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565章俘虏孙安若
    女人试着动弹一下胳膊,可是被压制的死死地,完全没有办法活动,只能任由苏狂和小倪控制,却并不说话,十分高傲一般。你是孙安若,没错吧。苏狂冷然说道。一愣,孙安若真的没想到,用了那么多的妆几乎改变了长相,换了衣服竟然还是被苏狂认出来了。为什么?你怎么知道是我?孙安若好奇的问道,想着莫非自己一早就已经被苏狂看破了吗?你身上的气质是改变不了的,而且这把短剑是你的兵器,我记得清清楚楚,这个答案你满意吧。苏狂语气平和,没有丝毫的愤怒。哼,既然你已经知道是我了,那就杀了我啊。孙安若愤愤不平的说道,瞪着苏狂的眼睛,没有畏惧。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有点脾气,都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不认输,似乎她看准了苏狂不敢拿她怎么样。苏狂只是微微一笑,心里的的确是没有愤怒,瞄了孙安若一眼,忽然扬起了一直手,放到她的肩膀上:孙安若,我自认为没有对不起你们孙家,不够话说回来,咱们也不是真心合作,所以第一次你伤了苏静雅,我忍住怒火没有置你于死地,你应该清楚,我如果动手,你和红魔谁也走不了,可是为什么第二次,你又带着龙联盟的人来偷袭我们?难道就是这样,你还觉得自己很有道理,还觉得谁都欠你的,不敢拿你怎么样嘛?苏狂一字一顿的厉声质问道,仿佛是一个判官。孙安若刚才所有的勇气仿佛都随着苏狂的三言两语消失了,的确事情是她不对,可是从小的娇生惯养让她不知不觉间变得骄傲,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甚至不吧任何人的生命放在眼里。苏狂,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认输?我告诉你,我还是那句话,有本事你就杀了我。苏静雅面不改色的说道。苏狂嘴角微微扬起,他知道世界上有不怕死的人,可是绝对不是苏静雅这样的千金大小姐,她不过是没有吃过苦头罢了,所以嚣张的以为世界上谁都不敢拿她怎么样,别人的人生只是她的游戏。咔嚓,一声非常脆的声音,让卢成淑和张佐倩都吓了一大跳,就是小倪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苏狂可是真的够狠,竟然将孙安若纤细娇媚的胳膊折断了。不过想起来她刚才的举动,小倪倒是也无所谓了,就算是杀了她,也没什么不妥。汗珠顺着孙安若的额头流了下来,她强忍着,可是还是叫出了声音,脸色这次是真的白了,而苏狂却是面无表情,仿佛是死神一样,缓缓地将脸庞靠近她,半响忽然低声道:感觉这滋味好受吗?苏静雅惨然一笑:还不错。看样子你还想试一试。苏狂站起来,随意的说道,手一动,已经握住了孙安若的左胳膊。苏狂。小倪忽然劝慰道,有点不忍心了,虽然她该死,可是小倪觉得不应该折磨她,而柳溪压根不明白其中的缘由,尽管看着有点揪心,却不敢上去劝阻。对小倪眨了眨眼,苏狂告诉小倪自己有分寸,不用担心,小倪这才点点头,不过还是担心苏狂会折断孙安若的左臂。刚才那一下,苏狂只是为了给苏静雅报仇,至于这次,苏狂是真的没那个心思,而且也是为了试探下孙安若倒是怕不怕疼。大手握住孙安若的胳膊,苏狂稍微一动,看样子是准备动手了。孙安若修为不低,可是却从来没吃过苦,这样的痛苦更是平生第一,所以现在心里已经害怕极了,可是嘴上却不服输,任凭苏狂动手,也不说话。别发抖。苏狂冷然道。谁发抖了,有种你就动手啊,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孙安若大声吼道,呼呼的喘着气,显然心里十分紧张。苏狂手一动,孙安若激动地差点叫出声,可是睁开眼睛,却发现没什么感觉,而且胳膊也被松开了。苏狂不变态,跟没有意思要折磨这个女人,不过放了她也是不能得,至少可以用她威胁孙家,也算是一道王牌,而且必要的时候,苏狂也会杀掉这个人,因为她毕竟对苏狂动了杀机。小倪,麻烦你将她带上,以后在处置她,先找到食物和住的地方,如果找不到,就将她吃了算了。苏狂调笑道,可是却吓得孙安若脸色发白,腿肚子都打哆嗦了。卢成淑等人低声笑着,心想苏狂嘴还是那么不老实。一行人跟着飞鹰前面的队伍,不过因为柳溪和苏幽幽等人不会功夫,所以速度很慢,好在苏狂的帮衬,才没出现什么意外。这里的确是一个荒岛,而且荒的连果树什么都没有,只有少许的几棵,而且都是小的和没成熟的酸果。算了,也许飞鹰他们有收获,先找到住的地方吧。苏狂说着,众人缓缓地沿着没有荆棘的地方前进,慢慢的进入了黄岛的中心,竟然意外的发现这里是一个千龙窟般的地方,眼前大大小小的山洞,少说也要有上百个。这是天然的房间啊,看来不用再外面忍受风吹雨打了。卢成淑高兴地说道,竟然有点兴奋,丝毫看不出嫌弃。苏狂本来以为卢成淑睡惯了软沙发,做惯了办公室,对于这种地方会不屑一顾,谁知道竟然不挑剔,竟然有些佩服她了。好,咱们先找一个房间休息。苏狂说着,龙神之眼微微一动,找到了一个最平坦的闪动,随即众人走了进去,里面有点黑暗,苏狂直接找来了附近的落叶柴火什么的,用龙神之眼释放普通火焰,将柴堆点亮。转瞬之间,山洞内有了光芒,苏幽幽和柳溪看样子都累了,可是这里虽然不脏乱,但是绝对不能让柳溪和苏幽幽睡在这里。眼睛一眨,苏狂记得外面自己看到过一个大石头,大概有能容纳五六个人睡上去,而且十分的平摊,似乎是人工雕琢的一般,不至于ge的慌,估计铺上两件衣服,睡上去也没什么大问题。打定主意,苏狂自顾出去,运起元气,竟然将大石块扛了进来,同时找了许多稻草扑在了上面,之后再出去找到飞鹰,他身上新换了一件真皮的披风,正好用来铺床,到时候睡上去一定舒服的很。飞鹰有机会效劳,登时笑容满意,给了苏狂。虽然有点委屈柳溪,可是柳溪却一点都不在乎,而且还觉得苏狂为她铺床,很幸福,至于苏幽幽就没想那么多,倒在上面就睡,嘴里还不忘说了句:哥,你找的床真舒服。苏狂只是轻笑一声,看着苏幽幽的模样,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受。只要是自己在,苏幽幽就可以睡得很舒服,仿佛又安全感,苏狂一直知道,可是作为哥哥,却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着她。苏狂,你也早点睡吧。柳溪睡在了苏幽幽旁边,同时关切的问道。哼,反正是不能和我们睡一起。张佐倩仍旧是对苏狂不满意,冷哼道,至于卢成淑,什么都没说,和小倪一起躺下了,她们几个都有点累了,加上这里是闪动,所以尽管外面是白天,可是里面依旧可以像是黑夜一样睡觉。苏狂看着几个人睡下,而且还有小倪这个高手,也不用担心了,将孙安若抱起来,直接越过一面石壁,到了另外一个房间般的笑黑屋。你要干什么?孙安若看着苏狂的样子,忽然害怕的说道。没什么,只是你要杀我,我是不是该挖你的心,扣你的眼睛报仇泄愤?苏狂冷声问道,作势要挖她的眼睛。孙安若那里见过这场面,她算是明白了,刚才苏狂之所以那么手下留情,不是心好,而是因为怕被柳溪她们看见,现在这里没人,他可以尽情折磨自己报仇了。不要,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吧,我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孙安若害怕的说道,盯着苏狂的手和脸庞,心里越来越没底。苏狂摇了摇头:杀了你多没意思,我要折磨死你,让你后悔你的所作所为,让你付出代价。苏狂冷然道。苏狂,你要是那样,我就喊了。孙安若不知所措的说道。苏狂哈哈一笑,脸庞逼近孙安若:是吗?你喊有什么用,我也不是要非礼你,莫非你还想在这里和我发生点关系不成?苏狂说着,打量了孙安若的娇躯一番,忽然心思一动,决定挑豆她一番,手微微一摆,竟然轻微的触摸了她的yu兔一下。很软,很有弹性,苏狂觉得还不错,而孙安若却是瞬间愣住了,脸色煞白,没有一丝血色。苏狂,你不能这样。孙安若害怕的说道。为什么不能?我忽然想到,如果让你变成我的女人,对你父亲的羞辱是最大的,我这样报复岂不是很合适?苏狂说着,似乎很满意,竟然慢慢的朝着孙安若逼近。彻底傻了,现在孙安若后悔了,她知道苏狂做完那个,就会杀了她,真是悲催到了极限,要被人先x后杀。可是,后悔已经没用了,孙安若只能看着苏狂过来,她的手臂被折断了一个,加上小倪点了她穴道,她已经是一直待宰的羔羊,只能任人鱼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