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525章赌
    哼,郭先生,这里是你的赌场,有人闹事,你不会不管吧?宇文焚天冷笑说道。郭先生略略沉吟,随即低声道:苏狂,这是场子里的事,再说那个女孩是自愿的,这是一种特殊的工作,你不要管了吧。郭先生毕竟是主人,说话的分量不一样,苏狂也只好不说话了,不过,心却是悬了起来。苏狂,我赌那个女孩会死,你敢不敢和我赌?宇文焚天忽然狞笑着问道。苏狂嘴角一抽搐,眸光闪亮,一直在盯着哪里看,半响,在冷声道:奉陪!好,既然如此,咱们得下点筹码吧。你想要怎样?苏狂饶有兴致的问道。不想怎么样,我输了,你们可以安全离开,而且三个月之内,我宇文焚天绝对不找你们麻烦。宇文焚天信誓旦旦的保证道。那要是我们输了那?苏静雅冷然道。宇文焚天转过头,看着苏静雅脸上露出了让人厌恶的笑容,涩声道:晶石全都给我,而且从此不许插手练剑门的事。宇文焚天说的很坚决,看样子是认真了。东西给你?苏狂低声道,有些犹豫,按照宇文焚天的说法,自己输了将东西给他,莫非他就不动手了?他究竟是在打什么主意?难道他的目的不是杀自己和苏静雅吗?好吧,我们同意了。苏狂点头道,这个节骨眼做决定就要快,苏狂没有犹豫,至于其中缘由,苏狂也在想。哼哼,只要拿走了晶石,他们的进步就会减缓,三个月,就算是大罗神仙来了,他们也超越不了我,只要剑能到手,加上黑风兽的实力,再带来几个龙骑,灭了苏狂岂不是易如反掌?宇文焚天有自己的算盘,反正今天想杀苏狂,也有些不容易,他看到这个女孩后,竟然改了主意,打了另外一盘更为稳妥的算盘。郭先生听说可以不动干戈,长出口气,东皇大厅是他们的基业不说,万一打起来,他们势必被牵扯进去,万一再丢了性命,那可就赔大发了。好,既然宇文老前辈都这么说了,那晚辈斗胆请做公证人如何?好吧,郭先生是东道主,你做公证人最好不过,苏狂,你有意见吗?苏狂轻轻一笑:我当然没有意见,不过你输了可别后悔,另外,我也补充一条,如果你输了,三个月之内,也不许去打练剑门的主意,公平吧。公平,一言为定!宇文焚天大声道。两人赌注下完了,那个女孩也光着脚丫,走进了笼子里,砰的一声,笼子竟然被锁上了,女孩脸色瞬间惨白,整个人都没了力气一般,瘫软在了地上,看着老虎的目光,都是恐惧。宇文焚天冷笑一声,他老谋深算,已经将情况分析的很清楚了,这个女孩进去就是送死,除非有人从外面帮忙。可是,他宇文焚天在这里,谁也休想帮忙。好好地一个女孩,可惜了。宇文焚天假装叹息道,其实心肠却是比谁都冷。女孩进去之后,人群中的喧闹声立即消失了,而其他的赌桌,也都暂停,因为是赌场的休闲娱乐节目,所以时间的配合是很好的,现在周围已经聚集了很多人看。吃了她,吃了她!不知道是谁喊的第一声,瞬间后面就有无数的声音附和了上来,苏狂十分的震惊,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这么变态,看着他们疯狂的模样,似乎恨不得老虎立刻就扑上去才好。变态。苏静雅冷然道,手一挥忽然一声惊天雷鸣,咔嚓一声,吓得那些叫喊的人瞬间额头出现了冷汗,登时蔫了。这一声雷简直太过诡异了,简直凭空出现的一样,完全没任何征兆,而且外面是晴天,这里有通知,没理由打雷的。天啊,莫非是老天显灵了?一个阔少模样骨瘦如柴的男子颤微微地说道,登时在人群里引起了骚动。愚昧。宇文焚天冷笑一声,不再理会,继续去欣赏自己的好戏。老虎很凶猛,不过却不像是电视上演的一样,直接扑上去吃人,而是慢慢地靠近女孩,尾巴不停地摇动着,大嘴张开,发出低沉的吼声。女孩很害怕,只能四处躲闪,不断地避开老虎,可是老虎很有耐心,像是玩猎物一样,并不着急,试图将女孩逼得内心奔溃。畜生,倒是快动手。宇文焚天恨恨的骂了句,这个老虎真是磨蹭,而苏狂却是怡然自得,竟然不担心了。苏狂,难道你不担心那个女孩会被吃了吗?郭嫔烟娇声问道。没关系,反正我赌的是女孩没事,所以我相信她会没事。你那么有自信?郭嫔烟问道。当然,因为我从来都相信我自己不会输。苏狂故意大声的说道,好像是说给宇文焚天听。老脸一红,宇文焚天何时受到过如此挑衅。苏狂,你很自信是吗?那你敢给我加筹码吗?宇文焚天冷笑问道。你还有筹码可以跟我赌吗?苏狂反问道。我输,身上的冰蚕丝甲给你,如何?宇文焚天冷笑道,对自己的冰蚕丝甲的价值很有信心。冰蚕丝甲?苏狂重复了一句,这个东西没想到在宇文焚天的手里,怪不得苏狂用烈焰烧他的时候,他竟然无动于衷,原来是有宝贝护住了丹田和要害,所以才那么嚣张。这个盔甲据说神的很,轻若蚕丝,坚若玄铁,天下的神兵利器没有能破的了它的,而且还可以抵抗水火侵蚀,毒药的攻击,就算是毒沙掌等邪恶的武功,也奈何不得,可谓是防御的圣器。然而,这么宝贵的东西,宇文焚天竟然拿来赌,显然是带着几分引诱的意思。好,那我就用我的左眼来和你赌,你看如何?苏狂同样傲然的说道,宇文焚天本来还在得意自己的东西多么珍贵,已经是准备好了,无论苏狂说什么东西,他都不屑一顾,给苏狂一个羞辱,然而听到苏狂说出的东西是龙神之眼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不敢相信的看着苏狂。你说的是真的?宇文焚天颤抖着问道,他有些激动。自然,赌桌上的话,还有收回来的?嘿嘿,好,我算你狠,金蚕丝甲在这里,若是我输,就送给你!宇文焚天冷笑一声,将金蚕丝甲从身上解了下来,直接送到了苏狂面前。苏狂瞄了一眼,也没有见过金蚕丝甲,不过看着是从宇文焚天身上拿下来的,而且看着不像凡品,就没有说什么,将目光移向了笼子里的恶斗。老虎渐渐地发威了,不过女孩的速度让人很惊奇,似乎知道了老虎会如何攻击一样,每一次都巧妙地躲开了老虎的攻击,有时候甚至还可以骑在老虎的身上。渐渐地,有些人发现了问题,这个老虎看似凶猛,可是攻击的时候,竟然是没怎么发力,每一次都像是有形无实,看着凶狠,实则软绵绵的,给了女孩很多逃跑的机会。这个畜生,是不是看猎物跑不了了,就那么放松,咱们得什么时候看完啊。旁边不时有人抱怨了起来,而此刻,更加郁闷的是宇文焚天,因为他清楚苏狂也是谨慎的人,怎么今天这么嚣张,脸龙神之眼都拿来赌,莫非是真的有把握?郭先生?你们这个节目该不会是骗人的吧。宇文焚天冷冷的问道,企图从郭先生这里打探些内情。耸了耸肩,郭先生也十分的无奈。这些都不是我亲自打理,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宇文焚天深吸一口气,心里是越来越怀疑其中是不是有鬼,不过已经打了赌,他也是没办法反悔,只能听天由命了。不过老头还真的是不偏向他,过了好久,旁边的人几乎都有离开的了,女孩还是一点伤都没有受!哼,你们这分明是骗人的!宇文焚天愤怒的吼道,登时引来众人围观,看着他一个老头,手里还提着一把剑,更加狐疑了,心想都多大岁数了,还玩这一套博眼球,真没意思。宇文前辈,愿赌服输,你不会是想赖账吧?那样你可要杀光所有人才行,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把握。苏狂笑道。深吸口气,宇文焚天冷静了下来。苏狂,你不用挑拨我,我宇文焚天说的话都算数,如果我是真的输了,就一定会履行诺言,不过还没出结果,你别得意太早了。宇文焚天虽然嘴硬,可是他心里清楚的很,他输了,被苏狂摆了一道,苏狂一定是看出了其中的问题,所以才跟他赌,让他掉进了陷阱。宇文焚天自以为老谋深算,可是没想到最后竟然输给了苏狂,真的是滑稽。那个女孩虽然不会武功,可是苏狂从见到她那一刻,就仔细的观察她,因为苏狂有点不相信,这个赌场真的会让这个女孩成为牺牲品,被活活的吞掉,经过观察才发现,原来这个女孩和老虎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多么害怕,其中的表情,有些假,似乎是装出来的。再一琢磨,女孩举动虽然柔弱,可是却有逻辑可循,似乎是经过了某种特别的训练,灵光一闪,苏狂终于想起来了,那是驯兽师!就像是马戏团的驯兽师一样,无论是强壮还是弱小,男人女孩,驯兽师可以将凶猛的动物驯服成自己的宠物,朋友,因此这个老虎无论是多么凶猛,也绝对不会攻击女孩,它和女孩,说不定只是演戏。赌场也够聪明的,用这种方式来吸引顾客,是个不错的方式,而且他们只需要花点钱从马戏团雇来女孩就够了。现在,仍然有人不明所以,屏气凝神的看着,苏狂也没有说破,只是,这个赌,苏狂是赢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