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战兵苏狂 > 章节目录 第428章被栅栏束缚的心
    苏狂的痛苦仍然在持续,不过苏狂也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尽量维持的比较镇定,可是刚才痛苦来的太突然了,加上身体内的白明珠一直蠢蠢欲动,似乎是要朝着自己的眼里进攻,将自己的眼球击碎一般,苏狂怎么能不震惊。现在已经被看出了破绽,苏狂脑筋一转,想着自己如果立即恢复平静,且不说能不能忍受住疼痛,就是做到了,那个牧师也必定可以看穿,现在他已经怀疑了。不如,将计就计。苏狂想着,不但不掩饰自己的疼痛,反而是更加激烈的表现自己的痛苦之情,捂着眼睛大声的嘶吼了起来。其实苏狂完全可以忍受不叫出来,即便那痛苦锥心刺骨,可是既然是要做戏,就要明显一点,即使有几分假,也要将效果表现出来,不然这戏还不如不做。而且,苏狂越是这样,就越让那个牧师感觉虚虚实实,不能揣测一般。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似乎在引诱我,莫非真的是圈套?牧师心里琢磨。老师,我看他不行了,你快点出杀招吧。索尔激动地说道,他现在已经忍不住了。不急,不急。牧师摆了摆手说道,凝神沉思,一时间也拿不出主意。师父,机不可失啊。索尔焦急的说道。牧师稍微沉吟,他何尝不知道索尔说的道理,毕竟迷hun阵有一个缺陷,那就是如果十二个小时不能将对手困死在里面,就会自行消散。这个苏狂,绝对是棘手的家伙,他的元气可怕的很,如果不用手段光耗下去显然不行。再说他和索尔离开家族太久,也会引起切尔斯的怀疑。这可怎办?牧师还是犹豫,不过看着索尔着急的样子,他不禁捋了捋黄色的大胡子也罢,反正早晚要用来对付他,不差这点时间。说着,牧师忽然袖袍一挥,手里的小旗微微移动,苏狂那里的黑色阵旗立即开始了变化,竟然无风自动,猎猎作响。刀剑,仿佛瞬间而成,那猎猎的旗帜风声,仿佛形成了刀剑一般朝着苏狂的身体飞逝而去,而阵眼也开始晃动,瞬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牢笼,将苏狂困在了里面。然而,苏狂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凭借感觉感受周围的刀剑似乎在朝着自己迫近。这是幻境,如果自己不用强大的元气突破,是不可能摆脱它们的。苏狂心里想着,只要是被困在了迷hun阵之中,任凭你再厉害也要受摆布,除非你拥有足够的元气挣脱束缚,不过即使挣脱了幻境的束缚,也只是免受了‘皮肉之困’最后还是走不出去,甚至可能提前耗尽力量而死。所以,苏狂要保存全部的力量来支持到最后。虽然不知道迷hun阵的时间极限是多少,但是苏狂也听过,每一种阵法都是有一个极限的,就像是古人的布阵,除非是极端高手,一般人的阵法只能短时间有效,过了时间就是废物一个,只留下空壳了。苏狂打定了主意,为了打败他们,一定要坚持到最后一刻。刀剑,苏狂不准备的躲开了,而随机,苏狂的身体竟然被巨大的锁链捆绑一般,不得动弹,那种感觉就像要窒息了。哼,不过是承受虚无的痛苦。苏狂想着,眼球的疼痛已经让他痛苦不堪了,此时加上刀剑的痛苦,不知道能不能挺住。噗!一柄剑刺入了苏狂的胸口,鲜血瞬间喷涌了出来。呃!苏狂忍不住叫了句,倒不是因为疼痛,而是这种感觉太逼真了,苏狂真的害怕自己真的被刺中了。继而无数的刀剑开始冲过来,苏狂就像是布偶一样被刺来刺去,身体已经千疮百孔,可是瞬间又恢复了完整无缺,继续被刺穿。苏狂知道那一切都只是和幻想一样的东西,完全就是假的,可是痛苦太真实,苏狂无法回避,他的额头不断地沁出汗水,这是苏狂第一次承受如此空前的痛苦。不过还好,他是铁血的汉子,持续了而是多分钟,竟然没有哼一声出来。索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牧师则是将注意力全部投入了进去,他的额头竟然也冒出了冷汗。二十多分钟了,牧师需要歇一歇,他不能继续下去了,阵旗忽然被放来,粗声喘着气。可怕的家伙,太可怕了,竟然有这种人。牧师沉声说着,同时瞄了阵中的苏狂一眼,那个男人的脸色十分坚毅,尽管身体已经被汗水湿透了,可是他的身体那么强壮,完全是铁血勇士的模样,就好像不会有痛苦的战士。此刻,牧师甚至以为苏狂就是传说中的战神,他是不会认输的。哼,我就……不信摧毁不了你。牧师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刚才的施法让他很耗心神,而且苏狂的表现也深深地震惊了他,让他更加虚弱。那个女人,应该对你很重要吧。牧师阴险的自言自语道,苏狂来的时候他曾经见过柳溪一眼,早已经记下了她的模样。那种绝艳的容颜,看一眼,足以铭记。我倒要看看,这一下你受不受得了。牧师大吼一声,霍然伸出手里的黑色旗帜,瞬间那些刀剑都在苏狂的身前消失不见了。转瞬,苏狂感觉身体的束缚都消失了,不过苏狂知道他们是不可能罢手的,不过是换了一个方式罢了。没来得及想他们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忽然身前出现了熟悉的声音。苏狂。柳溪轻声的喊道。微微一愣,苏狂彻底的惊呆了,竟然是柳溪!不,不是柳溪,只是幻觉罢了。没错,苏狂知道是幻觉,可是接下来感觉着刀朝着柳溪刺了过去,还有听着柳溪的叫声,苏狂的精神瞬间被摧毁了。不!苏狂眸子里竟然流出了鲜血,他的声音真的不像是人的了,就像是深山里的野兽被困住了,此刻正在表达他的无尽愤怒。师父。索尔忽然惊讶的说道,因为刚才苏狂的声音竟然传出来了一些,还有那种愤怒的感觉,非常深刻,索尔吓得差点没后退。不要紧,他躲不过这一关了。牧师自信的说道,苏狂越是发怒,就代表他陷入了自己的陷阱了。嘿嘿,去死吧,苏狂陷入我的迷hun阵中。牧师一声大吼,再次转动阵旗,瞬间数道黑旗开始围绕苏狂旋转起来,周围的气息也变得不痛了,仿佛形成了一个黑色的铁笼,将要把苏狂困住一般。而对面,依旧是柳溪的叫声,非常的痛苦,那种感觉让苏狂的心不住的震颤。苏狂几乎分不清那到底是真的假的了,不过现在他的痛苦之情绝对超过了自己眼睛带给自己的疼痛。那是种远远超过肉ti疼痛的感觉,苏狂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不是就是为了让自己感觉到痛苦,如果是,苏狂只能说他们成功了。浑蛋,你们死定了!苏狂一声嘶吼,猛然间张开了眼睛,就像是呼啸山林的猛兽,猛的长啸一声,瞬间一股强大的震动涌现而出,而周围的黑色阵旗,本来形成了黑色的铁栅栏,可是竟然在苏狂的怒吼下瞬间消退了不少。哼,现在你的意志已经凌乱了,你无法看清楚对面的出路,也无法认清楚你自己,就算是你能够毁了栅栏也无济于事,这些栅栏已经深深地扎根在你的心里了,你毁不完的,你输了!牧师低声说着,继续舞动阵旗。就在苏狂万箭穿心的时候,他都没有丧失自己的意志,可是刚才柳溪受苦的瞬间,苏狂真的疯狂了,就在他野兽般嘶吼发出的刹那,就代表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精神防备,只剩下复仇在心中了。在那个时候,牧师已经种下了栅栏的种zi,苏狂没有防备,心已经被束缚住了。迷hun阵,迷得就是心,苏狂的心,已经迷失了。果然,苏狂的强大元气将栅栏尽数毁灭,可是片刻苏狂的脚下和身前都是黑色的栅栏,而且炸一次栅栏涨得很快,瞬间将苏狂围在了里面。柳溪还在对面,她被被链子束缚住了,刀剑正在折磨着她。苏狂眼睁睁的看着,他的眼睛看不清柳溪的样子,因为他的眼睛已经有点模糊了,仿佛看不清眼前的东西,不过,苏狂的心事明亮的。猛然间,苏狂仿佛是飞驰的火箭发射,一瞬间竟然挣脱了栅栏,直接飞逝到了柳溪的身旁。砰砰!刀剑竟然被苏狂生生击断,而柳溪,也被苏狂抱在了怀里。脑子一闪,苏狂忽然感觉头剧烈的疼痛,自己究竟在做什么?他不是柳溪,她只是幻觉?苏狂清楚,可是为什么这么做?难道自己被人控制了?只是在空耗体力?果然,瞬间柳溪在苏狂的眼前消失了,反而是在对面的栅栏中出现。而苏狂的脚下,也再次浮现了栅栏。栅栏,已经如影随形,苏狂的心,被束缚住了。呵呵,看你如何和我斗,这场较量,是我赢了。牧师欣喜若狂,没想到这么强大的身体能让他得到,他相信自己的伟大梦想就要实现了。