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503章丢了彩斑斓
    楼塔没有到顶层,不过现在朝着下面看去绝对有种让人云里雾里的感觉。古典的装潢,奇特的宠物,苏狂看的也是非常过瘾。到了。周刚小声的说道。苏狂点了点头,走了灰色砖头铺成的路,已经看到了对面的宽敞明亮。苏狂,你过来。周父沉声道,身旁有许多乐器一般的东西,上去像是铃铛一类的东西。大步走了过去,苏狂没怎么理会这些东西,倒是对那些淡紫色的花很有兴趣。这是什么花?苏狂轻声问道。是矮骆驼。周父脸色有点不自然的回答道。矮骆驼?苏狂若有所思的想着,周刚却是立即上前来,为苏狂详细的解说了这个矮骆驼名字的由来等等事情。苏狂神色稍微一变,看了看周刚,在看看周父,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仿佛那里有些不对,可是又想不出来。苏先生,我要弹奏一曲曲子,你来听听可好。周父沉稳的说道。好,只是我不太通晓音律。苏狂解释道。没关系,只是娱乐罢了。周父笑道,缓缓坐到椅子前,仔细的看了看那钢琴,双臂微微一动,两手十分平缓的扶在了古琴之上。随着第一声清脆的音乐响起,苏狂就感觉到了一种曼妙的感觉,仿佛是置身夏日中的清泉般爽快,又仿佛在沙漠中见到了水源般的欣喜,跌宕起伏的旋律牵着苏狂的心,似乎游遍了山川大地,感受过最为雄奇瑰丽的景色,入过最为莫测的丛林。沉浸在了美妙的音乐当中,本来一切都如同行云流水般的顺畅,让人感觉肺腑充斥着一股清新的空气,可是忽然琴弦的音律一变,竟然化作一道闪电劈向大地一般,瞬间一片废墟,空气中都是焦灼的味道,天瞬间黑暗了,人间竟然变成了地狱一般的恐怖。那些惊悚的画面好像是幻灯片一般从苏狂的脑海里浮现,就算是刻意的压制都不能抵抗,一时间胸口气闷无比。从天堂到地狱,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理解其中的痛苦的,那种煎熬和彷徨无奈,失去灵魂般的空洞乏力,绝对不是简单地rou体伤害。一股清凉的气息瞬间浮现,苏狂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忽然间从琴声中脱离了出来。玄清诀的净化作用还真的不是吹的,苏狂只是稍微运行竟然就不在受干扰。当然,苏狂的意志坚定也是其中一方面的原因,加上根基深厚,所以才不至于陷得那么深。周父仍然在如醉如痴的弹奏着古琴,苏狂眸子微微收紧,似乎明白了其中的深意,看了看自己肩膀旁边的鸟儿,竟然没有听到声音一般,怡然自得,苏狂去看它的时候,竟然用一双十分清澈的鸟眼睛盯着苏狂,好像很无辜,不知道苏狂为什么要盯着它看。原来是这样,任凭我的功力如此深厚还是受到了影响,不过这个小家伙却是全然无事,看来还真的不是普通的鸟儿。一曲曲子结束,另一区又来了这一次更加凶猛,更加热烈,高昂的时候仿佛雷声轰鸣,低沉的时候就像是被压住了鼻子嘴巴,让你喘不过气来,一切的变化都十分的明显,好像这音符已经不再是音符,好像这音乐也不再是音乐,一切都像是用来发泄的工具。周刚看样子是早就知道周父要弹奏这个乐章,所以一早就堵住了耳朵,闭目凝神抵抗,而苏狂现在只能提升自己强大的元气来抵挡了。宽阔的房间本来让人感觉舒坦,可是充斥着这样的音乐之后,却让人倍感郁闷。一番风雨过后,琴声终于停止了,而周父的脸庞上,也布满了汗珠,眸子里,充斥着惊讶和兴奋。爸,你没事吧。周刚连忙跑过去询问道。我没什么,不过要恭喜你的朋友了,他得到了一个十分珍贵的鸟儿。什么?那真的不是七彩斑斓鸟?周刚无比惊讶的问道。摇了摇头:不是,那怎么会是七彩斑斓鸟可以比的,不过苏狂,我还不知道那鸟儿叫什么名字。名字?苏狂疑惑的说道,自己还没有给它取名字。既然它被很多人看做七彩斑斓鸟,那就叫它彩斑斓吧。苏狂道。彩斑斓?好名字。周父说道,缓缓站起来,走到苏狂的面前,仔细的看了看这鸟儿:苏狂,我看它应该是罡星兽啊。太突然了,周父到苏狂面前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罡星兽?那是什么东西?苏狂惊讶的问道。世界上的灵兽有很多,祖辈将它们分为罡星兽、血兽和魂兽,其中罡星是和神兽一样神秘莫测的物种,两者之间甚至都不存在绝对的差距,硬要说有的话那就是身手暴戾,而罡星兽相对来说平和一些,不过两者都是实力超绝的灵兽。周父说着,瞧了苏狂肩膀上的彩斑斓一眼:所以它比血兽强得多,比魂兽可以甩它一条街了,现在之所以还没能显露实力,据我估计是它刚刚出生不久,按照人类的算法还没满月,如果好好驯养,假以时日,必定会是灵兽中的霸主。多谢伯父,只是我对这些一窍不通,也想知道,如何才能将它训练成那般强大的鸟儿。这个简单,如果你信得过我,我可以代为驯养,你可以一个月或者半个月来看看,绝对不会给你弄丢了,而且罡星兽十分认主人,就算是我来抚养,你若是它看中的,还是会认你的。周父笑着说道。苏狂心微微一动,他可不想让这么宝贝的东西落在别手里,要是周刚也就算了,可是这个老头苏狂很不了解,而且从他的目光里苏狂也看不出他在打什么算盘。刚想拒绝,周刚却是十分不快的说道:父亲,这是教官的宝贝,你怎么能这么说!说完,周刚连忙到苏狂面前:教官,你别介意,我爸说话没有遮拦,罡星兽珍贵无比,绝对不能让我们保管,万一要是有所损伤,我就是把命拿出来也赔不起……周刚,你这是什么话,他最多也只是一直鸟儿罢了。苏狂说着,伸出手,彩斑斓十分听话的跃到了苏狂的手掌之上。伯父,如果您不嫌麻烦,那我只好拜托您了。苏狂笑着道。没关系,不麻烦,和你说句心里话吧,我这辈子还没见过真的罡星兽,这一次要驯养,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猎奇心理,难道贤侄如此深明大义,信得过我,让老夫有生之年可以满足这个愿望。没关系,我还要谢谢伯父那。苏狂嘴上说着,心里却是大不痛快,这个周刚已经不是他以前的战友了,性情变化的也让苏狂猜不透,刚才他那一番话显然是做戏,苏狂要是不把彩斑斓留下来,倒是说不过去了。苏狂愿意把彩斑斓留下,心里也知道现在周老爷子早已经等不及了,无奈三番两次感彩斑斓下来,它就是不动弹。彩斑斓,我有事情要做,你暂且留在这,听见了吗?服从命令。苏狂好像是命令自己的士兵一般说道。彩斑斓小脑袋微微一缩,竟然有点害怕一样,看着苏狂耷拉着脑袋,眼睛里的光芒也消失了。苏狂忽然一阵心酸,自己还从来没有这么违心过,不过周刚毕竟是自己曾经的战友,话说到了那个份上,苏狂不留下它说不过去,而且最让苏狂警惕的是,他问起那个矮骆驼的时候,周刚和周父神色又很不自然,其中难免有鬼。看来就算是苏狂不留下彩斑斓,他们父子应该也不会善罢甘休,加上苏狂摸不准周父的实力,所以只能退一步了。苏狂和彩斑斓一番‘交涉’过后,彩斑斓终于听话了,乖乖的站在了小小的桌子上,耷拉着脑袋。伯父,我还有事情,就不躲在这里耽搁了,彩斑斓麻烦您了。说着,苏狂就准备离开。既然是这样,我这个老头子也就不多留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我老头子能做到的一定帮忙。伯父客气了。苏狂苦笑一声,转身离去,周刚跟着苏狂,一直送他离开这里。出了房间,苏狂心想这可好了,搭了三十亿倒是小意思,关键是还把自己的鸟儿弄丢了,说真的苏狂现在已经不怎么在乎彩斑斓到底是能不能战斗,倒是有些留恋它,仅仅是将它看做宠物。现在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赔了夫人又折兵了。熟悉的声音在苏狂的耳边响起,苏狂却又不惊讶,只是微微回头:怎么了?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和苏狂说话的人,正是苏静雅,其实她从苏狂出了孙家就跟着苏狂,这一点苏狂也知道,只是没有说破。怎么没办法?罡星兽那种奇珍异兽,你就真的拱手让人,告诉你,那个周刚不是好东西,他爹就更不是好人了,你将彩斑斓留给他们抚养,倒不如说送给了他们。苏静雅十分气愤的说道,按照她的性格,恐怕早就拿出雷神之珠,将这个破街给劈个稀巴烂了。正是因为周父不是好东西,所以我才不能轻易出手。苏狂说着,抬头看向那个高处的房间,心情很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