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519章带着彩斑斓跑了
    多亏了你最后那一下雷电,吓得宇文焚天够呛啊。苏狂笑着说道。苏静雅不语,看着苏狂,脸上竟然还有些红晕,说起来能活着出来,功劳都是苏狂的,可是他还真没说,当真是让苏静雅有点刮目相看,同时心里还对苏狂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没什么,这不都是那安排好的。苏静雅声音冷淡的说道,尽量不让苏狂看出自己有任何的变化。苏狂观察力那么敏锐,当然都看在了眼里,只是不说穿罢了,瞄了苏静雅一眼,只是淡然一笑,大步一迈,速度更快了。苏静雅身上有伤,不过现在也没时间管那些了,宇文焚天就在后面,要不是苏狂左兜右转,加上这里地势崎岖,早就被追上了。可恶,莫非他们对这里的地形很熟悉不成?宇文焚天狠狠地说道,可是看这模样,也不像,苏狂走的似乎是很随意,完全是有什么路走什么路。黑风,跟紧了我,咱们这就冲过去。宇文焚天说完,剑一摆,放在身后,脚下发力,沿着陡峭的山石竟然随着苏狂的路线硬冲了过去,毕竟是隐者巅峰的修为,来真的的话,苏狂还是比不过。跟上来了,咱们再绕一段路程,不然一直这么跑,迟早被追上。苏静雅担心的说道,想要用雷神之珠劈宇文焚天两下,可是左右一思量,万一他用剑气攻击自己,岂不是更不划算,当即打消了这个念头。没关系,前面有一道路,我记得那里虽然来往的人不多,但好歹也该有辆车才对。苏狂说完,苏静雅果然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一条公路,虽然破败了,但是如今也只好去碰一碰运气。顺着陡峭的‘山崖’飞身而下,落到龙路上的苏狂和苏静雅二话不说,跑到不远处一辆停靠在路边的出租车旁边,直接打开车门冲进去,随即车子启动,逃命一般的奔跑。宇文焚天站在上面看个大概,非常的恼怒,苏狂要是真的跑了那还得了,当即提速冲了过去,黑风兽也不甘示弱,发挥出自己的奔跑优势,没一会就到了公路上,朝着出租车而去。一路追赶,谁知道苏狂却是和苏静雅从马路下面跳了上来。哼,都说宇文焚天是个老狐狸,可是我怎么越来越觉得他笨。苏狂倜傥道。苏静雅没好气的看了苏狂一眼:是你太聪明,谁能想到你进了出租车,却从另外一个门出去躲在路旁,而且那出租车司机被你吓的不轻,开车那么快,宇文焚天从不远处看着我们进了出租车,而车子有开的那么快,就是有八个脑袋也不会怀疑的。听苏苏静雅略带不满,撅着嘴生气一般的说完,苏狂淡然一笑:多谢夸奖了,其实只是他不聪明而已,如果是我,就不会那么容易上当。苏狂的声音很沉,非常的认真。哼,夸你两句你还上天了,真以为自己是神仙了,赶紧走吧,宇文焚天不是傻子,那出租车迷惑不了多久的。没关系,他就算是回来了,也不知道咱们走的是那一条路,追不上的。黑风兽能力奇特,我不知道他会不会能根据气息追踪别人,所以还是尽快走得好。苏静雅说完,谨慎的看了四周一眼,开始迅速的奔跑。苏狂摇了摇头,终于追了上去,想了想那黑风兽,不再做声。苏狂和苏静雅开始速度还很快,后来就放松了下来,宇文焚天的气息两个人一点都没察觉到,看样子是不会追过来了。摆脱宇文焚天还真的是不容易,也好在苏狂点子多,现在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收回才斑斓,尽管没有和黑风兽正面交手,但是苏狂感觉到了黑风兽那种不同寻常的力量,而且那只是血兽,如果能将罡星兽培养大,将来必定是一大助力!怎么样,现在后悔了吧。苏静雅看出了苏狂的心思,淡然道,没有嘲讽。是后悔了,现在恨不得立即飞回去。苏狂说着,和苏静雅相视一笑,两人脚下发力,速度瞬间提了上来。不过他们还没傻到一路跑回去,毕竟一场恶战两个人都累了,半路拦住了一辆车,才回去。到了京城之后,苏狂直奔周刚的家而去,这一次也没什么顾虑了,话说开了反而方便,苏狂其实也听疑惑,自己什么时候变得畏首畏尾,婆婆妈妈的了。不过,苏狂再周刚家里打点生意的门童带领下,进了房间,却根本不见。你们主人还真的是够忙的,都没时间招呼客人?苏静雅冷然道,她心里对于周刚这样的人很是鄙视。这个,主人做什么,我们哪里知道,您跟我说也没用啊。门童假装很难为情的说道,气的苏静雅差点没拿出雷神之珠动手。这个小门童,别看长得老实,可是嘴上却不饶人,让一向自傲的苏静雅也吃了个哑巴亏。算了,人家的事情不愿意说,咱们也不能强迫不是。苏狂打个圆场道。哼,苏狂,不要忘了你来干什么。苏静雅眼睛瞪得混元,显然不是在开玩笑。苏狂坐在椅子上泰然若之,仿佛没听见苏静雅的话一般,不过苏狂肯定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来的这里,这一点不用苏静雅提醒。周刚去哪里了,明说吧。苏狂一扫刚才的好脾气,忽然清了下嗓子质问道,瞬间威严的像是判官。心头一颤,这个门童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害怕。我也不清楚主人是不是出去了,可能在家里忙生意吧……说这话的时候门童显然是有些心虚,瞬间的表情根本逃不过苏狂的眼睛。果然是这样,看来我猜的没错。苏狂心里沉重的想到,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周刚和他父亲都是生意人,而且就是做‘宠物’生意的,现在得到了彩斑斓而且还没在家里,就算是傻子都会想到是去寻找买家了。虽然苏狂不愿意这么想,可是事实爱在眼前,如果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周刚他们一定会在家里精心喂养彩斑斓才对。说,不然的话我们就不客气了。苏静雅威胁到,那语气那眼神仿佛是报刚才的一箭之仇。这个小门童从诉苦上次来就被周刚信任,这是苏狂看在眼中的,因此苏狂不相信门童对于周刚父子的去向一点不知道。这……我真的不知道啊,不然你们想怎么样?在我们这里闹事……小门童一句话没说完,苏静雅手里的雷神之珠光芒一闪,瞬间将旁边的桌子椅子劈成了两半,还带着几分焦灼的味道。苏狂眉头一皱,不过竟然没在说什么,任凭苏静雅继续逼问下去。或许苏静雅的方式比苏狂的更加好用,使用迷魂阵太费精力了,实在是没必要。现在你还打算不说吗?苏静雅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十分美妙的弧线,整个人都显得美艳异常,不过话中的寒意确实让门童浑身一颤,仿佛如芒在背。没有主人的允许,我是不能说的。门童低下了头,不敢去看苏静雅和苏狂,看得出来,这个门童是真的很害怕。苏静雅的本事门童是看见了,可是他更清楚,周刚父子可以说是‘伪面君子’,万一被他们知道了是自己口风不严,回来之后一定会杀了自己的。蠢货,我们又不会跟他们说是你透漏了消息,你也死不承认,天知道我们是怎么找到他们的,再说了,我的雷神之珠可不长眼睛,万一一个不小心把你劈死了,可别说我没事先提醒。苏静雅本来很性感,可是一瞪眼,还真的挺吓人的,加上雷神之珠的威力早将门童吓得不行了,他那里还敢隐瞒,只能如实说了。原来,苏狂和苏静雅走了的那天夜里,周刚父子就吩咐了门童等人管理铺子,他们两人行色匆匆的离去了,尽管门童没问去了哪,但是听两人的谈话,似乎出现了东皇大厅四个字!东皇大厅!苏狂和苏静雅微微一愣,两人相视一眼,露出了沉重的脸色。东皇大厅不是普通的地方,就算不是京城的人也知道,而苏狂对于东皇大厅四个字,是再熟悉不过了,当年老杨就说起过他的恩人,就是东皇大厅的创世人!华夏国前副军委主席,这个职位够震惊了吧,不过知道东皇大厅幕后身份的人不过,大多数还以为只是普通富商创建的。这是一个极其特别的公司,纵横各种生意,但却以影视业和房地产为重,取得的成绩也远远超出了外人的想象,而其总裁向来低调,就是东皇大厅的员工,都未必知道他们总裁的长相。而且京城有个小故事流传的很广,说一个外国人来了华夏国,不知道谁知主席,不知道哪里是首都,可是唯独知道东皇大厅,可想而知其影响力!这样的话,可就难办了。苏狂眉头一皱,沉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