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431章(1)
    苏狂对于眼睛多少了解一些,不过苏狂真正关心的并非是眼睛的来历,而是眼睛的真正力量。苏狂感觉得到,自己从前从白明珠身上得到的力量,现在已经完全聚集到了自己的眼球中,难道这个眼球,将来会成为自己作战的武器?这简直是异想天开,不过龙神之眼……谁有说得准,既然龙的眼睛都可以被人所用,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你走吧,这件事不要说出去,知道吗?苏狂冷冷的说道。牧师猛的抬起头,他现在自然对苏狂没有敌意,相反,全都是尊敬和崇拜。听到苏狂要让他走,更是欣喜若狂,心里不断地念着神明是宽容的。牧师也算是绝世高手了,就连苏狂都无法轻易答应他,难怪可以做索尔的老师,不过可惜索尔太不争气了,完全是衣服败家子作风。这个人帮了苏狂不少,客观说没有他苏狂也开不了龙神之眼,白明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和苏狂真的融合。而且迷hun阵当时让苏狂注意力转移,也着实让苏狂的眼球减轻了很多痛苦。总而言之,苏狂没有必须杀了这个人的理由,虽然现在苏狂的实力逆天的增长,早已经有了那个能力。杀了他,罗斯赞尔德家族必定有所防范,万一被他们知道自己眼睛的秘密可不妙。苏狂想着,一直等着牧师在目光中消失,在小心的离去。对于如何掩藏自己,苏狂还是很熟练的,没有几分钟就借着地势的掩护消失在了这里。牧师大喜过望,自己不仅见识到了龙神之眼,而且神还放了他,这对他而言比拥有财富还让人兴奋。那眼睛世界上的人几乎没有见到过的,而我将会是第一个。牧师心里暗暗高兴地想着,这种成就感不是一般人可以体会到的,毕竟牧师也是龙神的崇拜者。索尔不知道去了那里了,牧师倒是也不介意,自己这个徒弟,说句实话实在是平庸至极,只是无奈出身到了世界上最大的家族中,他才不得已勉强当他的老师罢了。就算是索尔临阵逃脱,牧师也不会伤心,这都在他的意料之内了。回去一定要好好祈祷,是神明给了我见识神物的机会。牧师想着,正待从密道中回去,忽然耳朵一动,瞬间后退数步。瞬间,空空的草坪上竟然出现了三个人!老爷!?牧师大吃一惊,说实话他已经很小心了,他们的老爷也是人不是神,可是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不过牧师自认为也没做错什么,毕竟是索尔的意思,他名义上是老师,可是实际上还是要服从索尔命令的。老爷,刚才那个人对少爷无礼,所以我才……牧师试着替自己辩解。不用说了,我都知道。切尔斯冷冷的打断了牧师。牧师脸色一冷,切尔斯先生这么说话就说明他生气了。冷汗,瞬间流了下来,牧师没想到切尔斯先生竟然生气了,要知道就算是再大的事情,也很难见到切尔斯动怒。索尔,我已经废了他的功夫,将他监禁起来了,恐怕你这辈子也见不到他出来了。切尔斯冷冷的说道,眸光里带着几分寒意。什么?牧师十分的惊讶,毕竟常言道虎毒不食子,这条定律在西方也是同样适用的,毕竟索尔是他的孩子啊。切尔斯竟然那么狠,一点几乎都不给索尔,虽然索尔有错,可是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错,这对于切尔斯家族来说没有半点危害。老爷,其实少爷……牧师试着为索尔辩解,虽然他知道这是极其危险的事情。你不用说了,我的决定没人可以改变,罗斯赞尔德家族不需要废物,而你,如果不是因为还有些本事,现在已经是死人了。切尔斯冷冷的看着牧师说道,的确,切尔斯最恨背后搞小动作的人,好像他是死的,不会发现一样。不过,这个牧师的确是难得一见的高手,不禁修为到了隐者,堪称绝世高手,而且对于阵法的研究也是有所成就,若然不是如此,切尔斯真的会毫不犹豫的除掉他。是,我知道错了,多谢老爷。牧师立即跪下了,虽然在牧师的心里崇拜的是神,可是切尔斯却是可以直接掌管其生死的人,他仍然不敢怠慢。没人见到过切尔斯动手,当然,也从来不需要他动手,但是牧师相信,切尔斯必定是深藏不露。不过就算是切尔斯不出手,他身手的那两个人,也足以杀死任何一个敢违背他命令的人。高大的身体几乎达到了两米,就仿佛是两个巨大的巨人一般。狼,你去跟踪苏狂。切尔斯冷冷的丢下了一句命令,随即眸子一闪,看了看牧师:你跟我来,我也很想听听……说到这,切尔斯的眸子闪烁了一下。龙神之眼的事情。切尔斯低声说完,缓缓离去。牧师连忙点头,瞬间跟了上去,而那个被叫做狼的汉子,鼻子拥有极强的嗅觉,可以跟着苏狂的气味找到苏狂,现在依然出发了。苏狂离开之后找到了一个树荫下做了下来,他的眼睛又开始痛了起来,仿佛是被千万根针扎一样的疼痛。好在苏狂拥有超凡出众的耐力,不然恐怕真的撑不住了。站起来,苏狂狠狠地握紧了拳头,他在对自己说,这疼痛就是力量的来源,越是剧烈,就代表着自己的力量将会有更大的提升。想到这,苏狂不禁露出了笑容,虽然这个笑容很苦,不过,能多一份力量,就多了一份大败龙联盟的希望。什么人?苏狂忽然眉头一皱,他的心里有了一丝感觉,仿佛身后有人在跟着他。不可能,没有。苏狂低声说了句,怀疑是自己太敏感了,刚才苏狂非常迅速的扫视了四周一样,凭借苏狂敏锐的目光,丝毫异样都没有发现。看来是自己太多疑了,苏狂想着,不知不觉间眸子竟然没了疼痛。竟然好了么?苏狂惊喜的想到,右手边是一条小溪,苏狂探出头,从水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还是那个自己,没有丝毫的改变,就连眼睛都是没变。不会的,我明明从那个牧师的目光里看到了自己左眼不是这样的。苏狂心里惊讶的想着,当时苏狂的眼睛的确不是普通的样子。摇了摇头,苏狂试着让自己睁开那只独特的眼睛。咚!苏狂的心脏狠狠地跳动了一下,随即血液开始迅速流动起来,似乎这一下带动了苏狂的所有器官一起工作。左眼又出现了,不过苏狂现在才发现,这只眼睛太消耗元气了,就是开眼的瞬间,就消耗了苏狂十分之一的元气,现在正在缓缓地侵蚀苏狂体内的剩余元气,而且胃口似乎还很大。身体的血液循环和呼吸频率的改变原来都是因为这个眼睛,看来想要供养它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苏狂心里想着,同时暗暗庆幸还好自己已经修为突破了隐者,不然恐怕都使用不了这所谓龙神之眼的力量了。躺在草坪上,苏狂需要冷静一下,自己忽然之间得到了这个眼睛,还有点接受不了。就像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苏狂几乎不知道该如何运用这比财富了。看着天空,苏狂的眼睛变得很明亮,现在天上的云层和太阳还是那个样子,在苏狂的右眼中没有区别,不过,只要苏狂稍微用力,就可以用左眼看到云层内部的结构,还有太阳散射光线的轻微波动。好像是小孩子得到了心得玩具,苏狂忽然玩心大气,用眼睛看了很多东西,不觉间竟然还有些上瘾。虽然这个强大的眼睛肯定不是这么用的,不过苏狂也只是为了确定下眼睛的能力,当然,让苏狂失望的是,除了能够看清楚很多东西的内部结构外,苏狂的眼睛似乎没有更多的效果。苏狂试着让它和白明珠一样能为自己提供力量,可是试了两次,发现它除了吞噬自己的力量之外,并不会别的。叹了口气,这个东西的确是很有用,可是说起来苏狂竟然隐隐有些舍不得那颗白明珠,竟然就这么变成了自己的眼睛。如果还是白明珠,就可以源源不断的提供给苏狂力量,苏狂甚至认为那样更加有力。对了,刚才的感觉到底是不是真的,也许用这只眼睛看一看就可以知道了。苏狂想着,虽然对自己很有信心,也确定是绝对没人跟踪自己的,不过还是稍微抬起头,瞥了四周一眼。扫视四周,一切在苏狂的做眼中都变了不同的颜色。苏狂本来很放松,可是扫试过一颗大树的时候,脸色瞬间变了。震惊,苏狂没想到竟然会看到那种可怕的东西,仿佛是一头猛兽,两米多高的身材,强大的可怕。狼,他简直是一头野熊!

    深吸口气,苏狂一眼就能看出对手的实力到底多强,有些人空有一身功法,可是心性等方面的软弱会让其从雄鹰变成小鸡,而另外一种人,他们就像是天生的杀手,拥有最为暴戾的血液,就算是对手可怕,他们也会如同狼一般潜伏着,伺机发出最强大的攻势。苏狂的眼睛瞬间移开了,他不想让那个狼发现自己。能逃开苏狂的观察,其能力几乎不用再怀疑了,若不是苏狂拥有龙神之眼,恐怕是不会发现他了。从他的呼吸频率和血液循环速度观察,应该是和自己同级别的高手。苏狂心里想着,缓缓地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开。他知道那个人还会跟上来,苏狂心里在犹豫,自己要不要和他照面,如果是那样的话,一场大战恐怕在所难免,不过,对方的实力的确让苏狂很没把握,那个人的体魄甚至比苏狂还强大,而且,苏狂从他的身上隐隐看到了二少爷的影子,万一那个人是狼人的话可就惨了,到时候爆发出真正的力量苏狂没有半分把握。虽然龙神之眼可以帮助苏狂,但是毕竟刚刚得到,苏狂想要让龙神之眼稳定之后再作打算。四下观望一眼,苏狂不想被看出异样,只是沿着一条小路继续走,而他的眸子却是不停地观察四周。谁能保证,只有一个人来跟着自己?罗斯赞尔德家族的实力,的确是很可怕,苏狂需要倍加小心。苏狂走的不算是很快,不过凭借苏狂的手段,想要甩掉一个人还是有些办法的,然而,十分钟过后,苏狂试着用各种办法,可是做多能甩开那个人一分钟,瞬间还会跟上来。怎么可能?苏狂眉头一皱,这没有可能,除非自己的身上被安装了跟踪器,或者说他也拥有和自己相同的龙神之眼,否则不可能一直能找到自己。为什么?苏狂眸光一闪,遍观身体上下,不应该被人安装了监控装置才对。狼,站在一块山岩后面,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浑身的肌肉坚实的像是石头,眸子闪烁着蓝色的光辉,微微一动,朝着苏狂那里看了看,便收回了目光,将身体掩饰的更加好了。他,是如何发现我的?还是说没有发现我,不过是他习惯于谨慎行事所以行踪诡异?狼心里默默想着,无法猜出自己究竟是那里出了错,被苏狂发现了。苏狂脚步微微一动,再次前进,不管身后狼的动作如何,苏狂总是要找到一辆出租车回家的,等到了出租车上似乎可以在想对策吧。风在轻轻地吹着,这里有一条马路,不过苏狂需要顺着山岩攀爬上去,抬头看了一眼,并不是很高,以苏狂的速度,大概二十分钟就可以了。看来,他只是想要跟踪我罢了,并没有想要对我怎么样。通过刚才的观察,苏狂得出了这个结论。毕竟想要动手的话,这里已经足够了,没有任何人可以发现。眸子微微一动,苏狂忽然瞪大了左眼,发挥龙神之眼的威力,观察远方是不是有出租车行驶过来。站在山下,看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苏狂一句话不说,只是在看着。狼,停在原地,他真的越来越疑惑了,如果苏狂没发现异常,可是为什么他的举动这么异常?难道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还有,狼也听见了关于龙神之眼的事情。龙神之眼?狼微微虚了一声,自顾思索起来。莫非,是那个东西让他发现了我?狼禁不住想到,稍微回顾刚才的事情,似乎真的被苏狂发现了。一定是这样,看来他早就发现了我,也还好因为自己可以嗅出他的位置,不然早就跟丢了。狼心里恶狠狠地想到,要不是因为切尔斯先生的命令只是跟踪苏狂,他真的想要上去大战一场才痛快。这面狼正在恼怒,而苏狂却是露出了笑容。眼前,出现了一亮出租车,苏狂用眼睛仔细定位,比较了下苏狂,忽然脚下发力,瞬间沿着石路攀登了上去,就好像是猴子一样,敏捷无比,身体轻盈的很。狼微微一愣,虽然知道对方发现了自己,不过还是不想明目张胆的站在苏狂面前,必要的掩饰还是有必要的,以免真的撕破了脸皮。想到这,狼稍微等了一会一会,看着苏狂上了马路,狼霍然冲了出来。吼!狼的眼神里都是恼火,他的腿部肌肉舒张,奔跑的速度仿佛是猎豹,惊人的很,而且身上的那股蛮力也瞬间展现了出来,如果有外人在场,一定会惊叹。沿着苏狂的前进路线,狼瞬间攀登上来马路。站在马路旁,狼鼻子微微一动,瞬间露出了笑容。苏狂,就算是你厉害,也一样跑不出我的手心。狼心里默念了一句,忽然上前一步,眼见一亮私家轿车就要撞到狼,可他却没有后退半步。啊!车主大汉一声,搞不清楚这个狼是从哪来冒出来的,莫非是不要命了吗?竟然站在车前寻思?就算是迅速你自己跳楼啊,连累我干什么?车主心里有苦水吐不出,急速转换方向盘,可是轮子刚刚要转向,已经撞到了狼的身前。砰!仿佛是撞到了一座大山,安全气囊都弹出来了。狼冷冷的看着这辆车,缓缓收回一双抵住轿车的大手,走到车门前,稍微身手一用力,瞬间门就被强行打开了,估计那锁也完了。大手一挥,气囊就像是棉花一样被撕裂拿了出来,里面是带着眼睛半昏迷的车主。看着狼,车主眼睛还没等睁大去看仔细,忽然感觉身体一轻,竟然被扔了出去。坐上车,狼脚下一踩,瞬间车子飞逝起来,好像是越野竞速一般。车主愣住了,那可是新买的捷豹啊,这不是坑死他了吗?不过他现在完全在震惊中,因为刚才车子都因为撞击停了下来,难道没有撞到人?不可能啊,怎么会没撞到,不然也会停下,毕竟他都买有踩刹车。霍然车主感觉脊背发凉,如果不是遇到鬼了,那么就是碰到妖人了,总之那个男子不像是人。两米高的个头,表情冰冷,看样子好像是谁家欠了他钱一样,有力的臂膀和杀气腾腾的气场,这不是一个都市人该有的。车主震惊良久,看着车子离去的方向,竟然连报警都没想起来,坐在地上仿佛傻了。狼的技术很熟练,虽然车门坏了,不过他用力一拉,车门直接关上了,而且让车框都有些变了形。哼,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甩掉我。狼得意的想着,嘴角微微露出了笑容,说起来跟踪的能力,还没人可以超过他。出租车的速度不快,怎么可能比得过狼,不出一会,狼就跟了上去,从车后,他看得到了苏狂的衣服,而且闻到了苏狂身上的味道。稍微踩了下刹车,狼减缓了车速,只是保持跟在他的身后而已。马路上,那个司机瘫坐在地上好久才站起来,或许是想着报警,刚刚将电话拿出来,准备拨打110,可是眼前忽然闪出了一个人影,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健壮小伙子!苏狂看了看被抢了车的车主,没说什么,微微转身,直接借了一辆出租车,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去。被抢的车主愣住了,好半响不知道苏狂是那里冒出来的。我记得是从大桥中间跳上来的没错吧。车主喃喃道,慢慢的走了过去,顺着大桥朝下一看,差点没昏过去,简直太高了,下面是湍急的流水,估计有四十多米,看着都晕。这么一想,车主忽然愣了。这不可能,自己绝对没看错,就是从这里跳上来的,可是下面除了大桥中间有个石洞外,别无落脚的地方,可如果是在那里面,距离这里最少有五米多高,而且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借助,他是怎么跳上来的?车主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上帝,我今天是不是做梦了?你快让我醒醒吧。苏狂坐在出租车上,和一名外国司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现在他最想的就是赶紧回到柳溪的身旁,确定他没事了。苏狂回头望了一眼,那个狼已经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去,估计每个两个小时不会停下。就算是狼发现问题了,苏狂也不怕,因为苏狂已经知道了,他是依靠嗅觉找到自己的。作为军人,苏狂知道狗可以依靠嗅觉找人,没想到那个人也有这种能力。还好苏狂聪明,将衣服给了司机,给了两百多美元的钱让他绕着城市随便跑,只要两个小时就好。如果不是因为衣服的味道,恐怕狼还是不会上当。果然是难缠的对手,不过可惜碰到了我。苏狂心里有些小得意,同时伸出左右微微捂住眼睛:只要它的力量出现了,就不必惧怕任何人。苏狂的脸色变得坚毅起来,龙神之眼的威力,刚才他又有了新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