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618章假的守护者
    一把一往无前的剑,七杀,或许只有在这里,才能证明它的价值。曾经的神剑,傲视九天,纵横天下,无人可敌,今天,在苏狂的手上,七杀剑微微的颤抖,白色的光辉忽隐忽现,不断地缠绕在苏狂身旁,苏狂感觉,这一刻自己和七杀剑就像是携手并肩的兄弟,而不再是一个人,和一把剑了。七杀!苏狂断喝,眸子猩红,苏狂决定拼死一战!没有退路,枯木同样也不能后退,他的掌力很雄厚,苏狂根本看不出来那是什么功法,可是看得出已经大成了,甚至于不比不灭金身和天魔神功差!若是不灭金身是被守护者使用出来,那会是怎么样的一番光景?苏狂心里默默想着,在这种生死的光头,精神竟然不那么集中了,苏狂仿佛想起了很多事。瞬间,短暂的片刻,苏狂回忆了很多,一直到那股惊天动地的元气触碰到了七杀剑,苏狂才感觉身体有一股力量涌入,仿佛要撕碎了自己的身体。啊!苏狂猛然之间一声怒吼,呼!整个房间之内的空气流动都放生了变化,一道强烈的剑气被掌力阻挡,霍然之间飞逝而出,击中了墙壁。砰!比地震还要可怕的震动,苏狂不知道上面的人是不是也可以感觉得到。墙壁出现了一个大洞,非常怕,可怕的像是无底洞一样,然而苏狂的七杀最后一式一招其中变化,每一种变化都凶险莫测,威力无穷,的一种变化被挡住了,还有第二种,第二种被挡下了,还有第三种!苏狂像是一个疯子,完全和七杀剑融为了一体,不管不顾的冲了过去。剑刃一动,就是一道足以夷平山脉的剑气激荡而出,那种轰轰的剑气威力,任何一个修士看了都要侧目。这里没有天空,可是密室的上方已经出现了一股激荡的剑气,那股剑气是苏狂剑招的衍生品,仿佛要冲出去一样,瞬间密室上方被顶了起来,似乎阻挡不住这股剑气了。杀!苏狂猛然一声大吼,轰然一声,密室的房屋竟然变了个样,瞬间出现了一个大坑,随即苏狂的白色剑芒冲破了枯木的掌力,直奔枯木而去。最后的两个变招还没有用,苏狂相信一定可以杀了枯木的!轰隆!一声巨响,苏狂感觉自己仿佛一下子被吸引住了,似乎大地的重力瞬间增加了几十倍,随即周围莫名之间长出了四个灰色的铁柱,一道黑色的光幕笼罩,竟然将苏狂困在了里面!陷阱!那个男人竟然用了陷阱!枯木,你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害我?苏狂难以相信一个守护者竟然那么没节cao,真的是让苏狂打开眼界了。害你又怎么样?苏狂,我告诉你,和我作对,只有死路一条,你的剑法和剑,还有修炼的功法都是上乘的,如果你再潜心修炼两年,假以时日,说不定我都不是你的对手,可惜啊,年轻人,你就是太冲动了。枯木冷冷的说完,手一翻,拍上了墙壁的一个开关,瞬间四个柱子开始颤抖,而随着四个黑色柱子闪现的光幕也开始浓重起来,闪电一般的颤抖着。重力很大,不过也不是不能动。苏狂想着,手腕一转,直接将最后的两个变招横扫了出去。轰隆!白色的剑芒撞击上黑色的光幕,瞬间将光幕劈开,直奔枯木而去,枯木大惊,手一摆,瞬间出掌,古铜色的枯掌和白色的剑芒相碰,霍然一声大叫,枯木一个闪身,捂着伤口痛叫,不过光幕却在劈开的瞬间又闭上了。血,顺着枯木的胳膊留了下来,苏狂那一招碰到了枯木的掌力后瞬间产生变化,直接顺着掌力追了上去,将枯木的胳膊重伤。苏狂,我一定要死你死在这里!枯木忽然凶狠的大喊道,此时他完全被激怒了!不过这个四柱结界并不是攻杀之类的阵法,是困住人的阵,现在他还奈何不得苏狂。是吗?想杀我,那就进来。苏狂毫不畏惧的说道,可是枯木却是眸光一动,仿佛想到了什么:嘿嘿,苏狂,我不杀你,你不是想要阻止副总理登顶吗?我告诉你,明天华夏的主席就要换人了,你能怎么样?只能在这个阵里等着看着吧。枯木大声的吼着,一面服用丹药给自己止血,他的身体已经是隐者巅峰了,一般的伤口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可是苏狂的七杀剑威力很强,不是一般的武器,如果不及时处理,恐怕会后患无穷。隐者,枯木还不是守护者,他自然也不是华夏的守护者,只是他的身体很特别,有时候会散发出守护者那种强大的气息而已。如果他真的是守护者,就算苏狂有再多的神器,也绝对伤不到他。你是说他要提前登顶?苏狂冷声问道,终于明白了他们的用意,就是要引自己过来,困住自己,之后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了。而且苏狂也隐隐感觉到了这个枯木并非是守护者,他的修为时高时低,绝对不是守护者该有的。你不是守护者,你到底是谁?我?当然不是守护者,不过我的师父是华夏的守护者!我是他的徒弟,自然能学点你们这些凡人想不到的本事,还有,我也正在冲击守护者,即便还不是,也不是你这个凡夫俗子可以比的。枯木大喝道。告诉你,苏狂,是你不识抬举的,不禁你要死,你的家人,我也会尽皆杀光,你就在这里好好玩吧。枯木冷哼一声,大步一迈,就要去杀苏幽幽等人,他这次为副总理立了大功,将来出去荣华富贵自然是享受不尽,对于枯木这样贪恋富贵的人来说,谁给他钱给他地位,谁就是他爹!你敢!苏狂大喝,整个房间瞬间开始震颤,困住苏狂的大阵的柱子也一阵颤抖,不过瞬间又恢复了原状。苏狂,你嚣张什么?这个阵是我师傅设计的,就算你是守护者,想要出来也没那么容易,你就在这里好好地呆着吧。枯木不屑的吼道,他不愿意在这里和苏狂浪费时间了,当务之急,是要帮助副总理完成千秋大业!吼!苏狂一声大吼,想要用七杀剑的最后一式来劈开黑色的光幕阻止枯木,可是枯木在外面一定有所准备,苏狂再用那一招,就要大耗元气,万一不成功,就彻底没希望了。枯木竟然要对苏幽幽下手,苏狂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不能放过他!就算是出不去这个大阵,苏狂也绝对不会让他离开这个房间半步!呼的一声,枯木忽然眉头一皱,随即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一般一声惊叫:啊!苏狂,你这个浑蛋!枯木震惊了,他没料到苏狂竟然还有这一手!是鬼玄火!枯木完全不知道,没有半点准备!他闭关这么多年,还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那!喘息,苏狂使用鬼玄火也不好受,不过看到枯木那副德行,苏狂觉得自己还是没白花力气。轰!一道紫色的光幕在枯木面前成型,看样子是枯木的功法,如同盾牌一样防御攻击。刚才他是大意了,这一次绝对不会让苏狂有机可乘!紫色的盾牌就算是挡不住鬼玄火侵蚀,也会给枯木争取时间,不至于现在这么狼狈,一道道紫色的元气被运到了枯木的手上,枯木只能用自己的元气来喂鬼玄火,否则他的左右瞬间就要被侵蚀成灰烬了!隐者巅峰,冲击守护者,这般修为的元气自然精华,十分庞大,可是鬼玄火的侵蚀就像是无底洞,而且鬼玄火十分的毒辣猛烈,消耗的元气量也非常的庞大,加上没办法消灭,所以照此下去,枯木还是没辙。苏狂,你赶紧熄灭它,否则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枯木忍着剧痛吼道,他的左手已经有点发黑了。是吗?你要是真有那个本事,就放开这个大阵和我斗一斗?不敢了吧,我告诉你枯木,今天你一定要死在鬼玄火之下!苏狂,你哥浑蛋!枯木大骂,他听过鬼玄火的威力,还真的是没办法,眼看着自己的元气被吞噬,竟然只能坐以待毙。眸光一动,他似乎想到了脱身的方式。苏狂,你先灭了这个火,我答应放你出来,怎么样?枯木有点着急的问道。当然可以,不过你要先解开这个阵。苏狂,你被太过分,你没资格和我讨价还价!枯木大骂,他现在是煮熟了的鸭子,只剩下嘴硬了,眼看着火焰已经快吞噬光了紫色的元气,接下来枯木就只能等着左手化成灰烬。现在是你没有资格讨价还价。苏狂眸光一冷,死死地盯着枯木吼道。万分危急,现在枯木面临着抉择,如果自己放了苏狂,那他出来免不了一场大战,枯木开始是凭借短暂提升的元气吓吓苏狂的,他现在才明白,拥有鬼玄火和七杀剑的苏狂,他已经不是对手了,他就算是再心高气傲,也只能承认这个事实。可是他求饶,苏狂说不定不会杀他,但是荣华富贵美女佳人可全都没了,他不甘心啊,枯木真的不甘心!枯木本来是贪图美色残忍变态的家伙,要不是守护者收他为徒弟点化他,他何时能有这般成绩?然而,枯木贼性不改,他要出去大富大贵,他要满足自己的欲望,所以他不允许副总理失败!他才不会和他师傅一样,一辈子在一个密室里修炼,枯燥的过完一生!啊!枯木放生大吼,看着元气逐渐抵挡不住鬼玄火,他就要做这一辈子嘴痛苦的决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