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591章战不战
    苏狂和孙安若倜傥了一番后,开始研究正事,首先那些东西苏狂不准备运出来了,反正现在除了苏狂孙老爷子和孙安若之外,也没人知道那批巨大的物资,不如就当做自己的仓库存放着,而那阵法,苏狂却是很刚兴趣,决定要尽快研究出来,到时候也好运用上,绝对可以大大的提升战斗力。对了,你父亲去哪里了?苏狂有点疑惑的问道。我也不清楚,父亲说自己厌倦了这世道,可能是要过隐居的日子,我也舍不得,不过父亲很坚决……想想也是,父亲为了孙家振兴花了数十年的心血,可是一朝散尽,或许是真的厌倦了,想通了,未必不是好事。孙安若感慨道。提起孙家心血一朝而丧,苏狂心里咯噔一下,不过随即又平静了下来:嗯,那也好,闲云野鹤的日子未必就比这官场追名逐利差。对了,我父亲将天魔神功交给我修炼了,如过你也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不用了,我暂时没有精力顾及那些了。苏狂谢绝道,同时感受了一下孙安若的气息,发现有了明显的增强,看样子孙老爷子走的时候,将自己的功力部分传给了孙安若。安若,我想要修习了,我看你也累了,就去休息吧,上面还有很多房间,你随便挑一个。苏狂道。孙安若点了点头,微笑着离去,苏狂看着手里的阵法,若有所思。一整天,苏狂出了用黑砂丹修炼之外,几乎都在研究阵法,第二天早晨,苏幽幽和小倪就早早的到了。哥!苏幽幽看见苏狂,满脸激动的表情遮掩不住,飞奔过来给了苏狂一个大大的拥抱。苏狂笑着抱着苏幽幽,这小倪子是越来越惹人喜欢了。几天没见,这么想念哥哥。苏狂笑着说道。是啊,哥你不想我?苏幽幽眼神一变幽怨的问道。那怎么可能,哥都想死你个小丫头了。说完苏狂将苏幽幽放了下来,摸了摸她白皙的小脸蛋。苏幽幽低着头羞涩的站在那,苏学斌看着他们兄妹感情那么好,心里也很高兴,竟然忘了苏狂是怎么当然主席了。爸,以后你也不能教书了……我知道对你有点不公平。没什么小狂,我也老了,是时候退休了,父亲很为你骄傲,不过你可不能和那帮贪官一样啊,一定要做个好官。苏学斌仍然是一副严肃的面庞告诫道。放心老爸。苏狂,恭喜你。苏幽幽站在最后,微笑着说道。没什么好恭喜的,看见你来了才值得恭喜。哼……孙安若心里又嫉妒了,不过她也清楚苏狂和小倪的关系,什么都没说,只能站在一旁看着。对了,佐倩她们那?苏狂发现只有苏幽幽三人,并没有看见张佐倩和卢成淑,心里疑惑了,自己的意思也将她们接来啊。佐倩不肯来,卢成淑姐姐说公司忙,所以她们就都没过来。小倪轻声解释道。苏狂点点头,说到底张佐倩还是耍脾气,至于卢成淑的理由,倒还算是合理,估计现在她们全公司的员工都很忙,而且卢成淑以后不管是做什么生意怕是也没人敢不接了。那好,你们先上去,我给你们选好房间了。苏狂说完,带着几人上去,那些守卫还是如同木头人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看的苏幽幽满心疑惑,想着等苏狂不在,自己一定要好好研究研究他们是怎么和电线杆子一样的。苏狂等人刚走到一般,忽然楼上下来了一个书童模样的人,看见苏狂连忙低头道:主席,中央那里来消息了,说让你过去开个重要的会议。苏狂眉头一皱,心想这是闹哪出,明明是刚开完会,怎么又来?难道是他们上瘾?还是说这种会议非常常见,每天一次?那苏狂可吃不消。苏狂正准备‘请假’,被那书童看破了心思,连忙道:主席,这个会是总书记亲自组织的,您可不能不去。不耐烦的点了点头,苏狂应道:我知道了。说完,抱歉的看了苏幽幽等人一眼,独自离去。位子坐的高了,自然责任也重了,苏狂坐上自己的红旗牌特殊座驾,没一会就到了那个神秘的大会堂,瞧着很多人已经如场了,也不着急,三步两步直接迈了进去,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旁若无人。那些元老什么的看见苏狂,脸色立即变了,不过每个人的心态都不同,倒是无法猜测,反正苏狂现在绝对是一个在那里都能成为焦点的人物,就算是人民大会堂也不例外,因为他可是二十多岁当副主席,成了华夏的记录性人物!华夏国的大会一向是具有特色性,苏狂也十分的清楚,所以听了半个多小时的废话之后,才渐渐的好好听。原来这次会议是研究中国的‘水雷岛’问题,R国小鬼子一向是十分的猖狂,尤其是新一代首相本驴次郎上台后,对华夏的态度更加强硬,甚至鼓吹侵略无罪论,修改历史,大肆惨白靖国神社,此事惹得华夏也很不痛快,毕竟作为炎黄子孙,谁也无法忘记那段侵略的历史。这件事关系重大,我也不好一个人决断,所以希望能听一听各位的意见。主席沉声道,尽管年纪大了,可是脑子十分的好用,尤其是处理这种国际关系上,更加擅长,可是这次却也碰到了难题。咳咳,我是觉得,无论他们如何挑衅,目的都是为了让咱们迎战,搞垮咱们的经济,所以说,还是不战为上策,至于水雷岛也不能拱手相如,咱们可以拍舰艇驻守。外交部部长道,看他的模样好像是没睡醒,这套辞令说了不下一百八十遍,还是这几句话,就连主席都听得烦了。我认为咱们可以诉讼到联合国,请求国际社会给予制裁。他妈的,联合国是M国开的,R国就是M国的一条狗,你让人家主人打自己的狗?不是脑子有毛病吗?苏狂冷然想到,这些意见就和苏狂从新闻上看到的表态差不多,简直毫无特色,估计就算是卖菜的小贩都会说了。意见不少,可是大体都是一个意思,苏狂只是坐在那里不说话,他也不是傻子,这种大事不是自己随便能说的,何况苏狂现在是敏感人物,所以苏狂在观察着主席的反应。就算是喜怒不言于神色,可是终归是被苏狂捕捉到了部分的细节。苏狂隐约发现,这一次主席似乎不怎么高兴,好像主席想要给R国一点教训,可是下面却没有呼声。苏狂想了半天,终于确定了主席的心里,稍微动了动脑子,忽然一声咳嗽,引得众人纷纷侧目。主席忽然意识到了苏狂,心里大喜,上次的危急就是苏狂解除的,而且自己的命可以说都是苏狂救的,所以他对苏狂的态度和那些老家伙截然不同。目光示意,主席并未开口,苏狂点了点头,会心一笑,端起一杯茶,和那些好家伙一个样子,抿了一口,然后开口:其实这件事我觉得很简单,R国嚣张惯了,因为上次进攻华夏的成功,所以有恃无恐,总是认为咱们还是和几十年一样,是不堪一击的纸老虎,所以我觉得,是给他们一个教训的时候了。哗然,苏狂的话甚至引来了很多元老们的窃窃私语和讥讽。苏狂泰然若之,仿佛没有听见,而那些议论,苏狂也早在预料之中。我认为这个办法太武断,容易引起国际纠纷。我也认为太过草率,万一真的动用军队,打起来那可不是小事,对咱们经济影响很深不说,还会让M国有机可乘……苏狂听着你一言我一语的反对,暗自苦笑,心想他们好像是R国养大的,还真的是尽力相助啊。好了,我想问一句,如果不动用无力,你们谁有把握让水雷岛不丢?主席忽然威严的问道。下面立刻没了声音,有些人已经意识到了主席的口气变化,仿佛是发现了什么。虽然现在快要换届了,可是主席还是主席,就算是还剩一天在位也可以分分钟拿掉某个人。沉默无语,主席脸色变得铁青,最烦的就是这种情况,整个会议显得非常沉闷,再也找不到他们父辈一起开会的那种热血。叹口气,主席似乎也老了,热血和雄心也不复当年,正要解散会议,忽然苏狂站了起来,十分威严的睥睨众人。哼,什么尿屁的高层,原来也只是庸人。苏狂愤愤的想到,虽然这里不乏有识之士,可是他们不敢说话,那就等于没有,这种情况让苏狂不免想起了宋朝岳飞时代,估计现在岳飞要是复活,处境甚至比宋朝的时候还要艰难。水雷岛不仅仅是一个岛的问题,而是华夏的主权问题,华夏一旦让步,就会造成主权丧失,领土被侵占的现象,这会让华夏的国际地位一落千丈!而且还会让R国更加嚣张,肆无忌惮,苏狂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我的提议还是战,至少让R国看到咱们的实力,否则他们还是会肆无忌惮,一直在骚扰下发展经济,我看也不高明,而且我们一旦让他们见识了华夏的实力,我不相信他们真的敢开战!战,才有说话的权利,不战,等于不战自败,所以,我还是保留我的意见。苏狂慨然说完,一紧看到了主席脸上的一丝喜悦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