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579章剑神
    一个月之前我和狂刀的实力相若,可是现在我可以随意接住他的攻击,看样子我的实力果然不是提升了一点,还有红谷天香丸,也真是厉害。苏狂心里暗暗琢磨着,刚才只是用这几个家伙练练手罢了。刚才斩断那两个光头剑的武器,正是七杀剑,那道白光,骄傲,无可匹敌,任何兵器到它的面前,都只有低头的分。苏狂稍微笑笑:怎么样?还想继续动手吗?苏狂的声音没那么冷了,可是带来的寒意却不必刚才少,微微笑着,苏狂现在在他们眼里太可怕了。握着狂刀,狂刀老人还是不甘心,他无论如何想不通苏狂是如何在短短的时间内进步到如此。七杀剑,看来你只能凭借那把剑取胜。狂刀老人笑着说道,很明显是讥讽,他想要苏狂放下那把剑,那样的话他才有取胜的希望。苏狂微微一笑,忽然眸光一动,快步上前,一剑劈下去,雷霆万钧,仿佛可以将山川大地化作齑粉一般的实力,再也没有人可以匹敌。太过强大了,旁边的人真的都看傻了,苏狂就像是一尊神一般,无人可敌。哈!狂刀老人感觉到了七杀剑锁带来的压力,不愧是神剑,那种压力真的不是他可以想象的,头发飘起,他的眼睛瞪得滚圆猩红,手里的刀抬了起来,挡在了身前。砰!一声闷响,随即传来了一声脆响!所有人再次瞪大了眼睛,苏狂那一剑,或许是倾注了全部的元气,威力太庞大,竟然将狂刀老人的刀震碎了!没错,不是砍断了,而是碎了,几乎像是玻璃一样碎成了渣渣。这是要多么可怕的力量,才能造成如此恐怖的伤害!狂刀老人脚下出现了巨大的深坑,那是苏狂的力量盖过狂刀老人后留下来的。双眸无神,狂刀老人感觉自己好像是做梦,随即竟然哈哈的大笑了起来,看着苏狂,忽然脖子一伸:要杀就杀,没什么好说的。寂静,空气仿佛凝住了,所有人都清楚,苏狂不是一个会对敌人留情的人,可是看着狂刀老人,苏狂竟然没有动手,反而十分奇怪的收起了七杀剑。你这是什么意思?狂刀老人没想到苏狂没有动手,而且还收回了剑,莫非是要放他一马?狂刀,我知道你还是不服,你以为我只有凭借七杀剑才能战胜你,是不是?苏狂忽然冷哼道。狂刀不语,不过心里的确是那么想的,这把剑威力太大,狂刀压根没有还手的余地,仿佛是天塌了下来,他的任何抵抗都没有作用。那好,现在你的刀毁了,我的剑也收起来了,咱们用普通的刀剑对手如何?苏狂饶有兴致的问道。苏狂,这是干什么?张佐倩看着苏狂,喃喃的说道,就连小倪也无法理解了,苏狂可不是那种要面子的人,非要敌人低头心服口服,只要能赢,就是强者!或许他有自己的打算。小倪心里轻轻地想到。柳溪只是站在一旁用敬佩的目光看着苏狂,他看到的不是那个百战百胜的苏狂,而是那个年少时候的少年,那个身影和目光,仿佛从来没有变过。柳溪不在乎苏狂是英雄还是平凡,赢还是输,她在乎的只是苏狂还是苏狂,还是当年那个少年而已。刀何在?剑何在?狂刀老人冷哼道。苏狂微微一笑,忽然出掌,砰的一声击中了上面的顶部,啪嗒的一声,落下了许多刀剑。这些东西苏狂早就看到了,只是不知道用来做什么的,想必是先人留下的。嗯,倒也是不错的刀剑。狂刀老人眯上眼睛,满意的说道,笑了两声,仿佛很痛快,走过去,拿起来一把刀,仔细看了看,点点头:我就用这把刀打赢你。苏狂不语,轻轻地走过去,随意的挑了一把剑,握紧,指向狂刀老人,苏狂的眼睛里,是必胜的坚定,看到狂刀老人都心虚了。不可能,苏狂现在就算是功力远胜于我,可是兵器上绝对不如我,他的剑法必然无法胜过我的刀法。狂刀老人心里打着小算盘,忽然一声大吼,手里的刀还是狂傲无比的劈了过去,这一次刀的速度很快,威力也很大,而且带着变化的余地,无论苏狂如何接招,狂刀老人都有办法化解后继续攻击。苏狂还站在那里,剑还是指着狂刀老人,心思一动,忽然手腕一摆,一柄长剑刺入,娇如游龙,动若惊雷,笑傲九霄,变化莫测,狂刀老人有那么一瞬间竟然忘记了自己的道法,被苏狂的惊人剑法看花了眼。不可能的,苏狂怎么可能通晓如此惊人的剑法?狂刀老人十分震惊的想到,这一定是幻觉!砰!一声碰撞,狂刀老人刚才的信心全都不见了,脑海中相好的那些变化也完全用不上,一个用刀多年,一去无回,狂傲无比的宗师,竟然仅仅是一招,就被苏狂逼得回手防御。不可能,可是无论如何不相信,现在那柄普通的剑在苏狂的手里已经成了一条龙,除了苏狂之外,再也没人可以控制它。剑动,攻击有几千种方法,吓得狂刀老人额头沁出了汗珠,而且他自认为精妙的刀法,对上苏狂的剑法,竟然漏洞百出,仿佛苏狂的剑法就是为了破他的刀法而设计的,他自己也快成了一个活靶子了。这怎么可能,苏狂是什么时候会的这套精妙剑术?小倪和孙安若同时发出了这声疑问,可是半响却又低头不语,只是看着狂刀老人被追着打。现在她们也终于明白了,苏狂是想要用狂刀老人来试试自己的剑术如何,可是没想到这个狂刀老人竟然那么不给力,完全无法让苏狂回防,更试探不出苏狂剑法的真正威力。苏狂喂喂失望,剑光一闪,轻轻一碰,明明只是随手的一下,可是被苏狂用出了,竟然产生了四两拨千斤的效果,碰到了狂刀老人的刀刃时候,只听见一声闷响,随即狂刀老人虎口一痛,退后数步,震惊的看着苏狂,就连不可能三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嗓子好像是被人用胶水黏住了。这到底是什么剑法?狂刀老人哑口无言半响,终于挤出了这几个字,现在他已经知道自己和苏狂之间,存在难以企及的差距,所以抓苏狂什么的念头,自然而然也就消失了。苏狂看着狂刀老人,想了想:七杀。其实苏狂也不知道这套剑法是什么,可是既然是七杀剑让苏狂领悟的,那么不如就以剑的名字命名。眸光深邃,狂刀老人点头:哈哈,平生能够见识如此神奇的剑法,老夫死而无憾了,我自负是一代宗师,对于刀术研究深刻,可是没想到在七杀剑法之下,竟然连个孩子都不如,可笑,可笑啊。我不杀你。苏狂只是冷冷的说出了这一句话,随即刷的一声扔出了手里的剑。什么?狂刀老人还是好奇,莫非苏狂觉得,现在已经完全没有杀死狂刀人的必要?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那两个光头也很好奇,可是却不敢出声,生怕苏狂改变了注意,他们清楚,苏狂要是想要杀人,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且没人可以阻拦。为什么?狂刀老人也扔下了道,怔怔的问道。苏狂瞄了狂刀老人一眼,回头看看孙安若:因为我不杀孙家的人。浑身一震,除了狂刀老人之外,所有的人也都震惊了,苏狂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孙安若已经能对苏狂产生这种影响了?他们到底发展到了什么地步?不过,我是不会让你们老爷的愿望达成的。苏狂继续冷冷的说道。狂刀老人没说话,只是站在原地,他在想着现在的孙家还是不是苏狂的对手,他见识过孙老爷的强大实力,可是现在的苏狂那?简直是神人一般,不可以用常人的思路来推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孙家有什么行动了吗?苏狂冷不防地问道。狂刀老人仍旧双目无神,看来苏狂已经看出了他们的行动。微微沉思,狂刀老人知道,就算是不说,也产生不了太大的作用,苏狂现在说不定一个人都可以灭了整个孙氏家族。老爷准备行动了,成为下一任领导人。狂刀老人忽然沉声道,他的话仿佛是炸弹一样,让卢成淑等人脸色变得煞白!苏狂,竟然还卷入了领导人之争?还是说,苏狂竟然可以阻止一个人成为领导人!苏狂究竟是什么人!哼,看来他是等不及了,不过不要紧,我可以告诉你,他的愿望一定会落空。苏狂说着,好像是谈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这句话要是从一般人的嘴里说出来,免不了被嘲讽,可是现在从苏狂的嘴里说出来,却让狂刀等人感觉到了说不清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