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597章内斗暗害
    你们怎么了?苏狂哪里去了?村树完全是一无所知的模样愣愣的问道。彻底的无语了,其中一个佐官似乎是最先反应了过来,猛然的喝道:将官,刚才您是不是被控制了?轰然,所有人都明白了,村树可能是被对方控制住了思维,所以才会那么干,可是村树本事是R忍术高手,对于华夏的迷幻术也有所了解,怎么会轻易着了道?再者说,华夏的迷幻术虽然厉害,可是也完全到不了,可是让对方听自己指挥的地步!当然,就算是小鬼子想破脑袋,也绝对想不出来苏狂使用的是龙神之眼,强大的迷魂阵被苏狂强化过后,配合龙神之眼的威力,哪里是村树这种小鬼子可以抵抗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村树似乎意识到了苏狂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跑了,心里一股怒火涌了上来,而下面的人却是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说话。说!村树虽然身为将官,可是一向都是好脾气,这是他第一次如此雷霆大怒,那些士官们几乎傻了,还是一个佐官站出来,犹豫片刻后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个遍。轰然,村树瞪大了眼睛,就仿佛是死了一半,片刻过后,一股鲜血吐了出来,染红了海岸。我愧对天皇,愧对首相,是民族的耻辱,唯有一死谢罪了!村树说着,轰然拔出手里的刀,毫不犹豫的朝着自己的腹部刺去。愣住了,他们没想到自己的将官竟然会自杀!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村树曾经是那么干练深沉的一个人,可是今天竟然被苏狂气的和周郎一个下场,还好那些手下有反应快的,一个箭步冲上去,将精神恍惚的村树推到,刀子也落到了地上。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村树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一直重复这句话,怕是要的精神病了,而且就算是死不成,下半辈子始终背负着这个阴影,绝对是生不如死。将官,你不能死啊,你要是死了,我们的舰队就溃不成军了。一名士官流着眼泪,可是村树毫无反应,当年的出色忍者,竟然被苏狂瞬间击垮了,简直成了行尸走肉。华夏人说,天道不爽,必有报应,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帮小鬼子祖上不积德,后辈也不承认历史,报应是难免的,只是他们没想到竟然来的这么快。村树威风凛凛的走出东京,意气风发的来到了这里,准备拿下水雷岛,给华夏一个下马威,可是没想到,竟然成了精神病回去了,而且苏狂的那段视频也被放映了出来,整个国际一片哗然,对于R国的认识更加‘深刻’了,而鬼子在国际社会的地位也一落千丈,几乎到了抬不起头做人的地步,各国的R国大使也狼狈逃回了岛国,再无颜面出师,就连他们的首相,也因为保举村树的原因,差点引咎辞职,整个岛国唉声载道,举国震动。而他们的首相以及党派的人,对苏狂已经不能用恨之入骨,碎尸万段来形容了,他们的几乎疯狂了,甚至将他们监狱里的死刑犯当做苏狂,用机枪扫射,用刺刀杀死,残害自己的国人来达到宣泄的目的。这真的是报应,竟然到了他们自己的头上,不过这样正好印证了他们是喜欢杀戮,残忍的民族,得到报应,也是应该的。中央那方面的高干看了苏狂的表现之后,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想了,副总理长大了嘴巴,几次想要讽刺和攻击苏狂,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最后竟然用‘苏狂破坏了华夏和R国的友好关系’为由,想要政治苏狂,说是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也不为过。然而更加丧心病狂的事,副总理身旁竟然还有很多人赞成他,拥护他,不过这也难免,这便是政治斗争,他们是一个派的,自然要‘团结一致’。主席,如果再不撤回来苏狂,我怕R国就要和我们开战了,难道您真的希望看见生灵涂炭,看到我们重新回到几十年前?这个房间,只有主席和副总理两个人,所以说话也没什么估计,而这个副总理,可谓神通广大,实力盘更错节,对于主席,即便敬畏,也敢说话。你认为,开战我们一定会输?主席听到后面,忽然冷冷的问道。不一定会输,可是两败俱伤,对我们大为不利,只能让那帮M国鬼子趁机占便宜啊。副总理说的头头是道,仿佛真的为华夏国着想一般,而主席慧眼独具,自然能够看出副总理心里的意思,稍微思索,抬起头,盯着副总理,以一种十分铿锵的语气道:撤回苏狂,难道向曾经侵略我们的民族低头?难道那样他们就不会攻击我们?我看你是越老越糊涂,还是有私心?主席……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身为副总理,自然是一心为了……够了,你不用说了,我们华夏绝对不会再想R国低头,而且你没看见吗?现在是他们要求我们的时候,难道你还想和大清国一样,无论胜败如何,都要割地赔款,苟且偷生,满足自己的私欲!砰的一声,主席的拳头锤在了桌子上,作为红色家族的后代,恐怕也只有主席还有当年的热血了。满头大汗,副总理只能连连点头,赔罪出去,毕竟人家是一把手,实力比他还是强很多,一天不下台,就一天能压死他。如果真的要斗起来,他副总理一样不是对手,随意只能暂且忍气吞声,不过心里的怒火却是越烧越旺。苏狂,你狠厉害是吗?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竟然敢跟我斗,好,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骂着,副总理眼光一转,沉声道:杨秘书,进来一下。门开了,杨秘书是副总理身边的心腹之人,看见副总理气成那副模样,大概也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凑过去,等着他吩咐。记住,给我通知咱们的所有亲信,务必尽所有的力量,让苏狂那里的舰队补给断了,除非是军费,炮弹和维修等一律不给。杨秘书脸色一寒,这一次苏狂的事情正处在风口浪尖之上,如果现在动手,那可是冒险,不过看副总理的神色,怕是来真的了。可是,万一被主席他老人家知道了,我们怎么办?杨秘书问道。哼,主席没几天可以坐了,我当时没想到孙家竟然隐藏的那么深,差点坏了大事,不过现在好了,中央之内,没人可以和我们争夺主席的位置,现在唯一的威胁就是苏狂,不让他死,我们都难以安生,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明白。杨秘书眸光一寒,已经心领神会。要让苏狂死,那绝对不是断了供给就能做到的,当然还要借助R国的力量了!这样,你交代下去我说的之后,亲自去一趟R国见他们的首相,就说要他们全力进攻苏狂的舰队,那时候只要苏狂被拖住了,我就可以坐上主席的位置,哼哼,以后华夏和R国永结盟好,反正我们华夏人多,只要从他们身上榨点油水,一切代价都好说。副总理果然是人精,想的真是周全,只要苏狂脱不开身,自己酝酿已久的‘政变’几乎就能实施了,虽然主席实力不弱,可是如果出其不意,相信一定可以和孙家一样,让主席防不胜防。想着,自己终于可以坐上主席的位置,就忍不住笑出来。放心,事成之后,你就是华夏的副总理。真的吗?属下一定竭尽全力!杨秘书的眼睛里瞬间冒出了精芒,神色激动无比,他竟然可以坐到副总理的位置,做梦都会笑醒了!副总理不愧是人精,网络的官员不计其数,瞬间竟然让苏狂舰队的补给断了!简直让人匪夷所思,这条链条究竟有多长,谁也不敢相信。主席,最近我这里的军事补给还没有到位,不知道是不是你那里出了什么问题?苏狂有点担心的问道。主席微微一愣,这种事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想了想:苏狂,你别着急我会尽快查明白的。挂了电话,主席的眸光变得深邃起来,不用想就知道是副总理动了手脚,可是这件事要是真的立案调查,怕是一个月也完事不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补给物资能够跟上去,但是控制这些的官员,还真的不是主席的亲信。换届就要来了,现在主席已经是掉了牙的老虎,所有人心里都有数,现在帮着主席和副总理作对,绝对不是明智的事,所以主席已经没把握,自己曾经的战友,还有多少听自己的。有了。主席忽然眸光一闪,自己的家族是‘望族’,这是华夏国的国情,他的家族资产也是极其庞大,补给跟不上,主席大可以借助家族的财产,迅速从国外购进,送到苏狂那里。虽然可能会来不及,但是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