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600章整治冯荣
    我就不信,你这个老家伙不给我们东西,主席会放过你。李将军恨得牙痒痒,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苏狂的身上,毕竟是军委副主席,这种地位真的要和他杠起来,一定可以让他好看。整个兵工厂之中,就是这个家伙最可恶,贪得无厌,毫无道义可言,做人十分的不讲究,可谓投机取巧厚脸皮到家了,李将军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如果要是换了别的人做这个兵工厂的总经理,将会给国家带来极大的效益。李将军,别见怪,不是我们不懂规矩,而是我不能动用公款,自己又寒酸的很,所以菜肴才不合胃口。冯荣一连歉意的说道。你!李将军张开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满脸通红,好像他李将军是来摆谱索取贿赂,这个冯荣,还真的不是好东西,自己不干净,非要将别人也弄埋汰了。李将军,你别激动,咱们吃饭。苏狂俯下身子,开始吃饭,其间并不和冯荣说话,几次冯荣想试探下苏狂的口风,都被苏狂躲过去了。哼,杀了他,只要留下一个替身就好了,到时候我回京,借助副总理的权势,一定可以升官发财。冯荣冷冷的想到,他也算是修士,深知隐者有多麽的强大,那些士兵,是拦不住他们的。杀气,李将军和苏狂都感觉到了冯荣眼中的杀气,可是谁都不说话,完全是不动声色,继续吃着菜。咚!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倒是让冯荣十分震惊,自己布置好了人手,绝对不应该有人可以进来。谁?冯荣沉声道。砰!们竟然被推开了,那些布置在外面的人没敢阻拦,因为进来的人正是苏狂的军队,而且力量有两个将军,那些人是认识的。荷枪实弹,这种规模的进攻,谁敢阻拦?主席,您这是什么意思?冯荣害怕了,没想到苏狂会先下手,他本来以为苏狂畏惧副总理,不会那么做的。没什么,只是找个杀你的理由。苏狂冷然道。什么,杀我的理由?冯荣有点震惊的问道。冯荣,别装算了,你现在贪污的财产,我们找到了一部分,不过足有上亿,也够你喝一壶的了,还有,你的儿子已经将你家的大部分存款在哪,都告诉了我们,他都招了,我看你也就招了吧。那名将军冷冷的说道,随即冯荣的宝贝纨绔儿子被推了进来,仔细一看,冯荣差点没昏过去,苏狂哪里是主席,分明是hei道的,竟然将他儿子快打死了,那是严刑逼供。苏狂冷然不语,死死地盯着郑荣。怎么样?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现在你如果可以将在瑞士的存款交出来,说不定还可以算个坦白从宽。苏狂冷冷的道,这一切看的李将军都傻了,他感觉自己脾气都够爆的了,可是也没敢带着兵去闯进去干这事,苏狂还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那感觉就是老子就是整你了,就是要灭了你这个贪官,你咋地吧,我还就不按照程序来,我还就严刑逼供了,你咋地吧!痛快,压在李将军心里的那一团怒火终于释放了出来,他没想到苏狂看似不动声色,却是来了个釜底抽薪,让冯荣立马成了羔羊。苏狂,你陷害我,栽赃我,我要回去告你,我要告你!冯荣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打成了那个模样,心里的愤怒犹如火山喷发了一般,再也克制不住了。苏狂只是冷笑看着他,一句话都不说,同时扫视了那四个修士一眼:你们几个人,想要对抗华夏,还是俯首认罪?苏狂的语气很冷,丝毫不在乎他们是不是反抗,仿佛没有任何的估计。猛然,冯荣抬起了头,他想起来了,他不是还有四个保镖在身边吗?只要他们动手,一定可以逃出去,就算是扳不倒苏狂,但是能活着,就是好的,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所求?你们几个赶紧动手,杀了苏狂,副总理一定不会亏待你们的。冯荣冷冷的说道。不用你说,我们是副总理的人,自然不会放了他。其中一个人冰冷的说道,微微摆弄下手腕,指头一转,锋利的像是一把剑。不好,快去保护主席!门外的将军感觉到了从那个人指尖散发出的剑气之后,立即大喝,这种力量太庞大了,就像是一个笼子里的野兽,一旦释放出来,将会产生难以估量的后果。退后!苏狂伸出左手,下了命令,同时扫视了四个人一眼:你们的剑术很奇特,刚好我也喜欢剑术,我们不妨较量一番,如何?眸光一动,四个人有点不相信,苏狂明明已经占据了主动,可是听他的意思,竟然要单挑?好,那就让这些无关的人让开吧,否则我们会先解决了他们。其中一个人冷然道,瞄了四周的士兵一眼,缓缓转过头,根本没把他们当一盘菜。嚣张!门外的将军吼道,忽然飞身而上,拳法虎虎生威,一身肌肉也很强横,可是和隐者想比差的太远了,对方仅仅是脚尖一动,竟然轻松地躲开拳头,指尖一转,指尖一道细密的像是丝线一般的元气飞了出去,直奔将军面门!砰!一声脆响,那个人手指一颤,退后一步,身体都在发抖,而那个将军,也终于是得救了。傻了,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主……席。那个将军转过头,看着苏狂手里的七杀剑散发着嗜血的气息,哆哆嗦嗦的说道。他不是被那几个人吓得,而是被苏狂身上散发出的嗜血气息吓坏了,就连李将军都忍不住咽了口吐沫,苏狂现在的样子就像是失去了意识一样,搞不好剑一横,他们就全都横尸当场了。七杀剑?那四个保镖不相信的说道,不过片刻又露出了笑容。果然他没骗我们,这把剑我们收了!贪婪的表情仍然在脸上,四双眸子死死地盯着苏狂手里的七杀剑,仿佛恨不得立即夺过来,据为己有。没想到这四个家伙竟然是为了我的七杀剑而来,那也正好,可以用他们试一试剑。苏狂想着,眸光示意,身旁的将军们不傻,当即退得远远的,李将军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带上冯荣,气的冯荣破口大骂,可是还没骂两句,就被李将军打肿了嘴巴。李将军下手很重,对于这种人,也没什么留情的余地。你……个混蛋,快帮我杀了他。冯荣脸已经肿了起来,说话都很费劲,不过还是不忘报仇。那四个人,和苏狂已经展开对决一般,看着对方,根本不管这个肥猪冯荣的死活,气的冯荣再次大骂,不过这一次他们已经距离苏狂很远了,也不用担心那四个人偷袭,放开了手脚,直接给冯荣又是一顿暴打。本来就肥胖的身体,再被这么一顿暴打,现在更加臃肿难看了。李将军,杀了这个废物,免得回京被他跑了。其中一个将军恨恨的说道,吓得冯荣是魂飞魄散,他相信现在他们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几位将军,我求求你们饶了我,我把所有的财产都给你们。冯荣害怕的恳求,跪在李将军的面前,一个劲的流泪,他的儿子仗着父亲的全力嚣张跋扈,不过却是软骨头,早就爷爷的叫上了,只求活命。眸光微微一动,李将军看了看苏狂那里:一切都要听主席的命令,我们不能擅自做主。嗯,我倒是忘了。那个将军不好意思的说道,而冯荣听到自己还有活命的机会,当即两眼一翻,高兴地昏过去了。李将军,你见多识广,看得出对方的门派路数吗?嗯,我恍惚记得有人和我提起过这种指尖上的剑法,据说是要非常强大的内家元气配合强劲的指力才能使用,一旦练成,诡异之极,让人难以防备,威力也奇大。众人大惊,心想如此苏狂不就危险了?为了一个冯荣将副主席陪在这,那可就亏大了。不过你们也别太担心了,我看咱们的副主席,不是泛泛之辈,功力深不可测。李将军接着道。可是毕竟只有二十四岁,我怕……你看主席做事,像是二十四岁的年轻小伙子吗?李将军忽然反问,众人都不说话了。很冷的气氛,带着肃杀的气息,剑意已经起了,可是没有得到最后的释放,就像火药已经急速引爆,还没有撑破一样,气流激荡在苏狂和那四个人的周围,钢铁的栏杆竟然已经弯曲了。不好,我看那四个人的剑意,好像是更为强大。一个将军有点担心的说道,此刻苏狂对方已经出手,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等着看苏狂的手段。轰隆一声,阵阵血花飞出,那是冯荣埋伏在周围的士兵的鲜血,他们四个人的手指剑法太强大了,而且和李将军说的一样,诡异多端,明明朝着前方行动的剑气,却忽然如同钢丝一般缠绕起来,可以击向任何一个方向,就算是苏狂的龙神之眼,也看不出来。可是,七杀剑挡住了攻击,一部分剑气反弹,击向了四周的墙壁,就是这么一下,轰隆的一声,竟然让墙壁崩塌,而且杀死了墙后面的那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