸害了对方一条胳膊,这天辰老人是一定不会放过自己了。苏狂,你好功夫嘛,我徒弟功夫不济,被你弄成了这副模样,我这个做师傅的,是不是该讨教两招?天辰老人说着,霍然之间大手一会,轰的一声,苏狂周围的光幕消失了。非常迅速的消失了,苏狂睁大了眼睛,感觉有点不可思议,这么庞大一个阵法,是要多少元气才能布置出来?就连那个枯木,都是凭借那个机关,才将这个阵法发动,这天辰老人也太神了吧,竟然这么强大?短暂的思考过后,苏狂首先意识到的是,自己摊上事了,而且是摊上大事了,搞不好就要和天辰守护者针锋相对,那不是找死是什么?苏狂,老夫来讨教几招,不知道你肯不肯赏脸?苏狂一听,心咯噔一下子,他倒是不怕死,可是自己死了,幽幽他们怎么办?而且自己和天辰守护者差距太大了,打什么打?胜负早已经定了,没意思嘛。不过瞧着天辰守护者那一脸凝重,苏狂就清楚,躲是躲不过去了,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试探下对方,到底是真的要杀自己?还是说只是为了找回面子。天辰守护者,你的修为远胜于我,若是想杀我,恐怕只是片刻的事情,何必还要和我决斗那么麻烦?苏狂,我不会杀你的,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守护者,是不好惹的,这个地方,不是你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多少要付出点代价。天辰老人忽然冰冷的说道,一双眸子越来越沉,几乎让人难以相信,那是一个守护者,那么光明的人该有的眼色。好,既然他不下杀手,那我正好可以奋力一搏,试一试守护者的力量。苏狂想着,眸光一动,一把剑横在身前,划在地上,瞳孔微微一动,一道黑红交加的元气轰然形成一个巨人,威武的像是龙神,笼罩在苏狂的身上。那是什么?枯木大惊,随着师父闭关这么多年,外面的任何东西都认不得了。是龙神之魂。天辰老人微微抬头,看着龙神之魂,似乎有点思索,仿佛想起了从前的什么事情一般。很好,可以将龙神之魂发挥到这个地步,不俗了。天辰老人看着苏狂并没有寄居龙神之魂上,反而是用自己的眼睛,将龙神之魂化作盾牌般的防御在身前,自己提着七杀剑,猛然一声大喝,断水裂山般的剑气轰然而来。好快。枯木忍不住说道,可是那剑气就算是再快,也快不过守护者手微微一动,一个圆盘般的图案浮现,仿佛是道家的东西,随即那个东西微微旋转,苏狂的七杀剑术竟然被挡开了!没有任何的吃力,简直就是大人和小孩子打架,力量太过悬殊了!好可怕的力量啊。苏狂暗自说着,心里也有准备了,再出一剑,这一剑不重力量,重奇,非常的奇异莫测,看似是招,可是暗藏无数玄机!剑破!天辰老人大喝,那个圆盘已经被收回去了,一个羽扇般的东西被握在手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一动,竟然闪现出一股白色的结界防御,霍然之间将苏狂的剑招困在里面,仿佛困住野兽一般。嘶啸一声,苏狂的剑招打算冲出来,可是没想到那个羽扇布置出来的白色结界太强大了,瞬间收缩,将剑气绞杀在里面。苏狂,看招。天辰老人一声低喝,随即手一摆,霍然之间,一道让人震惊的红色元气,形成一个五指山般的掌印朝着苏狂冲了过去。毫不留情,没有半分后手,这一招估计要和苏狂拼出胜负了。剑,一往无前。苏狂恍然之间听到了手里七杀剑的声音,仿佛它活了,竟然会说话了一般!剑,是不会后退的!苏狂心里同样大喝,一剑出手,这一次苏狂没有用七杀剑的绝杀招,而是凭借自己的感觉,用自己想象中的招式出手,一剑连着一剑,苏狂感觉自己的剑法是优美的舞蹈,自己在迈着优美的舞步。轰!掌印到了身前,苏狂感觉胸口一震,仿佛被千万次碾压一样,那种痛苦简直和死了一样,苏狂死死地睁着眼睛,企图用元气抵抗那种难受的滋味,可是掌力太可怕了,那种碾压也太可怕了。杀!苏狂忽然喷出一口血,双眸猩红着喊道,不顾身体的剧痛,用尽全身的力气发出了最后一招!一道白芒遮盖天穹,苏狂感觉这一剑不但是七杀的绝招,更蕴藏了自己的意识。天辰老人微微抬头,看着天空的剑气,飞流缠绕,仿佛是蛟龙起舞,可是他清楚那看似美丽的蛟龙起舞是多麽的危险,可能瞬间就会要了一个绝世强者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